全亂套了:一個高中生引發的倫理大戰

方方

文:燕梳樓

有個叫希利生的人,給方方寫了封信。

信上寫了什麼咱們先放下。只看這花甲之年,扮起16歲的中學生來,裝腔作勢搔首弄姿,卻也

是非常的辣眼睛,來不及轉身就吐個一地。

裝就裝吧,但起碼也得把輩份搞清楚。你一個16歲的孩子,給65的方方叫阿姨合適麼?

這到底是老年痴呆還是心理變態?

你怎麼黑方方咱不管,反正圍繞方方的口水從來就沒幹過。

但你黑魯迅,黑高中生,黑語文和政治老師,黑你媽,黑給你打電話的女同學,躲在背後打黑棍放冷槍,就是人品問題了。

想挾雙十萬+以令粉絲,門都沒有。

於是,一場高中生引發的倫理大戰開始了。

第一個出場的是方方。

 

我原來以為,對這樣屑小雜碎她是不會搭理的,因為多看一眼都算輸。但這孫子偏偏高舉葵花寶典,不惜揮刀自宮,方奶奶還是沒忍住,親自回了封信:

(方方給61歲孫子的回信)

我要說,孩子,你寫得不錯,充滿著你那個年齡人的疑惑。你的想法很合適你,你的疑惑是教育你的人給的。但是,我要跟你說的是:我無法解答你的疑惑。

那個答案,是你自己給自己的。

一招化骨綿掌,就將這個齷齪的天山童老打出原形來。

既然有人裝孫子,就有人充大爺。

你冒充得,我就冒充不得?

於是,自稱是高中生的爺爺出來了,顫微微地給孫子回了一封信:

 

 

孫子,你爺爺我好久沒有來你家了,疫情以來,你爺爺宅在屋裡,更來不了你家了。這幾天忽然在網上看到你那封信,爺爺心裡直納悶,我孫子過去從來對文學不感興趣,怎麼突然向方方奶奶大談起文學來了?

跟你奶奶談歌德還是缺德,是不是還嫩了點?

眼看唾沫橫飛禍及師門,老師坐不住了,半夜披衣緊急昭告天下:

 

 

一位16歲高中生,按理只能讀高一,能寫出這樣一篇文章,不說文章的觀點對不對,單單字數,就超出了高考作文要求的800字,挺不容易的。
但是,可以負責任地說,高中生中,沒有這麼低水平的!他們的老師,也教不出這樣噁心的高中生。
現在老師要做的,就是趕緊撇清關係,逐出師門,別壞了為師清譽。

我敢說,這是有史以來高中生被黑的最慘的一次。

豈能任著這潑皮無賴打著我們高中生的名號行騙江湖

於是,幾個高中生也給這個「李鬼」回了封信:

如果你真的是和我們一樣的高中生,我們需要反思:

什麼時候起,高中生失去了論述觀點的能力或勇氣,以至於要動輒自己的無知、將完整論述的責任甩給自己質疑的對象?

我們要做敢光明正大發表觀點的青年。有異見,光明正大質疑方方老師,不管觀點如何,大家都可以討論。冒充高中理科生,仿佛自己是他們的代表,這個屬實人品有問題了。

看到這裡,我簡直要拍案叫絕了!

真假高中生,一比便知。這樣一個天天把媽媽掛在嘴邊的巨嬰,能代表新時代的高中生?

如果真如那樣,才是現行教育真正的悲哀!

這邊高中學打假才結束,那邊連初中生都看不下去了:

 

小哥哥,你這好像是影射方方不懂得感恩,但你又搞反了。但讓我感動的是,你對你媽媽這麼感恩,是對的,好好對你媽媽感恩。

我平時與爸爸交流比較多,他曾經對我說過,只有父母才值得你感恩,從小到現在都是父母一把屎一把尿給你養大的。不是市長給你養大的,也不是縣長給你養大的。

你看,連初中生都明白的理兒,他這個高中生不懂,有奶便是娘,到處找媽媽,求抱抱,還勸人端人碗服人管。

眼看著自己清名被污,這位孫子信中提到的女同學急忙出場:

 

我就是文中第二主角,那天打電話給他的那位女生。希利聲是我們學校學生會主席,學習成績一般,跟同學關係也一般,特別喜歡打報告。那天我是打電話給他了,但壓根沒提什麼小姑娘的事情。

大家自己想想,我一個16歲的女孩,會跟一個關係一般的男生說那種羞於啟齒的話題嗎?

滿嘴仁義道德,一肚子的男盜女娼!

聽說二貨外甥惹出這麼大動靜來,舅舅趕緊出來曉之以情動之以理:

 

孩子,一轉眼你已經16歲了,上了高中。時光飛快,還記得你小時候在我懷裡哭,在我腿上撒尿……那個時候,你聽舅舅的話。

自從你上了高中後與舅舅的關係不僅僅是距離上疏遠,在情感上也是,以至於對你的管教更是缺乏。

舅舅都出來認錯了,養不教父之過,作為熊孩子的家長能坐得住嗎?

於是,高中生的爸爸出場了,從腰間抽出皮腰帶就是一頓胖揍:

 

看到整篇文章中他那狂妄的語氣與傲慢的諷刺,我實在忍無可忍。我打他不是因為他發表的觀點,而是因為他連起碼的尊重都沒有,這種「毫無教養」的行為我不能容忍。

細細反思,孩子沒教育好,責任在我。作為孩子的父母,我們平時因為工作忙的原因,給孩子的陪伴太少。首先,我要誠摯地給方方老師道歉。其次,我要給大家道個歉。

還有,我和你媽晚上的那點事,你這逆子也能拿出來到處說?

國難當前,逝去的同胞屍骨未寒,你卻把這比喻成你爸媽動靜大,讓你一夜沒睡好覺!

這已經不是品質問題了,而是詆毀政府唱黑抗疫的死罪啊。你到底想幹什麼,要把爹媽往火坑裡帶?

當年不是因為動靜大,怎麼會生下你這畜生來!

看到哥哥氣到吐血,叔叔氣不打一處來,也翻出草紙,修書一封:

侄兒你好,你父親把你送到學校,供你吃,供你穿,不僅僅是想讓你學到知識,更重要的是希望你學到做人的道理。

沒想到你居然給方方阿姨寫出這樣粗俗無理的信。我必須告訴你,你爸看到你寫的信後,已經快被氣死了。

眼看成了大型車禍現場,逆子還躲在暗處偷著樂,母子連心吶,媽媽淚流滿面,泣不成聲,最後一個出場了:

媽媽把你的這封信連讀了幾十遍,越讀越害怕,越讀越覺得對你來說,學習知識並不重要,培養正確的三觀才最重要。

夜已深了,媽媽也要休息了。孩子,媽媽祈禱這封信真的不是你寫的,不然,我們這個家是會遭報應的!

是啊,春雷滾滾風聲鶴唳,這是一封信要誅連十族的節奏啊。

最後連遁出江湖多年的花露水,也氣得重出江湖老淚縱橫:

我三十六歲了,一直很想寫封信,都不知道該寫信給誰。

所以放下筆彷徨,彷徨。兒時不懂魯迅,後來長大了,湧上心頭的經常是他魯大爺的詩。彷徨,就像他說的:兩間餘一卒,荷戟獨彷徨!

管你彷徨不彷徨,面對新媒體史上的第一次集體回信風暴,人家既不回應也不刪文,就躲在背後樂呵呵的數錢,一毛兩毛三毛……

做老子會被訓誡,

當孫子有什麼不好?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