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日軍一個大隊可干掉國軍一個師?

真正的國軍與電視劇形象完全不同。

一般來說在抗戰期間,國軍1個精銳步兵師可以對抗日軍1個步兵聯隊,雜牌軍或者戰鬥力弱的中央軍1個步兵師,可以對抗日軍1個步兵大隊,很多人認為這很丟人,其實一點也不丟人。在有些人看來只要不怕死,就是大刀拼原子彈也一樣是勝利。其實精神是很難彌補太大的物質差距,這個差距不是靠不要命就可以輕易的填補的。

不要看多了神劇,就想當然以為中國軍隊1個師,就是齊裝滿員,有配備齊全的山炮,機槍和裝滿糧食的大卡車的10000多頭戴鋼盔,身材高大的士兵。還跟著幾百個身穿呢子軍服坐著吉普車的軍官,那叫一個精神抖擻。軍官們都是丫鬟成群的財主家公子,喝著洋酒,開著小汽車滿街閒逛。其實那個時代的廣東省政府也只有省長大人有一部車而已。就更別提多的跟螞蟻一樣的校級軍官了。

在電視劇裡,日軍1個大隊的普遍形象就是幾百抗著步槍,擲彈筒,跟著1個騎大馬的軍官一路小跑,那身汗啊!那副不堪的模樣,真是讓人不知所措。

一旦開打,日本軍官就大喊一聲;衝啊,軍刀一揮,幾百個人就跟沒頭蒼蠅一樣,挺著身子大喊大叫的衝上來。於是乎,我軍無論男女老幼,無論步​​槍,手槍,一槍一個,比打鴨子還容易。


圖為,抗戰中一支行軍的中國軍隊,由於缺乏汽車和騾馬,幾乎所有部隊都是靠自己挑擔子隨身攜帶彈藥糧食和軍品的。

還是讓我們從開頭說起吧。

一、因身體素質文化及資金問題 國軍訓練差

由於國情使然,國軍新兵幾乎全都是文盲,對於這些文盲士兵要把彈道,射擊教會他們可絕對是一個工程。比如射擊包括,有風效對,如橫向和風,射擊100米目標,彈頭要偏差3厘米,200米偏差9厘米,那就要有個修正量。比如射擊300米外人體,強風從左吹來,如何修正?就是修正量為1/2人體,強風加一倍, 斜風減少1半,等於不加不減,所以瞄準點是向左移動半個人體。

還有氣溫的影響,在400米距離每差10度氣溫,偏差是7厘米,也需要修正瞄準點和調整表尺。在陽光下如何射擊,如何測定距離,夜間射擊,山地射擊,和各種據槍方式。當然還有最難的射擊活動目標,比如射擊200米外,速度為3米/ 秒的人體射擊,提前量為3米/秒乘以0.31秒等於0.93米,[0.31秒是子彈飛行200米距離的時間],如果對方是斜向奔跑那就更加複雜了。

最後還有槍械保養,比如準星偏差1毫米,在100米距離就要偏差14.5厘米,還有槍械分解上油,潮濕天氣,寒冷天氣和海邊海霧大的地方,風沙大地方的養護,冬季的養護,保險機不保險,不退殼,不發火,不進膛,滑機的修理……

而這還只是步槍!機槍和火砲的使用和保養更加複雜的多的多,就連軍用指北針都不是可以隨便用的,也需要大量的培訓。其他的利用地形地物,班組進攻,連營戰術,單個防禦,班組防禦,夜間行軍,宿營,巡邏,偵察,行軍警戒,宿營警戒,通信聯絡,刺殺,各種環境各種姿勢的投手榴彈,土木作業,塹壕,交通壕的構造修築,爆破,炸藥的正確使用,信號通信,對化學武器的防護……

大的戰術就不說了,就是班級戰術就已經很困難了,首先是火線運動,如何曲身前進,滾進,動作要領是什麼,佔領出發位置後,如何偽裝,如何弄清目標,道路,障礙位置,記住信號,衝擊的時候的跑位和職責是什麼。鐵絲網的切斷,誰開槍掩護,誰扔手榴彈,誰往哪個方向快跑,不能亂跑,遇見火力點,要利用死角迅速迂迴隱蔽接近攻擊,隱蔽迅速接近是全班是1-2路隊形,三角,還是一字。是全體躍進,分組躍進,還是各個躍進,新兵和素質不好的兵一上戰場,就嚇的亂跑,完全錯位。


圖為在操場集合,訓練接受訓練的中國新兵。在抗戰時期,和大多數人想像的不同的是,中國士兵的體質並不如日軍。

就是足球隊員專業訓練了10多年,在和平環境下,拿著高薪,在比賽中,還經常在跑位,組織和保持陣型上失誤連連呢!就更別說只訓練了3個月的新兵在槍林彈雨,隨時送命的戰場上跑位,保持隊形了。

二、國軍一半士兵不用訓練 每天做雜務

所有的這些,都不是一個從小生活在閉塞的內地鄉村的文盲壯丁用1-3個月時間,1個人只打5發實彈射擊,大部分時間是用木頭槍,木頭炮訓練,那種狀態可以學會掌握的東西。

所以黃仁宇說國軍通常把不堪訓練的人不管不問就放在一邊,只專心訓練少數堪教的壯丁,打仗的時候,就是那些堪教壯丁在打,其他那些人就是山上搖旗吶喊,讓自己顯的人多一點就可以了。如果這少數堪教壯丁被打敗了,那山上的人自然也就很自覺的潰散了。

在中國這樣的中世紀水準的農業國家裡,還有無數雜事,需要士兵自己做。由於沒有現代化的交通,通訊和組織結構,所以,一切都要自己來,1個國軍部隊領糧食,領草料,搬運,打柴,磨麥…….就要佔用1個連1/3到1/2的人力,而打起仗來,士兵們還往往沉不住氣,過早射擊,投擲,到處亂放,導致過早暴露目標。給了日軍砲兵很好的射擊靶子。士兵們由於營養不夠和體力太差,在白刃戰也往往無法佔便宜,還有就是衝鋒和陣地內近戰訓練不夠,只是一味的喊殺,喊衝,亂成一團。

這樣的人,不是兵,而是丁,不是軍人,而是穿著軍服的農民。真打起來5000個,也打不過1000個從幼年就開始軍訓的日軍,所以才有國軍1個師也打不過日軍1個大隊的戰例。 [一般國軍1個師是5000-7000人,日軍1個大隊是1000來人]。


圖為,侵華日軍在做飯糰吃。

三、日軍從幼年即開始訓練 戰術能力比較強

日軍是怎麼訓練出來的呢?從入伍開始就是棍棒教育,絕對的服從,不光是步兵技術天天苦練,就連挖戰壕都是一絲不苟的訓練,不是把土鏟起來往外一扔就可以了,而是要求裝滿土後側轉身,面向後,鍬柄向上,之後轉身面向前,後腳一蹬,再拋土,臂力,腰力和腳力全都用上了。拋出去的土又準又遠,反複訓練這個動作,直到干淨利索為止,什麼工事偽裝,側防,障礙物開闢,近迫作業…..全都要日夜練習。

日軍攻擊精神旺盛,可以一天連續衝鋒14次而銳氣不減,喜歡坑道作業進行攻擊。比如在析口戰役日軍就對國軍第73師就進行了近迫作業之後,突然在近距離開始衝鋒。日本步兵在野外教育,射擊教育和夜間教育上最為賣力氣。在進攻的時候,喜歡使用錐形正面突擊,一翼包圍和兩側包圍,靈活的在山地進行穿插。

日軍喜歡在開始衝擊時使用大量煙霧彈進行遮蔽,機槍和火砲全速射擊掩護,步兵只管衝鋒並不開槍,因為日軍認為這樣會浪費時間,100米的距離最多10多秒就可以乘著機槍和炮火轟擊瞬間衝進去了,直接進入白刃戰和手榴彈戰。如果半途開槍則會延緩衝擊速度,其實日軍的步炮協同能力是很出色地,會有觀測組和飛機觀測數據給砲兵,進行集中而準確的迅猛打擊,如果沒有強大砲火的日軍戰鬥力會起碼下降一半。

日軍的火砲射擊技術不錯,比如日軍的37MM平射砲更是專門用來打國軍的火力骨乾重機槍的,在淞滬會戰,國軍精銳第18軍第14師第42旅才打了幾天,全旅36挺重機槍就都被日軍的37MM平射砲給打壞了,打的國軍再也沒有人再敢進機槍掩體。


圖為,日軍戰車在向附近進行偵察性射擊。

同樣,在淞滬會戰國軍第18軍的第14師的山砲營8門山炮排開了轟擊日軍掩護國軍步兵,只幾分鐘後,日軍就利用光測和雙曲線交匯法測出,國軍砲兵陣地,反擊砲彈跟著就上來了,嚇的精銳的第14師的山砲營再也不敢集中射擊。

而且日軍一旦得手就迅速進入追擊,比如在第2次長沙會戰,日軍攻擊潼溪街,先砲擊國軍第4軍,之後是飛機轟擊,摧毀國軍一線陣地以後,日軍發起全軍突擊。而飛機則預先已經把橡皮艇,彈藥,器材空投到了泊羅江岸邊,使日軍保持了很高的行軍速度。

在防禦中的日軍戰鬥力更強,一到地方就立刻開始修工事,陣地位置巧妙,能遏制要點,高度發揮火力,本身技術優良,同時有高度獻身精神,善於獨立作戰,哪怕一個小隊,一個分隊被優勢對手包圍也可以不慌不忙的沉著戰鬥。還利用夜間進行夜襲反擊,利用雙方的砲聲或夜色,20-30人組成一隊趁對方立足未穩進行襲擊,奪取據點。或者3-10人小組鑽隙襲擊對方機關和砲兵陣地,潛伏要道密林伏擊。這在密支那,騰沖和松山等戰鬥中都有體現。

國軍戰鬥動作不行,缺乏火砲支援,常常幾百人蜂擁衝鋒,而被側翼地堡裡的日軍用機槍橫掃,國軍一忙亂都往附近的小樹林和小山包裡隱蔽,而日軍砲兵則專打這些地方。


圖為日軍戰車,只有8-15噸的日軍戰車,實際上非常適合在中國中部和南方復雜地形活動。

解放後,為了在南方水網地帶更好行動,部署在南方的解放軍也裝備了重量只有十幾噸的63式坦克。

四、國軍很多軍師級部隊 都沒有一門火砲

有些國軍雜牌師,一個步兵師才5000-6000人,士兵素質就不提了,軍官也是些不認識多少字的老行伍和關係戶。全師全是當地作坊土造步槍,還有點磨掉了線的機槍,一個師的重火力就是幾門-12門迫擊砲。雜牌軍士兵還是用竹桶子當軍用水壺,竹扳子做背包,比如第73軍暫5師,按上報數字是7000多人. 實際上才3000多人。

國軍第745團姚超倫團長在40年後回憶第22集團軍時說:所有步槍,槍膛內的來複線都磨平了,子彈出口的槍聲,嗵、嗵、嗵,和土槍一樣,實在難聽,我們的士兵都不願用槍射擊,只准備在肉搏時使用。其實這個集團軍,都沒有哪怕是一門山炮,只有迫擊砲。

國軍第29集團軍,也是一門山炮都沒有,集團軍只下屬1個重迫擊砲營,但是一門砲只有區區10發砲彈,下面的軍和師也都沒有砲兵,只是1個團有4門82毫米迫擊砲。

堂堂國軍正規軍1個集團軍連一門日本步兵聯隊級別的步兵山炮都沒有,這個在整個二戰所有參戰國里,也是裝備最差的了。比南斯拉夫游擊隊的團級單位都不如!


圖為一名在1945年參加反攻桂林的中央軍士兵,其裝扮與乞丐無異。

與1937年開戰期初相比,1945年的中國軍隊在輕重武器上並沒有任何提高。

而且也不要天真的以為中央軍就都是裝備精良,74軍夠拽吧? 74軍一個參謀葉方華回憶,38年武漢會戰時的51師裝備很爛,除了少數的河南製造的中正式步槍以外,其他都是漢陽廠製造的笨重的老套筒。機槍也不多,一個團也只有2-3挺重機槍。一個師只3門很老的克魯格山炮。直到常德會戰,參戰的第74軍師級部隊都沒有1門山炮,而只有迫擊砲。

方靖和楊伯濤回憶說,38年的江防部隊,國軍中央軍第94軍,第75軍,第26軍,第2軍。都是正經的中央軍嫡系,但也都一樣,4個軍12個師,連一門山炮也都沒有,就更別提什麼榴彈砲,加農炮了,只有迫擊砲。

五、日軍1個大隊在火力上比國軍1個師不差

這種裝備水準,國軍的一個師經常還就真就打不過,日軍1個步兵大隊。日軍1個正規野戰步兵大隊是1110人,2門70MM步兵炮,4門曲射步兵炮,20挺重機槍,38挺輕機槍,50個擲彈筒和670只步槍。在火力上對國軍1個師絕對不落下風。

所以,國軍實力弱的一個師對打日軍1個正規野戰步兵大隊在武器上還真沒啥優勢。按蔣緯國的意思,武器配備不好的國軍師需要8-12個師才可以勉強對抗日軍1個師團。

圖為日軍野戰加農炮部隊在開火。與1937年相比,1945年在中國內地的日軍,並沒有削弱,

在戰車數量,大砲數量和師團會戰份彈藥上,都沒有削弱,甚至是人數上,還更多了。

比如41年在鄭州作戰的第3集團軍第20師的1個連,只有3挺機槍和一些破爛的老套筒。而他當面的日軍1個中隊有9挺機槍,9具擲彈筒,若干槍榴彈和2門步兵炮。你說這仗還怎麼打?這不是靠不要命,敢玩命就可以彌補的。

國軍最後只得由第58團向日軍挑起白刃戰,最後這個團光送到洛陽關林後方醫院的刺刀傷者就有100多人。

六、國軍在山地地形8對1才能防住日軍進攻

台灣的劉鳳翰在陸軍與抗戰初期和抗日戰史論集裡講:根據國軍的計算,在抗戰初期,日軍訓練和裝備都很精良,可以用1個大隊迎戰國軍1個師或者1個旅。

軍令部統計,在國軍素質下降的1944年,1戰區敵我兵力比是14:100,第2戰區是13:100,第3戰區是20:100,平均國軍6-7人才可以抵抗1個日軍,這還是在防御狀態下。

最後,徐永昌計算國軍320個師,在戰場可以對打日軍40個師團,比例是8:1、但是前提是在水田山地,進行防禦還可以抵抗,一到平原,就不能支持了。

單兵訓練,武器裝備,後勤補給,戰術能力全部都大幅度的落後於日軍。那就只能靠數量來沖抵質量了。中國也有自己的優點,有效利用山地水網地形,盡可能發動更多人入伍,強大的民族感情和責任感,才可以以極度的劣勢來抵抗極度的強勢8年之久。

今天的和平,是先輩們流了多少鮮血才換來的!

抗戰劇中那些中國神兵所謂的「手撕鬼子」簡直就是讓我們忘記歷史的慘痛,是對無數先烈們的侮辱! ! !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