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離奇的災難

離奇災難

除了壽終正寢外,世界上最「幸福」的死法是什麼?是淹沒在美味的甜食裡面,還是被酒淹死?

這樣的事情真的發生過,但比起幸福,更像是徹頭徹尾的災難。而且身處其中的受害者,幾乎無一例外,根本想不到去享受眼前的美食了。
1919年就發生過今天看來非常匪夷所思的。
波士頓糖蜜爆炸事件
這要是被拍出來觀眾可能不會覺得是災難片,而是奇幻片。
1月15日,當1萬多噸糖蜜像海嘯一般,從天際線奔湧向波士頓的街道與建築時,市民們正處於午休後的倦怠中。
波士頓是一個海濱城市,也許人們也曾杞人憂天地想像過,如果海水突然全都沖湧向陸地怎麼辦。而眼前的一波又一波的巨浪,足足有8米高。它奔向人的眼前時,人們才發現這「水」散發著難以想像的甜膩氣味。
由於糖蜜的密度比水要大,所以這些糖蜜海嘯的衝擊力要遠遠大於水。糖蜜摧毀了無數建築,掀翻卡車,還將一輛火車直接衝出軌道。
而人被糖蜜裹挾後,由於質地粘膩,非常難以脫身,人和馬匹都像蜘蛛網上的昆蟲一樣被黏在了原地。
人們無法游泳,只能徒勞地掙扎,有的人乾脆死於糖蜜灌入喉嚨導致的窒息。在臨死前,他估計會想如果活下來此生再也不吃糖了。
整座城市都瀰漫著死寂的香甜。
安東尼·斯塔西奧和妹妹從學校離開往家走,遇到了糖蜜海嘯,他當即就被捲起,蜜糖灌入他的喉嚨,他無法說話。當時他聽到母親在呼喚自己,但直接暈了過去。
不過他被救出來了,所以才能自述經歷,但其他人就沒這麼幸運了。
這場災難共造成了21人死亡,150多人受傷。所幸在糖蜜海嘯發生時,有一艘軍艦正停靠在波士頓港。船上是正在接受訓練的116名學員,和1名助理指揮官。
當他們聽說一場離奇的海嘯正在波士頓城裡摧枯拉朽時,馬上從船上跳下來參與救援。
學員們在粘膩甜臭的糖水中艱難跋涉,糖水沒過了他們的腰。時間一點一點地過去,奇異的景象出現了——糖蜜逐漸凝固了
被海嘯裹挾的那些人,與其說是浸沒在海水裡,不如說是正在變成一枚無聲的琥珀。
前行變得越來越困難,就像是在沼澤中跋涉。他們忍受著冬季1月份夜晚的低溫,努力搜尋著倖存者。
倖存者由於被糖蜜包裹成了掙扎的琥珀,看外表很難看出是人類還是馬匹(糖蜜是深褐色的),他們一一將其救出。外地救援者漸漸趕到,即便如此,整個救援行動也還是持續了4天。
隨後的一個月,300位志願者用鹽水和沙子清理街道,波士頓逐漸恢復了往日的模樣。只是有時候,在特定天氣裡還會散發淡淡的甜味。
多年之後人們回想起這個事件,只是萬幸當時不是夏天。
不然1萬多噸糖蜜將會招來天文數字的蒼蠅和蚊蟲,給波士頓帶來更難解決的細菌問題。
波士頓糖蜜爆炸事件的源頭是美國工業乙醇公司的糖蜜儲存罐。一般糖蜜用來釀造朗姆酒,但1919年正處於一戰之際,公司將製造出來的工業酒精賣給政府和軍火商。
在市場需求下,公司儲存了大量糖蜜,而裝糖蜜的罐子則很久以前就超過了最大容量限度。公司曾特意將罐子的外面刷成和糖蜜一樣的深褐色,以掩蓋糖蜜泄露問題。
1月15日的時候,由於氣候反常,早已積蓄已久的罐子質量問題集中爆發了。這就有了糖蜜海嘯。
1814年10月17日,倫敦的啤酒海嘯事件,也是因為裝啤酒的東西質量不過關,然後工廠為了節省成本,裝了太多的啤酒。
裝糖蜜的材料是鋼鐵,而裝啤酒的則是巨型木桶。用木桶裝酒符合傳統而味道好,但馬蹄鐵釀廠好大喜功,他們把木桶造的……實在太大了。以至於這些木桶都被當成了旅遊景點對外開放。
巨大的木桶,可是工廠實力的象徵!於是這些桶一家攀比一家,被造的,更大了。
然而,木頭的物理屬性決定了它無法承受過大的壓力,雖然木桶外面被箍了一層層的鐵皮,但耐不住啤酒公司想要節省成本,連鐵皮都要省。
所以啤酒桶長期處於穩定性上的一種極限,非常危險,最大的木桶,配上最少的鐵皮箍子,裝最多的啤酒。
然後有一天,馬蹄鐵釀廠的某個木桶的一個鐵皮箍子由於意外斷掉了。工人們叫人來修,就這麼一會兒工夫,這個桶就撐不住了,整個炸裂,然後所有的桶都被崩開了。
於是1500噸啤酒就這樣湧向了倫敦街頭,人們紛紛逃命。一個母親和她的孩子正在街上悠閒地享用下午茶,結果突然被浸沒頭頂,直接溺死了。
釀酒廠的5名工人,最先被衝擊到,也死的最早。
啤酒凶猛地沖刷著房屋與街道,就像海洋中的海水一樣多,這似乎是很多酒鬼夢想中的場景。但實際上沒有幾個人會真的喝地上這些酒。
據說,在啤酒海嘯中受傷的人被送入醫院時,滿身都是酒氣。而其他的病人聞到他們的味道後,不解地跟自己的醫生說:為什麼同樣是生病,我就不能喝酒,他就能喝呢?
最後,這場由啤酒工廠為了節省成本,而釀成的慘禍,被當局判定為意外事件。馬蹄鐵釀廠並不需要承擔責任。
甚至由於「浪費掉」的啤酒實在太多,政府還給了工廠補貼,以幫助他們恢復生產。
在災難中受傷或喪生的普通老百姓,只能破口大罵資本家的無良。也有人調侃說,估計審理案子的法官,根本還處於深度的醉酒狀態。
被糖漿灌死,被啤酒淹死……這些死法雖然聽起來天方夜譚,但本質上就是資本家為了節省成本,導致儲存原料的設備質量不過關。哪怕明知有安全隱患,也沒人打算解決。
這種追求利潤的行為,本不該以普通人的性命為代價。
資料參考:
https://en.wikipedia.org/wiki/Great_Molasses_Flood
https://www.historic-uk.com/HistoryUK/HistoryofBritain/The-London-Beer-Flood-of-1814/
來源:好奇心實驗室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