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梅戲《女駙馬》背後的狗血故事

黃梅戲
文:聶聖哲

提起黃梅戲,大家都會想起《女駙馬》,覺得《女駙馬》是黃梅戲的經典。 《女駙馬》從誕生的1958年到現在,歷經六十餘載,是一個「 花甲」 之年的戲,不過,在傳統劇目裡還算是「 年輕人」 。

黃梅戲《女駙馬》這個故事從邏輯上來講,是絕對不成立的。怎麼可能女扮男裝考取進士,中了狀元,還被選為駙馬?呵呵,異想天開,一個帶有點意淫的故事,不過也算講人情,講正義,教人行善……三觀不錯,算那時候庶民的中國夢吧。

但是,黃梅戲舞台劇《女駙馬》從首演、走紅到黃梅戲電影的出名,背後的鮮為人知的故事,令人唏噓,也頗為狗血。

今天,很多五十歲以上的人對《女駙馬》頗為熟悉,而且有些愛好者張口就來幾個唱段,但背後的故事卻是鮮為人知。

嚴鳳英第一任、第三任丈夫甘律之,吳志和提供

1947年,年僅19歲的貴陽師範學生王兆乾輾轉數千里,在劉鄧的三縱文工團當了音樂教員,算個有才的帥哥。

7月,王兆乾與劇作家胡奇奉命到潛山縣山區的水吼、橫衝、五廟一帶宣傳土改政策。其時,農民被發動起來了,分到了田地,就在祠堂唱戲慶賀土地改革的勝利。

王兆乾坐在戲樓上看戲,看著看著,忽地產生了聯想:我們文工團都是南下的北方人,只會扭秧歌,打腰鼓,唱陝北民歌,能不能利用本地的民間藝術,改成黃梅調,可能更受老百姓的歡迎。

於是,王兆乾就運用黃梅調來編演現代戲。

有一次,王兆乾看到一個中年農民坐在祠堂後面,一聲不響地琢磨著台上的劇情。王兆乾斷定這個人不是一般的觀眾,就主動打起了招呼。通過交談,才知道這人是五廟鄉左彎村的村長左四和。左四和是個有文化的人,演出的海報就是他寫的,而且他還會演戲。王兆乾了解情況以後,便有意向左四和學習。

不久,王兆乾奉命轉到岳西,與左四和分手了。但左四和與黃梅調給他的印象,卻是深深地刻在腦海裡,揮之不去。

1955年,王兆乾調任安慶地區文化科工作。恰逢安慶地區成立黃梅戲劇團(後來簡稱「 二團」 、「 地黃」 ),王兆乾奉命到黃梅戲流行地區13縣(包括安慶地區及江南的東流、旌德、貴池、青陽、銅陵)抽調演員。

在抽調過程中,王兆乾建議吸納一些具有影響的民間老藝人到安慶地區黃梅戲劇團(後來簡稱「 二團」 、「 地黃」 )協助工作。因而,左四和就在王兆乾的建議下,順利進入安慶地區黃梅戲劇團(後來簡稱「 二團」 、「 地黃」 )任職,擔任唱腔輔導老師。

1957年,反右運動後,左四和因歷史問題悄然離開安慶地區黃梅戲劇團(後來簡稱「 二團」 、「 地黃」 )。左四和臨走之時,流著眼淚,將自己手寫的三個劇本贈送給了王兆乾。這三個手抄本就是《雙救舉》《雙插柳》《劉子英打虎》。

1958年4月,王兆乾將彈腔《劉子英打虎》改編成黃梅戲,改名叫《趙桂英》。緊接著,王兆乾將彈腔《雙救舉》改編為黃梅戲《女駙馬》。四月份,王兆乾與羅愛文一道到岳西縣出差。王兆乾住在岳西縣文化館桂館長的房間,白天工作,晚上寫作。僅僅一個星期,初稿拉成。

回到安慶市,王兆乾便將《女駙馬》初稿送給安慶地區黃梅戲劇團(後來簡稱「 二團」 、「 地黃」 )導演王魯明與演員麻彩樓閱看。並說這個劇本就是為麻彩樓寫的(用今天的話語叫「 量身定做」 ),王魯明與麻彩樓閱讀劇本後,非常激動,立即安排投入排練。

於是,《女駙馬》便搬上了舞台。 1958年6月,在安慶地區皖江大戲院公演,麻彩樓飾演馮素珍。

首場演出,極為成功。廣大觀眾、安慶地區、安慶市的領導,文化部門評價很高。

1958年12月,《女駙馬》劇組在蕪湖參加安徽省第二屆戲曲會演,麻彩樓演馮素珍,因為已經演了多場,拿捏更加到位,演出取得空前巨大成功。

安徽省委書記曾希聖(兼任華東局書記)觀賞後極為高興,他後來在稻香樓賓館接見了安慶地區黃梅戲劇團(簡稱「 二團」 、「 地黃」 )領導及麻彩樓等主要演職員。曾希聖指示,這個戲(即《女駙馬》)要交給安徽省黃梅戲劇團排練,指名由嚴鳳英主演。麻彩樓說,由嚴鳳英來主演,會演得更好,堅決支持響應省委的指示。

再後來,《女駙馬》由上海海燕電影製片廠拍攝了電影,還是嚴鳳英主演。電影《女駙馬》在全國放映,影響力大大超出舞台。儘管電影演職員表沒有打上王兆乾、左四和的名字,王兆乾卻從來沒有說過什麼計較的話。

這就是黃梅戲《女駙馬》的一些鮮為人知的背後史實。

附(極為重要的史料):遺憾的是偉大的黃梅戲表演藝術家嚴鳳英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時年38歲,這是中國戲劇界的重大損失。

嚴鳳英的愛情生活也很坎坷,在這裡做一個簡要的介紹:

嚴鳳英,原名嚴鴻六,嚴黛峰。 1945年春天,嚴鳳英在桐城練潭張家祠堂第一次登台演出,參演的劇目是《二龍山》。 1947年底避走南京,先在米高梅舞廳唱歌,但是她心裡還是像學戲。南京沒有黃梅戲,嚴鳳英就加入了最大的票友社團「 友藝集」 。後落腳在戲劇大家甘貢三家(甘家大院)學習京崑藝術與歌舞,很快與精通京崑的甘家四公子甘律之相愛同居,形成事實婚姻。

但是,嚴鳳英還是念念不忘黃梅戲。 1951年後受安慶方面的邀請赴安慶主演群樂劇院(今解放電影院)演出《小辭店》。工作中與帥哥、才子王兆乾產生愛情,同居後結婚。

1953年4月。安徽省成立公私合營的安徽省黃梅劇團(即現:安徽省黃梅劇院),嚴鳳英主演了《藍橋會》等7部戲。

1954年安徽省加工排練《天仙配》,準備參加華東地區戲曲觀摩匯演,排練期間,恰遇梅蘭芳先生在合肥演出,嚴鳳英登門求教,梅先生讓嚴鳳英先跑一個圓場,嚴鳳英跑了一個圈子下來,梅先生笑笑說:你的舞台基本功幾乎沒有,趕緊苦練。

為更好地塑造自己在《天仙配》中扮演的七仙女角色,嚴鳳英毅然決定重返甘家學習京崑藝術。

嚴鳳英與第一任、第三任丈夫甘律之的婚床,現陳列在南京甘家大院

1954年夏天,嚴鳳英再次回到了甘律之身邊,甘家上下極為友善和重視,甘律之央請大姐夫汪劍耘予以指導。汪劍耘為梅蘭芳先生的入室弟子,嚴鳳英學戲時,甘律之不計前嫌,在一旁分析、解說,以便嚴鳳英在黃梅戲舞台表演中吸收運用。

1954年9月舉行的華東地區戲曲觀摩會演上,在嚴鳳英、王少舫主演的《天仙配》在上海會演獲得巨大成功,贏得劇本、演出、音樂、導演等多項大獎,嚴鳳英更是獲得演員一等獎。得獎後的嚴鳳英十分高興,特地請甘貢三老人和小妹甘紋軒到飯店吃飯慶賀,飯後嚴鳳英攜甘貢三老人、甘紋軒一道去上海公園拍照留念。嚴鳳英獲獎之後不久,回到南京與甘律之正式登記結婚,並在南京碑亭巷曲園飯店舉行了熱鬧的婚禮。

嚴鳳英第一任、第三任丈夫甘律之的妹妹甘紋軒

婚後的嚴鳳英,一直忙碌於黃梅戲《天仙配》的舞台演出和電影拍攝工作。 1956年2月,黃梅戲電影《天仙配》在上海電影製片廠攝製完成,上映後引起極大反響,嚴鳳英由此名揚全國,為廣大觀眾所喜愛。

《天仙配》拍成電影獲得成功後,嚴鳳英返回安徽省黃梅劇團,在現代戲《王金鳳》的排練中認識了剛從部隊轉業到劇團的年輕導演王冠亞,兩人很快墜入愛河。嚴鳳英隨即王冠亞正式結婚,與甘律之再次離婚,解除了婚約,也與敗落的甘家斷絕了來往。

嚴鳳英獲獎後與甘律之妹妹甘紋軒合影

之所以介紹一下嚴鳳英的簡要婚史,主要是嚴鳳英的婚姻史和藝術史是纏繞在一起的,很難分清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