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將一個故事改編成一部劇本 

劇本 
小說使用文字來講述故事電影通過視聽語言來講述故事,是兩種差別巨大的故事載體。小說可以數次中斷閱讀,之後整體通過讀者想象還原,實現故事的閱讀效應;而電影故事是時間線上的舞蹈,必須一次過,而且不允許倒車。電影是一個封閉性的有限線性結構,必須在這個有限結構裡,最大程度滿足故事的百般變化和輾轉騰挪。電影故事的結構技術,是一門專門的手藝。

起點

通過看小說,重點考察故事究竟應該從哪裡開始講起。小說通常可以從故事事件的開端娓娓道來,不疾不徐。而電影故事必須有一個很功利化的起點,就是使用最初的10幾分鐘來抓住觀眾對故事人物的興趣。

電影故事通常是從對人物在起始狀態最精煉的必要描寫的精彩場景開始進行講述的。比如愛情故事,《西雅圖夜未眠》,開始的場景就是山姆痛失愛妻,生活陷入穀底,心情陷入麻木。墓地、親友聚會、辦公室同事相勸3個場景完成了對這個人物在故事開端生動描述,讓觀眾對這個用情至深的好男人接下來的故事充滿興趣。

起點是改編者必須研究的首要問題。起點研究的意義就在於如何通過最短的時間來引起觀眾對個案電影故事的興趣,順利實現接下來的結構性變化。小說可以把故事從頭講起,而電影必須保證前提的高度集中,因果關系的直白、有力和貫通。

動力點

電影故事必須像一部動力火車,必須讓觀眾感覺到故事通過對抗形式實現的激烈的運動感覺。如若你不讓黑暗電影院裡的觀眾體驗過山車的感覺,請問,你有甚麼理由要求觀眾在黑暗中屏氣凝神,來觀看你創造出來的電影故事?再請問,你能拿出甚麼樣的你所創造的經典故事案例,來推翻我的關於動力點的說法?如若不能,請先耐心聽我說下去。

以《致青春》為例,這個在策劃階段就被很多資深電影人不看好的故事,為甚麼在2013年初中小成本國產電影集體暴動中成為佼佼者?就是因為改編者抓住了動力點,實現了故事沿著預定的主脊椎出色進行講述。鄭微與陳孝正的「非正常邂逅」,此後鄭微就以一系列的「女追男」的糢式展開了對陳的不按常規出牌的瘋狂追求,引發了故事一系列有意義的變化,讓故事真正動起來。

起始點

起始點和故事起點,是兩個不同研究角度。起始點的重點,在於考察內驅故事所要求的、圍繞主人公命運進行的、從動力點開始啓動,沿著預設路線抵達故事危機高潮部分的可能性和必然性。

好看的故事,必須是由主人公引發的「基礎戲劇動作」(誘發事件),隨著主人公對對抗力作出的一系列連續反應所導致的必然變化,這種變化必須從主人公生活的土壤和性格因素裡找到堅實的基礎,經過足夠的生活環境和內心感覺的價值變化(40—60場飽滿實在的對抗沖突),抵達一個必然的故事高點,在這個必不可少的故事頂峰處,自然而然地揭示出故事所蘊含的思想意義。即勞遜所說的,所有好故事,都要通過這樣的方式,表達「對人的新認識和對人類關系的新發現」。

故事從起點到終點的全部意義,就是通過圍繞主人公有機對抗沖突結構的實現,通過主人公在動力點所作出的第一個反抗動作,必然引發結尾處那個故事的節日時刻,那個禮花綻放的絢麗時刻,那個故事主題思想在高潮的瞬間呈現的時刻。這就是故事最基本的「同一性」要求,即從動力點開始,一直到結尾,每一個戲劇沖突對抗結構都是恰到好處地成為一個好故事的不二的、不可替代的有機鏈條。好故事如《天下無賊》,王薄從反抗王麗「金盆洗手」出發,經過一系列驚心動魄,卻又是必然的變化,在故事結尾為了保護傻根「無賊」天真夢想而付出生命,就是這對雖然有缺點,但真誠相愛、良心未泯有情人,在遇到傻根和一夥貨真價實的強賊之後的一個首尾一致的變化結果。

爛故事如《金陵十三釵》,四個並行的故事前提破壞了故事的高度集中的同一性,產生了四種可能性;而在120分鐘有限的線性時間結構裡,哪一種可能性都完成不了充分有效的發展變化過程。故事雖然很剛烈,但結果是不僅首尾一致的危機高潮沒有被有效點燃,而且故事的意義也被講述方法的散亂所消融。在故事的結尾,觀眾就像那些懵懵懂懂的女學生,睜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睛,目睹他們所無法理解的大姐姐們慷慨赴死的意義一樣,陷入了茫然。當然,這個故事的失敗,還有其他重要原因。但最大的因果關系障礙——故事的同一性不能成立,是這個故事失敗的主因。

波峰點

故事吸引觀眾的祕訣,也在於階段性沖突所累積的人物命運變化對觀眾造成的吸引力和情緒情感的投入。所謂累積性的階段性的變化結果,從歸根本上說,不是主人公所面臨的外部環境的價值變化,就是主人公能夠切膚感受到的內心價值的變化;變化的基本標志,不是總體向好,就是總體向壞。這些階段性的變化,是觀眾最為敏感的地方。

電影故事的基本技能,是歐洲戲劇這位老師所賜,從單個的戲劇對抗沖突動作,到完整的沖突動作系列,再到場景,再到故事的幕結構變化,這都是故事內在的階段性沖突累計的實在可見的結果,絕對不是毫無意義的程式。

一個階段性的沖突結構完成,必然會產生一個階段性的價值結果,對於主人公的命運而言,非好即壞,絕對不能糢稜兩可,居於中性狀態,那是故事的靜止狀態。只要故事按照內驅故事規律,由主人公面對阻力做出第一個反應,故事的運動積累過程就會開始。階段性變化的結果,必然會找到一個叫做幕高潮的重點故事場景,用這個場景,給這個階段的故事發展變化,作一個總結和強調。

採用曲線運動的方式來描述故事變化的規律,我們會發現,三幕常態結構的故事,不是呈現出正「N」字形態的變化「好壞好」,就是呈現出反「N」字形態的變化(壞好壞);四幕結構的故事,不是呈現「W」型變化(壞好壞好),就是呈現「M」型變化(好壞好壞);隨著故事材料所決定的幕結構增加,依次類推。

「順拐」例子:按照經典故事結構,沖突壓力系統具有上揚和下沉之分,分別導向正面價值和負面價值。

也就是說,如果一個三幕結構故事,你的第一幕是下沉,價值對主人公來說呈現負面,那麼第二幕通常是一個上揚結構。那麼,《小時代2》通過顧裡與林蕭的和解做到了這一點。

接下來難題就出來了,你的電影高潮應該是負面,或者是下沉裡的精神上揚,向《天下無賊》那樣。而郭敬明的第二個故事,是一個大團圓結局。如此必然帶來全劇高潮力度不夠,感到不過癮,不持久。還好,最後結局場景處理的富於特色和內在張力,在一定程度對這個結構缺陷有所彌補。

來源:追夢編劇人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