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風暴,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美國歷史

文:瞳小瞳

很多人說大選已經結束了,但詭異的是,本來應該安靜接位的民主黨同志們,卻沒有任何自信的歡慶,而是繼續露出狂躁的面目。

川普及其律師團隊,被網絡巨頭徹底銷號。連剛註冊的川普兒子Barron,也被銷號。還有很多普通人,僅僅因為支持川普,也被銷號。

  知道分子

這個時候,看到了很多知道分子出場,包括一些經濟家、法律家、時政家。

經濟家說,這是私人公司,產權受保護,人家當然可以隨意處置。法律家說,根據現在的法律規定,銷號是完全合法的。時政家說,一個國家總統可以被銷號,這說明社會很文明。

讀書讀傻了,就是這個腦子。看不到用戶產權被侵犯嗎?看不到道德法治在沒落嗎?看不到社會秩序在崩塌嗎?

各位經濟家,網絡巨頭確實是私人公司,他們有產權。但是網絡巨頭已經不是傳統類型的公司,而是深刻地與生活全方面捆綁,包含了人們的社交、工作、生活、財務甚至情感等各方面信息,這是新時代的產權課題。時代變化很大,經濟家卻在用以前的條文刻舟求劍。

如果以前是行政、立法、行政三權,加上媒體是四權。現在網絡巨頭完全可以稱為第五權,而且是跨國界的權力。這次對川普言論的封禁,充分顯示了第五權的威力。推、FB、Pornhun聯手禁止川普的聲音,Google、Apple作為系統商直接下架Parler,為了讓川普的聲音徹底消失,Amazon不惜毀約暫停Parler的數據服務器。試想一下,如果再加上Intel拒絕提供芯片產品,Microsoft拒絕提供軟件產品,Google拒絕提供Android產品,那麼沒有一家新公司能夠生存發展。如果第五權不受限制,我們每個人都會生活在陰影之中。

各位法律家,從條款來說,現在網絡巨頭的做法是合法的,但這樣的條款卻成為對法治的巨大危害。1996年的230條款,賦予了網絡公司只有權力沒有義務的特權。現在,這些接近壟斷的巨無霸網絡公司正在利用特權作惡。這個時候,需要馬上修改230條款。要麼做平台,要麼做媒體,不能兩頭賺便宜。

再談深一點,法治必須從實際生活中來,而不是由法律賦予,更不是從書本理解。先賢之所以禁止法律專業人士成為陪審團成員,就是擔心那些自以為是的所謂「精英」獨占法律的解釋權,遏制「知道分子」們指導人們幸福的衝動。

各位時政家,川普可以批評,一直可以隨意批評,連拉黑辱罵的留言都被判為違法,還有腦殘成天喊川太陽川特勒。但是,但禁言川普絕不等於文明。

川普也有發聲的權利,川普的團隊也有發聲的權利,川普的7500萬支持者也有發聲的權利。對於不同的看法就禁言,後面就是謀殺,這是常識。一些時政家以為自己中立,一些時政家在旁邊幸災樂禍,卻不知道索多瑪模式正在全球展開。巨頭們連總統都能隨意封禁,那麼封殺一個它們不滿意的普通人,豈不像捏死一隻螞蟻。

這類經濟家、法律家、時政家,其實都是口吐蓮花的讀書家。有知而無識,稱為「知道分子」。我們要讀書,更要讀好書。更重要的,是認知的次序不能反,從生活出發理解概念,而不是從書本推導生活。

  元月6日

2021年元月6日的事情,註定要載入歷史。在我看來,有點類似於1933年發生在德國柏林的國會縱火案。

很多人堅信1月6日在華盛頓發生了川普支持者的暴力暴行,美國主流媒體都這麼報道。太多的道理已經不需要說,理解的能夠理解,不能理解的說千萬遍還是不懂。

直接說一下美國社會的荒唐之處:

一個慣犯弗洛依德的意外死亡,虛偽政客給於百般哀榮,樹立為國家英雄,大公司又是捐錢又是送股份,作戲滿滿。眾多執法者面對BLM和Antifa的打砸搶燒,他們選擇了下跪。

一位手無寸鐵的川普支持者阿什莉,被執法者在國會大廈中莫名開槍射殺。媒體全面渲染,這位曾服役十四年的前軍人是極右翼,川普支持隊伍定性為暴徒。

相對主流媒體的全面扭曲,商家的表現更加真實。主流媒體說BLM、Antifa是和平示威,當地商家們早早地裝上了門板,生怕被砸被搶被燒。百萬川普支持者到了華盛頓,商家們歡天喜地,開張迎客,從來不擔心有什麼危險。

面對明顯矛盾的信息,到底:

誰是守法者?誰是秩序維護者?

誰是違法者?誰是法治破壞者?

按照主媒說法,還有十天拜登就要上位了。但是民主黨的佩洛西,還在努力尋求彈劾川普,要剝奪川普對軍隊的指揮權,這麼明顯的違憲企圖,到底在害怕什麼?

這樣的做法,哪來半點勝利者的模樣?

  四類看法

看待大選,大致有四類看法。

第一類 旁觀者。旁觀者們認為,美國的事情與己無關,我就是看個熱鬧。

第二類 結果論。制度有保障,大家輪流上。大選有舞弊,但不可能有大規模舞弊。前面老川把經濟搞得不錯,現在拜登上台也行。在第二類的思維中,潛藏著一個標準的完美的社會模型。誰贏誰牛,成王敗寇。

第三類 後退者。判斷作弊嚴重,一路支持老川。現在遇到困境,覺得老川懦弱無能,當斷不斷。在第三類的思維中,經常盼望馬上的雷霆行動,一舉搞定,從此世界太平。

第四類 堅信者。判斷作弊嚴重,一路支持老川。在他們看來,支持川普就是支持自己的理念。大選的任何結果都能接受,但前提是必須公正。現在烏雲壓城,依然自我負責,初心不改。

正如哈耶克所說,在自由與奴役之間,沒有第三條道路。求仁得仁,自己的路自己走,自己的坑自己挖。人類未來千百年的走向,取決於此刻。

  《海燕》 高爾基

烏雲越來越暗,越來越低,向海面直壓下來,而波浪一邊歌唱,一邊沖向高空,去迎接那雷聲。

波浪在憤怒的飛沫中呼叫,跟狂風爭鳴。看吧,狂風緊緊抱起一層層巨浪

海燕叫喊著,飛翔著,像黑色的閃電,箭一般地穿過烏雲,翅膀掠起波浪的飛沫。

它飛舞著,像個精靈,——高傲的、黑色的暴風雨的精靈,——它在大笑,它又在號叫……它笑那些烏雲,它因為歡樂而號叫!

這個敏感的精靈,——它從雷聲的震怒裡,早就聽出了困乏,它深信,烏雲遮不住太陽,——是的,遮不住的!

這是勇敢的海燕,在怒吼的大海上,在閃電中間,高傲地飛翔;這是勝利的預言家在叫喊:

——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來源:歷史之瞳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