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每次出事,美國人除了囤槍,還要囤 SPAM 午餐肉

SPAM 午餐肉

SPAM午餐肉,午餐肉界的扛把子。

正如可口可樂不僅是一種飲料,SPAM午餐肉也不僅僅是一種食物。

在全世界,SPAM這個名字不但是午餐肉的代名詞,更是一個塑造了歷史,且長盛不衰的社會流行文化偶像。

 

誠然,對於任何不擔心溫飽的人來說,午餐肉都算不得什麼美味。

不過,SPAM雖然表面上只是一種價格實惠的豬肉罐頭,但實際上卻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商業成功案例之一。

自從從1937年7月5日發佈以來,SPAM已經在全球44個國家中銷售了超過80億罐。

連起來可以繞地球多少圈你自己算。

艾爾頓SPAM節

艾爾頓SPAM節

拉麵之前

拉麵之前

有SPAM和雞蛋

SPAM午餐肉和可口可樂,麥當勞,Zippo打火機一樣,都是史上最具標誌性的美國品牌。

在韓國,SPAM是最有面子的節日禮物。

在英國,油炸SPAM是酒吧銷量最高的小吃。

在沖繩和夏威夷,SPAM是餐館裡最受歡迎的食材。

SPAM在大溪地甚至被作為貨幣儲存,就連馬裡亞納海溝10,000米深的海底都發現過SPAM的罐子。

SPAM是去年韓國購買最多的農曆新年禮物

SPAM是去年韓國購買最多的農曆新年禮物

SPAM是去年韓國購買最多的農曆新年禮物

 

SPAM的4個字母是「豬肩肉與火腿(Shoulder Of Pork And Ham)」的單詞縮寫。

從餐飲的角度看,SPAM並不是令人興奮的產品。

但在世界上的許多國家,尤其是在經濟困難的時期,SPAM都是最搶手的美國產品之一。

因為它便宜,能讓人吃飽,還可以長期保存,所以它是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中的地基。

 

林語堂曾經將愛國主義定義為我們對孩童時期飲食的記憶。

就像對於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成長起來的西方人,他們最生動的回憶都留在家中的廚房裡。

而廚房裡從來不缺SPAM。

而廚房裡從來不缺SPAM
這讓不少美國人痛恨SPAM,尤其是當兵的

 

這讓不少美國人痛恨SPAM,尤其是當兵的。

不是因為它有多難吃。

而是因為它無處不在,吃得太多,實在是吃煩了。

對於那些因為服兵役而不得不每天3頓都吃SPAM的人來說,豬肉、糖、鹽、水、土豆澱粉,再加點硝酸鈉就可以永久保存的粉紅色膠狀物質是一種嚴重的心理陰影。

SPAM讓你不至於餓死,但頓頓都吃絕對也會讓人想死。

很多美國貨都是隨著戰爭被輸送到全世界的

 

很多美國貨都是隨著戰爭被輸送到全世界的。

SPAM也不例外。

實際上,如果沒有SPAM,盟軍能不能打贏二戰會是個懸念。

1941年美國參戰並開始將戰鬥人員運送到國外時,軍需官採購SPAM的原因和大蕭條時期的家庭主婦採購SPAM的原因一樣——價格便宜,易於運輸,保質期長。

 

大量的SPAM除了成為美軍口糧,還被提供給英軍和蘇聯紅軍等同盟國部隊。

英國人和俄國人對SPAM奉若救星。

美國第4步兵師的一名資深步槍手還記得,在1944年諾曼底戰役中,有一次他和戰友正在正在抱怨軍隊的食物,當時兩名來訪的英國人看到地上一坨坨被美國人扔掉的SPAM,一言不發地撿起來就一口吞下。

傳達的資訊異常明確:你們這些被寵壞了的美國佬沒有什麼可抱怨的。與我們能吃到的東西相比,這是一種享受。

 

其他飽受戰亂之苦的國家都比美國人遭受的戰時短缺痛苦更大。

後來成為英國首相的瑪格麗特·撒切爾當時只有十幾歲,在父母的雜貨店裡工作,稱SPAM為「戰時的美味佳餚」。

「只有招待朋友的時候,我們才會打開一罐SPAM午餐肉。」

她後來回憶道。

她後來回憶道

 

蘇聯領導人尼基塔·赫魯曉夫曾以威脅要「粉碎美國的腳步」而在美國廣為人知。

但他也在自傳中寫道:「沒有SPAM,我們沒法養活我們的軍隊。」

在德軍佔領了他們最好的農業地區之後,蘇聯處於危急狀態。

 

「與英國惡霸牛肉相比,它就是花蜜,油炸起來真好吃!」

1944年,英國退伍軍人羅恩·戈德斯坦在義大利服役時,第一次吃到了SPAM。

 

「在戰爭期間,我在蘇格蘭的母親抓住一切機會製作油炸SPAM。奇怪的是,她的父親是個屠夫,所以她從不缺新鮮的肉和蛋。幾年前,我在聖誕節給她買了一罐放進她的長襪中。她高興極了!」

到戰爭結束,SPAM向同盟國提供了超過1.5億磅午餐肉。

無論是在義大利,法國,北非,還是在亞洲和太平洋地區,SPAM都是最顯著的美國標誌之一。

美軍士兵把SPAM看作地獄

 

美軍士兵把SPAM看作地獄。

俄國人和英國人卻為它辯護。

為了制止美國軍隊對SPAM午餐肉的負面評論,英國《每日郵報》在頭條刊登了一篇標題為《SPAM受夠了》的文章。

 

對SPAM及其在戰爭中的作用做出的最公正的評價,也許來自盟軍最高司令艾森豪威爾。

他在後來寫給生產SPAM午餐肉的荷美爾公司高管的信中,對這一產品發表了著名的評論:「當然,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我和其他數百萬士兵一起吃了很多SPAM。我承認有過一些對它不友善的言論,那是在緊張戰鬥中的宣洩。但是作為前總司令,我相信我仍然可以正式寬恕你們唯一的罪過:對我們作了這麼多孽。」

 

從消費者行為的角度看,SPAM的廣泛成功可以歸因於兩個因素。

第一,它滿足人的實際生理需求。

第二,它通過利用美式生活方式的理想與消費者形成了情感聯繫。

 

基於營銷研究人員對消費者品牌依戀的研究表明,為了與品牌形成有意義的依戀,消費者僅僅購買和使用產品是不夠的。

二者之間必須有獨創性的關聯故事。

就像很多美國士兵根本不吃SPAM,而是拿SPAM的油脂潤滑槍支,拿SPAM擦靴子用於防水。

他們還在駐紮的每個國家把SPAM介紹給當地人,使外國人初嘗午餐肉。

 

如果說只有韓國人能一次吃兩袋方便麵,那麼也只有韓國人能一次吃兩罐午餐肉。

根據尼爾森發佈的一份報告,自2012年以來,SPAM每年都是韓國最受歡迎的農曆新年禮物。

在韓國,SPAM不是垃圾食品,而是一種享受。

為什麼SPAM在韓國是一種奢侈的食物?

 

為什麼SPAM在韓國是一種奢侈的食物?

為什麼SPAM在韓國是一種奢侈的食物?

 

SPAM在韓國創下銷售記錄

在韓國,SPAM就代表了節日禮物

 

在韓國,SPAM就代表了節日禮物

美國人通常不會將「豪華」和SPAM聯繫在一起。

但在韓國,SPAM被認為是高級品牌,在傳統膳食中有著崇高的地位。

SPAM是部隊鍋裡最美味的配菜,它在韓國的銷售額佔其全球整體業務的1/4。

 

朝鮮戰爭歷史學家金炳文說,足智多謀的韓國人在美國軍事基地附近發現了被丟棄的SPAM罐頭。

這種食品被視為特殊的尖貨,代表了營養和財富。

為什麼韓國人這麼愛SPAM

 

為什麼韓國人這麼愛SPAM

當時韓國人正處在廣泛的飢餓中,一些美國部隊出於人道主義向他們分發了額外的SPAM配額。

大量SPAM最終進入了黑市,價格高昂。

大量SPAM最終進入了黑市,價格高昂

 

對於老一輩韓國人來說,SPAM總是會讓人產生懷舊之情。

「SPAM在我心中代表著兩件事。其中之一是讓我想起了艱難的歲月,它還讓我想起了韓國成為富裕國家的過程。」

 

「那時吃的東西不多。那時候拿到肉的唯一方法是從軍事基地走私。」

太平洋大學的社會學家喬治·劉易斯在《大眾文化雜誌》上發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SPAM在韓國享有最高地位。

SPAM不僅在地位上超過了可口可樂和肯德基,而且還被當成「在重要場合,給予特別的榮譽和適當的尊重時」的禮物。

 

在電影明星拍攝的廣告中,SPAM的威信是顯而易見的。

一個男人發出了浪漫的晚餐邀請,而他挑剔的女友無法拒絕:一碗熱騰騰的米飯配上油炸午餐肉意味著世上最無懈可擊的愛。

 

耶魯大學麥克米倫國際和區域研究中心的韓國研究講師顧世友沉思道:「在早期,孩子們對美國陸軍垃圾站進行掃蕩,收集SPAM,香腸,吃了一半的漢堡,培根,麵包以及一切可食用的東西,然後賣給餐館。」

人們開始將各種黑市美式口糧與泡菜混合,部隊鍋就是這樣誕生的。

「這是美國無家可歸者的垃圾食品」

 

「這是美國無家可歸者的垃圾食品。」

儘管SPAM在美國的形象已經與貧困和不良品味緊密聯繫在一起,但通過在國外的軍事和政治擴張,世界上很多其他國家的人還是愛上了這種被奉為美國精神象徵的食品。

 

布魯金斯學會的一份報告中寫道:「高大健壯的美軍既嚇壞又吸引了好奇的戰區孩子,他們感激地接受了糖果,口香糖和SPAM等完全不合他們口味的食品。」

 

《可疑的美食:美國飲食與亞洲人的文化政治》一書中也談到了SPAM:「在美國,SPAM被廣泛認為是粗俗的,諷刺性的,並且是對真正食品的冒犯。但是,對於太平洋地區的數百萬愛好者而言,SPAM不僅是當地美食的重要組成部分,而且還是一種奢侈品。」

 

可能確實有很多美國人討厭SPAM,但其實他們在SPAM的消耗量上並沒有落後。

據統計,大約有6000萬美國人定期購買SPAM,每年購買1.13億罐。

買回來也不吃,就放著。

買回來也不吃,就放著

 

無論是預防喪屍爆發,還是為暴亂未雨綢繆,在囤槍的同時也一定會囤上幾箱SPAM。

在容易發生颶風的地區,SPAM算是不錯的生存大餐。

 

每次這種時候,超市搶購進行得一團亂麻,SPAM是最先被搶光的貨品。

買回一大籮筐,等到颶風季節過去,通常也只吃了幾罐,剩下的就捐給食物銀行。

 

最初作為一種實用,保質的鮮肉替代品,如今已經發展成為又一個經典美式文化符號,大概也是因為SPAM經歷了午餐肉發明以來的幾乎每次災難。

正如在一篇名為《SPAM恥辱的終結:論階級,殖民主義和肉罐頭》的論文中所說:「每咬一口SPAM,我就和歷史與文化變革有了一次共同的經歷。吃了它,我就經歷了20世紀那些災難性的政治動亂,血腥的軍事衝突,還有其他構成21世紀大部分時間的動盪。」

 

來源:beebee公園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