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飛機上騷擾空姐有什麼後果?

空姐

文:小麗 

從某種程度而言,美麗端莊、溫柔體貼的空姐滿足了男孩對女神的最初幻想。

尤其在三萬英尺的高空,和空姐共處一室的狹小空間內,總有一些男牲對眼前的這份美麗按捺不住。

Reddit/Quora上「如何與空姐調情」「和空姐對著干會怎樣」等等問題寫滿了網友心底的好奇,資深網友給出的答案卻讓人打消了這份妄念。

「我曾是一名警察,常常在飛機著陸時將不守規矩的乘客押送至聯邦調查局的溫柔鄉。」
「他們驚慌起來如凍壞的土豆,比我在休斯頓Bissonnet街抓過的風流鬼還落魄,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自己觸犯了聯邦法律。」

前捕頭蒂姆迪斯獻身普法,大量失落的結局開始被人重視。

2018年,達美航空一架鹽湖城至奧蘭多的航班在俄克拉荷馬市緊急降落,一位醉漢的魯莽行徑給全體乘客造成了麻煩。

警方表示:在被拒絕提供酒精之後,醉酒的達美航空乘客用頭頂撞空乘員

據乘務員表示,28歲的Derek Maas酒過三巡之後便開始撒野。

「他大聲呼叫寶貝上酒,我們克制的規勸卻讓他髒話飆升。他甚至在推搡空姐的過程中毛手毛腳,空少來救場他還用頭頂撞。」

俄克拉荷馬市的一位警方告訴《新聞周刊》,該乘客被捕時滿身酒氣欲逃脫而無力,等待他的將是牢獄之災。

去年倫敦飛往里約熱內盧的國際航班也出現了一位道貌岸然的狂徒。

英國律師Peter Nelson不滿亞裔空姐的形象,多次要求白人女性為他服務,並坦言這是西方傳統,只有白人空姐讓他賞心悅目。

受到侮辱的空姐哭著上訴,航班抵達後該乘客立即被帶走。

據《電訊報》的後續通報,Nelson被判支付受害者一筆不菲的賠償金,而他本人也被律師界除名。

據聯邦法律,干擾機組人員將面臨最高25,000美元罰款。若是武力毆打,則將判處20年以下監禁,25萬美元以下罰款。

處罰雖嚴重,但航班提供酒水服務,以及開關遮光板升直座椅靠背等等麻煩指令,總能給一些旅客製造機會在空姐面前表現自己。

被要求聯繫方式,言語冒犯是基本操作。刻意違背指令,在交涉中進一步挑釁,甚至借酒壯膽滋事等等行為給空姐的工作造成了種種不便和屈辱。

空乘協會(CWA)國際主席Sara Nelson表示,空姐性騷擾的行為從行業誕生以來就長期存在,隨著客流的日益增加,這種不文明現象更應該引起重視。

國際航班長時間處於封閉空間,本著人文關懷的酒水服務往往成為挑事的催化劑。

從曼徹斯特飛往拉斯維加斯的航班中,四名醉鬼在機上搞起了狂歡派對。他們嬉笑打鬧,像青春期男孩那樣蹲在過道窺測空姐底部風光,其中一位甚至伸手掀裙。

在曼切斯特至拉斯維加斯的航班上騷擾空姐,醉酒的單身漢派對被捕

帶頭人Hopwood認為這不過是無關痛癢的惡作劇,又沒有乾擾飛行。在他們眼裡,空姐不過女侍從,跟快餐店裡的服務員沒兩樣。

即便重要人物也可能沒把空姐放眼裡。

從烏蘭巴托飛往仁川的國際航班,蒙古法官多吉·奧德巴亞爾引撫摸空姐臀部而遭到逮捕。

檢方對蒙古法官性攻擊指控罰款6,000美元

雖然10天的航空旅行禁令和6000美元罰款並非難以承受,但出行受阻,醜聞曝光給這位德高望重的法官帶來不小的麻煩。

在傳統的營銷手段中,空姐的靚麗形象,無微不至的服務在吸引旅客的基礎上也加深了大眾對空姐的誤解。

不少人認為空姐就是形象工程,是高端版的茶水小姐。畢竟緊急事故不是人人​​能遇見,在三萬英尺的高空確保旅客的安全才是她們的使命。

在旅客對飛機還抱有恐懼,航空業還無法與水陸交通旅遊業齊名的1930年,波音公司意識到在客機安排一位懂飛行安全、擅長緊急救護的乘務員能夠給乘客帶來多大益處。

考獲飛行執照的艾倫丘奇便成為了史上第一位空姐。

正如醫院裡有醫生也必須有護士,空姐隊伍便在上世紀黃金年代逐漸壯大,航空業蒸蒸日上。

然而空姐的工作絕非看起來光鮮。

長時間久站,時常處於空中狀態對體能要求很大。晝夜不定的飛行,跨國際的時差容易對空姐造成激素紊亂,重者影響生育。而應對飛行事故,處理乘客關係更是要求極高的情商及管理能力。

如果把空姐比作嬌花,把平流層比作貧瘠的土壤,她們總是綻放得頑強。

即便如此,對空姐的騷擾總是屢禁不止。

美國聯邦航空局(AFA)2018年的一項調查顯示,68%的乘務員在其飛行生涯中曾遭受過性騷擾。而這68%的人僅在一年之內就發生過3次及以上的騷擾。

法律的保障並非萬無一失,不少航空公司將應對此類事件納入培訓環節。

香港航空公司曾將詠春拳訓練納入空乘員工的必修課

幾年前,空姐Sara Nelson在小憩的片刻遭到咸豬手的非禮,這讓她一直耿耿於懷。

如今,晉升為空乘協會國際主席的她更加註重同行利益的保障。

「這是一份值得驕傲的工作,我們理應得到尊重。」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