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馳最恐怖的電影,把你嚇尿再暖哭!

周星馳

文:三嬸

中元節,民間傳說這一天地府放出全部鬼魂,民間普遍進行祭祀鬼魂的活動,這一天也是中國民間最大的鬼節。

在這一天看恐怖電影,可以說是應景又讓人害怕。

今日,來推薦一部來自喜劇之王周星馳的恐怖片。

你可能會問,周星馳啥時候拍過恐怖片。

就算不了解周星馳的人,光是看過他以往的作品,都應該稍微看出周星馳對於恐怖題材的偏好吧。

關於星爺的電影,被討論得太多,他的喜劇創作能力已是毋庸置疑的事情。但是談及恐怖氣氛,是直到《長江七號》之後,才被世人逐漸發覺。

《長江七號》內出現外星七仔的場面,堪比好萊塢恐怖大片,忽明忽暗的光影,陰森詭祕的配色,外加生動的配樂,在電影院內嚇壞不少小朋友。

周星馳作品是典型的作者電影,帶有強有力的情感渲染力和辨識度,他的作品之所以長達幾十年都經久不衰,最重要的原因無非是你第一遍和第二遍,甚至第一百遍看他的感受皆會不同。

星爺是個對電影十分尊敬的人,所以在第一遍看時笑趴下的你,講不定在第十遍看時已經淚流滿面,在細節處暗藏的玄機更是精采到讓人忍不住再多看一遍,多次推敲後產生的金句具有跨越時代的魅力,使人流連忘返,對其著魔。

如果你在第一次看星爺的電影和以後幾次看他的電影有不同的感受的話,那麼恭喜你,你終於成為一個合格的電影欣賞者,站在了創作者的角度,剝開表面的雲霧,透過紙背,察覺劇作更深層的魅力。

在周星馳喜劇昌盛的90年代,有一部作品鮮有被提及,比起那些膾炙人口的無厘頭喜劇,致敬《這個殺手不太冷》的風格電影《回魂夜》卻知音甚少。1995年,周星馳與劉鎮偉合作的這部《回魂夜》是他叢影史上非常重要的一部影片。

之所以說他對星爺重要,是因為這與他上一部作品《國產凌凌漆》開始,星爺逐漸嘗試著擺脫王晶快餐式樣的喜劇風格,開始加入日後樂此不疲的黑色元素,逐漸由表至深,開始獨立思考真正的喜劇該有的模樣。《回魂夜》便是他獨具風格化的一次創作。

1994年,對於世界電影業是個無法複製的黃金年代,那一年誕生了太多日後霸占世界影史經典地位的電影。《肖申克的救贖》、《阿甘正傳》、《低俗小說》、《重慶森林》都誕生在那一年。

更新黑幫犯罪史的《這個殺手不太冷》更成為改寫犯罪定義的浪漫經典。

《回魂夜》基於《這個殺手不太冷》,以低成本的製作成為周星馳作品年表中不可繞過的一環,但也是他影史上票房最低的一部作品,僅有1600萬。

《回魂夜》中主演周星馳和莫文蔚的造型完全復刻了《這》

《回魂夜》一開場就把場景設入恐怖氣氛中,小區的住戶阿雲死去的婆婆今晚是「頭七」,需要回魂。而這一場景,足足拍攝了16分鐘,這16分鐘緊隨著周星馳扮演的捉鬼大師LEON將其制服而結束。

《回魂夜》的恐怖片段酷似《猛鬼大廈》等港式恐怖片

略有些神經質的少女阿群(莫文蔚飾演)跟隨著LEON周星馳,開始了一段驚心動魄又奇妙難言的捉鬼之旅。這世上的「鬼」對於普通人而言是未知的,正是因為未知使得「鬼」在人類史上產生了無法抹滅的恐懼陰影,往往「鬼」的出現被人為得解讀為冤魂的再現、死後靈魂的不滿而返回人間等驚悚的場面,這些「鬼」的出現,在電影中以人被嚇暈展現出來。

捉鬼大師LEON,神通廣大,靠著「先知」的能力捉鬼,但其實他並不比普通人特殊到哪裡去,他能夠擺平這些凡人害怕的物體,無非是靠著心裡強大的勇氣。他一個人對著花瓶自言自語,: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這個橋段有點像《重慶森林》裡的663失戀後對著肥皂講話一樣的寂寞,而這句台詞最常出現在周星馳影片中的台詞,成了《回魂夜》裡略帶傷感的化身,對於LEON而言,他的夥伴所剩無幾,他的孤獨顯得有些神經質,他的使命又是如此動人心扉。

莫文蔚飾演的少女阿群,一開始以失戀被告知觀眾,她在自己房間內獨舞,背景放的正好是王家衛的《重慶森林》。

劉鎮偉和王家衛的關係戲謔已經成為香港電影中的一段佳話,一個大俗一個大雅,兩人又是非常好的朋友,這樣的「時空互文」被導演劉鎮偉循環往復得使用著。阿群和呂克貝松作品中的少女馬蒂達一樣古靈精怪,不過比起早熟的馬蒂達,莫文蔚顯得更加港片化,帶點神經質、孤怨,又有點喜怒無常,很有靈性。

LEON捉鬼的場景被阿群撞見,原本失戀的阿群異常激動,如此刺激的畫面怎麼能不帶上一個古靈精怪的少女一起冒險呢,他們始終是一類人。

LEON見阿群的第一句話是這樣的:你想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飛碟?尼斯湖有水怪。阿群說:相信啊。

在世俗眼裡,LEON是個怪人,但遇上了阿群,卻被認可,在LEON心中,阿群便是那個能夠欣賞自己的人。「若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說的就是LEON和阿群,二人心靈相通,展開了捉鬼的冒險旅程。

LEON用各種奇異的方式讓阿群加入進來,比如用牛的眼淚擦拭可以看到鬼,阿群真的如願見到了鬼;LEON向阿群展示他的飛行器,阿群如同一個迷妹般崇拜著LEON掏出的各種新奇玩意兒,阿群與LEON之間的默契好似跨越兩個孤獨星球後,碰撞在一起的花火,終於,我們都找到了欣賞得來自己的人。影片中盧雄飾演的盧Sir代表了普遍人們對於LEON的看法,他覺得LEON是個瘋子,試圖矯正他的怪習,對他產生了嚴重的偏見。

李力持尤其典型,一開始讓leon把手伸出來,看他真的伸出手來之後,他反倒不敢砍了,又說把另一隻手伸出來,之後又讓把頭伸出來。他明明缺乏勇氣,可是卻很會為自己找藉口自我安慰,他說,「如果我殺了你,我不也要坐牢嗎?哼,我才沒那麼笨。」後來leon一再挑逗他,他還是不敢,最後終於承認「我該死,我沒有勇氣,我不敢殺你。」他們不敢捅他,因為他們不相信他真的刀槍不入。 

當LEON訓練保安的膽量時,要求他們猛力得刺向自己,卻無人向前,只認為是LEON在發神經,唯有阿群二話不說操起刀子往裡捅,阿群說:「我相信你。」那是兩個怪人之間的信任,是愛人的深度。

回魂夜當晚,最精采的一幕戲上演。惡鬼出街,LEON面臨最困難的一次捉鬼任務,連搭檔阿群都被鬼纏上了身。

當阿群不再信任LEON的話,LEON察覺到是此時的阿群已不是真的那個阿群,於是一個斧頭飛過去,才將阿群的鬼驅逐出去,「信任」成為了他們兩個心靈連接的暗號。

在大廈內,四處逃竄的保安終於對LEON信服,但為時已晚,猛鬼的力度超越了LEON能夠控制的範圍內,LEON需要更多的毅力和勇氣去面對當年的災難。眾人對於LEON的信服,不僅是廣大星迷對於星爺的崇敬,是星爺以實際行動印證的事實,在社會中,總是存在著某些自以為高人一等的人群對他人嗤之以鼻,眾人對於LEON一開始的態度最終被LEON以行動反駁成功。

終於,猛鬼上了LEON的肉身,LEON用意志力把鬼封印在身體裡,他讓阿群砍他的頭,對阿群說: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照應開頭。阿群聽從了LEON的話,為了LEON的心願,為了大家的性命,親手殺死了自己的愛人,痛苦至極。影片結尾,LEON還魂後到陽間與莫文蔚相會,摘下戴了九十分鐘的墨鏡(墨鏡在劉鎮偉的電影裡成為一個符號,是隱藏內心感情的盾牌),不掩滄桑坦然一笑:「真是不好意思,朋友多應酬也多,所以回來晚了。你今天真漂亮。

一個褪去玩世不恭而變得溫潤的男子站在觀眾面前,此刻的周星馳經過《大戶西遊》、《國產凌凌漆》,終於迎來一個與自我身分決裂的角色,這個周星馳認真得很有吸引力。

影片的編劇十分有新意,用無厘頭的戲劇形式去重構了一個恐怖故事,表達的卻是人性的脆弱:面對未知的恐懼,我們需要的是大膽面對的勇氣,這些恐懼無非是自我帶來的陰霾,人類需要對那些恐懼說不,方可戰勝自己。

在中國傳統的捉鬼記憶中,道符、念咒、灑雞血是最常見的方式,而在《回魂夜》中,探鬼用花盆,打鬼用巧克力,捉鬼用保鮮膜,見鬼用牛眼淚,這些看似八竿子打不到一塊的奇異方法是想像力爆棚的創新。

星爺曾說過:我拍電影最大的目的是給觀眾提供娛樂,不是去教育,觀眾開心就是我最想做的事。

《回魂夜》是周星馳在巔峰時期的一部破格之作,其肆無忌憚大搞黑色幽默,每個場面都直接挑戰著觀眾的心理承受底線和幽默界線。周星馳飾演的LEON遊走於正邪之間,真假難辨,他可以用紙帽子帶著大家飛,這是對傳統理念的誇張,他是想打破傳統的演繹方式,加入自己的想法和理念,天才與白痴不過一念之隔。這個LEON似乎也很像周星馳自己,他在說著一些荒誕不經的對白和做著一些讓人猜測不透的怪事,孤獨不被理解,他與劉鎮偉和李力持三人用天馬行空的想像力和意義深遠的黑色語言告訴世人,擁有相信自己的勇氣,方能攻克磨難。

最後,祝大家今日中元節快樂哦,嘿嘿嘿嘿!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