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情懷創業是怎麼讓我賠掉十多萬?

靠情懷創業是怎麼讓我賠掉十多萬?

佑哥創業三次,在行動電話和化妝品行業左右橫跳,在深圳賺了錢就回四川創業,賠了之後再到深圳回血。

以下是他的自述。

1

賺了吆喝沒賺錢

我是四川綿陽人,出生於 1987 年,現在是失落中年的狀態。

2008 年,我畢業於某不知名理工學校中醫學專業。畢業後,我入職了一家化妝品公司做市場,月薪是 2400 元,經常全國各地出差,找代理商、招商加盟、服務客戶。

2011 年,由於我非常愛玩行動電話,經常混跡於各大討論版、QQ 群,也倒騰過二手行動電話,又認識了一些混跡於華強北的上家資源,就感覺賣二手行動電話一定能賺錢。

於是,我便在老家綿陽的行動電話市場裡找了一個小櫃臺,開了個二手行動電話檔口,租金每月 400 元。沖著便宜的租金,我一下簽了 1 年的合同。

但是,我低估了二手行動電話囤貨需要很多資金的問題,當時我手裡只有兩萬塊錢,進不起當年非常流行的 iPhone 3GS 和高端安卓機。

基於自己的愛好,我轉頭去進了一些小眾機型。我集齊了當時市面上所有的小眾操作系統行動電話:塞班、黑莓、火狐、webos、windows mobile……

我的櫃臺成了整個行動電話市場裡最小眾也是最好玩的檔口,那時很多人都不知道我檔口裡的行動電話是甚麼。那時我的檔口每天人流量很大,大家都來看稀奇,但只看不買。

我的櫃臺一個月只能賣掉兩三臺行動電話,每臺的利潤在 200~400 元。

我在網上的狀況會好一些,我每天通過討論版和 QQ 群可以賣掉兩三臺行動電話,但因為網上的價格比較透明,所以每部行動電話的利潤只有一百多塊錢。

二手行動電話檔口開了不到半年,我覺得自己不能這麼浪費時間了,於是關掉櫃臺,又出去打工了。

創業失敗又雪上加霜

2012 年,我在深圳的一家化妝品公司做策劃,每月工資六七千,朝九晚五不加班。到了深圳, 到處都是搞錢的氣息,我工作的地方離華強北非常近,這讓我有了近距離深入了解整個行動電話行業的機會。

通過一段時間的實地探訪,我對華強北的地圖已了然入心,我摸清楚了貨源在哪裡,也了解了配件、屏幕、外設等專業的市場在哪兒。

當時,深圳的二手水貨行動電話是通過非官方渠道進入國內的,比如找水客,把行動電話綁在身上人肉入關,也有用船運過來的,甚至前兩年還有人直接用無人機運過來。

深圳的行動電話市場有很多背包客,他們有出貨的渠道,在市場上拿到貨後直接發回當地。有些厲害的背包客,一天就能發走百八十臺行動電話。

而且背包客不用壓錢,是先收錢再去市場拿貨發貨,這讓兜裡沒有多少錢的我有了新的思路。

在工作之餘,我也開始在討論版和 QQ 群裡做背包客的生意,給全國各地的機友發行動電話,利潤很可觀,高峰時期,我每個月能發 300 臺左右。那時候,我的工資加上賣行動電話一個月能賺近 2 萬塊。

我記得當時最掙錢的行動電話是黑莓的保時捷 P9981,零售價 19999 元一臺,我賣 5300 元,市場拿貨價是 2500~2600 元,一臺能掙 2000 多元。不過我也沒賣過幾臺,畢竟喜歡小眾行動電話的土豪不多。

這就是黑莓的保時捷 P9981,鈦金鍵盤,純皮後蓋,藍寶石屏幕(存疑)

2014 年,我準備結婚了,就又回到了四川,在成都太升南路一個新開的行動電話市場裡租了一個 10 平米的檔口。租金 5000 元一個月,簽了一年的合同加上 3 個月押金,雜七雜八投了十多萬,家裡還支持了我 26800 元。

因為是新開的市場,所以租金相對便宜,隔壁的成熟市場根本租不到地方,轉讓費就要 6~10 萬元,當時權衡了一下,就租了新開的市場。

我在深圳談了一些可以代發貨的老板幫我供貨,這次主營水貨行動電話代購,先交錢再從深圳發貨。同時,我也在大學派發宣傳單,來推廣我的檔口。

沒想到的是,這個新的行動電話市場商家入駐很少,人氣低迷,一天見不著幾個人,也沒有生意,幹到第二個月我就崩潰了。

這是我當年因為生意慘淡發的微博,上下滾動查看更多

堅持守店半年後,這個市場依舊沒能旺起來,純賣行動電話入不敷出。於是,我把店關了,本金也全沒了,我帶著一張被刷爆的信用卡離場,又回到深圳當背包客賺房租了。

這期間,我通過朋友認識了一個在捷克的老大哥。他定居捷克,倒騰隕石生意。然後,我們發現捷克的洗浴文化比較哇塞,於是我就跟老大哥倒騰捷克當地的洗護日化產品,拿到國內賣。

老大哥在當地店裡買貨,有手工香皂、沐浴露、洗發水、潤唇膏這些。由於沒有渠道價格,原價拿貨再加上運費,成本自然很高,我搞了 5000 元錢的貨,郵費就花了 1600 元,這批貨我賣了 2 年多都沒賣完。

我自己總結了一下,一是這些捷克貨太小眾了,二是缺少推廣渠道,我熟悉的圈子都是玩數碼的直男,目標群體就不對。我賣捷克肥皂最大的客戶,就是我老婆的姐姐。

然後,我一個同學在某化妝品廠裡當配方師,他給我介紹了一個搞韓妝的老大哥,我又囤了 25000 元的南韓 3CE 彩妝,這批彩妝我一直囤到過期都沒賣完。

這兩手操作,讓本就不富裕的我又雪上加霜。

被現實拷打又錯失機會

2015 年,我的一位行動電話愛好者朋友經營著一個專註於 Lumia 群體的自媒體賬號 Timer,一次跟他交流的時候,我說倒騰行動電話又累又不掙錢,不如搞搞行動電話維修。

微軟 Lumia 950

剛好他當時想做一個專門修 Luima 行動電話的店,當時的 Lumia 行動電話用戶很尷尬,官方售後維修昂貴,市面上又沒有專門做 Lumia 行動電話維修的店鋪,這不正是市場需求嗎?

於是我們一拍即合,這個事又有情懷又能掙錢,搞!沒人會修行動電話怎麼辦?學!

我這朋友成了我的投資人,給我出了 9800 元學費。我在深圳福永閉關學習了 2 個月後,殺回成都,在成都鹽市口的地下商場裡開了一家名叫 Timer Fix 的行動電話維修店。

因為是在地下商場裡,所以租金 1500 元一個月,半年店租 + 設備,花了 3 萬元左右。

為了讓整個維修店更好玩,我花了 3 天的時間,塗畫了超級英雄的牆面,拿出了我和投資人收藏的數碼設備,在 2015 年底把這個店給張羅起來了。

我們的行動電話維修主要靠 Timer 的自媒體引流,線上成交,線下維修,我真把這家店當作事業在做,每天守店開店,接單修行動電話,簡單的維修就在成都修,比較麻煩的就發到深圳的維修資源那邊去。

平常店裡也沒甚麼人進來,因為地下商場的人都是過路,要麼為了不等紅燈,要麼就是走地下通道方便。據說,那個地下商場 -3 樓廁所經常有 「01」 聚會,不過這跟我的業務也沒啥關系。

後來安卓行動電話崛起,微軟把 Lumia 賣給了諾基亞,諾基亞加持的 Lumia 行動電話發展式微,日漸更加小眾,市場份額基本忽略不計,加上行動電話也不那麼容易壞,所以我們的生意並沒有很長久地持續下去。

我們的流水很慘,好像都沒有突破 1000 元一個月,後來還增加了索尼和三星的行動電話維修,不過依然沒有起色。我那段時間也沒有收入,全靠我老婆養活。

2016 年,Timer Fix 這個店就關掉了。

2017 年,我又回到了深圳打工,進入一家線上化妝品電商公司,負責品牌和產品,化妝品的供應鏈被我摸了個七七八八,資源和人脈都掌握了。

2018 年,我萌生了做一個自己的化妝品品牌的想法,於是註冊了公司,準備做一個男士護膚品牌。

我認識很多程序猿和設計師,都是很有意思的人,我的種子用戶就是他們。他們的生產力通過雙手表達,我想為他們做一款能夠隨時隨地保持手部清爽的洗手產品。

我做的第一款產品一款免洗洗手液,能在清潔肌膚的同時,又達到有抑菌的效果,用後還能夠保持手部滋潤。這款洗手液,我計劃賣 29 元一支。

2019 年底,我的商標 「GeekMan」 終於註冊成功,主要等商標註冊比較久,因為帶 Geek 這個詞的商標不太好註冊,得拿到商標才敢生產,不然生產出來也賣不了。

當時拿到商標證的時候,產品樣板已經測了 3 輪,基本定版了,包裝設計也做好了,就等 2020 年一開工就可以批量生產了。我已經能想象到程序猿寫完代碼,用上我的產品,立馬又改好了幾個 BUG;設計師朋友放下手繪筆,用上我的產品,滿意地給作品點了個贊。


結果,2020 年疫情來了,工廠停工了。防護服、口罩和免洗的抑菌洗手液一瓶難求,如果我 2019 年生產出來這款產品,就可以乘著疫情的風起飛一波,但我錯失了這個機會。

因為沒有實際投入生產,我也沒有跟供應鏈下訂單,所以前期樣品階段沒花錢,算是白嫖供應鏈了。不過現在新法規出來了,一款化妝品的生產準入成本大概在 5~10 萬元。

後來,我又做了潔面乳、固發洗發水、熬夜眼霜等幾款產品的準備,但隨著直播興起及國內化妝品行業超級內卷,我的產品想賣出去就要砸錢做品牌推廣。最終,我也沒有生產這些產品。

到現在,我仍然未能獲得成功。我一邊上班一邊琢磨,我覺得在深圳打工是沒有前途的,人到中年,現在一個月收入不到兩萬,也是很惆悵。

我給自己簡單總結了一下,希望能給大家提供有用的資訊。

一、不要把愛好或情懷當事業;

二、不要等,該行動就立馬行動;

三、明確客戶是誰,客戶在哪兒;

、保持年輕,保持衝勁。

來源:青年橫財發展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