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人到中年,就愛砸錢拍個瑪麗蘇逗自己玩

章子怡

開播還不到一週,《上陽賦》收到的差評已經能趕上原著《帝王業》的體量了。

有罵劇情老套的,也有罵節奏拖沓的。當然,被罵得最慘的,要數「全員老黃瓜刷綠漆」。

最猛的炮火都集中在了女主章子怡的身上。

有觀眾嘲笑她丫頭教,還有人質疑她演技退化,逼得她趕緊發帖聲明,讓平台和片方不要再消費營銷自己的少女感。

都說「 全員裝嫩」是這部劇的原罪。

可要我看,年紀不適配才不該成為演員被攻擊的原因。

畢竟真正支撐起這根「 老黃瓜 」的綠漆,是章子怡本人進入中年叛逆期才覺醒的「瑪麗蘇之魂」。

01   演「瑪麗蘇」的章子怡,真沒被綁架

按照章子怡的咖位,出演《上陽賦》顯然不至於是無奈之舉。

事實上,早在這部劇播出之前,就有眼尖的網友發現了兩者之間的捆綁關係——

《上陽賦》的第一齣品方是喀什飛寶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它的母公司是上海飛寶文化傳媒。

根據網上的公開資料顯示,章子怡是飛寶傳媒除投資公司外持股比例最高的股東。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章子怡拍《上陽賦》已經遠遠不是「帶資進組」了,她就是資本本身。

前不久,演員陳騰躍(曾出演《傳聞中的陳芊芊》飾演陸鵬)在微博自爆「全資進組」

所以才有網友猜測,出演這部劇是不是章子怡對自己這麼多年兢兢業業深耕電影圈的獎勵。

畢竟相比於她之前涉獵過的複雜題材,專攻甜和寵的瑪麗蘇,實在好駕馭太多。

章子怡演電視劇,在不少觀眾心目中幾乎就是自降身價的行為。

坊間一直就有電影圈比電視圈高級的鄙視鏈,當年章子怡靠《我的父親母親》成名後,張藝謀也曾經勸她不要拍電視劇。

粉絲曾經寫長文分析利弊,反對章子怡拍《帝王業》

但平心而論,假如《上陽賦》真能被改編成一部高水準的大女主,倒也並非配不上讓章子怡來演。

《臥虎藏龍》裡野性難馴的玉嬌龍,未嘗不是某種意義上的「大女主」。

結局面對心上人羅小虎「一起回新疆」的邀約,她看透江湖紛擾不能依靠逃避解決,求不到心的自由,於是選擇帶著青冥劍跳下懸崖。

《一代宗師》裡隱忍克制的宮二,一個抬眼、一個表情、一滴眼淚,皆是在塑造角色的骨血。

把決絕寫在臉上的章子怡,和那個為了復仇最終孑然一身的女俠,在鏡頭下逐漸融為一體。

這才是很多心目中,章子怡該演的角色、該呈現的表演。

這也是為什麼,觀眾看到她在《上陽賦》裡為了展現少女天真刻意擠眉弄眼時,會覺得格外彆扭。

養在深閨人未識的女主角阿嫵,即使再怎麼集萬千寵愛於一身,也戳不破瑪麗蘇的淺層套路,所謂的大女主只是隔靴搔癢。

章子怡的演技當然無需質疑。初入王府教訓想上位的丫鬟時,她笑裡藏刀的一張臉,幾句話就演出了王妃不卑不亢但又不好欺負的姿態。

但在太多場景裡,那張充滿故事的臉,反倒讓人覺得像是刻意偽裝成小白兔的母狼。

跟舅舅撒嬌的時候,完全看不出倆人的舅甥關係,更像是皇帝的妃子正在撒嬌求寵。

而主線中那個輾轉於兩個男人之間,用自己的天真、脆弱為男主製造「英雄救美」機會的女人,即便有所成長,也只會被一片「嗑到了」的刷屏喧賓奪主。

從牆頭跌落、被仇家綁架、遇刺客刺殺……不論何種意外,男主總會神兵天降,幫她化險為夷。

這些橋段裡濃濃的瑪麗蘇含量讓觀眾不得不懷疑:拍這部劇,大概只是章子怡想圓自己一個古偶夢吧。

 

02   明星的白日夢,怎麼都長得差不多?

章子怡這種自己攢局圓夢的操作,在娛樂圈裡其實算不上獨一份兒。

早在10多年前,就已經有明星大膽吃螃蟹,真金白銀地砸錢給自己造夢。

模式也和《上陽賦》差不多,基本就是明星本人或者控股的公司投資,然後自己主演。

明星 一手為自己操辦的戲,除了像本山叔這樣對外形象和對內愛好極其自洽的明星願意涉獵農村題材之外,大多數還是要麼往 夢幻走,即瑪麗蘇和傑克蘇;要麼是往宏大走,歷史、戰爭或者權謀。

校園、都市這樣現實題材大概率是不受歡迎的。如今就連觀眾都不太願意看普通人的雞毛蒜皮了,更別說是打著做白日夢算盤的明星。

要做,就要做個大的。

所以你會發現,偶像劇最淺層的套路——所有男人/女人都愛我,在這一類作品裡往往只能算得上點綴。

葉璇在2104年主演過一部《青春烈火》,她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就大方承認,主角「琉璃子」這個角色根本沒有難度。

因為劇本是她寫的,角色是為自己量身打造的。

一個回眸三次回放,可真有你的

《青春烈火》號稱是部年代動作激戰大戲,但實際上還是借諜戰抗日皮畫瑪麗蘇的骨。

劇裡的男性角色——男主角自然不必說,閱女無數的富家公子,年輕有為的警察探長,位高權重的日本祕書長都對她一見傾心。

百里挑一的高富帥非她不娶,生死之交的兄弟為她反目成仇,而她依靠顯赫的家世和無人能敵的身手,把劇裡的一眾女性角色碾壓到了海溝裡。

滿足「男人們都愛我,女人們都不如我」的幻想,還遠遠不夠。

高階瑪麗蘇還要加上一層「這個時代不能沒有我」的壯烈感。

《青春烈火》的女主角是以百樂門舞女身分做掩護的抗日間諜。

舞女的身分讓她過足了換裝小遊戲的癮,美豔性感;變身間諜的時候,又能黑絲高跟軍刀齊上場,十分強悍。

葉璇自稱這個角色對標的是香港電影裡的黑玫瑰,在亂世是超人和蜘蛛俠一樣的存在,總之堪稱一個時代的神。

絕美琉璃子,殺敵前要塗楊樹林。

像葉璇這樣樂意舞刀弄槍當巾幗英雄的女明星是少數,更多人還是跟章子怡一樣,選擇進宮搞事業和愛情。

這不難理解,葉璇熱愛的這種年代戲,動不動就要近身肉搏、貼地射擊,拍起來實在不輕鬆。

如果把背景放到宮裡,一方面可以富麗堂皇極盡奢侈,兼顧美貌;另一方面可以專心宫鬥一路升級,體現智商。

比如林心如在2011年投資主演的《傾世皇妃》,堪稱宫鬥劇裡最華麗狗血的瑪麗蘇神劇。

說它神,是因為女主角馬馥雅完全就是一位把真善美好運氣等一系列buff加於一身的奇女子。

在這部劇裡,女主僅憑一張臉就擁有了人見人愛的屬性。凡是劇中有點身分的男子,不是傾心於她就是忠心於她。

甚至,為了爭奪這樣一位女子,蜀國的三個皇子在朝堂之上跟自己的父親公開搶人。

好一個愛民如子、寬宏大量的皇帝

劇裡還有這樣一個片段。楚國皇帝誕辰,三國皇子前來賀壽,席間,皇子們為了看女主跳舞,居然用開戰來威脅——

如果女主不出來獻舞,他們就會三國聯合,攻打楚國。

也難怪,人家都只敢用「傾城美貌」,這部劇敢號稱「傾世」。

又是你,週一圍

對女明星拍這種頗為自戀的劇,觀眾本來十分鄙夷。

結果轉頭一看男明星:好傢夥,怎麼比女明星還要自戀!

2008年,年近35的何潤東買下了《泡沫之夏》的版權。

他邀請到了自己一直以來非常欣賞的大S做女主角,搭檔黃曉明拍出了一部三個主演加起來超過一百歲的中年瑪麗蘇。

當年,這部劇播出之後,把流行偶像演成中年霸總、20幾歲自己搭公車去孤兒院的黃曉明吸引了觀眾最大火力的吐槽。

卻忘了何潤東飾演的歐辰同樣集古早爛梗於一身。

原著描寫歐辰是個「面容高貴而淡漠,俊美如冰冷的太陽神(?)」的男子。由此看來,何潤東或許是對自己早年被泡麵頭毀掉的氣質耿耿於懷。

不僅如此,相比於男二洛熙前期窮酸落魄的形象,出身世家的歐辰,自始自終都是散發著金錢香氣的白馬王子。

哪怕失憶了也不影響做少爺

而他此生唯一的坎坷,就是遇見了女主,並因此經歷了失憶、間接害死女主親人的老套橋段。

這大概也是某些男性理想中未來——一邊兼顧著事業/江山,一邊美人在懷。

這種成就最好還能雜糅一點脆弱感和破碎感,具體表現在被女主虐的過程中,仍然堅持左手事業右手愛情,所有的辛苦和誤會都一力承擔。

一邊攀登人生巔峰一邊感嘆——「唉,我這該死的深情」

用胃痛折磨自己的霸總

但這種顧影自憐式的套路也會有風險,比如容易被觀眾曲解成矯情和無病呻吟。

所以同樣是搞事業和搞愛情,有的男明星就會更加簡單粗暴。

比如,「中年王子」黃曉明憑一己之力把傑克蘇這個概念發揚光大。

2013年,一部天雷滾滾的《錦繡緣·華麗的冒險》橫空出世,把她的傑克蘇之夢狠狠糊到了觀眾的視網膜上。

你可能沒看過這部劇,但你一定在互聯網的某個角落不小心欣賞過黃曉明在劇裡半裸的身體。

在《錦繡緣》裡,黃曉明飾演 上海黑社會的老大左震, 一身西服穿得筆挺,英俊帥氣多金深情聰明,總之是標準得不能再標準的霸總。

走路自帶鼓風機,每個毛孔都寫著用力。

為了360°全方位展現自己的帥氣,幾乎每一集他都會為自己安排脫衣服的戲,調戲女主永遠只用一招——胸咚。

女主被逼到牆角,順勢一記胸咚;女主從左震手上拿東西,一不小心又一記胸咚,女主幫男主處理傷口,推搡之際再來一記胸咚……

哪怕是在被仇家追殺的危難時刻,男主也永遠不會忘記自己胸肌的使命,

戰鬥力無敵和魅力無限的人設,明擺著就是比手撕鬼子還要低級的爽劇向設定。

有觀眾猜測這部劇拍出來是為了取悅黃曉明自己的,種種無腦懸浮的情節跟他本人的大眾槽點一貼合,頓時有理有據了起來。

明星自投自演的劇,就彷彿是哈利波特裡的厄裡斯魔鏡。

不管他們在人前再怎麼維護自己偶像包袱,人設洗白也好、去油也好,心裡的那點不太體面的慾望,全在這些劇裡被抖摟得乾乾淨淨。

03   人爽了,錢沒了

如果從滿足自己取向和幻想的這一點出發,明星們自投自演的戲口碑撲街其實是再正常不過的結局。

瑪麗蘇/傑克蘇的本質就是鬧著玩兒,再怎麼包裝成正經作品,還是掩蓋不住濃濃的幼稚感。

對於《上陽賦》,章子怡非常努力地靠自己的人脈拉來了最好的製作班底,也認真挑選了演員,努力用演技彌補年齡上的「出戲」……

吹質感、吹服化道、吹演技,這部劇完全配得上一句「精品」。

網友總結的《上陽賦》班底

可一旦回到劇情層面,《上陽賦》馬上就露怯了。

不管是先婚後愛的套路,還是眾星捧月的天真少女幫助丈夫成就帝王霸業的大女主主線,在如今看來都老套至極。

和《上陽賦》一樣,大多數明星投拍的作品,往往會包裝一層宏大、有野心的設定。

但因為在編劇上的專業水準不足、明星本身喜好跟市場脫節等種種原因,支撐這層殼的內容卻常常一言難盡。

更何況,在劇情中投射的極致幻想,本身就是建立在非理性、非邏輯的基礎之上的。

這些劇只求爽與甜的偶像劇內核,跟外在呈現出來的嚴肅主題,權謀也好、諜戰也好,註定無法在邏輯上達成一致。

范冰冰的《武媚娘傳奇》也是其中之一

如今看來,《上陽賦》慘澹的口碑不過是步了其他明星投拍電視劇的後塵。

這些本質是明星們打著自己爽的主意拍出來的作品,雖然把偶像劇能用的套路都發揮到了極致,卻難保觀眾不買帳。

況且,「大明星+偶像劇」這樣一副看著保守的好牌,本身也並不是一樁 穩賺不賠的買賣。

當年何潤東花重金買下《泡沫之夏》版權,本來是賭幾百萬書粉可以捧場,結果播出之後,很多書粉都表示對選角根本不滿意。

這也導致這部劇後來在全國收視慘澹,何潤東作為製作人勞心勞力,最後沒賺到什麼錢。

黃曉明為《泡沫之夏》站台表演對瓶吹,結果當場喝吐

明星砸錢幫自己圓了夢,當然不願意只聽個響。

當年靠《武媚娘傳奇》賺得盆滿缽滿之後,范冰冰躊躇滿志,很快策劃了一部比武媚娘更燒錢、更宏大的《贏天下》(後改名《巴清傳》)。

從女帝變成始皇帝的女人,原本是想復刻前作的榮光,眾籌升級自己的野心。

沒想到這部作品「時運不濟」,先是被秦粉以「篡改歷史」為由實名舉報聯合抵制,各台衛視紛紛撤單,然後各位主演又先後曝出五花八門的負面消息。

原男主高雲翔被曝「性侵事件」後,李晨來救場

當時官宣還曾高調放話:范冰冰新劇製作成本高達5億,刷新亞洲電視單體最大投資新紀錄。

但是如今看來,這5億回本是遙遙無期了。

不得不承認,跟普通投資者相比,明星本人投資出演的作品,看起來的確多了一層明星光環的保障。

但無法忽視的是,像電視劇這樣的商品,不同於支持明星代言這樣的一錘子買賣。

觀眾對作品的評判、台前幕後的各種利益糾葛,註定會圍繞劇集的播出周期持續很久。

真香也好、翻車也好。至於明星本人,既然已經享受在電視劇裡做夢的快樂,當然也要做好「晚節不保、血本無歸」的準備。

畢竟,要讓觀眾最終為他們的白日夢買單,光靠明星本人的招牌還遠遠不夠。

來源: Vista看天下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