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質疑鐘南山,微博被禁十五天

沈佳欣

文: 臧啟玉

2020年11月27日夜半三更,明星沈佳欣,在微博上發表一段言論,引發網友的激烈爭論。

沈佳欣

有些話題永遠不能說,有些人永遠不能提及,這就是當前言論的邊界。沈佳欣的言論在網上受到瘋狂攻擊,微博官方以惡意營銷的罪名將沈的微博禁言十五天,單位也將她立即開除。

目前,網絡上已經搜不出來沈佳欣的資料,她的所有照片也已經消失,也許這就是所謂的社會性死亡。

對於沈佳欣談及的人物和話題,民間有識之士已經分析的特別清楚,我們本文不再討論。我們今天要討論的是幾個題外話。

第一、好人不怕罵,語言的力量擊中的都是軟肋。

在三國演義裡,最精彩的片段就是諸葛亮罵死王朗。諸葛亮先分析時局,再談及沒有任何實質功勞的王朗,一生只會投機取巧,博得虛名和高位,預測他死後將背負的罵名,王朗聽後,吐血墜馬死亡。

從中我們可以領會諸葛亮的口才確實非同凡響,這就是語言的力量。

語言本身不會殺人,就怕聽者入心。王朗反思自己的一生,確實如諸葛亮所言,能拿到檯面上顯擺的功勞確實沒有,一生做個平庸的文官,在官場的夾縫中生存了下來。

這也是他的生存之道,不想被諸葛亮揭穿,如果在私下里交流也就罷了,可是在兩軍陣前那麼多人,他的面子上過不去,急火攻心導致的命運。

好人不怕罵,因為好人有大量的事實證據做基礎,心理強大,對待流言完全可以一笑斥之。而壞人就不一樣,句句穿心,擊中的都是軟肋,是逃脫不過這無形的軟刀子的。

第二、官方評價與民間評價的衝突。

張扣扣為報殺母之仇,殺了三個人,案件引發激烈討論,我當時寫了大量的文章,系統的闡述了國家法與民間法之間的關係。

從國家法角度來說,張扣扣致多人死亡,構成故意殺人罪,罪無可赦。從樸素的民間法來看,很多人對張扣扣充滿理解和同情,主張從輕處罰。

對於一個人的評價,有國家評價和民間評價兩個方面。

國家從整體穩定和發展的角度,會有選擇的宣傳信息和引導輿論,需要樹立榜樣和典型,轉移民眾的注意力。

而民間一部分有識之士,掌握了更多的信息,會從不同的知識層面發表不同的意見。

對於鍾某的評價中出現雜音,正是國家評價和民間評價之間的衝突,是一種正常的社會現象。

第三、時間是評價正確與否的唯一標準。

對於一個人、一件事的評價,分為現實評價和歷史評價,現實評價會受到利益局限和信息局限的影響,很難作出正確的定論。而超越了利益和時間的局限,歷史評價更趨向於準確。

明朝大將袁崇煥護國守民,忠心耿耿,結果慘遭凌遲,當時的民眾盲從朝廷的宣傳,認為袁崇煥是賣國賊,都爭搶著吃他的肉。

岳飛在前方抗金,他的岳家軍讓皇帝睡不著覺,於是以叛變的名義殺了岳飛父子。當時的民眾聽說岳飛被處死了,都上街敲鑼打鼓的慶祝。

譚嗣同在菜市口被殺的時候,不是也有許多百姓往他身上扔菜葉子嘛。

普通民眾的認知水平是低下的,容易被誤導。真理絕對不會存在普通大眾的嘴裡,而是存在極少部分有良知的知識分子的文章裡。

如果我是譚嗣同,當年一定會選擇逃跑。因為自己的熱血並不會喚醒愚昧,而只是給別人治病的饅頭上的藥引子。

第四、寬鬆的言論環境是社會文化發展的關鍵。

我們國家曾經出現諸子百家的文化繁盛局面。各種聲音同時出現,相互爭論,著書立說,流傳下來成為寶貴的文化遺產。

一個國家的文化發展,絕對不能只有一個聲音。

回頭再看一下沈佳欣的微博,裡面也沒有什麼過分的內容,至於微博官方所說的惡意營銷,恕我認識短淺,還真沒有看出來。

在雜草叢生的荒地裡,麥子的存在一定是個錯誤,在荊棘包圍之中,難有生存之地,倒不如做一粒種子,深埋在土壤之中,畢竟還是有希望的。

沈佳欣所受到的遭遇和命運,是可以預見的。

一直自認為是一個怯懦的人,有時候想放聲歌唱,都要看看四周有沒有人。對於鍾某的評價,我在任何場合,面對任何人,從來沒有發表過任何觀點。

我的底線是,做不成麥子,也絕不做雜草。

來源       律俠普法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