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與妓女 連看三遍《色戒》思索政治到底是什麼?

色戒

文:唐翼明

你喜歡看電影,但一部片子連看幾次的記錄卻不多,李安的《色戒》是其中之一。這部片子你連看了三次,都在台北——第三次是跟一個大陸來的老同學看的,這位老同學說大陸看不到完整的片子,所以你特地陪他去看,雖然你已經看過兩次,還是看得興致盎然。

李安是你很喜歡的導演,他已經拿過無數獎項了,奧斯卡的最佳導演獎就拿過兩次,一次是《斷背山》,一次是《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當然,最令中國人印象深刻的還是《臥虎藏龍》,雖然李安自己沒有拿到最佳導演獎,但那部片子卻拿到了其它四個金像獎,而且演的是中國人的故事,所以中國人都覺得與有榮焉。

但你卻以為李安最好的片子其實是《色戒》,這部片子沒有得到奧斯卡金像獎,實在令人遺憾,也令人懷疑評委們的水准其實並不高。這部片子後來居然在國內引起一片噓聲,湯唯甚至因此片而被封殺。聽說後來解禁了,但刪了大量情慾戲,對此你連遺憾都談不上,只有嘆息,只有哀憫。

你之欣賞《色戒》,可能跟一般觀眾的興趣聚焦點不太一樣,劇情與演技,情色與裸露,你也都欣賞,但這些卻不是你願意連看三次的原因。而且平情而論,劇情之曲折,演技之精湛,情色之迷人,裸露之徹底,《色戒》恐怕都趕不上《007》系列。你欣賞《色戒》,根本的原因是欣賞它對人性的探究與揭示,尤其引起你深思的,是政治對人性的扭曲與戕害。

一個少女可以為了政治的原因犧牲自己的初夜,不顧自己的情感,去色誘一個陌生的男人,可以讓一個男人進入自己的身體,然後想著如何去消滅這個男人,而當她把自己的天性、自己的感情扭曲成這種模樣的時候,還自以為是在乾著一番偉大的事業,仔細想想,這豈止是叫人痛心而已?換成男人也一樣,為了政治的目的,掩飾自己的真實情感,扭曲自己的本性,去色誘一個女人,當這個女人把一切都給了你的時候,你一邊說我愛你,一邊拔出刀子,對準這個女人的心窩,那麼這個男人不論喊著如何崇高的政治口號,其實只有卑鄙下流四個字可以形容。我們甚至可以把男人女人這些性別都抹掉,一個人為了某種政治目的,隱瞞自己的真實意圖,口裡喊兄弟,背後下毒手,不論他的所謂政治是如何冠冕堂皇,也掩飾不了人性墮落的醜惡。

但是古往今來這樣的戲碼總是在輪番上演,從來沒有停止過,將來也看不到有停止的希望。而且無數的男女像飛蛾撲火一樣,總是那樣熱衷地渴望粉墨登場,去其中扮演一個角色,哪怕是跑龍套。如果實在輪不到,也要做一個替戲中人落淚的看客,這只要看各式各樣的諜戰戲永遠演不完,而且永遠有無數的觀眾和粉絲就可以知道了。

「 間諜和妓女是人類最古老的兩種職業, 」 早就有人說過了,如果承認惡也是人的本性,那麼這句話就是真理。倘說間諜(包括特務、線人之類)和妓女都不是光彩的職業,那麼你要說間諜比妓女更要醜惡得多。妓女用肉體賺錢,至少是明碼實價,並沒有隱瞞什麼,也無需出賣靈魂,更不會以消滅對方為目的,而間諜卻把這些無恥的事樣樣做絕,大多數女間諜還要兼做妓女。

政治到底是什麼,有這麼大的魅力/魔力?有人把政治分成革命的和反動的,其實那隻是變戲法的標籤,誰都會把自己的政治說成是革命的,把對手的政治說成是反動的。說到底,政治無非就是黨派和集團的較量與爭鬥。在某種程度上,投身政治(或說獻身革命什麼的),尤其是充當間諜搞地下工作這種方式的投身政治,就意味著準備為了某個黨派和集團的利益而扭曲乃至泯滅自己的人性。

一個扭曲乃至泯滅了人性的人,還剩下什麼?還有什麼可以自豪自慰的?特別是到了生命走到盡頭的時候,回首往事,恐怕除了悔恨之外,只有對自己的鄙視。這樣的人自然也無法獲得別人,包括派遣他的主子的尊敬,所以古往今來的間諜共同的命運是悲慘,共同的下場是被欺騙被拋棄,正好像當年他背叛別人欺騙別人一樣。可惜能夠及早醒覺的人很少。

你因此討厭所有的諜戰戲,包括被無數人稱讚的《007》。不是說這些戲沒有精彩的故事,緊張的情節,美麗的女人,帥氣的男人,而是這些戲往往用華麗莊嚴的外表掩蓋了卑鄙下流的本質,讓涉世不深的青年男女誤把邪惡當成神聖,把充當別人的工具當作從事偉大的事業。這其實跟教人吸毒一樣無恥。

《色戒》不同,它正視了華裝下面鮮血淋漓的真實,它藉王佳芝的口——在她向上級匯報工作的時候,說出了她內心的煎熬,她對這種「 任務 」 從人性所發出的厭惡,而且她在最後終於背叛了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向易先生——她的敵人/愛人——發出警示的信號,讓他逃過一死。而她自己和她的同志們卻因此而喪失了生命。王佳芝的故事和命運是李安對政治和人性的關係的思考,這思考使《色戒》在根本上區別於一般的諜戰戲,也在根本上超越了時下所有的諜戰戲。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