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聚焦武漢病毒研究所 為未來行動鋪墊

蓬佩奧

文:周曉輝

近日,隨著全世界感染致命中共病毒和死於病毒的人數劇增,關於病毒來源問題再次成為熱門話題。而在北京當局最終同意世衛組織派出的一批專家進入中國武漢核查病毒來源之際,美國國務院於當地時間1月15日發表一份關於武漢病毒研究所(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所作所為的事實核查報告,報告聚焦該研究所,提出了基於證據基礎之上的核查結果,並強調中共當局透明性的重要,即「只有做到透明性,我們才能了解造成這一大流行病的原因以及如何預防下一次大流行病」。

報告首先確定病毒來自中國,中共在病毒和疫情問題上欺騙了世界。其證據是武漢病毒研究所內部的幾名研究人員於2019年秋季發病,這些研究人員的症狀與COVID-19和常見季節性疾病一致。這發生在首次中共病毒確診病例之前。

而中國大陸媒體最早是在2019年12月25日報導了武漢市兩家醫院的醫護人員疑似感染不明原因肺炎。12月30日晚,武漢中心醫院眼科醫生李文亮在自己的微信群裡發出警告,提醒友人,消息很快被傳了出去,公眾才第一次知曉。然而,中共當局卻一再否認,並將李文亮和其他8名發布消息的醫生視為「造謠者」,警方對其加以訓誡。

隨著大量病例的出現,中共當局實在無法隱瞞和掩蓋,只得在2020年1月20日,北京官方承認病毒人傳人。1月23日,武漢封城,但1月份約五百萬人已經離開了武漢,成千上萬人去了國外。武漢正是中共病毒擴散世界的起源地。

中共為何要隱瞞武漢病毒所研究人員發病?其發病是否是因為實驗室泄露所致?還是無意間感染上?而這使得美國有理由對病毒所高級研究員石正麗信譽提出質疑,因為她曾公開宣稱在研究所的工作人員和學生中,SARS-CoV-2或SARS相關病毒「零感染」。換言之,既然美國政府對給中共背書的石正麗不相信,對其背後的中共的信任度自然也是談不上。

雖然美國沒有確定此次病毒所研究人員是否是在實驗中感染,但報告中卻明確提到「實驗室中的意外感染已導致中國和其它地區先前幾次病毒爆發,包括2004年北京爆發的SARS感染,有9人感染,1人死亡」。也就是說,美國基於以往的事實,非常傾向於中共病毒來自於實驗室。

其次,報告通過分析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再次為中共病毒來自其實驗室提供佐證。報告指從至少2016年開始,武漢病毒所研究人員進行了涉及RaTG13的實驗,且在COVID-19爆發之前沒有停止的跡象;RaTG13是研究所在2020年1月確定為最接近SARS-CoV-2的蝙蝠冠狀病毒(96.2%相似)。

在2003年SARS爆發後,研究所成為國際上冠狀病毒研究的重點,此後一直在研究包括小鼠、蝙蝠和穿山甲在內的動物。因此,研究所具有進行「基因功能獲得的」研究,以工程化嵌合病毒的公開記錄。這無疑在暗示病毒所有能力製作病毒。

第三,報告指出武漢病毒研究所從事祕密軍事活動。報告指儘管北京有《生物武器公約》明確規定的義務,但北京既沒有記錄也沒有明確表明要消除這種武器。而且,美國已確認該研究所與中共軍方在出版物和祕密研究項目上進行合作,包括在實驗室進行動物試驗,這些研究還得到了美國捐助者的支持。這應該是在暗示北京已違反了《生物武器公約》。

對於這樣一個深藏祕密的武漢病毒研究所,報告認為還需要在如下三方面進行具體調查和核查:

一、對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人員,包括那些在2019年秋季患病的人,進行採訪、調查,包括對他們以前未報告疾病的完整核證。

二、世衛調查人員需要調查武漢病毒研究所在蝙蝠和其它冠狀病毒方面的工作記錄,「作為全面詢問的一部分,他們必須全面了解病毒所為何更改、並隨後刪除與RaTG13和其它病毒有關的在線記錄。」

三、可以自由訪問病毒實驗室,「要對COVID-19起源進行任何可靠的調查,都需要完整、透明地訪問武漢病毒實驗室,包括其設施、樣品、人員和(相關)記錄。」

可以預見,如今在武漢的世衛調查人員是無論如何無法依據上述三個方面進行核查的,因為中共當局絕不會允許他們自由與研究所研究人員交談,絕不會允許他們完整、透明地訪問武漢病毒實驗室,了解各種相關記錄。因此,世衛調查組武漢之行無功而返,甚至繼續為中共背書都毫不令人意外。

報告最後指「今天的揭示只是揭開COVID-19起源於中國的面紗」,「美國將繼續竭盡所能支持可信和徹底的調查,包括繼續要求中共當局保持透明度」,這大概在暗示美國在未來將披露更多重磅信息,將徹底調查病毒真相。

美國對於病毒真相的全面調查,應該是在為未來的追責行動做鋪墊。因為找到了元凶,將其定了罪,才能對其實施懲罰。而一旦中共掩蓋疫情、散布病毒等罪行被確認,中共將面臨的是來自美國和世界的滔天怒火和全面的圍剿。

來源:大紀元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