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奇譚之招魂

祁陽人施誦,家境殷實,有一個女兒名叫純英,才六歲,這年夏天,純英忽然得了急病,昏死過去,過了一晚上就夭折了。施誦人到中年,只有這一個孩子,一直都視為是自己的心頭肉,如今一下子失去了,不禁哀慟至極,沒有了生活的希望,變得不吃不睡,整日整夜地號哭,如同瘋人一樣。

如此過了幾天,家中一個僕人忽然對他說:「我聽說城西有一個名叫賽巫鹹的巫師,自稱懂招魂的法術,能夠讓死者復活,主人您為何不把他叫來,或許會有萬分之一的希望。」施誦決定要試一試,於是花重金把巫師請了來。巫師走進純英的房間,設起法壇作法,過了一會兒,純英果然甦醒過來。施誦驚喜不已,急忙上前想要抱女兒,但純英卻呵斥道:「站住!」而且竟是一個男子的聲音,施誦愕然呆住了,巫師也知道自己出了岔子,便趁機偷偷溜走了。

那個男子又說:「我是冥府中的一個差役,因為沒錢,肚子已經餓了好幾天了,剛好經過這裡,見到祭品都很鮮美,心中難以割捨,特來求頓飯吃。」施誦擔心如果拒絕會惹怒他,於是只得用好話安撫,並說願意把食物都給他吃。鬼差見施誦許可,便欣然趴在桌前用雙手抓著祭品吃起來,架勢如同饕餮一般,沒多久就都吃光了,之後鬼差道了聲謝,便想要離開。施誦突然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跟鬼差講了自己所以請巫師作法的緣故,鬼差聽了也很難過,於是說:「我回到冥府,一定盡力幫您尋找您女兒在哪,不用擔心。」說完,純英就倒在地上又死了。

第二天,鬼差給施誦託夢說:「您女兒不是真死,而是被冥府一個叫七婆的人奪走了魂魄,如今純英已經成了她家中的婢女,她一定不肯白白再還給您。我聽說七婆喜歡貓,而冥府中想要一隻貓非常難,明天您可以焚香召喚我,如果見到有旋風出現在院子裡,那就是我到了,您便找來一隻貓殺掉,我得到這貓交給七婆,或許可以贖回純英。」

天亮後,施誦回想鬼差夢中所言,正好家中養的母貓剛生下小貓,施誦便想要奪走其中一隻換回自己女兒,但等走到母貓的窩前時,施誦卻又不忍心了。躊躇了很久,終究因為愛女心切,還是決定要奪走一隻小貓。剛要下手,母貓已經瞧出他來者不善,於是忽然開口說話道:「你為何要奪我孩子?」施誦窘迫至極,一時也顧不得貓為什麼會說人話,而只是哭著說自己失去女兒的情形。母貓道:「鬼差哪裡能信,你怎麼知道他不會是妖邪呢?你越是信他,他造成的禍患就越大,到時後悔都來不及!」說完,便站起來做出要撕咬人的樣子,同時嘴裡發出陣陣的嗚嗚聲。施誦很害怕,低著頭離開了。而到了夜裡,純英就又活了過來,施誦聽說後,整個人也如同復活了一樣,並認為這一定是鬼差的功勞。

於是第二天,便備好了美酒美食,之後召喚起鬼差要款待他。焚完香後,鬼差果然來了,施誦連磕幾個響頭感謝他,而鬼差去一臉懵地不知是因為什麼。他對施誦說:「您女兒活過來,真不是我的功勞。」並因為無功不受祿的緣故,堅決不肯吃施誦準備的東西。

臨走前,鬼差又對施誦說:「昨天冥府中突然出現一隻像是老虎的奇獸,也不知它是從來而來。它徑直衝進七婆宅中,抓住她一口吞了,但對七婆平日搶來的那些女孩卻一個都不曾傷害,讓她們全都坐在自己背上,之後衝破冥關揚長而去。如今冥君大怒,命令我們一定要追查到底,恐怕日後很久都沒有再相見的機會了,實在是苦惱呀。」——《廢眠談怪錄》

原文:

祁陽施誦,家殷實,有女名純英,甫六齡,是年夏,突暴疾不知人,一夕而亡。施誦至中年,止此一女,視為己之心頭肉,今頓失去,慟極不復聊賴,寢食俱廢,惟日夜號泣,幾於狂易。

如此數日,家中仆偶進言曰:「吾聞城西有巫曰賽巫咸者,自言解招魂之術,能起死人,主人何不呼之來,幸獲萬一之效。」施誦然之,乃重貲延巫至。巫遂入純英室中,設壇禱請,移時,純英果蘇,施誦驚喜,遽前欲抱之,純英斥之曰:「止!」其聲乃一男子也。施誦愕然,巫知其誤,乘隙而遁。

男子又曰:「吾冥府一皂隸耳,因貧乏,腹中已枵然數日矣,適過此,見諸祭物皆鮮好,意不能捨,特乞一餐也。」施誦恐拒之將犯彼怒,乃好言慰藉,願以食物相奉。其人見許,欣然據案以雙手掇而啖之,勢若饕餮,無何皆盡,其人乃稱謝欲去。施誦遽伏地上,涕泣交集,告以己所以禱請之故,其人亦甚哀之,乃曰:「吾返冥府,必力求君女所在,無憂!」語畢,純英仆地復亡。

翌日,鬼卒見夢於施誦曰:「君女非真死也,實被冥府中曰七婆者掣去魂魄,今已為其家中婢矣,必不肯無故還君。吾聞七婆好貓,而冥府得一貓甚難,明日君可焚香召我,若見羊角舞於庭前者,即是吾至,君乃取一貓殺之,我得此貓予七婆,或可贖君女歸。」

至明,施誦思其言,適家中所養女貓方產子,即欲奪其一以贖純英。及至貓母所棲窠前,復又不忍,躊躇久之,終以愛女心熾,將取貓出,貓母見其意不善,乃忽言曰:「汝何故取我子?」施誦窘急,亦不暇怪此貓何乃作人言,惟哭己失女之狀而已,貓母曰:「鬼卒何足信!汝豈知彼非妖邪耶?汝信彼愈甚,為禍愈酷,悔之何及!」且起立作搏噬狀,口中有聲嗚嗚。施誦懼,俯首而退。其夜,純英竟活矣,施誦聞之,亦猶如更生,以此必鬼卒之功也。

明日乃備具醪醴甘旨,以召鬼卒饗之。焚香畢,鬼卒果至,施誦頓首為謝。鬼卒猶懵懵不知其故,云:「君女之生,實非吾之力也。」且以無功不受祿之故,堅不肯食。臨去,又告施誦曰:「昨冥府中有一奇獸如虎,不測其所從來,直入七婆宅中,攫彼吞之,而於七婆平日所擄眾女一無所害,悉載之背上,破冥關而去。今冥君大怒,令我等窮竟其事,恐後久無相見日,實為大苦。」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