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新總統上臺,會是另一個川普嗎?

南韓新總統上臺,會是另一個川普嗎?

文:明白知識er 

「應該允許勞動者每周工作120小時,然後再好好休息。」

這句話,據《南韓時報》報道,來自新任南韓總統,保守派尹錫悅

2021年7月接受採訪時,他表示南韓現有的硬性工作時間標準不夠靈活。一些勞動者,如游戲開發者,可能需要在特別忙碌的時候,需要工作更長時間,所以應該考慮調整。

南韓新總統上臺,會是另一個川普嗎?

 南韓新任總統尹錫悅。圖片來源:Insider

南韓當前的每周工作時間,由文在寅政府制定。

政策要求,每周工作時間限制在52小時以內。即每周工作5天,每天8小時,最多加班12小時。

不過,很少有南韓人每周真要工作這麼久。

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的數據,2020年南韓勞動者年平均工作時長1908小時(每周36.69小時)。

這已是38個組織成員國中工作時間最長的國家之一,僅少於哥斯達黎加、墨西哥和哥倫比亞。

而尹錫悅這番「每周工作120小時」的言論一出,當即震驚了無數南韓人。與他競爭總統的自由派代表李在明直接表示:

「如果一個人每周工作120小時,他只會死。」


李在明競選失敗後,鞠躬致意。圖片來源:The New York Times

尹錫悅隨即澄清,表示自己的話被誤解了。他只是覺得現有的標準不夠有彈性,並讓大家不要再關註這件事。

或許媒體對他言辭的轉述,確實有不夠準確之處。但這句話,的確符合他的作風。

因為,許多熟悉尹錫悅的人,都說他與一個人很像,那就是:

川普。

一   誰是尹錫悅?

明知大學的政治學者金亨俊說:

「尹錫悅像是川普。他是一個外來者,要撼動體制。」

3月2日,《南韓先驅報》在一篇文章中,也將尹錫悅和川普並列,稱他們:

「都發表了冒犯其他國家的言論,贊揚了有很大爭議的政治人物,趕走外國人,表現出對女權主義的不理解。除了使用反華言論外,兩人還喜歡在社交媒體上對他們的支持者說話,宣布口號一樣的政策。例如,尹錫悅的『廢除性別平等部』可以與川普的『建牆』相提並論。」

為甚麼這麼說呢?

我們可以列舉一些他的言論:

2021年10月,尹錫悅在釜山時,對南韓前總統和軍事獨裁者全鬥煥表示了肯定。他說,除了「軍事政變」和「光州事件」外,很多人都說全鬥煥「在政治上做得很好」。


光州事件,又名光州民主化抗爭,是1980年5月18日至27日期間,發生在大韓民國西南部的光州及全羅南道地區,由當地市民自發組織的一次民主運動。當時掌握軍權的全鬥煥下令以武力鎮壓這次運動,造成大量平民和學生的死傷。圖為埋葬光州事件犧牲者的墓園。圖片來源:Wikipedia

到了12月,他又說「大多數南韓人,特別是年輕人,不喜歡中國」。

2022年1月的一篇社交媒體推文中,他說他會解決外國人「把勺子放在為南韓公民準備的餐桌上」的問題。他認為,外國人正在濫用南韓的醫療保險制度,尤其指出中國人是南韓醫療保險系統的負擔。

2月21日,在第三次總統電視辯論中,他的對手李在明要求他道歉,因為他說「南韓系統性的性別歧視已經不存在」。

這些言論,引起了巨大爭議。

可是,如果縱觀尹錫悅的成長經历,會發現他在青年與中年時期擔任檢察官時,並非全然如此。

這位出生於首爾的新總統,父母都是知識分子。父親是一位退休的教育家,是南韓統計學會的建立者之一,母親則曾是梨花女子大學的講師。

出眾的家境,幫助他在高中畢業後,順利進入首爾大學攻讀法律,並通過了南韓司法考試的一輪筆試。

但此後,本來一帆風順的他,卻迎來了一次重大挫折。

1980年「光州事件」後不久,尹錫悅與他的朋友舉行了一次糢擬審判。在審判中,他擔任檢察官,要求判處總統全鬥煥死刑。

是的,這時候,他明顯是一個全鬥煥的反對者。

2022年3月1日,尹錫悅出席首爾新邨的一個集會。圖片來源:The Korea Herald

後來,這場糢擬審判被相關人士知曉,尹錫悅為了躲避追責,不得不逃到東北部的江原道。

由於這件事,之後的九年中,他在司法考試中一次又一次失敗。直到90年代初,才終於通過,並於1994年進入大邱檢察院擔任檢察官,主管貪腐相關的案件。

在檢察官的位置上,他開始表現出強硬的反腐姿態

在1999年,他不顧金大中內閣官僚的強烈反對,逮捕了涉嫌腐敗的助理專員樸會元。

盧武鉉執政時,他起訴過與盧武鉉關系密切的安熙正和薑健元等人,並拘捕了參與到政治黑金案件中的現代集團會長鄭夢九。

而後,尹錫悅又在2013年帶領特別調查小組,調查南韓國家情報局(NIS)的特工操縱輿論的問題,要求起訴國家情報局前局長元世勛,還指責司法部長黃教安阻礙調查。

這種調查上過於激進的態度,引起了多方抨擊。迫於壓力和內部鬥爭,他從首爾檢察院被降職回大邱和大田高級檢察院。

不過,他雖然離開,但特別調查小組得到了保留。這一小組後來成為了調查樸槿惠閨蜜崔順實幹政醜聞的主力,為彈劾樸槿惠提供了大量證據。

尹錫悅的回歸,是在文在寅執政初期。

沒錯,如今在大選上戰勝自由派的尹錫悅,曾是自由派總統文在寅手下的檢察官。

文在寅與尹錫悅。圖片來源:Korea JoongAng Daily

2017年5月,文在寅上任後不久,便任命尹錫悅為首爾中央地方檢察廳廳長。

尹錫悅變成文在寅的利刃,開始大規糢調查三星集團與兩位前保守派總統李明博和樸槿惠之間的聯繫。

調查的結果,我們現在都已知曉:李明博和樸槿惠因腐敗和濫用職權而鋃鐺入獄,另有三位前國家情報局局長、前首席法官及其他100多名前官員和企業高管受到波及。

由此,尹錫悅一戰成名。保守派對他恨之入骨,自由派將他奉為英雄。

然而,雖然尹錫悅與文在寅配合打擊了保守派,但尹錫悅的政治立場並不全然站在自由派這邊,他更像是一個來回搖擺的異類

2019年,在被任命為總檢察長之後,尹錫悅開始利用南韓檢察部門的巨大權力,調查文在寅的政治盟友,如前司法部長曹國的不法行為。

尹錫悅的反戈一擊,以及他與文在寅政府爆發的沖突,引起了南韓政壇的地震。

之前將尹錫悅視為文在寅門下走狗的保守派,立刻開始對他進行聲援。文在寅所在的自由派,則開始大肆攻訐他,稱他為「叛徒」「二五仔」「投機分子」。

自由派的反擊隨之到來。

文在寅新任命的司法部長秋美愛很快對尹錫悅採取行動。

秋美愛,前南韓司法部長。圖片來源:Sedaily

她先是調查了尹錫悅身邊的親近檢察官,又以涉嫌違反道德、濫用權力、幹涉對其同事和家庭成員的調查為由,暫停了尹錫悅的職務。

最終,在經历了一系列審核、推翻、上訴和扯皮之後,2021年3月4日,尹錫悅辭職。

隨後,他加入國民力量黨,正式成為保守派的一員。

盡管他親手將李明博和樸槿惠送進了監獄,但由於後期與文在寅政府的爭鬥,他在支持保守派的南韓人當中,有著很高的支持率。

這種支持,幫助他在2021年11月的黨內選舉中,以48%的支持率戰勝了洪準杓的42%,成為總統候選人,又在現在,支持他成為真正的南韓總統。

然而,這可能並非由於尹錫悅做得有多好。

實際上,從他決定競選的那一天開始,關於他「只擔任過檢察官,沒有地方治理經驗」「善於誇誇其談,輕視具體政策」的質疑聲,就沒有斷過。

他並非職業的政治家,他那些完全不符合法律精英身份,乃至稱贊自己曾經反對的全鬥煥的發言,也更像是被所在的政黨刻意安排的。

而很多人支持他的原因在於,所有反對文在寅政府的人當中,他看起來是最堅定的一個。

尹錫悅向支持者揮手致意。圖片來源:The Korea Herald

二  當選的原因

在今年3月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談到南韓大選,35歲的南韓人鄭尚民說:

「這不是你更喜歡誰的問題,而是你更討厭誰的問題。」

事實上,這也是相當多南韓人對於本次大選的看法。

慶熙大學的政治學教授安秉真更明確表示,本次大選的核心其實是對文在寅政府的批判:

「這並非一次面向未來的選舉,而是一次回顧過去,以評判文在寅政府的選舉。選擇尹錫悅的人,更希望能懲戒他們認為虛偽無能的文在寅政府,並要求一個更公平的社會。」

選舉的結果表明,不滿文在寅所代表的自由派政府的人,確實多於支持的人。

代表保守派的國民力量黨候選人尹錫悅,最終戰勝了自由派的共同民主黨候選人李在明,於3月10日當選新任南韓總統,會在5月開始任職。

李在明(左)和尹錫悅(右)。圖片來源:BBC

雖然尹錫悅贏得了一場勝利,但兩者間的差距其實相當之小,只有約0.8%。折合選票,尹錫悅僅僅多出26萬票而已。

因此,各國媒體也大多將這場選舉視為南韓自1987年以來,競爭最激烈的一場總統選舉。

但某種程度上,這種激烈代表了南韓選民遲疑又矛盾的心情。

畢竟,尹錫悅和與文在寅同黨派的李在明,想從兩個都不滿意的候選人中選出一個相對能夠接受的,並非一件容易的事。

2022年3月10日,尹錫悅當選總統後,接受支持者的祝賀。圖片來源:AFP

不過,這種情況在中國,可能不太容易被理解。

因為很多中國人對現總統文在寅存在一種片面認識。

國內的輿論場域中,文在寅是一個正面評價遠高於負面評價的總統。許多人受到文在寅自傳的影嚮,感慨於他和盧武鉉之間深厚的兄弟情誼。

文在寅形容他與盧武鉉關系的那句「願為江水,與君重逢」甚至成為了一句類似於「高山流水」的名言,他將間接迫使盧武鉉自殺的李明博和樸槿惠送進監獄,同樣收獲了一大票國人的支持,認為他有一種為兄報仇的俠義精神。

換句話說,很多人在用看金庸的方式看待文在寅。

但是,現實政治不是武俠小說。南韓民眾最關註的不是總統的私德如何,而是他治理國家的水平如何。

就像美國前總統卡特(Jimmy Carter),是一位和平主義者、一個公認的好人,哪怕最反感他的美國人也沒法抨擊他的道德,可他治國的能力不足。所以,多數民眾在選舉中,毫不猶豫地將票投給了裡根(Ronald Reagan)。

在治國這一層面上,文在寅執政五年交出的答卷,恐怕難以獲得高分。

2022年2月,文在寅與外國投資公司的負責人會面。圖片來源:EPA

總的來說,南韓民眾對文在寅政府的不滿,可以歸結到三個大方面:內政、外交和社會文化

內政上,文在寅政府最大的問題是遏制不住飛漲的房價。

《彭博商業周刊》在2021年7月採訪了48歲的教師張美京。在過去幾年中,她一直希望在首爾找到一套公寓,以便她和丈夫以及兩個女兒能搬出目前狹窄的租住房。

可是,她等來的只有不斷攀升的房價。文在寅沒有如承諾的那樣,讓房價降下來。她說:

「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笑話,因為我相信了文在寅和政府關於冷卻房價的說辭。我感覺就像被人在背後捅了一刀。」

四年前,她投票支持文在寅,並對他寄予厚望。現在,只剩下失望和憤怒。

張美京的態度,是數百萬南韓人的共識。2021年7月23日發布的南韓蓋洛普調查中,51%的受訪者表示房地產政策的失敗,是反對文在寅的最大原因。


2015-2021年7月,南韓與首爾的房價曲線。圖片來源:Bloomberg Businessweek

文在寅競選時,承諾要解決南韓日益嚴重的貧富差距問題。這種差距的標志性產業就是房地產。

為了抑制房地產價格的不斷增長,文在寅政府對擁有多套住房者的財產和資本收取額外稅款,並進行貸款限制。

可政策的結果是極大抑制了銷售。銷售不足,又擠壓了供應。供應不足,推動了價格上漲。

同時,文在寅對精英私立學校進行遏制的政策,又刺激了對優秀公立學校附近的住房需求,「學區房」的價格節節攀升。

根據國民銀行數據,占據南韓人口一半左右的首爾都市圈,公寓平均價格過去五年中翻了一倍,在2021年7月達到11億韓元(95.3萬美元)。一個中位數收入的中產家庭需要不吃不喝17年,才能買得起一套房子。

顯然,文在寅的政策完全失敗。

房地產上遭遇徹底失敗,貧富差距的緩解也就無從談起。

於是,遙不可及的房價、固化的社會階級、新冠疫情期間不斷反複的經濟形勢,令南韓成為世界上人口出生率最低的國家之一,甚至在2021年首次出現了人口下降。

大批從學校畢業的年輕人找不到工作,對未來充滿焦慮。

物質方面的問題,讓一些人絲毫沒有結婚或生育的想法。31歲的便利店員金高恩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說:

「我們是遭到背叛的一代。我們被教育說,只要努力學習和工作,就能得到一種體面與穩定的生活。但這一切都沒有實現。無論我們如何努力,都看不到成為中產階級的機會。」

這是無數南韓年輕人共同面對的問題。

首爾的公園與高樓。圖片來源:Bloomberg Businessweek

對此,尹錫悅表示將解決經濟問題,帶領南韓走出新冠的陰影,並提議撥款400億美元,幫助受新冠疫情影嚮的小商戶和自由職業者。

事實上,沒人知道他上臺後是否真能解決問題,南韓民眾對於信誓旦旦的承諾已經聽煩了。但所有人都清楚,折騰了數年的文在寅政府肯定無法解決。換一個領導者和政黨上來,說不定還有希望。

所以,變革就成為必然。

外交上,文在寅政府在朝韓問題與中韓關系上的糢糊,也招致了不滿。

文在寅在朝韓關系上,是尋求協商解決的溫和派。

他與金正恩會面過三次,朝韓關系在他的推動下實現破冰。

但是,他的友善態度,並沒有阻止北韓核武器的擴張計劃,南韓民間不滿他對朝妥協的聲音不絕於耳。

尹錫悅是文在寅柔和政策的堅決反對者。

他堅持認為,在北韓完全無核化之前,南韓應該保持制裁。他認為保持朝韓和平的核心在於自身力量,推崇「先攻思維」

「除非有力量支持,否則和平沒有意義。只有當我們獲得了先發制人的打擊能力,並表明我們願意進行打擊時,才能避免戰爭。」

尹錫悅還提出,應該重新加強在文在寅執政期間被縮減的韓美聯合軍事演習,以對北韓形成威懾。

這非常合那些批評文在寅對外軟弱者的胃口。

金正恩與文在寅握手。圖片來源:Wikipedia

同時,文在寅對於中韓關系的立場始終呈現出「戰略糢糊」。

他在2017年,曾對中國做出「三不一限」表態:不增加「薩德」的新部署;不參與美國主導的導彈防禦系統;美日韓安全合作僅針對北韓,不形成軍事同盟;限制現有「薩德」的使用。

文在寅的意圖很清晰:希望在政治上的最大親善國美國與貿易上的最大合作國中國之間,保持一種平衡。

不過,文在寅這種試著左右逢源的策略,並不太受歡迎。南韓民間,親美反華是一種輿論趨勢。

尹錫悅的態度嚮應了這種輿論。

他認為要表現出「戰略清晰度」,批評文在寅的「三不一限」,表示部署「薩德」和開展美日韓安全合作都是南韓的主權自由。

這種態度鮮明的立場和對抗思路,又為他贏得了一部分支持的聲音。

2021年5月,文在寅和拜登會面。圖片來源:Wikipedia

社會文化方面,文在寅政府治下南韓社會的男女權鬥爭,已達到一種駭人聽聞的程度。

我們在之前的《超半數男青年反對女權,南韓政壇刮起「李俊錫旋風」》一文中談到,越來越多南韓年輕男性患有「厭女癥」,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的男女權矛盾,恐怕都難以與南韓相比。

根據民調機構Reakmater2021年的調查,20多歲的南韓男性有76%反對女權,30多歲男性中有66%。全部南韓男青年中,58.6%反對女權主義,極端反對的高達25.9%。

文在寅的基本立場是支持平權,站在女權主義一側。他在2018年曾呼籲在南韓開展更廣泛的「MeToo」運動,以打擊性騷擾行為。

但是,當文在寅的下屬安熙正被指控性侵犯時,文在寅卻沒有第一時間站出來譴責他,致使他後來同時受到反女權和女權雙方的指責。

尹錫悅與文在寅不同,他是一位立場鮮明的反女權者。

他不認為南韓存在「系統性的基於性別的結構性歧視」,呼籲廢除性別平等部,譴責該部人員將男性都視為「潛在的性犯罪者」,認為國家出生率低是女權主義阻礙了男女之間的關系發展。

依據南韓三家廣播公司的調查,20到29歲的男性,有59%投票給他。30到39歲的男性,則有53%。而20-29歲的女性群體,支持尹錫悅的只有34%。

很多人都將尹錫悅這種反女權姿態視為選舉策略。女權主義團體「Haeil」的成員李藝恩表示:

「選舉中,反女權主義情緒被廣泛用來爭取選民。這甚至是主要策略。」

南韓女權主義者的抗議示威。圖片來源:BBC

因此,縱觀尹錫悅當選的主要原因,我們可以發現,他的競選方式更像是一種順應,順應民眾對文在寅政府的不滿,以趕走文在寅政府為目標。

尹錫悅本人在近期一次競選演講中,也說過類似的話:

「人民把我放到了現在的位置上,我的任務是把無能和腐敗的共同民主黨趕下臺。」

實際上,很多南韓民眾亦可能並不在乎尹錫悅徹底反對文在寅政府的策略,到底會產生甚麼後果。

他們只是受夠了文在寅政府,所以用選舉的方式選一個反對者上來,以此表達自己的不滿和抗議。

然而,這種為了反對文在寅政府,選擇一個代表性反對者上臺的方式,真的能引領南韓走向光明嗎?

三  南韓的未來

南韓未來的一些趨勢,我們現在已經能明確地感受到。

比如外交層面,尹錫悅的立場非常明確。

他不願像文在寅那樣,勉力維持與北韓的關系,在中美之間糢糊不清。

他希望全面倒向美國,加入美國為首的五眼情報聯盟,並建立美日韓三國軍事同盟。這顯然會對中國造成巨大威脅,而日本對此會採取何種態度,還未可知。

無論如何,按照他目前的表態,短期之內,朝韓關系以及中韓關系的緊張,基本無法避免。

朝韓之間的沖突、關於「薩德」的部署、東亞地區的矛盾,在之後頻繁登上新聞的情況,可以想見。

尹錫悅向支持者示意。圖片來源:The New York Times

當然,與這些外部問題相比,更大的影嚮在於南韓內部。

《激進的20歲:南韓民粹主義與政治》一書的作者金乃勛在談到這次大選時,認為南韓的情況和2016年的美國大選有些相似。他說:

「尹錫悅本人有問題,但他的狂熱支持者,如『新男子團結會』,在他勝選後會更加大膽。這才是最大的擔憂。」

新男子團結會是一個極端反女權主義團體,率先發起了反對性別平等部等運動,類似的極端團體還有很多。

尹錫悅的當選,很容易使這類團體更加興盛,甚至讓整個南韓踏入極端主義的旋渦。

但是,包括金乃勛在內的一些人懷疑,政客們不會關心和擔憂這點,反而可能反向吸取教訓。

既然討好極端群體能夠獲得選票。幫助他們勝選,那為甚麼不去爭相討好他們呢?

這很危險。

文在寅政府在任期間,雖然在房地產政策和外交等方面飽受詬病,但起碼文在寅是一個節制而有著嚴肅政治家形象的人。

他執政期間沒有被爆出巨大醜聞,他本人沒有侮辱某一性別、其他種族和其他國家。

並且,由於他對包括音樂、電影等文化產品輸出的支持,南韓在國際流行文化上影嚮力很大,國家的總體形象不錯。

而這一切,都是在一個正常框架下完成的。

他領導下的國家有好的地方,也會出現種種問題。可能有一些問題處理得不好,導致矛盾尖銳,但終究不至於滑向深淵。


3月10日,李在明承認競選失敗後離開。圖片來源:Time

但是,尹錫悅上臺後,我們不知道他是否還能保持節制。

他的表態與行為,似乎相較於為社會問題提供切實可行的方案,更像是在煽動矛盾和對立以贏得某一部分人的支持。

當然,從宣傳上看,尹錫悅並不想引發撕裂和矛盾。

勝選之後,尹錫悅在國會圖書館舉行集會上表示:

「這是一場激烈的競爭。現在競爭已經結束,是我們為人民與國家團結起來的時候了。」

敗選的李在明,在祝賀尹錫悅的演講中也說:

「我真誠地請求當選總統帶領國家克服分歧和沖突,開啓一個團結與和諧的時代。」

毫無疑問,他們都明白當下南韓的撕裂與內部矛盾在不斷加深,亦表態希望未來可以「團結」「和諧」。


尹錫悅的支持者慶祝選舉獲勝。圖片來源:The New York Times

可是,尹錫悅的其他言論與南韓內部矛盾越來越大的現實貌似告訴人們,這大概只能是一種希冀。

在尹錫悅的領導下,南韓或將繼續走向一個更加撕裂而非更加團結的未來。

 

參考資料

Factbox: Where S.Korea」s conservative president-elect Yoon Suk-yeol stands on the issues. Reuters. 2022-03-10.

Amy Gunia. How South Korea」s Yoon Suk-yeol Capitalized on Anti-Feminist Backlash to Win the Presidency. Time. 2022-03-10.

Choe Sang-Hun. Yoon Suk-yeol, South Korean Conservative Leader, Wins Presidency. The New York Times. 2022-03-09.

Choe Sang-Hun. Yoon Suk-yeol helped prosecute presidents. Now he wants to be one. The New York Times. 2022-03-08.

Park Chan-kyong. South Korean ex-mayor jailed for sexual harassment in fresh blow to President Moon Jae-in」s Democratic Party. SCMP. 2021-01-29.

Sam Kim. Soaring Home Prices Stoke Anger Against Korea」s President. Bloomberg Businessweek. 2021-07-28.

Yim Hyun-su. Is Yoon Suk-yeol the South Korean Trump? The Korea Herald. 2022-03-02.

Yoonjung Seo. South Korea elects opposition conservative Yoon Suk Yeol to be next president. CNN. 2022-03-10.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