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店倒閉潮、輸掉價格戰,韓國書業現狀,會是我們的未來嗎?

文: Aki  

最先實現IT化的韓國,這裡的實體書店比中國和日本更早地經歷了淘汰與重生的艱難過程。

      實體書店數量十年縮水50%

日本的實體書店以每天3家的速度在減少,而韓國的情況有過之而無不及。

根據韓國書店組合聯合會的統計資料,1994年韓國全國實體書店的總數為5683家,1998年降至4897家,到2002年的時候,已經減少到只有2328家。

從1994年到2002年,不到十年時間,韓國的實體書店數量急劇縮水將近50%。其中,關張倒閉的實體書店中,大部分是不足150平米的小型書店,減少比例達到34%,創歷史新高。

事實上,韓國實體書店中,大約2/3為小規糢書店。因此,韓國書店組合聯合會也曾表達擔憂——恐怕未來小型書店有可能會從韓國的街頭巷尾徹底消失。

至於韓國小型書店大量消失的原因,相關人士指出主要有四個方面的原因:

一是大型書店擠占了小型書店的生存空間。統計數據顯示,以2000-2002年為例,韓國大型書店的數量從19家增加到29家,其餘中型、中小型以及小型書店的數量則明顯減少。創業於1980年的教保文庫至今仍然是韓國最大的連鎖書店,也是觀光客眼中的網紅打卡地。


教保文庫

二是來自網路的沖擊,網上書店的折扣遠遠大於實體書店,再加上檢索、支付、配送的便利性,小型獨立書店很難與之抗衡。

三是年輕一代正在遠離紙質書,電子書、電子閱讀器成為主流。

四是大多數小型書店或經營方式保守落後,或後繼無人,無力參與市場競爭。相比之下,韓國各大都市熱鬧商圈或住宅區裡的大型書店,作為商業設施屹立其中,反而抓住了機會,通過擴大銷售品類、擴展讀者服務等,牢牢地占據著圖書零售業的優勢地位。

    混亂中前行的圖書價格

一直以來,困擾實體書店的一大問題就是價格,韓國也不例外。

20世紀50年代,韓國出版行業還沒有建立起圖書的流通秩序,降價銷售極大地幹擾著出版市場。 60年代初,出版行業、書店行業為了生存,積極呼籲實施圖書定價銷售制,結果以失敗告終。

之後,在出版行業、書店行業有識之士的努力推動下,1977年,韓國開始實施自主協定的「定價銷售制」,混亂的流通局面得到一定程度的控制,也為出版行業和書店行業掃去一層陰霾。

在這之後,韓國新的實體書店不斷湧現,實體書店的總量不斷增加,圖書出版的品種也飛速擴充,一舉打破了以往徘徊低迷的局面。 1981年,韓國開始實施《公平交易法》,認定圖書屬於例外,不需要按照一般商品禁止「維持固定價格銷售」的準則進行交易,而是允許「按定價銷售」。

然而好景不長,進入90年代後,圖書的價格體系開始動搖,先是學習參考書、工具書等出現破壞價格的情況,最後所有出版物幾乎全部降價銷售。

之後網路的普及和網上書店的興起,徹底摧毀了圖書定價銷售制度。

此後,在多方呼籲下,2002年,韓國開始實施《出版及印刷振興法》,將圖書定價制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來。根據該法第22條第2項規定,所有出版未滿一年的出版物都適用於定價制。

和日本的出版物「再販賣價格維持制度」,也即轉售價格維持制度(出版商決定一本書的最終售價,零售商按出版商所定的價格銷售)類似,韓國的圖書定價制理論上有利於保護實體書店的生存,但是圍繞圖書定價制的爭論,卻從未休止。

其背景在於,根據該法第22條第2項以及該法實施令第12條第2項的規定,作為圖書定價制適用對象的出版物,在通過網路進行銷售時,允許在定價10%的範圍內降價銷售,也就是說同樣是定價制適用對象,實體書店和網上書店的銷售條件仍然存在差異。

因此,2005年,韓國書店組合聯合會主張實施完全的圖書定價制,即無論是實體書店還是網上書店,都必須完全遵循圖書定價銷售制度。

支持者認為,降價銷售是中小實體書店發展受阻的主要原因;而反對者則認為中小實體書店的不景氣,根本上還是由韓國經濟整體低迷,讀者消費水平下降等造成的,和網上書店的興起沒有直接關系。

直到2007年,韓國國會司法委員會通過一部新的《出版文化產業振興法》,至此,符合韓國國情的圖書定價銷售制度才終於有了定論。

     崛起的韓國獨立書店

近年來,隨著圖書定價制度的相對穩定,以及政府的鼓勵,韓國的獨立書店顯著增加,為地域書店的建立提供政策支持的自治體也越來越多,各大城市關於開書店的講座也頗受歡迎。

作為韓國獨立書店的代表,THANKS BOOKS已經走過10個年頭。在實體書店不斷潰敗的2011年,THANKS BOOKS逆流而上,一家融入咖啡、家具、雜貨等元素的書店,更像是一個「文化空間」,成立之初就自帶話題度。

2020年,THANKS BOOKS遷至年輕人聚集的弘大街區,新的THANKS BOOKS舍棄了全部書以外的元素,面積也相應縮減了1/3,成為一家更純粹意義上的書店。

對於這樣的調整,THANKS BOOKS創始人李基涉(이기섭)的考慮是「因為現在已經進入一個咖啡與書店並存的時代,大書店小書店都提供咖啡,我希望做一家可以讓讀者充分享受選書過程的書店。

在李基涉看來,人們的日常生活已經被行動電話和各種電子產品占據太多,書店的意義就在於平衡這種不協調,因此一個單純的只有書的書店,反而會讓人放松下來。

THANKS BOOKS的選址靠近李基涉的母校弘益大學,周邊大學生多,新鮮事物也多,可是李基涉記憶中親切的小書店在這條街上卻越來越少了,因此李基涉將新的THANKS BOOKS定位為社區書店。

為此,書店店長由同年齡段的年輕女生擔任,選書上的一大原則也是所在社區讀者是否喜歡,所有細節都指向一個目標,即讓THANKS BOOKS真正成為社區「客廳」一般的存在。

首爾西大門區的延禧洞一帶不僅咖啡店眾多,還隱藏著不少有個性的獨立書店,YOUR MIND就是其中的代表。 YOUR MIND成立於2009年,最初為線上書店,2010年轉為實體店,作為韓國為數不多的以展示、銷售小規糢出版社作品以及個人獨立出版物的書店,選書以插畫、攝影、建築、地方文化等為主。

創始人李路(이로)同時也是藝術圖書市集NLIMITED EDITION的創辦者。 NLIMITED EDITION同樣是以小規糢出版社作品和個人、小團隊獨立出版物為主,李路表示希望給創作者和讀者搭建溝通的平臺,這一點始終是市集的初心所在。

據李路回憶,2009年舉辦的第一次市集活動,3天只有900人到場,之後慢慢有所增加,到2018年時來場人數已經超過一萬五千人,申請參展的團隊也達到了600家,如今一年一度的市集已經成為獨立出版物制作者和愛好者的大型聚會。

此外,自2015年以來,韓國開始出現獨立書店的熱潮,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投入其中,獨立書店的形式也多種多樣,比如有開在銀行裡面且可以提供啤酒的書店,有專門為養貓人士和擼貓愛好者開的貓咪主題書店,還有為不知道該看甚麼書的讀者提供書單建議的「處方」書店等等,這些個性洋溢的書店為韓國的書店業帶來了新鮮的空氣。


yourmind 書店


yourmind 圖書市集

   堅守著的老書店

韓國的港口城市釜山,距離觀光客聚集的國際市場不遠,有一條寶水洞書店街,狹窄的道路兩側有各類專營小說、雜志、美術書、漫畫等等的二手書店。寶水洞書店街起源於20世紀50年代,北韓戰爭期間,當時的釜山作為臨時首都所在,聚集了大量逃亡者。

因為國際市場附近有一處供孩子們讀書的學校,家長對學習、教養類書籍的需求與日俱增,同時也有一部分人因為生活所迫,不得不將自己的藏書拿出來售賣,漸漸出現了二手書店。 70年代,這裡大約有70家以上的二手書店,現在已減少至40家。

忠南書店創辦於80年代,店主南明燮(音譯)今年已經66歲。由於出生在戰亂年代,之後又經歷了困難時期,南明燮沒能好好讀書,雖然靠著修車技術得到一份工作,但他內心還是想開書店,想和喜歡的書打交道,於是有了忠南書店。

從廢品店買回的舊書、破書,南明燮都自己修補,憑借修車時練就的好手藝,在修補舊書方面南明燮還成了小有名氣的高手。

據南明燮回憶,90年代的實體書店還很繁榮,每到新學期開始,參考書、學習書、練習冊就供不應求,小小的書店裡擠滿了客人。所以,最早忠南書店的主打就是學生用書。後來經歷了韓國生育率低下,加上人們更喜歡從網上書店購買教材教輔,忠南書店轉而主營小說、美術以及社科方面的書刊。

已經走過40年的忠南書店,如今也開通了網上書店,南明燮說自己暫時還不考慮是否有後繼者的問題,只要自己能動一天,書店就多開一天。

類似這樣的老書店,在韓國的大學周邊也有所留存,比如成均館大學附近的「皮囊」書店,首爾大學附近的「當那天來臨」書店,都是誕生於70、80年代的少數經營社會科學的專業書店。盡管在韓國動亂時期也曾遭受沉重打擊,但書店還是堅持到了現在。前幾年,皮囊書店招募後繼者的啓事受到關註,經過多番考量,最終三位來自不同行業的年輕人成為了新的店主,書店也借機迎來了一次重生。

Tips    首爾網紅書店·圖書館

BOOK PARK 梨泰院地區/漢江鎮地鐵站附近

ARC N BOOK 明洞地區/乙支路入口地鐵站附近

 

STARFIELD LIBRARY 星空圖書館 江南區/三成地鐵站附近
STARFIELD LIBRARY 星空圖書館 江南區/三成地鐵站附近

 

 

來源  做書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