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總統,至今沒有一任善終

全斗煥與盧泰愚

作為2022年韓國總統大選熱門人物的首爾市長樸元淳,死了。

一直以來,樸元淳被當作現任總統文在寅的「接班人」,他連續三任當選首爾市長;他在首爾抗擊疫情中得到好評;他還在反對前總統朴槿惠的集會中扮演著支持者的角色,最終導致朴槿惠被彈劾成功。

首爾市長樸元淳。他在去世前曾被指控性騷擾。
圖片來源:Yonhap via REUTERS

「接班人」已死,在剩餘的兩年任期內,得罪了各大財閥和前任總統們的文在寅還能撐多久?

在樸元淳這個總統大熱門自殺後,假如朴槿惠下台時的代總統黃教安成功競選,即便文在寅順利卸任,他又能否打破「青瓦台魔咒」,功成身退?

畢竟,韓國總統是世界上公認的最高危的職業之一

獨立以來,韓國先後有12任正式總統上台,其間還有幾名臨時總統。文在寅的前任們,下場除了慘還是慘,不是遭監禁,下牢獄,就是被政變推翻,被暗殺,或者乾脆自殺。

來仔細看這樣一組數據:

似乎只要當上韓國總統併入主青瓦台,就擋不了下場悲催的「青瓦台魔咒」。

一、「青瓦台魔咒」

從第一任總統李承晚起,「青瓦台魔咒」就開始了。

李承晚在位時,對內實行獨裁政策,高喊「北伐」,為此一直保持權位不肯離開,甚至試圖通過修改憲法延長執政期,最終引發學生抗議而被迫下台,流亡美國, 1965年病死在夏威夷。

李承晚之後,尹普善接了他的班,成為大韓民國的第二任總統。不過,尹普善執政不到一年,朴正熙就發動軍事政變將他趕下台。

1963年,朴正熙上台,開始了他長達18年的軍政府統治。在這期間,韓國經濟一躍而起,成為「亞洲四小龍」。
但是,「青瓦台魔咒」並沒有饒過這位「漢江奇蹟的締造者」,1979年,朴正熙被自己的心腹金載圭槍殺。

繼任的代理總統崔圭夏,屁股還沒坐熱,就在朴正熙去世後一年(1980年)被全斗煥發動「雙十二政變」推翻。
全斗煥和他的接班人盧泰愚雖然沒有在任上被「青瓦台魔咒」擊垮,但他們恐怕也沒有料到,多年以後,他們會被上位後致力於反腐運動的金泳三清算、送入監獄。

1995年,全斗煥和盧泰愚相繼因籌集和侵吞秘密政治資金而被逮捕,一年後,漢城地方法院判處全斗煥死刑,後又改判為終身監禁。 2013年,全斗煥又被抄家償還贓款。

1996年,全斗煥與盧泰愚兩人同時出庭受審。
圖片來源:The Korea Times

如果說朴正熙前後,韓國總統被「青瓦台魔咒」打敗的模式是政變推翻,被迫下線,那麼,從金泳三開始,韓國總統的結局基本圍繞「貪腐」兩個字展開。

韓國的反腐,乃金泳三開創,但他自己也倒在了反腐上。他本人潔身自好,但他的家人沒能百毒不侵。

1997年,就在金泳三任期最後一個月,他的兒子因貪污和逃稅罪被捕入獄,他自己也被迫下台。

命運總是相似的。

之後的金大中,也跟金泳三一樣支持反腐,但也同樣因為親屬貪腐的罪名被判刑。

「青瓦台魔咒」啊,沒有例外。

緊接著,盧武鉉,這位國民總統,電影《辯護人》男主的原型,也難逃命運的作弄。儘管他挺住了國會的彈劾,但在卸任後,不僅夫人、兒女、侄女婿眾親屬被調查傳喚,他也被指控在任期間收受賄賂而接受調查,最後跳崖自殺。

電影《辯護人》以韓國前總統盧武鉉為原型,講述了主人公宋佑碩為了在「釜林事件」中被拘留的22位大學生做辯護的故事,這是一個小人物反抗強權政治的典型案例。

電影裡,律師宋佑碩以「雞蛋和岩石」的比喻鼓勵被捕大學生要相信法律會保護正義和民主。

被認為是盧武鉉之死背後推手的下任總統李明博,也沒有好過。

卸任後的李明博,因為親哥哥和兒子的緣故,也陷入腐敗受賄的漩渦。在盧武鉉的摯友文在寅上任後,李明博遭到清算。 2018年10月,李明博被判處15年監禁,鋃鐺入獄。

2018年3月,李明博因腐敗指控被捕。圖片來源:New York Times

李明博的繼任,也就是朴正熙的女兒朴槿惠,步了她父親後塵,一樣不得善終。

「閨蜜門」事件後,朴槿惠遭到彈劾,成為韓國有總統以來,第一個在任期間被彈劾下台的總統。

這還不是朴槿惠最終的結局,就在7月10日,朴槿惠因為閨蜜干政和收受國家情報院特別經費而被首爾高等法院判處有期徒刑20年。考慮到朴槿惠已經68歲,是否能完整服刑到88歲,還是未知數。

李明博和朴槿惠的結局,通常被認為是現總統文在寅的「復仇」。

文在寅是一位脫北者,他在大學期間因為參與反對朴正熙獨裁統治的民主運動而入獄,不僅被學校開除學籍,出獄後還因為留下案底沒法做法官。

好在他之後遇到了一生中最重要的朋友盧武鉉,兩人有著共同的志趣理想,一起經營律師事務所,為民權而鬥爭。

兩人成為了無話不談的好友、肝膽相照的兄弟。

盧武鉉(左)與文在寅(右)。圖片來源:CNN

正是這份知己一般的兄弟義氣,讓文在寅上任後的清算行為引起反對派和民眾的不滿。

一方面,文在寅上台後,為了給兄弟「復仇」,他任命曹國這個劣跡斑斑的人為法務部長,最開始反對派和民眾只是要求罷免曹國,但隨著時間推移,文在寅下台的呼聲也越來越強烈。

如今他面臨的情況與當年的朴槿惠很相似。

另一方面,在清算前任時,文在寅用力比較猛。比如檢方調查李明博時連續高壓審訊21小時(李明博當時已經72歲),還出具了一份207頁的起訴書,可見調查之細緻,調查波及對象之廣。

這些行為,勢必會被李明博和朴槿惠的盟友們所記恨,後繼者,難免不會故技重施,對文在寅進行報復性清算。

雖然說韓國總統都難逃「青瓦台魔咒」。但明白的人都明白,韓國總統命途多舛是和青瓦台有關,但這關係並不是諸如「風水」之類的神秘主義因素在起作用,真正讓韓國總統「不得善終」的,是更深層次的政治因素。

二、威權體制下軍事政變的犧牲品

前面通過對韓國歷任總統結局的梳理,我們可以發現,以金泳三為分界點,韓國總統「不得善終」的原因基本上可以劃分為兩種:
一是威權體制下被軍事政變推翻;

二是民主政體下因為反腐努力而下台。

朴正熙和全斗煥當權時,韓國實行「軍人獨裁威權體制」;從金泳三開始,韓國正式開始實行文人民主政治。

資料來源:孫詩淳,《台灣與南韓民主轉型之比較研究》

威權主義是20世紀影響廣泛的學術概念,美國政治學者塞繆爾·亨廷頓曾在《第三波:20世紀後半期民主化浪潮》中對「威權主義」做了這樣的定義:
「『威權主義』…指稱所有不民主的體制,包括一黨體制、集權體制、個人獨裁、軍人政權以及類似的政權。」
但在韓國民主化研究專家、北大尹保云教授看來,「這其實是一個很不嚴肅的定義」,事實上,並非所有的威權體制都是不民主的,韓國的威權主義,是憲政制度下的獨裁,雖為獨裁,但有憲政約束。

以朴正熙為例,雖然他在位時,限制部分媒體言論的發表,但是並沒有改變韓國媒體的私有化性質,政府仍然無權干涉媒體的言論自由;他還增加了國會中反對派的力量,通過分配議席的方式,讓所有政黨都能夠在國會中佔據一定的位置。

和中國古代的君主專制不同,韓國總統雖保留一定權力,但也受到國會、反對黨的製約。

用尹保云教授的話來說,也即:

「韓國的威權主義是不充分的民主,或曰半民主,或曰有缺陷的民主。」
但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威權體制下,韓國總統才容易遭受夭折命運。

如古語所言:善戰者死於兵,善泳者溺於水。威權之下,成也權力,敗也權力。只要有一刻放鬆了控制權力,下一刻就可能會斷送政治生涯,被人武力推翻。

而且,從社會治理層面,獨裁統治也很難維持。

簡單說,在獨裁體制下,社會矛盾沒有抒發渠道,越積越多,最終難以維持政治穩定。

韓國會發生政治變革,也是因為威權體制下的掌權者們,願意為了國家發展而選擇走向民主路徑。 1987年總統選舉改為直接選舉,就是盧泰愚對民眾的讓步。

他自己也在這場真正意義的總統職位的民主選舉中勝出。

韓國第三屆總統選舉結果。

當然,如果當時兩個反對派金大中與金泳三能聯合起來,在選票上肯定能打敗盧泰愚。不過,因為他們兩個各自獨立競選,分散了選票,使得盧泰愚這位威權時代的總統得以勝出。

三、民主政體下的反腐努力

從金泳三開始,韓國的民主轉型過程愈加清晰。在《台灣與韓國民主轉型之比較研究》一文中,學者孫詩淳認為:
「『民主』反映的是過程與結果,通過公開且公平的方式讓人民有機會表達自己的意見及選擇。」

李承晚時期,雖然有政黨組織和議會機構,卻不存在政黨政治和議會政治。

這怎麼說?

為了長期執政,李承晚政權動用了各種非法手段來維持獨裁統治,其中包括暗殺、鎮壓、修改憲法和法律等。正是因為這些反民主的種種行徑,李承晚政權被「四一九革命」推翻。

朴正熙則廢除總統任期制,通過修改憲法把三權分立的共和體制變為獨裁的一元體制,在這樣的體制下朴正熙雖然連任了兩屆總統,但最後也是在反獨裁的民主浪潮中被自己的親信所殺。

由此看來,韓國的民主化過程不是一步跨越的,在1987年的民主化運動之前,韓國人就為此做出了諸多努力。

1980年,韓國爆發了「光州事件」,全斗煥政府利用武力鎮壓。事實上,從20世紀80年代起,民眾要求民主的呼聲就越來越高,在野勢力主張修改憲法,最終在1987年,迫使當時的執政黨代表人盧泰愚發表了特別宣言,史稱「六二九特別宣言」,其內容是:
「總統間接選舉制度改為直接選舉制,保證言論自由、實行地方自治制,政府不得乾預大學等等。」

於是,經歷1987年的民主運動之後,韓國最終完成了現代民主化轉型。到金泳三手裡,民主化進程大大加快。

金泳三任期時的總理李會昌提出「審判腐敗政權」的主張,對新軍部進行肅清,實行金融實名制。此後的盧武鉉也提出「掃清舊政治」的口號,在總統選舉上,也和之前有很大差異。

首先,盧武鉉與以往動員群眾並舉行大型聚會的選舉方式不同,他參與選舉時,主要是通過媒體廣告和政策討論的方式進行的,也就是我們常說的總統需要打選戰,由於這一原因和市民團體的監督,這次選舉明顯減少了以往的金錢收買和官方介入等非法活動。

在這樣的民主化反腐浪潮中,金泳三之後的總統接二連三下台。

透明國際(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發布的2019年貪污感知指數(又稱為腐敗指數)。分數越高,說明這個地區的腐敗程度越低。

韓國(59分)排在第39名。圖片來源: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不可否認,這些反腐措施在一段時間內確實取得了效果,但從長遠來看,也滋生了其他問題。最明顯的便是在民主制度下政商關係的變化。

我們知道,發展到今天,韓國已形成了多黨競爭和全民投票的選舉制。在這一制度下,政客上台前需要打選戰,執政期間需要以惠民政策贏得民心,在這一過程中,政客需要強大的資金支持。

誰有實力和能力支持總統或政壇人物?在韓國,恐怕非財閥莫屬了。

 2018年,韓國目前排名前三的財閥集團三星、現代汽車、LG的資產總額,佔據了韓國GDP的21.8%。

李承晚執政時期,在冷戰背景下,政府把朝鮮戰爭留下來的「歸屬財產」以低息貸款、長期還款的方式售賣給當時的一些大企業,朴正熙時,對大中企業的扶持力度加大,並將產業結構從傳統輕工業向重化工業方向轉移,這些企業就是之後韓國財閥的雛形。

從1963年到1994,韓國的經濟快速發展,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漢江奇蹟」。這是因為,朴正熙上台後掀起了私營化的浪潮,到1977年,韓國私營經濟佔據了GDP的92%。從企業規模上看,中小企業的比重不斷縮小,而大企業在國民經濟中的比重已經由1/2升至2/3。由此可見,作為私營大企業的財閥在韓國經濟中日益佔據支配地位。

不可否認,財閥在韓國的經濟增長、社會公平等方面都做出了努力,但財閥對韓國民主政治的影響也不容忽視。

一開始,韓國財閥對政治權力,還是很敬畏、很依賴的,這是因為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時,財閥實力尚弱,需要政府政策的扶持,在威權政治下,政府權力比較集中,使得掌權者有足夠的實力壓制財閥。

但隨著80年代後韓國的民主化轉型,國家政治權力被拆解,總統必須要經過選舉投票等過程才能上台。在這一過程中,政客必須依靠財閥所提供的資金、以及財閥控制的新聞媒體提供輿論支持才能走到最後。

我們知道,在韓國目前的民主機制下,總統五年一任,由保守派和進步派輪流執政。總統上台後,必須時刻提防反對派帶來的威脅,政客的政治抗擊打能力嚴重下降,所以更加要和財閥搞好關係。

四、韓國的反思

韓國總統成為世界上公認的高危職業之一已是不爭的事實,具體原因我們在上面也討論過了。

那麼,還有改變的法子嗎?

「青瓦台魔咒」到底應該怎麼解?

目前韓國的政壇,很大部分受到美國和國內大財閥的牽制,「蚍蜉」想要撼動「大樹」,的確很難。面對政治上的問題,韓國人不是沒有思考過,近年來,韓國的文藝作品逐漸顯現出對政壇的思考。

比如《辯護人》這個片子,它能拍出來能審過能成功上映,背後離不開政府的支持。你不得不感嘆韓國的電影自由,韓國政府也敢於直面自己的歷史過錯。

電影《辯護人》海報。

這部電影是改變了韓國,在電影上映一年後,釜山地方法院對「釜林事件」進行二審宣判,判處五名被告人無罪。電影又似乎沒改變什麼,韓國的情況,遠比為這一個案件翻案複雜。韓國的財閥、軍政,不是明面上的路徑就能解決的。

文藝作品對於現實社會的作用,不在於作品本身,而在於人們透過它能看到希望。

韓國歷史上的總統,少有幾個能像《辯護人》原型盧武鉉一樣,年輕時作為律師勇敢地為正義發聲,當上總統後又為韓國人民的福祉不斷努力,實打實地為人民服務,所以這樣的他才受到韓國人民的尊敬,所以它的故事才會被搬上大銀幕。

由此看來,高危的並不是韓國總統這個職業,真正的危險來自權慾和不受制度約束的野心。

只有像「辯護人」這樣的人,才會一直留在人們心裡。

來源  明白知識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