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殺人能逃走,是因為有七層關係網,那縱狗咬人的「安陽王」呢?

宋江

文: 齙牙趙

眾所周知,我的主業是讀宋史,有時候也讀一讀跟宋代相關的小說,比如說《水滸傳》。

這部小說裡有個很值得深思的情節。

鄆城縣押司宋江因為私通梁山的證據洩漏,在家中殺死了閻婆惜。勾結反賊,持刀殺人,這件事情不管是在古代的價值觀還是今天的價值觀,都是妥妥的死罪。

但是宋江卻成功地逃走了,而且還逃得非常之從容。

 

在他逃走的過程中,他在鄆城縣精心編制的關係網發揮了極其強大的作用,各盡所能各司其責,幾乎可以說是「玩弄法律於鼓掌之中」,堪稱「教科書級別」。

宋江的第一層關係是縣衙的同事。

閻婆惜被殺之後,她的母親閻婆知道只能智取不能力敵,於是藉著去買棺材的機會,把宋江騙到縣衙門口,然後扭住宋江就開始大聲報官:「有殺人賊在此。」

這種情況對宋江來說是非常被動的,他家裡閻婆惜的屍首還在,兇器也在,一旦他被抓住,根本不好抵賴。但是這時候,正在縣衙門口值班的工作人員,因為平時和宋江的關係非常好,對閻婆的報案置若罔聞,任憑閻婆怎麼喊,愣是沒有一個人動手的。

宋江的第二層關係是打手唐牛兒。

閻婆不放手,工作人員再跟宋江關係好,也不好意思明著出手幫宋江的忙,宋江這種假冒偽劣的武林高手又掙不開,眼看場面越來越尷尬。這時候,就需要充當打手的人站出來了。

這個人,就是宋江平時一直關照著的唐牛兒。他非常果斷地衝出來,先是掰開了閻婆的手,然後一巴掌把閻婆打得暈頭轉向,宋江趁機逃走。

宋江的第三層關係是知縣。

宋江雖然逃走了,但是閻婆和閻婆惜的情夫張文遠並不罷休,一定要去報案。這時候就該知縣出馬了。

知縣也知道人命關天需要找個兇手,先是把殺人案栽到了唐牛兒的身上,但是張文遠不服。再加上兇器也是宋江的,知縣沒辦法,只好磨磨蹭蹭地派人去找宋江。

宋江雖然武功不行,但是不傻,當然已經逃走了。但是張文遠還扭著不放,非要讓知縣派人去宋江老爹的家宋家莊去拿人。壓力又來到了宋江這一邊。

宋江的第四層關係是開法律文件的人。

知縣也是一個好玩兒的人,面對宋江這樣一個窮兇極惡的殺人兇手,就派了兩三個工作人員帶著文件去宋家莊要人。

結果宋太公不慌不忙地拿出一個文件,說因為宋江太過忤逆,自己三年前已經和宋江斷絕了父子關係,宋江做什麼事情都跟他沒關係,當然也沒理由來莊上抓人。

這件事真的是荒唐到什麼程度呢?宋江江湖人稱「孝義黑三郎」,孝字當頭的人,居然因為忤逆跟父親斷絕了父子關係,能想出這一招的,都是天才。

但是張文遠依然不服,非要縣令派人去抓宋江,否則就到州裡告狀。

縣令無奈,只能派兵了。

宋江的第五層關係就是都頭。

朱仝和雷橫兩個都頭帶著四十多個土兵直奔宋家莊而去,過程也是讓人忍不住想笑。

朱仝知道宋江躲在地窖裡,讓雷橫帶著人守在外面,自己進去給宋江通風報信,還跟雷橫一起假糢假式地演了一齣戲,這才回去給縣令稟報,說經過反複查抄,始終沒有找到宋江。

縣令「無奈之下」,只能下了一道海捕文書,走個形式。

宋江的第六層關係是縣裡其他頭面人物。

宋江雖然暫時安全了,但是張文遠和閻婆始終是一個隱患。接下來就該縣裡的頭面人物們出面了。

他們挨著去做張文遠的思想工作,張文遠一方面迫於情面,另一方面也想要在鄆城繼續混下去,只能答應了大家的說情,然後又做通了閻婆的工作,給了一點經濟補償,案子就暫時放下,一邊假糢假式地追捕宋江,一邊將唐牛兒判了一個「故縱兇身在逃」,就此了解。

宋江的第七層關係是州裡的辦事人員。

雖然縣裡擺平了,但是死了一個人,總要到州裡去交待,這就需要州裡的衙門要認可鄆城縣的處理意見。

於是,朱仝又讓人帶了一些銀兩去州裡,找到相關的辦事人員,讓他們不要駁回鄆城縣的結案報告。

到此為止,宋江雖然落了一個「潛逃人員」的名聲,但是行動自由、經濟自由,很是逍遙了一段時間。

所以,千萬不要小瞧宋江的這一次逃脫行動,沒有背後強大的關係網絡,他可能在第一步就被抓了,哪裡有機會跑到滄州去逍遙。

現在,大家回頭來想想,那位剛剛道歉的「安陽王」,他是不是比我更熟悉這一段故事?

有同事幫他掩護,有打手替他推搡,要文件就拿出「心理輔導犬証」,要當面對質就找不到人……還有其他的我不敢說。

真的,我就不信他一個人單槍匹馬能橫到這個地步。

 

来源  讀宋史的趙大胖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