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8 月 14 日

為國盡忠的口號喊得那麼響,我還以為你不投降呢?

文:齙牙趙

眾所周知,我的主業是讀宋史。一般來說,我用這樣的話作為開頭,就是要單純地講一個宋代的歷史小故事。

北宋宣和五年四月十七日,按照宋金聯合滅遼的協議,童貫、蔡攸帶兵進入燕山城,算是正式收復了這座被石敬瑭獻給遼國的重鎮。

雖然這只是一座被金兵掠奪得差不多的空城,雖然為了這座空城宋徽宗還給了很大一筆贖金,但是名義上的燕雲十六州正在依次回到大宋的手裡,大宋的疆域在這段時間內達到了鼎盛。

比大名鼎鼎的宋太祖、宋真宗、宋仁宗、宋神宗的疆域都要大。好不容易贖回來的地盤,當然要好好看守,宋徽宗幾經權衡,派了一文一武搭檔鎮守燕京,文官叫蔡靖,武將叫郭藥師。

宋金聯盟很快就撕破臉皮,到了宣和七年十一月二十,金兵開始出兵進攻燕京,郭藥師跟金兵打了一仗,發現打不過,於是動了投降的念頭,反正投降這件事情他也不是沒幹過,輕車熟路,基本上沒啥操作障礙和心理壓力。

郭藥師想要投降的念頭是如此的強烈,以至於以蔡靖為首的文官都已經很明顯地看出來了。

十二月初七,燕京城裡已經開始有人想要打開南門逃跑,蔡靖為了表明自己帶著全城軍民保衛燕京的決心,當機立斷,派人提著刀去南門守著:「敢有出門逃跑者,斬立決!」

到了十二月初八早上,蔡靖帶著一幫文官去找郭藥師開會,想要試探一下郭藥師的態度。會議的主題就是三個字——怎麼辦?

會上有人勸蔡靖說:「現在這個局面,斡離不的精兵我們是打不過,我們這邊的精兵即將跟著郭藥師一起叛變,我們這幫文官最好的辦法,可能就是趕緊撤回開封……」

蔡靖大義凜然地說:「撤回開封,那不就是棄城而逃嗎?皇上讓我們來守城,我們的任務就是死守燕京,棄城而逃,豈不是辜負了聖上的一番苦心?

提議的人聽到這樣的豪言壯語,只好退一步,說:「要不,我們派人把家屬先送回南方,我們在這邊死守?」

這個提議同樣被蔡靖拒絕了,他說:「家屬不能撤,否則軍心就散了。你看,我的兒子蔡松年也在這裡,我們都要以死報效皇上。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大家只好點頭稱是,全部折服於蔡靖的正義感之下。蔡靖用一句話作為自己的總結陳詞:「今後我是要上史書的《忠義傳》的,在座的各位就看你們誰能跟我一起名垂青史了。

當天下午,郭藥師眼看確實撐不住了,決定跟文官們攤牌。他打著開會的幌子,把文官們叫到自己的宅子。蔡靖等人剛一進門就被郭藥師手下的兵將們團團圍住。

郭藥師緩緩地說:「現在打是打不過了,我是準備投降了,現在就看你們的意見。」

蔡靖一聽這話,立刻勃然大怒:「皇上對我們恩重如山,我們唯有以死報答,你現在這樣做,對得起趙皇嗎?要降你降,我寧死不屈!

說完,蔡靖拔刀準備自刎,當即被郭藥師和手下的武官們攔住繳械,並關押在郭藥師的宅子裡。

蔡靖在這裡睡了一覺之後,第二天,金兵元帥斡離不來到城外,郭藥師出門談判之後回城,對蔡靖說:「斡離不託我給你帶個話,只要你投降,保你性命和官位。」

蔡靖冷冷地回答:「我是不可能投降的,我必定要以身殉國。麻煩你一件事,等我死了以後,請你把我們全家都埋到一個坑裡,好讓我們整整齊齊團團圓圓地上路。

說完,蔡靖回頭對著兒子蔡松年說:「今天當爹的給你說一句,永遠不要投降!生是大宋人,死是大宋鬼!

十二月初十,斡離不進駐燕京;十二月十一,斡離不派人來勸降,遭遇蔡靖怒斥:「不要枉費心機了,我既然落到了你們手裡,只有盡節一條路。

十二月十二,斡離不在燕京搞了一個受降儀式,命令把蔡靖為首的文官拖到馬球場去磕頭。蔡靖展示了自己超強的骨氣,堅持不跪。斡離不被蔡靖的傲氣俘虜了,他再度派人來勸降,答應給他一個美官。

蔡靖依然對此予以了嚴詞拒絕:「簡直是笑話,我身體雖然在金國,但是我的心依然在大宋,你管得住我的身體,還管得住我的心嗎?明說吧,斡離不如果一定要讓我當官,我只有一死。

斡離不無奈,只能把蔡靖留在燕京關押。

假如故事在這裡就結束了,那就是一個極其悲壯的故事,然而,事態的發展終於還是落入了俗套。

蔡靖發現北宋大勢已去的時候,終於還是違背了自己的諾言,投降了金國。

原計劃要跟他一起埋在一個坑裡的兒子蔡松年,更是在金國風生水起飛黃騰達,最後官至丞相,深得海陵王的信任。

再補一刀吧,完顏宗弼(金兀朮)跟岳飛作戰的時候,蔡松年就負責金國的軍事總後勤工作,也算是跟宋軍在正面戰場上交手了……

當初父子倆為國盡忠的口號喊得那麼響,我還以為你不投降呢。

本文史料來源於《宋史》《金史》《三朝北盟會編》《南歸錄》《北征紀實》等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