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萬沒想到,竟有人編造自己差點被「性侵」?

AOC

文:寰宇大觀察

民主黨的當家花旦,來自紐約州的眾議員AOC又開始裝可憐、玩弄人們的感情了。

她在Instagram上發布了一則視頻,在視頻中,她稱自己差點死於1月6日的國會衝擊事件,並且險些遭到性侵。

她說:我當時甚至不知道能否挨過那一天,不知道在那一天結束時,自己是否還會活著。

她還稱來自德克薩斯的參議員克魯茲差點害死了她,因為她認為:克魯茲在國會聯席會議上挑戰選舉結果,因而煽動了那場震驚世界的國會衝擊事件。

AOC的邏輯就是這麼簡單,或者說,她就是這麼無恥。

克魯茲質疑大選結果也是在履行自己的憲法責任,許多州在選舉前用行政令和司法判決的方式改變了選舉細則,這涉嫌違反了憲法第二條的選舉人條款。為什麼克魯茲就不能質疑呢?克魯茲質疑選舉結果和衝擊國會又有什麼直接的關係呢?

她說衝擊事件發生的時候,她躲在廁所的門後面。「我認為我快要死了,那是我一生中最安靜的時刻。」

她的這番博取選民同情的言論,很快就被打臉了。人們發現,事件發生時,她根本就不在國會大廈裡。

上面就是國會周圍的地圖。其中,US Capitol就是國會大廈,而AOC當時卻在圖中的Cannon House Office Building. 也就是坎農辦公大樓,離國會還有一段距離。

AOC關於自己差點死掉、差點被性侵的言論,都是源於自己的臆想。她想將自己塑造成一個受害者和衛「道」士的角色,但是她不是。於是她只好發揮自己撒謊成性的本領,稱克魯茲差點害死她,稱自己差點被性侵,開始博取同情。

我萬萬沒想到,以前,民主黨人最喜歡的是別人被「性侵」的故事,並藉此來打壓異己,其中最為著名的就是卡瓦諾大法官受迫害事件。後來,當這件事鬧到了拜登頭上時,民主黨就全啞火了。現在,民主黨人竟然開始自己赤膊上陣了,開始編造自己差點被「性侵」的故事了。這得有多無恥啊!

福克斯新聞也報道了這件事,我為大家挑選幾個評論。

golfman543說:AOC說:「我認為我快要死了,那是我一生中最安靜的時刻。」我們所有人都希望她能一直這樣下去(我說的是關於安靜的部分)。

eaaadams1說:實際上她從來沒有安靜過,這對於她而言,或許是一種全新的經歷。

WashingtonDemocrats_r_iconoclasts說:外表越是吵鬧,內心越是空洞(這是中國諺語)。(他的原話是Outside loud, inside empty.  –Chinese proverb,我不知道怎麼翻譯比較好,也不知道這句話對應的是哪一句中國諺語)

ItsBeerThirty說:最糟糕的是,那些支持AOC的人完全不知道AOC的行為有多陰險,這群人不可理喻。

doodaaa189說:放在25年前,AOC這種人只能繼續做個酒保,大學把一代美國人變成了白痴。

floRida說:嚴肅地說:我很懷疑她能不能繼續當個酒保,因為做這份工作需要一點同情心和技巧。

rodneymoose210說:國會需要為新當選的議員們制定一個測試,看看這些人的精神狀態是否適合擔任議員,AOC通不過這種測試,因為她瘋了,她應該被解除職務。

AOC出生於1989年10月,來自紐約州第十四國會選區,這個選區位於紐約市內。紐約市能選出白思豪這種人當市長,當然也就能選出AOC這種蠢貨。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