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一百零八條好漢,你猜有幾個打工人?

文:齙牙趙

眾所周知,我是一個喜歡蹭熱點的宋史愛好者,今天我們就來蹭一蹭打工人

可能很多朋友看到這個題目的時候都會想,《水滸傳》講述的就是底層百姓反抗官府和豪強壓迫的故事,宋代的商業也進入了一個比較發達的檔次,梁山一百零八條好漢裡,處於「被壓迫階級」的打工人,數量應該不少吧?

其實我一開始也是這麼想的,但是當我把這一零八個人的職業梳理一遍之後,發現了一個讓人十分驚奇的事情——打工人的數量少得可憐,近似於無。

這一群人上山之前,有當土匪的,有混黑道的,有當軍官的,有混官府的,有當土豪的,有玩宗教的,有當土豪的,有當混混的……實在不能拉幫結派的,也都是能看個病、寫個字、刻個章、打個魚的自立門戶者。

難道,這一百零八個人裡,一個打工的都沒有嗎?

其實真要細數的話,也是有的,不過有且只有兩位。

第一個是鬼臉兒杜興,他名義上是李家莊莊主撲天雕李應的主管,口頭上「主人、主人」地叫得很誠懇,但是李應對他的定位,更多的是江湖兄弟,而不是打工的下屬。

有個細節可以作證,杜興出獄之後拿到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李家莊的主管,李應對他極其信任,「每日撥萬論千,盡託付與杜興身上」。倘若李應真是按照人才招聘的方式來選主管,怎麼可能讓一個素未謀面、有犯罪前科的陌生人來當管理那麼大的家當?

第二個大家更為熟悉,浪子燕青,玉麒麟盧俊義的家僕。按照今天的勞動僱傭關係,他應該算是盧俊義私人企業的打工仔,但是實際上他和盧俊義的關係並不止此。燕青自小父母雙亡,被盧俊義撫養長大,他在盧俊義心中的定位,更多是義子。

同樣有個細節可以作證,盧俊義出發去泰山避禍之前,召集府上的高管開會,大家都到齊了,燕青還沒到,盧俊義脫口而出:「怎生不見我那一個人?」可見燕青在盧俊義心中的心腹地位。而盧俊義也知道燕青的能力,除了打架之外一無所長,買賣不會做,管帳管不來,只能在家中當一個壓場面的人。甚至燕青還喜歡逛色情場所,盧俊義還專門叮囑他「不可出去三瓦兩捨打哄」。你說,這樣的人,除了牢固的收養與被收養的關係,怎麼可能重用?

所以,梁山一百零八好漢裡,唯二的兩個打工人,其實也並不是那麼單純的僱傭關係。

那麼,梁山上到底有沒有打工人呢?那是肯定有的。

孫二娘店裡的夥計,張順手下打魚的壯漢,朱貴酒店裡的小二,他們後來都跟著雇主一起上了梁山,但是非常遺憾的是,他們不配擁有姓名,更不配列入一百零八條好漢的名單。

有一個非常神奇的價值觀:偷東西的時遷、騙吃騙喝的白勝、惹是生非的李逵、做人肉包子的孫二娘……這些沒個正當職業的犯罪嫌疑人都能有名有姓地列入好漢行列,小說的作者卻捨不得留點名額給打工者。

這是歧視還是誤解?我們不得而知,但是我可以明確地告訴大家,梁山好漢裡唯二的兩個打工者,後來也都解除了跟雇主的僱傭關係。

杜興辭官之後,倒是跟李應繼續生活在一起。但是他們的關係經過梁山洗禮之後,已經完全沒有了僱傭的意味,變成了平等的兄弟關係。原著裡也說了,兩人回到獨龍崗李家莊,「一處做富豪,俱得善終」。

而另一個打工人燕青,則更是狂放,先是勸盧俊義辭官歸隱頤養天年,盧俊義拒絕之後,他直接提出了終結僱傭關係,然後收拾了一擔金珠寶貝自己走了。走之前還騙盧俊義說,就在附近待著,隨時跟盧俊義有個照應,但是直到盧俊義被毒身亡,他也沒出現過,顯然是走得恩斷義絕(電視劇版的《水滸傳》則給了燕青更好的結局,讓他帶著書中第一美女李師師私奔)。

到此為止,《水滸傳》中所有的打工人全部都拋棄了這個身分,要麼上位成為合伙人,要麼脫離關係另立門戶。梁山好漢之間的關係,有夫妻關係、有兄弟關係、有親戚關係、有朋友關係,甚至還有上下級關係,卻再也沒有了僱傭關係、

作者生活的年代和地域,商業也算是頗發達,身邊應該也能接觸到不少打工人。他在書中這樣安排,是無心插柳的巧合,還是他心中另有一套價值觀,我們不得而知。

但是,這樣的安排讓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兩句話。

第一句是「生意場上無兄弟」,可能作者覺得摻雜了僱傭關係的兄弟關係,就再也不純粹了,有些功利。

第二句是「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當好漢的人,怎麼能給人打工呢?哪怕當個混混,也比打工強啊。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