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問題,理科生慎入! ! !

理科生

文: 古原 

我承認,我是個標題黨。

上一期標題僅為吸眼球,引發不少爭議,不過也是好事,有人討論就不是問題。

文科生誤國,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央行論文中說,文科生多導致東南亞進入中等收入陷阱,是可以隨意解讀的,因為這是一個偽命題。

因為這個議題本來就不清晰,不成立。

任何一個國家走向中等收入陷阱,原因都在於當地知識分子對社會問題的認知錯誤,這些知識分子是文是理不知道,但起碼他們是接受了錯誤的社會理論。

錯誤的社會理論之所以能大行其道,是因為社會理論無法像自然科學一樣進行實證,我們能看到的結果永遠是多因一果,無法單獨剝離其中的因素進行分析。

文科生也好,理科生也好,碰到社會問題就懵圈,瞎搞的事不知道多少。

本質不是文科生還是理科生的問題,而是社會學科中缺乏科學,導致各種謬論橫行,世界大亂。

為了平衡文科生的不適感,上一篇讓幾十個文科生取關了,我傷心壞了,這一篇我來開罵理科生,我先來談一個理科生參與社會問題引發災難的案例。

大家知道計劃生育的決策的論據是誰提供的嗎?

宋健。這個理科生,注定要青史留名。

宋健,1931年12月29日出生於山東榮成,控制論、系統工程和航空航天技術專家,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美國國家工程院外籍院士。

宋健是錢學森的門生,1975年的時候,宋健是航天部的前身七機部二院生產組副組長。那一年,他參加中國科學家團隊出訪荷蘭,遇到了荷蘭數學家奧爾斯德。

多年後,奧爾斯德對於自己無意中影響到中國的人口政策仍百思不得其解,他回憶說,那天吃完飯喝著小酒,他跟宋健談起自己的一篇文章,文章提出了一個問題:如何在一個虛擬的島嶼上防止人口過多。

奧爾斯德和同事想出了一個優雅的數學解法。他把這個解法告訴了宋健,宋健突然振奮起來,眼神一亮。

在錢學森的引薦下,宋健與高層建立了聯繫。宋健所在的七機部承擔起了人口預測的工作。據說因為七機部主要是計算導彈飛行彈道的,而導彈飛行中形成的拋物線,與生育分佈曲線相似。

其後幾年,宋健和他的同事以訪問歐洲獲取的奧爾斯德等歐洲學者的觀點,作為中國人口生育率控制計劃的基礎。但區別在於,歐洲學者只是作為學術問題研究,而中國真的在現實世界中應用。

在1979年的成都人口論壇上,各方觀點進行了激烈的碰撞。

西安交通大學的一個數學家團隊發言稱,政府到2000年實現人口零增長的目標是不可能實現的。

李廣元代表宋健的團隊在會上發言,他談到自己的團隊是如何通過控制論來計算中國未來的人口的。控制論是複雜機械系統中的控制和溝通科學。他強調自己是用計算機來預測未來人口數量的,而與會的大部分專家都還沒見過計算機。

最終成都人口論壇集體通過了火箭專家們關於獨生子女政策的提案。

1980年,新華社公佈了宋健等人用「 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相結合 」的「 人口控制論 」的方法研究出來的「 百年人口預測報告 」:如果按中國當時的生育水平延續下去,2000年中國人口要過14億,2050年中國人口將達到40億。

宋健從食品和淡水角度估算了百年後中國適度人口數量,結果表明,如果生育2個孩子,我們整個民族將一直處於不良式供應狀態。

如果在100年左右時間內,我們飲食水平要達到美國和法國目前水平,中國理想人口數量應在6.8億以下。從淡水資源看,中國的水資源最多只能養育6.5億人。同年田雪原等也得出中國最適人口應該在7億以內的結論。

宋健在光明日報撰文說:

「 我們絕不應該保持前兩年每個育齡婦女平均生2.3個孩子的生育水平。為使我國人口將來不再有大幅度增長,應該在今後30到40年的時期內大力提倡每對夫婦生育一個孩子。這是為了糾正我們過去在人口政策上所出現的錯誤所必須付出的代價,是根據我國當前的實際情況權衡利弊而作出的最優選擇。 」

「 英國生態學家根據英國本土的資源推算,現在5600萬人太多,應該逐步降到3000萬人,即減少46%;荷蘭科學家研究的結果是現在的1350萬人口已經超過了4萬平方公里上的生態系統所能負擔的限度,應該在今後150年內降到500萬,即減少63%。 」(宋健:《從現代科學看人口問題》

1980 年9 月25 日,《中共中央關於控制我國人口增長問題致全體共產黨員、共青團員的公開信》指出:「 為了爭取在本世紀末把我國人口控制在十二億以內,國務院已經向全國人民發出號召,提倡一對夫婦只生育一個孩子。 」

1982年2月9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關於進一步做好計劃生育工作的指示》,將計劃生育定為基本國策。

理科生,衝進來搞社會問題,結果如何呢?

我作為一個文科生,我用一個excel表,也可以推算出所謂的人口災難。

有人擔心中國人生的少,中華民族會亡國滅種,我可以給他一個方案,你找一對志同道合的夫婦,你們約定每一代你們都生四個,變成家規世世代代傳遞下去,假設一代20年,經過一百代,也就2000年,第一百代會有多少人口呢?

我算了一下,基本上可以遍布宇宙了。

可見宇宙恆星總數量預計是在20萬億億顆,你家的人口可以在每一顆恆星系裡擁有至少12億人口。

兩個小家庭,可以征服全宇宙。

這個計算絕對沒有問題,小學數學就可以解決。但錯在哪呢?

宋健和我的計算都得沒錯的,錯的地方在把人當機器了。把人當作機器,就是最大的邏輯謬誤。

人是會根據環境調整自己的生育偏好的,連人是擁有自由意志能根據環境調整自己行為都不懂,那這種理科生最好遠離社會問題。

再來談一談另一個著名的科學家,愛因斯坦

愛因斯坦是誰是不需要介紹的,超級理工男,所有理工男心裡的男神。

但愛因斯坦也是一個積極的社會問題的發聲者。

他寫過一篇文章叫,《為什麼我們要社會主義》,你就知道他的社會問題觀點是什麼了。

1918年11月,在俄國革命的影響下,德國爆發了工人和士兵的武裝起義,迫使德皇威廉二世退位,一戰宣告結束;革命產生了工兵代表蘇維埃,初步建立起民主政權。身處革命中心柏林的愛因斯坦對此熱情支持,他第一時間給在瑞士的母親寄去兩張明信片,報告自己親眼看到的壯舉,表達自己的澎湃激情:

【「 偉大的事變發生了!我原先還害怕法律和秩序會完全崩潰。但到目前為止, 運動正以真正壯麗的形式發展著,這是可能想像到的最驚心動魄的經歷。……能親身經受這樣一種經歷,是何等的榮幸! 」「 事態的發展使我感到非常高興。只有現在,我在這裡才開始感到心安理得。(戰爭的) 失敗創造了奇蹟。學術界把我看作是一個極端社會主義者。 」(《愛因斯坦論和平》)】

不久,他又在給好友米凱爾·貝索的信中表達了同樣的心情,並對革命後的形勢表示樂觀:

【「 某種偉大的事物真正出現了。軍國主義宗教已經消失……老先生們大部分都暈頭轉向,惶惶不知所措……對舊經濟表示留戀之情;而對於我們,舊經濟的消失卻意味著解放。 」「 在採取斷然措施之後,我們還能活著嗎?不少徵兆簡直令人懷疑。但是,我的樂觀是難以動搖的。我享有一個無可責備的社會主義者的盛名。 」( 《愛因斯坦-貝索通信集》)】

對於20世紀最重大的事變之一——發生在俄國的革命和社會改造,他總體上表示支持。他稱自己「 尊敬列寧,因為他是一位有完全自我犧牲精神、全心全意為實現社會正義而獻身的人 」;他理解俄國人的選擇和暫時的犧牲,「 努力去了解俄國革命為什麼會成為一件必然的事 」;他曾在1919年領導德國知識分子,就資本主義列強對蘇俄的「 飢餓封鎖 」發表抗議聲明,後又欣然出任一戰後德國科學界組織的一個德蘇友好團體的理事。

愛因斯坦不曾站在力圖維持自身特權的「 有產者 」一邊,相反,他看到蘇聯人民取得的進步和犧牲,摒棄了以往反蘇宣傳帶來的錯誤印象,公開發表演講呼籲大家支持蘇聯:

【「 多年來,關於俄國人民和他們的政府的努力與成就, 我們的報刊都在欺騙我們。但今天,人人都知道,俄國以像我們自己國家一樣的熱情,推動了並且還繼續在推動著科學的進步。……從不發達的基礎開始, 過去二十五年中它那非常驚人的發展速度,實在是史無前例的。 」】

他把這些巨大成就歸結於「 主要由於改善了組織而取得的成就 」,也即採取了新型社會制度和生產、組織方式。此外,他還指出蘇聯在二戰中對世界和平與正義的意義:

【「 我們必須特別強調這樣的事實:俄國政府曾經比任何其他大國更加真誠而不含糊地努力促進國際安全。…… 俄國不同於西方大國,它支持西班牙的合法政府,對捷克斯洛伐克提供援助,並且從未犯過加強德國和日本冒險家力量的罪惡。 」】

對於西方國家所詬病和加以妖魔化的蘇聯國內政治,愛因斯坦談道:

【「 無可否認在它的政治範圍內存在著嚴厲的強制政策。這也許部分是由於為粉碎舊統治階級的權力,保衛國家免受外國的侵略,並把深深紮根於過去的傳統中的政治上無經驗和文化上落後的人民改造成一個為生產勞動而充分組織起來的民族所必需的。……我們也應當記住,為個人取得經濟保障所作的成就,以及為公共福利而利用國家的生產力,都必然會使個人自由蒙受某些必要的犧牲,而自由除非伴有一定程度上的經濟保障,否則就不會有什麼意義。 」(1942年10月25日,對「 猶太人支持俄國戰爭公會 」所作電話演講)】

此外,他在這次演講中還盛讚蘇聯真正實現了一切民族的平等。他號召「 用我們一切可能的辦法,以最大限度的物質資源來援助俄國……對俄國人民大大地感恩,感激他們承受瞭如此巨大的損失和痛苦。 」

算了,不寫了,承認愛因斯坦在物理上的成就了,社會科學方面就當他是個路人吧。

你看,理科生的思維方式進入社會科學領域也是一塌糊塗。可見社會科學普及還早著呢,人類離全面普及關於社會的科學還有很遠很遠的路要走。

經濟學是社會科學裡的皇冠學科,可以說是唯一具備有規律性的學科。雖然已存在上數百年,但這一門學科,對於世界來說,正確的經濟學普及在世界上還沒有開始。

 

來源     古三古四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