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背後的社會基本面

文:童大煥 

【1】

問:

想問問童老師今天(北京時間2021年1月7日)的心情如何?你認為大洋彼岸的最終選舉結果是定了嗎?還是要等看1.20號的消息?假如世界經濟從此開始墜落谷底,核心城市核心位置的好房子依然是抵御風險的好資產嗎?還是那些生產基本生活生產資料的股票或實體?

答:

心情用下面五句話來形容:一,人類大部分時間都是邪惡戰勝善良、野蠻戰勝文明、黑暗統治世界的。但是現在的人類正越來越透明。二,大丈夫論世,論順逆不論成敗,論是非不論利害,論萬世不論一生。三,林伍德的信息提前預警(特別是對彭斯等人的判斷),基本上都被證明是對的(林伍德大律之前推文中反复提到的那些沼澤鱷魚們一一現形,麥康奈爾、佩落西、彭斯、林賽等等。他1月6日再次警告川普:彭斯會是叛徒,今天的國會山是個陷阱)。四,老美即使衰敗也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比他爛得多的地方多得很。五,北島顧城的詩寫得真好: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來尋找光明。 (顧城的殺妻作為確實令人不齒,但這句詩確實好。)

結果最後會怎樣,我不知道,我們只是旁觀者只能看戲。

如果經濟墜落,除了核心地段的優質房產,你還能有什麼可以抵御風險?

現代科技這麼發達,生產技術這麼高,還停留在基本的生產生活資料觀念的是典型的農業思維,我們說了這麼多,你還是一點都沒有轉變過來。

舊觀念,就像我們腦後的辮子,剪掉了20天又長出來,剪掉了20天又長出來。

【2】

這是一場人數上勢均力敵的較量。

這次大選中,從當前的統計數字上看,拜登獲得大約8000多萬張選票,而川普則獲得了大約7500多萬張選票。

如果確實有系統性作弊,那麼這個數字要反轉過來,拜登獲得大約六七千萬張選票,川普獲得八九千萬張選票。

但都不改變在人數上勢均力敵的基本面。

尤其是,這種勢均力敵,是在美國主流媒體基本上一邊倒向民主黨的基礎上形成的,美國人民基本面上的健康程度令人驚佩;尤其是民兵組織,堅定地站在了川一邊。

【3】

人數上勢均力敵,價值觀上卻水火不容。

川普和他的選民們代表美國傳統價值觀,拜登陣營則代表激進自由主義價值觀,二者在漫長的積累下,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 量變引起質變 」 的臨界點上。

【4】

易中天說「 勢均力敵又各有道理,最好的方式就是尋求妥協。 」 這是一種非常糊塗的和稀泥。

固然,民主的本質精神是妥協,但妥協不是綏靖主義(appeasement policy),不是姑息養奸以求暫時的和平與苟安。

妥協是有底線有原則的讓步。尤其是在大選有沒有致命性、系統性舞弊的問題上,是一個大是大非的基礎性原則性問題,無步可讓。

【5】

但到底有沒有致命性、系統性舞弊,指控方一直得不到正式呈現證據的機會。

民主黨一方若足夠正直誠實,應立即呼籲司法機構盡快調查真相,公開透明地一一檢視所有舞弊證據——就像2017年川普剛上台時,花了三年時間調查他子虛烏有的「 通俄門 」 ;媒體也應該完全開放透明報導真相,而不是選擇性披露和遮掩。

但是,兩個多月來,川普的舞弊指證一直提不起正式程序。不論是司法(從地方法院到聯邦最高法)還是立法(國會),都沒有在正式程序上公開公平地展示證據的機會。媒體更是充耳不聞,甚至一邊倒地指責川普破壞民主。

最關鍵的美東時間1月6日,國會選舉人票確認進入辯論階段,就在科魯茲等人準備了大量資料準備在全美人民面前呈現(直播),反對選舉舞弊時,外面有人掐著時間點衝擊國會,導致國會暫停,衝突中有人被警察槍擊身亡,華盛頓進入宵禁。

國會恢復秩序後,迅速進入常規點票,質疑舞弊程序被擱置,彭斯宣布拜登在選舉人票上獲勝。

很快,川普支持者發視頻稱:衝擊國會是滲透到川普支持者中的安提法所為;

川普發推:呼籲守法與和平,希望大家安全回家;

川普推特賬號因再次強調大選被竊,被封停12小時,推特還威脅永久吊銷川普推號;

林伍德推特賬號被封。

網上消息:破窗而入闖進國會山的牛頭人和他人被網友扒出——是黑命貴的人,他們冒充挺川者,被警察放進去;

華盛頓時代報導:一名退役軍官的公司XR Vision使用面部識別軟件對幾位抗議者臉部進行處理,已經識別出兩名進入議會者與賓州安提法集會中的照片相一致。

網上視頻:黑色套頭衫男子在警察身後雙手向上揚手引路,國會山的「 肇事者 」 並非「 闖入 」 ,是被警察放進大搖大擺走過警戒線的!

與此同時,拜登聲稱「 川普暴徒 」 已橫掃國會山,民主黨正處於前所未有的襲擊之下。

又一個視頻顯示有內應——一個黑人警察引導闖入者從樓梯向上進國會廳……

很顯然,川普還在總統任上,都提不起對自己不利的舞弊議程的調查;如果拜登上任,有沒有舞弊這個問題,就更只能泥牛入海無消息了。

在此也順便提醒一下那些說川普獨裁的人們,世界上存不存在這樣的一種獨裁?

【6】

從11月3日至今,人們可以清晰地看到美國在大選是否存在系統性舞弊問題上,已經被深層勢力深度綁架,司法、立法、行政以及媒體無一例外全部停擺,不作為,甚至全面淪陷,起反作用。

川普窮盡法律框架下和平解決問題的努力逐一告敗,面對堆積如山的舞弊證據,法院拒絕受理、國會中止辯論,只剩下秉少數議員和憤怒的民眾。

答案在寒風中飄。

【7】

有人說美國民主制度行二百年,有良好的自我糾錯機制,不可能出現系統性腐敗。

但我更相信一位美國優秀企業家的話,大意是:再高檔豪華的酒店,廚房也是無比骯髒的!

社會的運行,就像一個游泳池,再高檔也要定期停下來清洗;就像原始森林,隔一段時間腐敗物就要自燃,才不會引起毀滅性的森林大火。

再好的法律和製度,都是防君子不防小人,對君子有約束,對小人無效用。

人類的邪惡基於人性,不管是基督徒也好其他什麼信仰也好,他首先是人,其次才是什麼信仰。

好制度下不是沒有窮凶極惡,而是有足夠的自由自主空間,使另外80%以上的好人、本份人有更多更自由的競爭與生長空間,從而使整個社會的善良底色更亮,經濟效率更高,創新能力更強,而不是這個社會不會出現令人瞠目結舌的系統性腐敗。

【8】

依我看,美國社會二百年來成為人類文明燈塔的最根本原因,不是權力結構上的民主安排約束了腐敗,而是憲政(限政)結構上「 把政治權力關進籠子 」 ,保證了公民權利的自主自由。

而公民自由,才是經濟繁榮、社會進步、個人安全與幸福的全部源泉。

【9】

民主黨的一整套施政綱領,包括高福利高稅收對公民財產權的侵蝕,結果平等主義對自由和效率的侵吞,多元文化價值觀對保守價值觀的破壞,都會嚴重破壞自由自主的公民權利,進而全面侵蝕美國的立國根基。

儘管這種侵蝕,並非一朝一夕實現。但一旦侵蝕到積重難返,就會陷入系統性潰敗,那就只能等待大劫後的重生。

來源     經緯西東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