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加拿大防疫總提「社交距離」而非「戴口罩」?張文宏:沒毛病!

社交距離

自從疫情爆發後,海外華人對老外不愛戴口罩這事簡直操碎了心。

老外戴口罩是為了防止病毒細菌傳染給別人,這意味著戴口罩的就是病人。這常識經過各中文自媒體的普及,我相信大家也都知道了。正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海外各國會出現戴口罩的亞裔人群被歧視的事。

此外,老外是真心壓根覺得口罩沒用。

最近,只要稍微觀察下就可發現,在各西方國家發布的疫情官方衛生指導裡,包括WHO,基本也都不提戴口罩這一項。

WHO官方提示如何避免新冠病毒傳播:勤洗手、打噴嚏咳嗽用紙巾捂住、避免接觸有流感感冒症狀的人、完全煮熟肉類和雞蛋、不要接觸活家禽和野生動物

這兩天隨著加拿大疫情的蔓延,總理和各省地方長官、衛生官員發表講話,我們可以發現,他們說話中都會出現一個高頻詞彙:
  

  社交距離(social distancing)

“社交距離”廣義上是指和他人減少接觸,狹義上則指人與人至少保持1-2米(6英尺)的距離。
在家辦公、關閉學校、取消大型活動等都是保持社交距離的舉措。

CBC的記者就帶著捲尺做過實驗,基本上要保持安全的社交距離就差不多是下圖這樣:

昨天,上海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現在的網紅醫生張文宏和德國杜塞爾多夫的海外華人進行網上連線時指出:

“這個病是可以防的,主要的手段是保持社交距離、洗手、戴口罩。我沒有見到這三項都做得很好的人還被感染的。”

張教授同樣將「保持社交距離」放在了防止病毒傳播的首要位置。

海外華人還需要戴口罩嗎?

為什麼中國政府在宣傳如何避免傳播新冠病毒時就乾脆利落地強調「戴口罩」,幾乎不提「保持社交距離」這一項呢?

其實這和人口密度有關。

國內人口密度高,大家出門低頭不見抬頭見,哪裡都是人擠人。要真正靠自覺保持社交距離,客觀上會存在難度。而戴口罩是為了防止飛沫傳播,即使在社交距離不安全的情況下,也能保護一下自己。所以中國這樣的人口大國,宣傳戴口罩,是必要的。

但在國外,衛生專家們之所以強調保持社交距離,是因為人口密度沒有那麼高,人們只要自己足夠留心,提高意識,完全可以避免和未知人員接觸。

記者勞里·加勒特Laurie Garrett是美國著名的全球防疫專家,是獲得皮博迪獎(The Peabody Award)、喬治·伯克獎(George Polk Award)和普利策獎(Pulitzer Award)這三大著名新聞獎項的第一人。曾著有《逼近的瘟疫》一書。

勞里·加勒特

2020年1月25日,在武漢新冠肺炎爆發不久,她在美國權威雜誌《外交政策》刊發頭條文章。
她寫道:

「在戶外戴口罩是沒用的,即使在室內也沒什麼用。大多數口罩戴了一兩次就會變質。日復一日地使用同一個口罩比沒用更糟糕——而且令人噁心,因為你的口鼻裡的東西,最終會在口罩的內側塗上一層對細菌有吸引力的發臭的貼面。

我很少在流行病中戴口罩,而且我已經親歷過30多次病毒爆發事件。相反,我遠離人群,與個人保持距離——起碼半米,約1.5英尺,這是一個很好的距離標準。如果有人咳嗽或打噴嚏,我要求他們戴上口罩,以保護我免受他們可能受到污染的液體。

如果對方拒絕,我就離他們一米(約3英尺)遠,否則我就離開。不要握手或擁抱別人,禮貌地請求接近你的人離開,說你倆(戀愛中的情人)最好不要在流行病期間親密接觸。」

即便權威專家這麼解釋,幫幫還是覺得不放心,繼續詢問了我一個同學(他是浙江省的一個防疫專家)在海外是否需要戴口罩,得到這樣的解釋:

「在空曠非密閉環境,口罩不是必須的,但可能通過觸摸污染手再污染口鼻眼睛感染。對你們非專業人士來說,很難做到戴口罩的時候永遠不再觸碰口罩外側面,所以洗手更重要。」
可見,口罩可以當作社交距離無法保持狀態下的最後一道防線,但是前提是要洗手,不能觸摸眼鼻口區域。

到底還能出去嗎?

自我隔離(完全在家呆著,哪怕連超市都不去)是最嚴格保持社交距離的方式,這通常對以下幾種人適用:

  • 有感冒和流感症狀者
  • 新冠病毒確診者
  • 從國外返回加拿大者
  • 接觸過確診病例者

但加拿大政府目前鼓勵民眾儘量宅家,是不是這就意味著像中國之前一樣,嚴格到哪裡都不能去呢?

針對這個問題,CBC新聞給出的答案是:不是。

宅家其實就是讓大家保持社交距離的一種舉措。加拿大地廣人稀,要找個沒有人的地方呆著,野外到處都是,還是足夠安全的。

如果迫不得已要去超市採購,那麼保持好社交距離,離人1-2米的距離,回到家後立即認真洗手,也是不會有問題的。

如果你囤了口罩,那並不代表你遠離了病毒,只有注意這三項:保持社交距離、勤洗手、戴口罩,才能真正做到有效的防護。此外,張文宏教授昨天還說了:不要強迫外國人戴口罩,首先要改變自己,而不是強迫改變別人。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