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後疫情時代覺醒的醫道良知

疫苗護照

Covid-19疫情發生兩年半以來,全世界一直生活在疫情帶來的恐慌與各種次生災害中。儘管大重置的主要提倡者、世界經濟論壇(WEF)的創辦者克勞斯·施瓦布(Klaus Schwab)於2020年6月3日宣布,將2021年1月舉行的年會(達沃斯論壇)的主題定為「大重置(Great Reset)」,在其署名文章《大重置時機來臨》(Now is the time for a ‘great reset’)中,毫不隱諱地提到將利用疫情重置資本主義,但左派硬將這說成是保守派編造的「陰謀論」,不肯承認大重置計劃的存在。隨著疫情被深度政治利用的事實顯化,終於有人意識到,這場疫情不是一場公共衛生事件,成了左派建立「世界新秩序」(New World Order)的槓桿。最近一個月接踵發生的兩件大事,說明有識之士正在反思疫情的由來及其被政治操縱的惡劣後果。

國際醫學界對腐敗聯盟的聲討

2022 年 5 月 11 日,一份代表來自世界各國 17,000 名醫生和醫學科學家的聯合聲明《恢復科學誠信》發表於「全球新冠軍肺炎峰會」(GLOBAL COVID SUMMIT)網站上。聲明開頭就直指由大型科技公司、媒體、(醫療)學術界和政府機構這一「平行聯盟」(a parallel alliance)對疫情的惡意利用:

「我們,來自世界各國的醫生和醫學科學家,通過我們對希波克拉底誓言的忠誠團結起來,認識到強加給醫生和患者的災難性 COVID-19 公共衛生政策是製藥、保險和醫療聯盟腐敗的結果。醫療機構,以及控制它們的金融信託已經滲透到醫療系統的各個層面,並受到大型科技、媒體、學術界和政府機構的平行聯盟的保護和支持,他們從這場精心策劃的災難中獲利」,這封公開信「旨在結束國家緊急狀態、恢復科學誠信並解決危害人類罪。」

這封聯名信的措辭非常尖銳且毫不含糊,直指國際衛生組織與各國政府強加給醫生和患者的災難性 COVID-19 公共衛生政策是製藥、保險和醫療聯盟腐敗的結果,是「危害人類罪」,並成為這個腐敗聯盟共同謀利的手段。公開信指出,醫學界剝奪了患者為實驗性 COVID-19 注射提供真正知情同意的基本人權。這些災難性的決定是以犧牲無辜者的利益為代價的,因為故意拒絕關鍵和時間敏感的治療,或者由於強制基因治療注射,導致患者死亡;對敢於說真話的醫生動輒以解僱相威脅。

這封公開信毫不避諱疫情成了別有政治企圖者的政治工具:「由於政府、公共衛生官員和媒體的廣泛審查和宣傳,我們的患者也無法獲得了解疫苗及其替代品的風險和益處所需的信息。患者繼續遭受強制封鎖,這損害了他們的健康、職業和兒童教育,並破壞了對公民社會至關重要的社會和家庭紐帶。這不是巧合。在題為《COVID-19:大重置》的書中,該聯盟的領導層明確表示,他們的意圖是利用 COVID-19 作為重置我們整個全球社會、文化、政治結構和經濟的『機會』。……全球新冠肺炎峰會的使命是結束這場被非法強加給世界的精心策劃的危機,並正式宣布這個腐敗聯盟的行為無異於危害人類罪。」

這封聯名公開信要求醫生與醫學科學家公開對話,以此為起點,恢復醫療權利和患者自主權,包括神聖醫患關係的基本原則,並提出10條原則性要求,其中包括:我們聲明輝瑞、Moderna、BioNTech、楊森、阿斯利康及其推動者隱瞞和故意遺漏患者和醫生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信息,應立即以欺詐罪起訴。第十條,我們聲明必須追究政府和醫療機構的責任。」

這封公開信回答了疫情以來的所有疑問,措辭尖銳客觀,想了解真相的人都應該去讀。

世衛罕見地承認死亡人數大數據嚴重誇大

按照WHO最新公布的數據,截至2022年6月7日,全世界covid-19病例數高達5.32億,死亡人數共計630萬。其中美國死亡人數高居第一,101萬;印度死亡人數第二,共計52.5萬——此前,公布的死亡數據是這個數據的2.5倍左右。

許多人並不了解,這個數據是WHO對今年 5 月 5 日發布的研究報告的被迫糾正。《自然》(Nature)雜誌於今年5月下旬登載了一篇《 COVID死亡人數:科學家承認世衛組織估計有誤》,文中提到這一修改的來龍去脈:5月的報告估計了 194 個國家的超額死亡率,認為死亡率上升超過預期水平,從 2020 年 1 月到 2021 年 12 月,全球有 1330 萬至 1660 萬人因大流行而死亡。在對WHO 5 月初發布的原始報告提出一系列問題後,與WHO合作的科學家們糾正了其對大流行造成多少人死亡的估計中的一些令人驚訝的錯誤。西雅圖華盛頓大學的統計學家 Jon Wakefield 是世衛 COVID-19 全球死亡項目的領導者,據他說,收到反饋後,他立即意識到問題,並於 5 月 18 日在推特上公開發布了修訂後的論文。在對其方法的技術論文的修訂中,研究人員將德國與大流行相關的死亡人數估計值降低了 37%,使其超額死亡率低於英國和西班牙。

在WHO承認有誤的這篇報告中,重點是兩個:一是大流行的真正健康成本,covid-19奪走人類多少生命;二是邊緣性地承認「政治上很敏感」,但主要是從政府公布的數據是否可信這點來提。17,000名醫生及相關專家提出的最嚴重的問題,即「平行聯盟」利用 COVID-19 作為重置全球社會、文化、政治結構和經濟的機會卻被有意迴避了。事實上,加拿大、法國都曾通過強制疫苗政策剝奪公民權利,馬克龍明確說過,要有疫苗證才能重新獲得公民自由出行並出入公共場所的權利。美國拜登政府也打算這麼做,只因共和黨州不配合,加上一些疫苗令在聯邦法院這一層級被否定,才讓拜登政府這一用疫苗護照重置政府與公民之間的權利關係的企圖未能實現。

美國左派對疫情的惡意利用鑄成歷史大錯

這裡說的歷史大錯,不是指民主黨自身如此認為,而是從美國國運包括人類未來命運著眼——在左派心目中,簡方達的一句公開表達最為傳神:covid-19是上帝送給左派的禮物。

2020年1月疫情傳到美國,美國左派就認為這是打擊川普的大好機會,因為當時美國的經濟非常靚麗,疫情流行將使美國的經濟嚴重受挫。接下來,左派陣營發現這是為郵寄選票送來的最好理由,《2,000頭騾子》(2,000 Mules)這部紀錄片為那年通過郵寄選票進行舞弊留下了部分鐵證,記錄了2,000頭「騾子」如何將假票灌入投票箱,強行將美國乃至整個世界轉軌到災難模式這一過程。也因此,無論川普當時就疫情發言是對是錯,一律是媒體攻擊嘲笑的錯誤(哪怕有些其實後來證明並非錯誤);也因此,有了17,000位醫生公開信中所談的一切防疫惡政的出現。拜登當時被民主黨高層與媒體集體吹捧為「最合適的美國抗疫領導者」。事實上,拜登執政一年多的政績如何,恐怕連《紐約時報》與CNN也無法直接讚美。

兩年半以來,世界被covid-19折磨得精疲力盡,對疫情的起因、真實狀況的反思與質疑剛剛開始。西方國家一些強行推行疫苗護照重置公民權利遭遇本國公民激烈抗爭,這些西方國家的政府只好趁俄烏戰爭吸引注意力之後悄悄收兵,改成「人類可與病毒共存的群體免疫狀態」。中國則堅持「清零政策」,弄得本國怨聲載道,最後也只好改弦易轍,不久前中國衛健委要求各地做到防疫「九不准」,包括不准隨意延長中高風險區及封控區的管控時間,不准對符合條件離校返鄉的高校生採取隔離等措施,近日終於多地取消查驗核酸證明。

儘管covid-19的起源、傳播與各國防疫政策惡政化的真相還有待揭開,但國際醫療界要求《恢復科學誠信》公開信揭露腐敗聯盟利用疫情謀利並達到政治目的,以及WHO的「嚴重失職」(姑且這樣說)在這場疫情中所起的政治作用,不僅在人類瘟疫史上算是第一次,而且疫情借全球化之勢,造成的損害前所未有。但願這封公開信能夠掀開covid-19疫情的厚重黑幕一角,讓人類避免再度受害。

大紀元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