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悍刀行》被《慶餘年》耽誤了

雪中悍刀行

作為騰訊視頻 2021 年末的壓軸大戲,《雪中悍刀行》表現得並不如預期。

原著小說 2012 年至 2016 年在縱橫中文網連載,獲得高人氣,在 2018 年胡潤文學價值 IP 榜上,排名第九,超過此前爆款劇《慶餘年》的原著小說,後者排名僅 21。再加上主創班底和《慶餘年》接近,同樣有編劇王倦,演員張若昀,還有一眾相同配角,也間接拉高了觀眾的期待值,備受外界關註。

但播出後,劇集陷入了口碑爭議。

首先是來自原著書迷的抗議。劇集播出後,在豆瓣長評中,不少書迷給出一星、兩星評價,表達對人設、選角的不滿。尤其是飾演女主角薑泥的演員李庚希,在一些觀眾看來長相鄰家,擔當不起 「絕世美人」 的稱號,與原著角色不符。

其次,作為一部武俠劇,武戲和傳統武俠大相徑庭,也引發部分觀眾不滿。不少觀眾在微博上表示,「武打戲慢放,需要用 1.5 倍速看了。」 在 B 站,《雪中悍刀行》有 50 頁相關視頻,大多數是圍繞劇集節奏、武打和濾鏡的吐槽。

盡管隨著劇集播出,《雪中悍刀行》熱度回暖,是近期熱度較高的劇集,但相較於《慶餘年》網播市占率最高達 29.4% 的成績,《雪中悍刀行》還算不上爆款,兩者豆瓣評分也相距不小,超 8 萬人給《雪中悍刀行》打分,目前停留在 5.7 分,而《慶餘年》的成績是 7.9 分,評分人數達 91 萬。

《雪中悍刀行》到底怎麼樣?運用了市場已經驗證過的爆款法則,為甚麼它沒能成為下一個《慶餘年》?

(以下涉及輕微劇透)

image

另一部《慶餘年》?

劇集版《雪中悍刀行》和《慶餘年》有不少相似之處。

在原著小說方面,有人提到,兩本書都是男頻小說中的佼佼者。知乎的相關問題下,就有高票回答提到,筆法都借鑒了《紅樓夢》,兩部作品 「在某些方面是很相似的」。甚至還有人特地發起提問,「有沒有人可以解答一下,小說雪中悍刀行和慶餘年的感覺為甚麼那麼像」。

在劇集上,同樣的編劇和相似的演員配置,更加重了這樣的相似性。《雪中悍刀行》擁有著部分和《慶餘年》相似的優點。

比如爽文主線清晰。主人公都有比一般男頻劇配置還要高的 「傑克蘇」 光環。《慶餘年》裡的範閑,當朝權臣範健為其養父,當朝天子慶帝為其親生父親,天下公認用毒最精深的費介為其啓蒙師父。《雪中悍刀行》裡徐鳳年是北涼世子,親爹徐驍是滅六國的 「人屠」,高手劍九黃是其僕人,劍仙李淳罡是其引路人,武當掌門王重樓自願送功法 「大黃庭」。

故事主線都以兩人歷經家族、江湖、廟堂的種種考驗與錘煉展開,都有父與子的對抗,得承擔起不得不承擔的責任,是一個典型的英雄成長史。又因為演員張若昀的演技與路人緣,看似吊兒郎當實則心系天下,讓這類男頻中常見的 「傑克蘇」 人設,尚未招來吐槽。

比如都喜歡以反差感塑造群像人物。例如《慶餘年》裡,看似橫行霸道範思轍,實則心思單純一心向錢,精通琴棋書畫的範若若,是自帶萌點的 「智商盆地」。而在《雪中悍刀行》裡,看似有些無賴好酒的老黃,實則曾是單槍匹馬行走江湖的劍客高手,滅六國平天下的 「人屠」 徐驍,沒出場前,不停渲染其人屠形象,終於出場時卻是極其怕兒子的父親。徐驍義子褚祿山殘暴荒淫,卻是對徐鳳年言聽計從的 「祿球兒」。

這種反差感裡,創作者也在用人物有趣的性格,來消解權謀戲的沉重,讓一部看似勾心鬥角的劇集,亦 「正」 亦 「邪」,降低了觀看門檻。

比如都喜歡以反轉手法推進情節,勾起觀眾觀看興趣。《慶餘年》結局就是典型例子。謝必安與範閑對峙時,看似正面角色的言冰雲反轉,刺向了範閑,範閑因此生死未卜,給《慶餘年》第二季留下懸念。

在《雪中悍刀行》裡,這樣的反轉也不少。比如林探花刺殺徐鳳年,看似是正直的讀書人,危急時刻利用對他 「癡情」 的女子舒羞來背鍋,這是第一次反轉,但在因此搏得徐鳳年信任後,繼續下一步刺殺徐鳳年的計劃,是第二次反轉,最後,舒羞實則徐鳳年的人,一切都在掌控之中,這是第三次反轉。

就連被吐槽的濾鏡色調,兩者也算相近。一位影視公司的 CEO 對深燃說,有些難以想象《雪中悍刀行》是一部 S + 級的影視項目。一般劇集調色會追求貼近現實的色彩,現在的劇集整體色調偏綠,人物偏灰,降低了視覺上的美感。但事實上,對比不難發現,《慶餘年》風格相似,其色調也不鮮豔明亮。

image
image

總的來說,這兩部劇裡,很多角色,出場看似好人,實則壞人,看似壞人,實則好人。主角們看似身處險境,實則運籌帷幄。這樣的手法裡,人物和劇情像是鉤子牽動觀眾,常能出奇制勝,爽感不會差。

image

為甚麼比不過《慶餘年》?

那麼,為甚麼《雪中悍刀行》沒能再現《慶餘年》時期的熱度?

首先,《雪中悍刀行》錯失了前三集爭取觀眾的機會。

在網文創作中,武俠發展到現在,已經在傳統武俠的基礎上雜糅了玄幻元素,這部作品也不例外。但官方宣傳時重點渲染了武俠特質,讓一些沖著看純武俠作品的觀眾感到落差。

《雪中悍刀行》在武俠上的 「形」 的這一仗,就打得非常不漂亮。

在第一集中,張天愛飾演的南宮僕射和楚人打鬥時,使用了太多慢動作鏡頭,一招一式用鏡頭銜接,打鬥場面人物全程沒有任何接觸;劍九黃去武帝城單赴王仙芝的打鬥,也只是在解說中完成;在第 21 集的蘆葦蕩高潮戲份中,本是鬥智鬥勇的一戰,沒想到各方打戲,也都不貼身。

這些打戲慢鏡頭太多,過度追求動作美感,而忽略了觀眾的觀感。

對於《雪中悍刀行》中的武術呈現,導演宋曉飛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解釋,這是在 「傳統武俠」 範疇裡,讓動作戲更飄一點,寫意一點,不需要看到那麼多動作的技術細節。但從一邊倒的差評反饋來看,觀眾顯然不買賬。一位行業人士分析原因稱,這也有觀眾對近年武俠劇質量持續下滑的情緒堆積。

一位原著小說粉絲表示,他對《雪中悍刀行》武打戲和江湖戲的幻想,在劇中第一集就開始破滅。劇版開頭將徐鳳年第一次 「游歷」 的戲份提前,展現其外冷內熱的性格。在第三集,江湖線、朝堂人物才開始登場。節奏過於拖遝,他已經快沒耐心看了。

編劇宋園園對深燃感嘆,這給長劇集一次慘痛的教訓就是 「前三集一定得撐住」。

錯失前三集,根據網上的口碑來看,即便後續劇情和口碑好轉,拉回的觀眾還是不夠多。

image

一是因為,《雪中悍刀行》情節及節奏不及《慶餘年》。其原著小說人物眾多,情節分散,有的人物沒有完整劇情串聯,這也讓劇中部分角色蜻蜓點水,分散了群像的展現空間。一位觀眾就提到,前六集大部分圍繞 「誰要刺殺徐鳳年」 的情節展開,從刺殺、失敗,再刺殺的線索鋪設出場人物。他的觀感是,人物出場像走馬觀花,感覺不到編劇對他們傾註的感情,也就使得劇情節奏沒了吸引力。

兩部劇都在權謀戲份中加入出其不意的喜劇元素,但相比之下,《雪中悍刀行》還不夠。《慶餘年》中有範思轍、王啓年、範若若這類足夠輕松的角色,而《雪中悍刀行》中,徐鳳年身邊人裡,青鳥性格沉穩,亡國公主薑泥詮釋得偏沉重,李淳罡喜劇戲份有限,更擅長插科打諢的老黃,早早犧牲,缺乏這樣的喜劇角色調動氛圍,劇情越往後越沉重。

情感戲上,女主薑泥選角不被部分觀眾認可,也有觀眾反映,在戲中兩人的情感戲 「CP 感」 不夠濃,缺乏代入感。這都讓《雪中悍刀行》沒能撬動更大範圍的受眾。

尤其是在 「得女性觀眾得天下」 的劇集市場,這無疑是一大遺憾。根據藝恩數據,《雪中悍刀行》女性觀眾占比為 33.2%,而《慶餘年》熱播時女性觀眾占比是 58%,超過了一半。

image

平臺造劇,拷貝粘貼

《雪中悍刀行》和《慶餘年》相似度過高,歸根結底是背後班底對爆款密碼的過度依賴。

就算是現在,很多觀眾對《慶餘年》的橫空出世還津津樂道。

男頻 IP 大劇《慶餘年》在 2019 年底開播,搭配編劇王倦,主演陣容有張若昀、李沁、陳道明等。截止到 2020 年 1 月播完,這部劇在騰訊視頻單平臺播放量達到了 69 億,不僅拉動了原版小說的閱讀量,連出品方之一的閱文集團也一並被看好。

此後,騰訊就開啓了爆款的拷貝。《慶餘年》2020 年年初爆了之後,《雪中悍刀行》在 2020 年 7 月開機,導演宋曉飛公開提到,這部劇的拍攝時間給了 5 個月,11 月底殺青。在《慶餘年》中擔任重要角色的郭麒麟和宋軼,出演男頻大 IP《贅婿》,風格也與《慶餘年》相似,於 2020 年 6 月官宣開機,10 月殺青,2021 年 2 月開播,速度不可謂不快。

《雪中悍刀行》《慶餘年》《贅婿》這三部作品,都是網文中的男頻大 IP,背後都有新麗、閱文集團、騰訊影業或企鵝影視的身影,可以說,在制作上高度相似。

這樣做的好處是,快速使用用原著改編,利用前面影視作品的熱度,給後續作品續熱。謝飛導演甚至曾在《慶餘年》熱播時,在豆瓣點評中肯定過季播電視劇制作的重要。他說,從娛樂作品的商業操作,「熱度斷阻」 的角度看,《慶餘年》第二季需要再過一年,甚至第二年才播,制作與發行方式存在計劃不當、無科學規律的問題。

image

但這不妨礙爆款拷貝,在《慶餘年 2》還在孵化的過程裡,有相似班底的項目,可以緊隨其後。

某影視公司 CEO 劉洋認為,《雪中悍刀行》制作上出現的問題,恰恰暴露出視頻平臺造 「爆款劇」 運作與拷貝仍存在不少問題。一位與長視頻平臺合作過的制片方也提到,爆款劇出來之後,班底反複使用,制作出的劇相似度太高,觀眾會審美疲勞。

這在《雪中悍刀行》中已經有所顯現。

作為擅長編寫男頻小說的編劇王倦,善於利用人設反差制造反轉,但套路化明顯。《慶餘年》裡有愛財但愛妻講義氣的王啓年,《雪中悍刀行》裡有愛財的亡國公主薑泥,都在愛財上花費了作者的不小筆墨;《慶餘年》裡演員劉端端飾演的二皇子不拘一格,《雪中悍刀行》裡他飾演的趙楷,則是能屈能伸,這些人物雖都有原著為基礎,但從觀感來看,不得不承認,人設也有部分相似之處。

在選角上,張若昀算是撐住了範閑和徐鳳年兩個角色,但相似的人設、同樣的演員,呈現有同質化傾向,不止一位觀眾對深燃表示,看劇時有時分不清是範閑還是徐鳳年。

這樣的相似,讓《雪中悍刀行》不夠新,也不夠奇,缺乏新鮮感。

為了趕上前作的熱度,後續作品需要對時間把控嚴格,而在國內影視行業工業化還較為欠缺的基礎上,劇集質量也難保持高水準。

有觀眾提到,《雪中悍刀行》在中期開始節奏變得拖遝,已經能感到有的劇情為了反轉而反轉。一名觀眾告訴深燃,《慶餘年》導演節奏把握得更好,人物形象反轉都恰當好處,但《雪中悍刀行》的節奏配上故弄玄虛的劇情,讓他感覺到飄浮。同樣方法制造的《贅婿》,雖然在 2021 年春節檔播出前期大獲好評,但後期劇情由輕喜風格轉向權謀的過程中,劇本質量下滑,口碑下跌嚴重。

拋開武打戲拉跨、在制作上與《慶餘年》過度相似,不能否認的是,《雪中悍刀行》有其可取之處,質量並不算差,後期熱度回升,就是一例證。但一位觀眾對深燃感嘆,看完《慶餘年》,看《贅婿》,再看《雪中悍刀行》,「真的看不動了」。

這是《慶餘年》爆款密碼套用的第三個糢板,後續觀眾還能買單多久?《雪中悍刀行》只是平臺拷貝爆款劇的一個縮影,但不會是最後一個。

來源:深燃(shenrancaijing)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