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琴高娃的羊胎素之謎與瑞士小城的東徵史

斯琴高娃的羊胎素之謎與瑞士小城的東徵史

最近,不是很多人在研究斯琴高娃和袁立的「羊胎素學」嗎?

我看了一圈視頻和文章,覺得99%的人只是吃到了瓜皮。

最多最多,就調侃下 「袁立有多沒情商」。

這個故事發生在2012年,是在《母親母親》的發布會上。

如果大家還不知道這個瓜是啥,可以看看這個視頻,看看袁立對斯琴高娃老師的銳評。

看完這個視頻,你只了解了這個瓜的5%,如果現在立即去加入八卦討論,是夠用的。

但如果你想硬核吃瓜,當「羊胎素學」的頂級學者,那麼,請跟我一起研究

當你看完文章後,會顛覆你的很多認知。

大家收藏轉發,然後慢慢享用。

(註:以下資料均出自公開展示的網頁,有的廣告資料可能存在誇張成分,請大家斟酌)

小城危機

先不聊袁立、斯琴高娃和羊胎素。

我們先聊一個瑞士小城,叫Crans Motana,克萊恩·蒙塔納。

為啥先說這個離咱們十萬八千裡的小鎮呢?

這麼說吧,就像範德彪早晚都會去鐵嶺,這個小鎮也終將羈絆於斯琴高娃和袁立的宿命。

將時間拉回中國「羊胎素」概念(2009~2013)爆火之前,彼時,這個小城旅游業績已經下滑了數十年。

2010年到2011年,中國在當地酒店過夜的游客減少了47.07%。

一個把旅游業當作經濟支柱的小城,酒店的大部分牀位,竟然沒人睡。

為甚麼游客漸漸消失了?這裡可是瑞士的體育勝地啊!

市長Francis Tapparel摳破了腦袋,也想不明白問題的解決方法。

所以,他就只能拉著大家開會,討論解決方案。

如果今天開會沒解決問題,那就開第二次。

各領導站起來發言,大家也是眉頭緊鎖,毫無頭緒。

領導雙手交叉,緊護褲襠,就好像在試圖互助著搖搖欲墜的酒店行業和他的政治生涯一樣

下面的國企員工也是,要麼弓著腰,要麼直接癱坐在椅子上,有人直接玩行動電話了。

可以看到會議室其實不算豪華,像我們的小學活動室

最後,就在所有人頭腦風暴的時候,他們總結出了一個振興蒙塔納的總策略。

很多招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加大廣告投放啊,增強基礎設施建設啥的。

但有一招特別牛逼,就是

派出使團,東游中國

而他們沒有意識到,他們的大救星,就是一個神祕的東方女俠客,叫斯琴高娃……

東遊記

東游記的故事,要從2010年說起。

為了搞好GDP,市長組建了這樣一個官方代表團,遠赴中國談旅游生意。

其中有各種本市的領導官員,還有一個堪稱瑞士國寶的Ancienne Cecilia銅管樂隊。

那麼,瑞士人組團出使中國,跟斯琴高娃有啥關系呢?

有,關系大了。

斯琴高娃在1986年移民瑞士,成了瑞士合法公民。

雖然她在中國的演藝事業上持續發光發熱,但是從1986年到2010年這段時間,根據互聯網公開資料來看,她在瑞士的事業,是一個

0分

所以,斯琴高娃抓住機會,成為一家名叫瑞士健康中心CSH的羊胎素推廣大使。

對這個小城蒙塔納的旅游業,斯琴高娃十分負責,一直說:

當然,也少不了羊胎素。

斯琴高娃的原話是:

然後呢,來打羊胎素最重要~ 嘿呵

後來推廣團隊發現,斯琴高娃的宣傳能量太強大了,大得嚇人。

比如說,2010年上海世博會,特別熱鬧,人山人海,很多展館擠破了頭才能進去。


熱門場館沙特館,排隊時間甚至達到了8~9個小時,比上班還累。

但在2010年9月20日,有的朋友辛辛苦苦擠進瑞士館後,卻發現了一副熟悉的東方明星面孔——斯琴高娃。

然後會有人熱情地告訴你,瑞士有兩大國寶,一個是瑞士手表,一個則是羊胎素。


在上海世博會上打嚮第一炮後,2012年8月24日,蒙塔納使團和斯琴高娃老師到了首都北京的勵駿大酒店。

隨團的國寶級銅管樂隊,吹起了瑞士傳統民歌《阿爾卑斯山陽光燦爛》

伴隨著美好的音樂,「瑞士蒙塔納高端健康之旅推介會」 隆重舉行。


臺下坐著一群瑞士駐京相關機構負責人、工商界代表、一些影視表演藝術家,有數百個北京新聞記者出席了推介會。

然後,他們聽一個老外發言,介紹一個陌生小城,介紹了半天高端消費……

因為是法語帶中文翻譯,大家聽得都有些發困了。

但使團成員念完後,斯琴高娃女士攥著採訪稿,自信地走了上來。記者馬上抖擻了,拍照的拍照,記錄的記錄。

結果,斯琴高娃說了一個令大家十分「印象深刻」「更有意思更有意義」的話題——

《能延長生命的羊胎素》

不管臺下數百個記者怎麼看待羊胎素,但至少蒙塔納、羊胎素、斯琴高娃,三位一體,打入臺下精英人士們的內心了。

這幾周,他們腦海裡或許就不斷縈繞著⬇️

兵分兩路

在北京的營銷戰役成功之後,蒙塔納團隊就兵分兩路了。

因為不管是斯琴高娃的羊胎素陣線,還是蒙塔納政府的高端消費陣線。

看起來風馬牛不相及,其實萬變不離其宗,就是解決中國高端人士的「亞健康」問題。

大家急需一個能不鍛煉身體,也可以解決健康問題的地方,於是,這個瑞士小城和「羊胎素」就慢慢在中國精英階層中活躍起來了。

七成企業家都「亞健康」了

一方面,蒙塔納市長帶領的官員們往中國腹地跑,在太原和鄂爾多斯簽訂了兩個大單。

這兩個城市,在2002年到2012年期間,享受了煤炭行業快速發展的「黃金十年」紅利。

太原、鄂爾多斯出現了一批發家的煤老板,他們人到中年,雖然事業成功、有錢了,但是身體可能陷入了「亞健康」狀態,需要養生了。

於是,蒙塔納和太原簽了個戰略協議,建瑞士風情小鎮。

你沒看錯,瑞士人在太原建瑞士風情小鎮。

關於這個事情的後續進展我不太能找到了,但如果真的有建成,那或許就是太原偏橋溝的「瑞士風情小鎮」。

另外,到了2014年,他們也跟鄂爾多斯市正式締結為了友好城市,促進旅游往來。

而斯琴高娃這邊,則繼續了她的羊胎素推廣之路。

斯琴高娃老師的名流推廣秘史

在關於羊胎素事件的澄清視頻裡,袁立有點生氣地對吃瓜群眾說:

「(羊胎素)這不是隱私。」

「是你們孤陋寡聞。」

有沒有可能,她不是亂說的。

真相是,普通平民,並不是斯琴高娃老師的羊胎素推廣人群。

比如中國廣播網在2011年的報道裡是這麼描述推廣現場的:

「2011年6月24日、27日、28日,由瑞中經濟文化促進協會主辦,瑞士陽光有限公司和瑞士健康中心承辦的開啓瑞中健康之旅的活動周分別在北京、上海、成都正式拉開帷幕。」

那名流有誰呢?

「由瑞士遠道而來的瑞士聯邦議員海蒙先生……

瑞士健康中心主任醫師施羅德教授……

著名表演藝術家斯琴高娃女士、

著名音樂人郭峰先生、

中國著名演員石兆琪先生等。

石兆琪,《徵服》裡看起來十分兇狠的警察局局長

來自各界的精英緣聚一堂……重拾健康與青春。」

還有一些羊胎素推廣的名流軼事,篇幅有限,就不一一列舉了。

肯定不是所有人都對羊胎素高檔旅游買賬,可能也有人甚至到了會場都不知道這個會是講啥的。

但可以推斷出來,羊胎素的推廣重心,在精英階層。

所以,和我們這些吃瓜群眾,是基本毫無關聯的。

自然,這精英階層,肯定也包含拍過《婚姻保衞戰》等熱門劇的袁立。

有人帶著2022年的思維,去俯瞰2010~2013年的瑞士羊胎素漂流史,會嗤之以鼻。

因為2015 年 4 月,瑞士就全面叫停了羊胎素註射療法。

這種療法會造成過敏、細菌病毒感染等等問題,而且羊胎素在抗衰老上其實沒有任何作用。

但我可以負責任地說一句,羊胎素在當時,就是十分受歡迎,想要代言羊胎素,不是找個人嘻嘻哈哈一下就可以的。

在2009~2013年,羊胎素在中國一直是個很火熱的概念。

比方說對年輕的18~26歲女性,商家就推出了當時看起來青春機靈的楊幂代言。

2009年,楊幂靠著《仙劍奇俠傳3》對唐雪見和夕瑤的分飾,受到大量年輕觀眾的喜愛。

然後,楊幂隨之就接到了她的第一個護膚品廣告。

中法合資品牌——「雅歌」的羊胎素美白護膚霜。

而對於中年、老年女性群體,羊胎素商家則派出了老戲骨斯琴高娃。

斯琴高娃不僅演技了得,而且知名度極高,2008年還是奧運會火炬手。

那些年,斯琴高娃老師在熒屏上的形象,朝廷裡是太後、皇太後,家庭裡是媽媽和婆婆,總之都離權力中心很近,說的話自帶一些權威性。

聲量、名氣、地位都很適合推廣「羊胎素」的「健康旅游」和瑞士的「羊胎素抗衰老項目」。

而這段時間的袁立呢?

2009~2011年,她沒甚麼比較亮眼的作品。

《婚姻保衞戰》,已經是2009年的話題了。

所以,當2011年袁立拍新廣告,要展現女性的自信堅定的時候。

資本讓她推一款產品,叫:

萬通消糜栓

題外話,用現在2022年的科學思維來看,消糜栓同樣是個智商稅。

因為宮頸糜爛本身就是正常的生理現象,不能輕視,但是不需要治療,能自然恢複。2008年出版的新版《婦產科學》教材中,明確取消了「宮頸糜爛」這一病名。

而「羊胎素」的事故,發生在2012年9月。

從廣告學角度上,當一個比較中庸的「萬通消糜栓」代言人,對上「熱門」的「羊胎素」代言人斯琴高娃,或許袁立真的有可能在想:

「這個事情是可以說的,畢竟羊胎素在當時是個很牛逼的概念。」

但袁立卻說「斯琴高娃老師最近打了羊胎素」,說話的藝術掌握壞了,搞成一次災難了。

直接把自己的人設,搞成娛樂圈的瘋狂伊文了。

藝術就是爆炸了。

斯琴高娃麻了,不斷地翻動著白眼,只能回覆:「這是由內到外的。」

羊胎素這一智商稅概念,來得快,去得也快。

很多人去打了羊胎素之後,發現其實並沒甚麼功效,錢倒砸出去了十幾萬。

也有的人反駁:「我去瑞士打了羊胎素之後,確實身體健康,皮膚變好了,免疫力也提升了呀!」

但是你想想,去一個山清水秀的瑞士小城,每天除了喝就是睡,然後打點沒甚麼效果但是危害度並不是很明顯的羊胎素,吃喝拉撒都好了,那整個人的身體素質能不起來嗎?

但中介並不在乎,他只要收「羊胎素旅游」中介費就夠了。

羊胎素可以沒用,但只要沒大害就行了。

時代的羊胎素,爾不是羊胎素的時代

智商稅這一塊。

不是袁立選擇了消糜栓,而是消糜栓選擇了袁立。

不是斯琴高娃選擇了羊胎素,而是羊胎素選擇了斯琴高娃。

2015年之後,羊胎素漸漸在國人的視野裡消失了。

包括那一家「羊胎素之旅」的瑞士健康中心,也從2015年開始走向破產了。

畢竟賺國人認知差的錢,誇大產品效果、淡化產品危害,這種企業註定走不長遠。

而那個被斯琴高娃推動著賺到大米的瑞士小城,或許真的會謝謝這位遙遠而神祕的東方俠客。

市長退休的時候,也會回憶起那段魔幻的中國之旅。

好像一說到「亞健康」三個字,下面的煤炭老板、炒房女士們,紛紛點頭稱贊,恨不得直接把錢包扔到臺上,今晚就去瑞士解決健康問題。

對於他們來說,那真是一個美好而魔幻的時代啊……

2010年,他們還在簡陋的會議室裡咬著指甲琢磨著給旅游業翻身的辦法。

2012年,《紐約時報》就把這座小城評選為「2012年,45個必去之地」之一。

但《紐約時報》沒有說起,那場如夢幻泡影般的中國之旅,以及那個可望而不可褻玩的「羊胎素」……

結尾

其實不該寫結尾,有些強行升華了。

我說說對「智商稅」的觀察吧。

男士的智商稅似乎只有一種——壯陽。

就算這個廣告再邪乎,只要帶這功效就會有人掏錢買。

關於這個東西,你可以從壯陽內褲聊到牡蠣精。

彭磊導演的《野人也有愛》中的一個情節

而每一年,針對女士的智商稅好像有很多,比如口服膠原蛋白,比如美白丸(就是一瓶2塊錢的維生素B賣200塊)……

男人,如果下面不行,那上面也不行。

但女人呢,就得有一個審美框架,他們不斷凹各種框架讓你進去。

一年前流行羊胎素,一年後可能就流行外星人胎素了。

別以為「袁立和斯琴高娃」的話題離我們很遠。

2022年,商家告訴你,得給自己裝備瑜伽服,要有練出來的蜜桃臀、美黑的小麥皮膚,包裡隨時可以掏出飛盤。

那麼幾年後,穿「擼擼lemon」的「斯琴高娃」,又要被哪個心直口快的「袁立」給拆穿呢?

「你打了×××,那是能說的吧?」

然後袁立又扭頭向姿勢更低的臺下看客再說上一句:

「所以在我之前了,是你們太孤陋寡聞了。」

設計/視覺:壯壯

不是斯琴高娃選擇了羊胎素,而是羊胎素選擇了斯琴高娃

来源: 北戴河桃罐头厂电影修士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