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藏女士斯琴高娃,除了羊胎素,還和另一位傳奇女性有關系……

寶藏女士斯琴高娃,除了羊胎素,還和另一位傳奇女性有關系……

文:伊莎貝拉

整個三月,世界都不太平,戰爭、疫情,還有空難,讓人深感痛心。

可是,生活還要繼續。

今天我們來聊聊一個陪伴了我們多年的老友,72歲的斯琴高娃,最近有兩條新聞直接和她相關。

一是她的先生去世了,是著名華人指揮家陳亮聲。


這是一樁不怎麼被人知曉的婚姻,首先因為斯琴高娃本身低調神祕,不用社交媒體,也很少接受採訪,晚年身體不太好,很少暴露自己的私事;另外陳亮聲雖是享譽國際的音樂家,但一直生活在瑞士,所以在國內除了音樂圈,他的大眾知名度並不高。

第二條新聞呢,則是網友又翻出了十年前在《母親,母親》發布會現場斯琴高娃袁立的羊胎素名場面,兩位女演員你來我往、刀光劍影的,每句話都暗藏玄機,精彩極了。讓人不禁感慨,十年前的娛樂圈原來那麼好玩。

也因此,「羊胎素」三個字竟成為三月份伊始社交平臺上的熱搜,網友們還專門發明了一個新詞叫「高袁反應」。

實際上,這兩件事也是有暗中聯繫的。

斯琴高娃為甚麼打羊胎素?而羊胎素事件、以及陳亮聲和斯琴高娃的婚姻,都能扯出更寶藏的一些事,扯出更神奇的一些人。

今天咱們就來嘮嘮這位不顯山不露水的影後斯琴高娃,以及與她相關的一段神奇往事……

 

羊胎素的前世今生

我們首先來複盤一下最近被網友們玩壞了的「羊胎素」事件。

講真,如果不了解前因後果,光看發布會現場,會覺得這兩位女演員的交戰確實堪稱史詩級,無論是爆料程度,還是二人惟妙惟肖的微表情,那都是可以反複咀嚼觀賞的。

話說在2012年9月,電視劇《母親,母親》拍攝完畢,劇中兩位女演員斯琴高娃和袁立都現身宣傳,在劇中她們是婆婆和兒媳婦的關系,記者們把所有的鏡頭都對準了她們。

需要註意的是,當時袁立已經二婚懷孕了,而且老公還是個外國人,這本身就是很博眼球的事情,所以只要是袁立出現,記者們首先會揪住結婚懷孕問題大問特問,但當時袁立的態度是不想多談,有幾次已經黑臉。

所以在這場發布會中,記者在袁立那裡碰了釘子,於是就急中生智轉而問起了斯琴高娃:您會不會給袁立傳授育兒經驗啊?

這個問題問得那叫一個措手不及,斯琴高娃愣在原地大概有2、3秒,然後才回答「她需要的話」,隨後附上一聲皮笑肉不笑的呵呵。

為甚麼說這是一個超級尷尬的問題呢?

首先因為斯琴高娃本身的育兒經驗就是她人生的痛點。她早婚早育,十八歲,也就是六十年代末的時候,還在少女時代不諳世事時嫁給第一任丈夫,對方是一名導演,隨後斯琴高娃生下女兒和兒子,孩子四五歲時離婚,兒子跟著前夫,女兒跟著她。

後來斯琴高娃嫁給了八一廠的達斡爾族演員,制片人敖醒晨,不過婚姻也很快在《歸心似箭》之後解體了。

對於斯琴高娃來說,演戲是她好不容易爭取來的機會,當一個好演員就很難顧得上孩子,她對兒女一直有一種虧欠感,兒女的成長也一直是她的一塊心病。兒子孫鐵一直跟著爸爸,和她不親,爸爸後來又犯事入獄,孫鐵的童年和青年時代過得蠻慘的:

「4歲時,母親斯琴高娃就因性格不合與父親孫天相離婚了,我由父親撫養。1985年,父親又由於故意傷人罪入獄,由於無人管教,年僅16歲的我輟學了,差點連命都丟了;開過餐館,做過醫藥代表,出國留學打工。」

直到成年後才和母親有所緩和,兒子沒啥特長,斯琴高娃只能帶著他演戲,但遺憾的是,這位兒子童年生活顛沛流離,沒受到良好的教育,一直需要母親提攜。

孫鐵主要在斯琴高娃的劇集中演些小角色。
女兒孫丹呢,雖然跟著媽媽,但那個時候斯琴高娃一心奔事業,工作實在太忙,如很多八一廠的演員父母一樣,他們一拍戲就走幾個月,孩子就留在北京,幾乎沒怎麼管她,只是留著錢,留著鑰匙,拜托親人朋友照顧自己的孩子。

斯琴高娃對女兒的期盼極高,覺得女兒有天份,但女兒卻不想當明星,只想成為平凡人,長大後極為叛逆,和母親有過大大小小的多次冷戰,雖然斯琴高娃對她極盡培養,但女兒還是一個人跑到法國,忤逆母親的想法,和母親也沒有聯繫等等……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斯琴高娃和女兒的故事》。
後來母女和解,二千年中期孫丹攜法國丈夫回國,兩個人曾經在北京開過一個很高級的法國餐館,但因為太過超前,生意一般,最常來的客人,還是媽媽。

提到女兒,斯琴高娃還是很內疚:

我女兒小時候就喜歡唱歌,但我沒有註意培養她,其實她的聲音特別動聽,音準也特別好。我一家人,包括我的父母、我丈夫的父母,都是能歌善舞的,要是小時候註意培養一下,丹丹說不定現在能走上唱歌這條路。」 不過她從來不怨我,小時候她就想要一個麥克風,那個時候我在歌舞團,一個麥克風要300塊,我確實沒錢買。但現在想想,我幫她找個老師應該很容易吧,當時忽略了孩子的愛好。」

斯琴高娃行走江湖這麼多年,一直都避免談及家事,多年來,她因為離婚和育兒承受了太大的心理壓力,婚姻狀況也頗為複雜,孩子又各有各的情況,還真是沒有人問過她關於「育兒」的話題。可見,當記者在《母親,母親》發布會突然問起這個問題時,斯琴高娃內心是震動了一下的。

另一方面呢,袁立也實在不願意談育兒了。

袁立想生孩子這件事已經成為《母親,母親》劇組裡誰都要說上一嘴的話題,大概袁立在拍攝時對同事瘋狂輸出了自己想懷孕的願望。

電視劇剛開拍時,記者探過班,那時斯琴高娃首先爆料過袁立不想接這個戲,主要原因就是她覺得自己沒孩子,不想演母親。

但在拍攝的過程中,袁立和外國人林博文相識並且閃婚了。後來申軍誼也爆料,袁立拍完之後準備休息很久,主要目的就是「造小人」。

可以說這部劇的拍攝過程,大家都在見證袁立戀愛、新婚、備孕的過程,而殺青之後,到召開新片發布會時袁立還真的就懷孕了,也許是出於對隱私的保護,所以她對這類問題有著本能的回避,可能也被問得太煩了。

當記者問到斯琴高娃這個問題時,袁立下意識地想快速跳過,於是搶過話筒,很生硬地cue到了羊胎素……

好家夥,先是育兒,後又來了羊胎素,對於斯琴高娃來說,這無異於二次瞳孔地震,請欣賞高娃老師微表情大賞:

最搞笑的是後續操作,袁立還問是不是打完羊胎素皮都展開了,斯琴高娃老師還挺配合……

斯琴高娃的表情太好笑了吧。

最後斯琴高娃只能說這是由內而外的,羊胎素是提高免疫力的。

這段刀光劍影的視頻在十年後又煥發了生機,主要人們已經很久沒有見識到女明星如此鮮活的即興反應和暗中較勁了,於是出現許多博主爭相糢仿進行二次創作:

還有大批網友跑到當事人那裡去湊熱鬧。斯琴高娃不用微博,上一條微博還停留在2013年,不過下面湧進來的都是「羊胎素網友」。

不過有一說一,袁立爆出羊胎素的事,那也是出於好心,因為2010年斯琴高娃確實代言了一款羊胎素的產品。

這款產品還在中國舉行過發布會,那時候斯琴高娃毫無顧忌地為羊胎素打過call:

既然是產品代言人,那為啥斯琴高娃這一次會顯得很生氣呢,原因也很簡單,說話要講究場合嘛。

在羊胎素產品發布會上,可以盡情地為產品搖旗吶喊,這無可厚非;

但是在電視劇發布會上,像斯琴高娃這種老藝術家還是很清高很嚴肅的,除了作品,不願聊其他的,這時候袁立猛地爆出這種事情,難免有種不得體、不登大雅之堂的感覺,後來斯琴高娃果然翻著白眼嘟囔了一句「這時候問羊胎素做甚麼」。

所以也不能說兩個女演員之間有多麼深仇大恨,只能說這是一次典型的好心辦壞事。

後來袁立還喊過冤,不過斯琴高娃依舊是笑笑不說話。

但因為有了這次事件,媒體對兩個人可是太感興趣了,而袁立又屬於典型的說話不過腦子,申軍誼都說她是刀子嘴,只顧著自己發洩。所以二人上《魯豫有約》好像又在暗地裡在吵架較勁。

袁立說,我以前是大小姐,都要人伺候著。

斯琴高娃就說我就是老百姓,甚麼活都幹。

魯豫說,袁立和斯琴高娃在某些角度挺像的。

袁立說,那是因為我最近豐腴了……

後來意識到這樣說不好,又找補了一句:

再往後,袁立舉辦婚禮,斯琴高娃捧著一大束百合花到場,放下花就走了,很多媒體也就此展開了想象,說斯琴高娃反諷啊報複啊之類的。

不過這種說辭也有點牽強,本身二人沒有額外的私下關系,人到場,送束花,也是合理的吧。

看起來她們倆應該就是單純的同事關系,彼此之間還很客套。後來袁立幾次三番地解釋過這件事,她和斯琴高娃沒甚麼矛盾,僅僅是想替她推廣一把,她把斯琴高娃看做老師,斯琴高娃也贊賞過袁立前途無量。

但可惜的是,袁立的孩子並沒有保住,之後就流產了,再然後袁立和外國老公也離了婚,貌似離得也很狗血,才有了後來在金星秀上那一句「和外國人結婚之後才知道中國男人的好」。她的故事咱們就不展開說了。

不過看到這裡也有同學好奇了,斯琴高娃這樣一位低調又專註於演戲的老藝術家,為甚麼會去代言羊胎素呢?感覺很不搭呀。

這就是因為她老公陳亮聲了。

因為陳亮聲長期居住在瑞士,在瑞士的知名度很高。而斯琴高娃代言的這款羊胎素,就來自於瑞士健康中心。斯琴高娃還為這款產品拍過廣告。

廣告最後還安利大家,瑞士風光秀美,大家一定要來瑞士旅游啊,別忘了來打羊胎素哦!

那幾年羊胎素這個概念確實很火,被當成了美容保養的聖品,不過就在斯琴高娃代言羊胎素兩三年之後,瑞士就全面叫停了羊胎素抗衰老療法,並且稱這種療法有健康風險甚至出現過死亡案例。

這也使得代言羊胎素事件成為斯琴高娃事業中一個不大不小的尷尬點。

來源:武漢晚報。

與陳亮聲的婚姻

接下來,咱們聊聊為甚麼蒙古族人斯琴高娃會認識、並且嫁給了遠在瑞士的音樂家陳亮聲?感覺這也是一段破了次元壁的婚姻啊。而且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陳亮聲身上背負著一段更為寶藏的過去。

陳亮聲和斯琴高娃過的是截然不同的人生,他們一南一北,一中一洋。

斯琴高娃是在傳統的中國時代背景下成長起來的五零後。

父母都是軍人,她從小熱愛文藝,唱歌跳舞都行,先是考進內蒙古歌舞團,後來經歷文革,文革結束後被選進長春電影制片廠,開啓電影生涯,幸運地演了一部爆款片《歸心似箭》,從而成名。

在《歸心似箭》裡,斯琴高娃演善良正義的齊玉貞,和男主角有愛情戲。事實證明,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誰演愛情戲誰就能火啊。

因為 《歸心似箭》而紅,當時斯琴高娃已經過了三十,比起同期的女明星她年紀更大,長得也不算漂亮,正因為如此,她對演戲格外的瘋魔,也格外的努力。

1982年的《駱駝祥子》讓她獲得金雞獎和百花獎的雙料最佳女演員,雙影後在身,十分風光。

在《駱駝祥子》裡,斯琴高娃不惜扮醜,飾演虎妞,大齙牙,舉止潑辣,是整部電影裡最亮眼的角色。

1983年,當時得令的潘虹和斯琴高娃是當時最炙手可熱的明星,潘虹的《人到中年》與《杜十娘》都火得不得了,但百花獎靠觀眾投票選出,只能有一個第一名,最終斯琴高娃用虎妞奪魁,潘虹的陸文婷與杜十娘位居二、三位。

而陳亮聲呢,祖籍廣東,1933 年出生於上海,比斯琴高娃大17歲。他1949年移居香港,1953就讀美國加利佛尼亞州伯克萊大學作曲系,畢業後再入普林斯頓大學,獲得碩士。

走的是上流精英路線,接受的全是西方教育,六十年代已經有較高的社會地位,任日內瓦大學音樂總監。

年輕的陳亮聲的確是個帥哥,音樂又為其增添了許多個人魅力,東方背景讓西方人感到神祕,是非常典型的在西方取得成功的華裔形象。

陳亮聲指揮貝多芬第九交嚮曲,1986年於日內瓦。
1982 年以來,陳亮聲經常回到中國講學,曾為中央音樂學院、上海音樂學院、上海交嚮樂團、中央音樂學院附中以及上海音樂學院附中、附小講學排練,用斯琴高娃的話叫「桃李滿天下」。2000年,陳亮聲被聘為中央音樂學院榮譽教授。
據斯琴高娃透露,她在拍攝完《駱駝祥子》後,就經過導演淩子風的介紹認識了陳亮聲。那時他們都是離異人士,斯琴高娃剛剛結束第二段婚姻我們上文中也提到了,結束得很痛苦,她還要一個人帶著女兒生活;

而這位陳亮聲,同樣也是離異帶娃,他的前妻是史上最偉大的鋼琴家之一的阿格裡奇,這一段咱們後面講,離婚的時候他也帶著女兒生活。

兩個人很順利地就走到一起去了,淩子風說陳亮聲對斯琴高娃一見鐘情,因為他們相遇的時候,正值斯琴高娃人生的最頂點,八十年代中後期的斯琴高娃無論在事業上還是個人魅力上都非常強勁。

那時她不光是金雞百花獎影後,還是第一個獲得香港金像獎影後的內地女演員。獲獎的片子叫《似水流年》,關於其中另外一個女演員顧美華的故事,

從篇幅上看,兩個女主演都很重要,但顯然顧美華的戲份更重,可那時她還只是個新人,而斯琴高娃已經貴為影後,各方面待遇都很高,所以最終金像獎的影後頒給了斯琴高娃,顧美華獲得最佳新人獎。

這部電影的美術設計是張叔平,圖為張叔平在為斯琴高娃做造型,關於張叔平的故事,也很有看頭。
顧美華得到金像獎最佳新人獎,斯琴高娃因故沒有去香港領獎。
八十年代末的斯琴高娃,資源是開掛的,縱觀內地女演員,無人與她爭鋒。

她拍過關錦鵬的《人在紐約》,和張曼玉、張艾嘉演對手戲,後又拍了《香魂女》,這部電影一舉獲得柏林電影節金熊獎。

《人在紐約》,關錦鵬鏡頭下的斯琴高娃是洋氣的,濃濃港風,和曼玉艾嘉站在一起也不輸。

轉眼間又成為《香魂女》中精明能幹的女掌櫃。不得不佩服斯琴高娃的可塑性。
那時的香港人對斯琴高娃非常感興趣,甚至還專門辦過斯琴高娃電影展。1989年黃霑的《今夜不設防》專門請到了她,那時斯琴高娃39歲,成熟有魅力,還有著稍許的異域風情,舉手投足間有著藏不住的原始生命力。

席間,她信手拈來,清唱了一段蒙古族的歌曲:

‍鏡頭一直懟著臉拍特寫:

一曲唱罷,滿堂喝彩:

後來又跳了蒙古族舞:

‍黃霑蔡瀾等人哪見過這樣載歌載舞的北方女子啊,都被迷得神魂顛倒,黃霑捧著斯琴高娃的手親了又親,還不過癮,又要親臉:

‍更讓人驚訝的是,斯琴高娃居然會說廣東話,因為錄這期節目的時候,斯琴高娃和陳亮聲已經結婚,陳亮聲祖籍廣東,斯琴高娃說是被先生影嚮,所以會講粵語。

斯琴高娃在事業的最頂點,選擇與陳亮聲結婚,結婚之後,就暫停了自己的事業,帶著女兒一起去瑞士住了幾年,想體驗一下做家庭主婦的感覺,順便也加入了瑞士國籍,這件事也是後來網友們一直攻擊她的點。


斯琴高娃太愛表演了,嫁給陳亮聲之後更有條件了,老公是大名鼎鼎的音樂家,瑞士的藝術氛圍也很濃厚,於是斯琴高娃對女兒簡直是十八般武藝全部都培養上,各種樂器,各種培訓班。不過搞得女兒對樂器十分反感,再也不走這條路了。

九十年代中後期斯琴高娃偶爾會參加一些電影的拍攝,算是她的歸隱時代,2000年50歲的她強勢回歸事業。斯琴高娃有一個先天的bug就是體質太易胖,用她的話叫「喝水都胖」,再回來時,身形與氣質已經無法演電影,於是轉戰電視劇。

當然電視劇的資源也是最強的,開局就手握倆王炸,《大宅門》和《康熙王朝》,豆瓣都在9分以上,是能留在電視劇史上的經典之作。

在電視圈,只要有高娃老師鎮場,就讓人放心,她又有觀眾緣,所以一直是拍劇人的心頭好,片約不斷,她又愛演戲,就這樣兢兢業業地一直拍到現在,不過斯琴高娃的腿有傷,據說膝蓋的骨膜都沒有了,每天都生活在疼痛之中,這影嚮了她的發揮,近幾年接戲少了。

另一件值得一提的事是她和老公陳亮聲過了二十多年的異地婚姻。

陳亮聲在瑞士日內瓦已經紮下根,親人朋友事業都在那,沒辦法回中國居住,斯琴高娃也無法放下自己的事業與生活,於是陳亮聲每年春天來一次,秋天來一次,每天打電話,就這樣過著兩地生活,一直到他去世。

傳奇的前妻

最後,我們要聊聊陳亮聲那位傳奇的前妻,以及由這位前妻帶來的一些西方古典音樂圈裡的事情。

她至今仍然是古典音樂界的神級人物,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鋼琴家之一,她就是阿格裡奇。

陳亮聲的訃告中寫到,去世時,女兒也在身邊:

陳亮聲女兒陳麗達確認了這一消息,「我親愛的父親陳亮聲安詳地離開了我們。斯琴高娃和我都陪伴在他身旁,祝願他一路平安。希望他的藝術和音樂能被中國樂迷長久銘記。」

陳麗達就是陳亮聲和阿格裡奇的女兒。

樂迷稱阿格裡奇為阿姐,她不僅演奏水平是大神級別,長得也美,身世更為傳奇。她是阿根廷人,1941年出生,家族血脈複雜,她是印第安人和歐洲人的混血,也許是血統的原因,阿格裡奇一輩子都不羈放縱愛自由,活得十分另類。

阿格裡奇是天才兒童,3歲開始彈鋼琴,8歲登臺表演,彈起莫紮特和貝多芬的曲目已經十分純熟。

阿格裡奇非常年輕時就認識了陳亮聲,兩個人在同一個圈子裡跟著大師學習,由傅聰介紹認識,迸發出強烈的愛情,很快便結婚,生下了女兒。生女兒時阿格裡奇才只有17歲,未成年,可見那段愛情之轟轟烈烈。

有網友納悶,陳麗達怎麼也不叫斯琴高娃「繼母」,而是直呼其名,從年齡上推算,她應該只比斯琴高娃小7、8歲的樣子。

在奧地利學習鋼琴時的阿格裡奇。
不過這段婚姻很快就走向破滅,兩個音樂人都個性強烈,又太年輕,瘋狂地愛過又很快結束感
情。陳亮聲獲得了女兒的撫養權,常駐瑞士,二人相忘於江湖。

這個女兒直到十多歲才回到親媽身邊,那時阿格裡奇已經有了另外兩個女兒,據妹妹講,家裡突然來了一個神祕的東方人姐姐,每天「把圍巾別在腰間,還喜歡收藏刀具」。

阿格裡奇和陳亮聲的女兒陳麗達。

陳麗達目前是中提琴手。
阿格裡奇真正成名是在1965年第七屆肖邦國際鋼琴比賽,那時她24歲,剛剛和陳亮聲離婚了一年。

她獲得了那年肖賽的金獎,於是全球聞名,大家都為這個美女而瘋狂,她那麼神祕豔麗,彈起琴來又那麼神乎其神技巧純熟,令人癡迷。

媒體稱她為「來自阿根廷的狂風」。

大多數人都稱她為「Legend」,傳奇。

阿格裡奇又有著鮮明的個人風格,很酷,很冷,嚴肅時是生人勿進的樣子,笑起來又格外燦爛。她15歲就開始抽煙,彈琴時、訪問時,永遠叼著一根煙,酷到沒朋友。

但看顏值的話,也不輸女明星。

在專業方面,阿格裡奇的演奏技巧被認為是當代最傑出的之一,維基百科介紹:阿格裡奇的技巧比肩霍洛維茨。她十九歲時的錄音至今仍是圈內標桿性的詮釋,例如普羅科菲耶夫的《觸技曲》以及李斯特的《第六號匈牙利狂想曲》等等……

反正琴童們(或者家長們)對她應該很熟悉了。 也有很多學生表示,看到阿姐彈琴,會懷疑自己這麼努力有甚麼用?(意思是她的水平很難到達,更不要提超越)。

沒開倍速,阿格裡奇的手指都有了殘影……

這專業能力一直維持到老年,八十多歲,還是功力不減當年。你可以永遠相信阿姐的現場演奏能力。

‍這裡要歪一句,古典音樂圈中,肖邦國際鋼琴比賽的含金量是最高的,堪稱音樂界的奧運會,是世界上最有名、最嚴格、級別最高的鋼琴比賽之一,每5年在波蘭首都華沙舉辦一次。

在1955年之前,肖賽獎杯得主大部分都被蘇聯人和波蘭人壟斷,1955年出現了第一個中國人,那就是拿到三等獎的傅聰,對,就是傅雷的兒子。別看是第三名,已經是劃時代的裡程碑。

1955年肖賽上的傅聰,風度翩翩。
年輕的傅聰。他身世坎坷,趕上時代巨變,傅雷和傅聰這對父子是大時代下的悲劇性人物,這裡就不再展開敘述,感興趣的可以自行百度或是翻閱《傅雷家書》。正是由於傅聰年輕時帶著特殊的情感離開故土,和肖邦的人生頗有相似,所以很多人說他是演繹肖邦的最佳人選。
傅聰以演繹肖邦而聞名,《紐約時報》對他的評價是:「對色彩敏感」和「難以捉摸的旋律天賦」。李雲迪和郎朗評價傅聰:「古典音樂界的清流,精神上的燈塔」。
老年傅聰,他的手指有很嚴重的傷,但仍舊每天練琴數小時。
而在肖賽中第一個拿到金獎的中國人,是李雲迪。他同時是肖賽歷史上最年輕的金獎獲得者,十分了不起。

2000年,在後臺焦急地等待第三輪比賽結果的李雲迪。
李雲迪得獎瞬間。
2014年,李雲迪又成了肖邦鋼琴大賽史上最年輕的評委。是啊,這裡不得不感慨一下,一位傑出鋼琴家的隕落實在是太令人惋惜!


正因為含金量高,得獎非常不容易,所以肖賽獎杯得主們彼此之間是非常惺惺相惜的,他們共存於同一個圈子裡。阿格裡奇和傅聰一直都是很親密的朋友,他們的友誼維持了幾十年。

阿格裡奇和傅聰。

阿格裡奇和傅聰的四手聯彈。
傅聰2020年因新冠病毒去世的時候,阿格裡奇還說傅聰是古典音樂圈的「引領者」,「為我們開辟了全新的視野」。

而每年阿格裡奇過生日,李雲迪也會錄視頻送祝福。


說回阿格裡奇。

前面不是說了嗎,她一生不羈愛自由,最顯著的表現就是結婚很多,離婚很多,孩子很多,配偶的婚史也很多……

和陳亮聲離婚後,阿格裡奇與瑞士指揮家夏爾·迪圖瓦結婚,兩人有一個女兒安妮·迪圖瓦。這個老公當時也是二婚,並且和阿格裡奇離婚之後又結了兩次婚。


1974年,阿格裡奇嫁給鋼琴家史蒂芬·寇瓦謝維契,兩人育有一女史蒂芬妮·阿格裡奇,並且一直維持婚姻到現在。


這個老公呢,之前也有好幾段婚史……


而且也是天性浪漫不羈的主。


阿格裡奇對待女兒們的教育也是挺另類的,不希望她們上學,每天就是帶著女兒們到處巡演,她彈鋼琴,女兒們就睡在她的腳下……


這段婚姻一直維持到現在,夫婦兩人也會一起演奏,看起來挺和諧。不過從女兒的紀錄片中看得出,阿格裡奇和他並不常常在一起生活,也許對於婚姻來說,距離才是唯一良藥吧哈哈。


阿格裡奇到晚年還一直保持著很高的演奏水平,並且生活得相當瀟灑隨意,她不施粉黛,也沒甚麼晚禮服之類,上臺就是灰白的淩亂頭髮加一身黑色裙裝,真美女就是這樣,絲毫不在乎外表,私下的生活也簡單。


一旦彈起琴來那可就是太有魅力了,她的演出從來都是座無虛席。



回顧阿姐的一生,和三個男人生了三個女兒,和鋼琴相伴了一輩子,煉就了爐火純青的演奏技巧,擁有了全球聞名的榮譽,時刻生活在音樂和藝術中,自始至終都保持著強烈的個人風格,的確堪稱傳奇。


阿格裡奇和三個女兒。



嗯,沒想到由羊胎素能扯到西方古典音樂,這波八卦的資訊量也是夠可以的了。最感慨的是,陳亮聲一生中愛過東西方這樣兩位厲害的女性,譜寫出兩段截然不同的婚姻,一輩子活得也算充實而快意,斯琴高娃非常崇拜她的老公,稱他非常優秀。

當然,斯琴高娃也非常優秀,在陳先生的兩位妻子身上,我們能感受到真正有力量的女性,骨子裡散發出的那種堅韌感,她們從不拘泥於情感或婚姻的框架,始終忠於自我、正視自我。

這使得她們在有或沒有愛情時,都能有一個堅定的錨點,知道自己該往何處去,哪裡才是讓自己真正幸福的歸宿。

也許,演戲之於斯琴高娃,鋼琴之於阿格裡奇,就是她們一早就篤定的靈魂的最終棲息地,所以我們能感到,婚姻和愛情是錦上添花的事情,是一段美妙的旅程,而不是困擾或局限。

但相較於阿格裡奇備受追捧傳奇的瀟灑,斯琴高娃會艱難一些,因為從小所受的傳統教育,還有所處的東亞的保守環境,斯琴高娃常常要受到「母職盤問」,人們總是期盼女名人們成為完美的母親和妻子,如果她們沒有成為這樣的人,則是一種失職。

這導致斯琴高娃總處在一種矛盾的心情煎熬中,她鐘情於事業,但是她又不得不面對人們盤問她的兒女問題,她也會自然而然把兒女的問題攬上身,自省當年強勢雞娃不妥,也一直用她的方式去幫助自己兒女,說起來,也還是傳統五零後的操碎了心。

為了幫助女兒的餐廳事業,斯琴高娃會帶女兒孫丹上節目,母女倆共同參加《津夜嘉年華》錄制,教授觀眾法餐禮儀並合唱法語歌。盡管斯琴高娃的腿部有病痛,但她仍堅持錄制,甚至親自站在餐桌邊示範倒紅酒的方法和禮儀,但是餐廳最後還是關門了。
八十年代斯琴高娃是這個時代不靠顏值全拼演技的當紅巨星。
2008年,斯琴高娃再憑《姨媽的後現代生活》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這時離她第一次獲得金像影後已過去二十四年。
從八十年代,以天才般的表演天賦,斯琴高娃縱橫影壇四十年,在每一個時代裡,她都盡力發光發熱,獲得了非凡的成就,縱覽八十年代的幾代影後,像她這樣可以在每一個時代裡留下名作的女演員還真不多。

陳沖、劉曉慶、張瑜和斯琴高娃是八十年代最紅的女明星,她們際遇各異,但毫無疑問她們都是時代的弄潮兒,而斯琴高娃和陳沖是演藝事業和創作力維持得最久的。
全憑自己的努力,從最偏遠的地方一路打拼到京城,然後再將影嚮力擴大到港臺,再到歐洲,斯琴高娃是完全意義上的個人奮鬥者,而顯得更為特殊的是,我們能在她身上看到上一代女性為自己事業而要承受的巨大壓力:

她們的生育壓力無人分擔,整個社會對母親有著天然的苛責,社會深層潛意識下母親長年累月的操心和愧疚——人們傾向於把兒女的平凡與過錯都歸罪於她們的母親。

甚麼時候,我們傑出的女孩可以不用那樣痛苦於事業與家庭兩難全,不用經歷那些懼怕女人太強的懦弱愛人,不用因為離婚而感到自卑,不用因為事業太成功而對太多人有太多愧疚,我們也許才能稱得上活在一個公平的世界。

共勉。

來源:藍小姐和黃小姐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