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俄關係兩張臉

中俄關係

最近兩件事,頗能揭示中共與俄羅斯關係的兩張臉皮。

5月19日,習近平同普京通過視頻連線,共同見證兩國核能合作項目——田灣核電站和徐大堡核電站開工儀式。普京稱「俄中關係處於歷史最好時期和最高水平」,習稱「兩國將在更高水平更廣領域,更深層次推進雙邊關係向前發展」。這個事,表現的是這樣一張臉,即西方極為擔憂的中俄走向結盟。

5月3日,俄羅斯「祖國黨」發表公開信,指責俄羅斯共產黨及其高層收取中共金錢和其他好處,並被批評是在俄境內為北京服務的中共代理人。有分析認為,俄政黨之間時常抹黑揭短,但打中國牌攻擊對手十分罕見。這個事,表現的是這樣一張臉,即中共與俄政黨之間各種檯面下的互動和微妙關係,更表現了俄羅斯對中共的極大疑慮,中俄關係的深層矛盾。

其實,冷戰結束後,中俄關係的兩張臉就不停地變換,交織在一起了。這些年來世界似乎更被中俄走向結盟這張臉所吸引。

比如,自2019年6月5日兩國關係被提升為「中俄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後,尤其2020年以來,在疫情的助推下,中美開打新冷戰,同時俄與美、歐交惡,中俄更欲抱團取暖。

這似乎也有跡象可循。例如,2020年10月22日,普京在瓦爾代辯論俱樂部(Valdai Discussion Club)回答記者提問時說,目前俄中沒有軍事結盟同雙方態度無關,而是缺乏必要性,「從願望上講,不會排除這個問題」。普京的話,含義豐富。又如,今年2月,中俄外長通電話時表示,雙方的戰略協作是全方位、全天候的,沒有禁區,沒有上限。

而在兩國內部,都有結盟的聲音。俄羅斯方面,資深研究員瓦西里‧卡申(Vasily Kashin)撰文表示,當與美國發生軍事衝突的危險時,中俄應立即結成軍事同盟;由於俄羅斯公司參與了中共彈道導彈預警系統的開發,中俄完全有能力在此基礎上建立數據共享並建立各自的合作夥伴關係,擁有全球導彈防禦網路。中共方面,曾將近10年作為中共武裝力量駐蘇聯和俄羅斯的代表的王海運,亦撰文稱有必要將兩國關係提升為「肩並肩、背靠背、手拉手、心連心」的「準同盟關係」,將兩軍關係推升為「特殊友軍關係」;在深化中俄軍事關係上,「兩國應當膽子更大一些,步子更快一些」。

事實上,雖然中俄堅稱「雙方堅持不結盟、不對抗、不針對第三國的原則」,但兩國已然至少是「準盟國」關係了。舉例而言:

——俄中定期舉行軍演,軍事技術合作非常密切(也相當祕密),但更重要的是雙方軍事科技的交換。一個突出的例子,是俄羅斯在幫中共建立導彈預警系統。還有,2019年7月末和2020年12月22日,俄羅斯與中共兩次舉行聯合空中巡邏行動(戰略巡航),活動範圍從日本海擴大到了東中國海;中俄雙方對此大為宣傳。

——自2018年以來,中俄貿易維持千億美元規模,俄羅斯從逆差轉為順差。中國已是多年俄最大貿易夥伴。中俄雙邊貿易額佔俄羅斯總貿易額的比重逐年攀升,從2013年的8.12%增長至2018年的15.76%,並有雙邊貿易2024年實現2000億美元的目標。

雙方加強經濟合作中,有三點值得特別注意:第一,2020年中俄貿易本幣結算達25%,而在2013、2014年,這個比例還微不足道,大概只有2%-3%,這是所謂「去美元化」。第二,2020年俄羅斯農業對華出口大幅增長,農產品貿易已成為中俄雙邊經貿合作新亮點,中國作為俄羅斯農產品第一大出口目的國的地位繼續鞏固;如果考慮到中國糧食短缺隱患,以及中共與美國、澳大利亞、加拿大等世界主要糧食出口國關係緊張,這個意義就非同尋常了。第三,中俄能源合作的凸顯(習近平稱能源合作一直是兩國務實合作中分量最重、成果最多、範圍最廣的領域)。一個突出的例子,是中俄東線天然氣項目(「西伯利亞力量」)歷經20年談判,2019年12月才正式投產(該項目最終每年將可以對華出口380億立方米的天然氣,相當於中國2018年天然氣進口量的30%以上),俄羅斯就已經開始著眼於推進中俄西線天然氣管道項目(「西伯利亞力量2號」)了。

但是,中俄雙方當局特意高張「戰略協作夥伴關係」,卻掩蓋、遮蔽不了雙方的齷齪和衝突。

這裡僅舉一個例子。今年2月25日,位於赤塔市的俄羅斯後貝加爾邊疆區法院宣判了一起涉及中共的新間諜案。當地一名居民因為叛國罪被判處8年徒刑,這位名叫瓦西里耶夫的男子為外國間諜機構收集情報。法院說,整個審判過程保密,不對外公開。這新間諜案與過去類似案件都涉及科技領域不同,發生在具有軍事意義的兩國邊境地區,俄羅斯更刻意對這起諜案保密低調。俄中關係雖然日益密切,但兩國之間的間諜案更加頻繁發生,這說明了什麼?

其實,在對外關係布局方面,俄羅斯對中共的高度防範和牽制,尤其令中共惱火。

例如,2020年中印爆發邊境衝突,俄羅斯對印出口大批先進武器。俄印正在討論確定未來10年新的軍事技術合作計劃。俄幫印建第五代機和潛艇,開發高原坦克等等,這些都包含著劍指中共的用意。

例如,中亞被俄羅斯視為後院,俄羅斯反制中共影響力擴張。今年,美軍撤離阿富汗讓中亞安全議題更被關注,中共利用新建立的「5+1」機制與中亞各國加強互動(5月12日,中共與中亞5國外長在西安舉行會晤)。5月14日,俄羅斯親政府的主要大報《獨立報》刊文激烈抨擊北京干涉中亞國家內政。文章說,中共在中亞大筆行賄收買當地權貴,更促進了當地腐敗猖獗。事實上,隨著一些中亞國家社會反中共情緒升溫,哈薩克斯坦新法律正式禁止向外國人出售和出租農用耕地。由此可見這些年中俄在中亞的暗中角力。

例如,提升與蒙古關係,邀蒙加入安全組織。2019年9月,普京訪問蒙古,雙方簽署了睦鄰友好和戰略夥伴關係協議。俄羅斯另一個重大舉動是,邀請蒙古加入由俄羅斯所主導的集體安全防務組織。這個組織目前的成員除了俄羅斯外還包括亞美尼亞、白俄羅斯,以及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和塔吉克。因此蒙古被認為將成為這個組織的第一個非獨聯體成員。集體安全防務組織成員可用較便宜的俄羅斯國內價格採購俄製武器。每年還在一些成員國境內舉行大規模軍演。最近幾年在吉爾吉斯和塔吉克境內的軍演中,俄羅斯特別把能攜帶核彈頭的伊斯康德爾戰術導彈一度分別運進這兩個國家。蒙古如果加入集體安全防務組織,將對中共形成戰略威懾(歷史上,1969年蘇中邊境武裝衝突後,在蘇聯軍方當時設想的進攻中國方案中,都曾優先選擇從蒙古作為主要的出兵中國方向)。

從俄羅斯的上述動作,可以窺見其對華戰略的基本設想:一方面,密切與中共關係,以提振經濟和對抗西方的戰略壓力;另一方面,密切與中共周邊國家、亞太國家關係,避免過分依賴中共,並對中共形成戰略牽制。

俄羅斯的這個對華戰略構想,是建立在俄中實力對比的基礎上的。一方面,2008年以來,俄羅斯經濟一直乏力,中俄經濟差距急劇擴大。例如,2020年俄羅斯GDP約為1.474萬億美元,總量低於廣東省和江蘇省(官方數字,中國GDP為14.7萬億美元),人均GDP首次落後於中國。另一方面,俄羅斯的大國心態,並不甘只作中共的能源、原材料供應國,要跟中共平起平坐。俄羅斯相對於中共,還有一個優勢,就是軍事科技

的確,蘇聯的武器技術和裝備長期成為中共抄襲和研發借鑑對象。但是,這些年來的中共軍事擴張,連買帶偷,俄羅斯還能有幾年的技術供應利益可得?對此,瑞典斯德哥爾摩和平研究所(SIPRI)的一位高級研究員,援引SIPRI的數據,認為只有5到10年了。是否真只有5-10年的時間?這或許可以商榷,但當今俄羅斯軍事科技優勢的日漸消逝,卻是不爭的事實。如果真有一天,連僅存的軍事科技優勢也沒有了,俄羅斯又拿什麼資本跟中共爭平起平坐的地位?

俄羅斯現行對華戰略的內在矛盾和致命缺陷,俄羅斯當局和俄羅斯社會也都心知肚明。而中共的本性,俄羅斯也是再清楚不過的了(否則,俄羅斯也不會絕不聽中共所宣稱的疫情「可防可控」那一套鬼話,而在2020年1月30日率先關閉中俄邊界)。

現在,如果俄羅斯不能痛下決心,直面現實,而任憑慣性,任憑利益集團的分裂所製造的對華政策的搖擺不定,不能順應時代潮流和國際戰略格局的演變,重新制訂對華戰略,而讓俄中關係兩張臉一直持續下去,那俄羅斯可就危險了。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