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南與胡錫進,誰的毒性大?

司馬南胡錫進

文:邱開冒  

人們往往用動物的毒性來比喻壞人,如心如蛇蠍之類。蛇蠍之毒是自然進化的成果,是它們生存的技能,是無關褒貶的。毒蛇在市場上比普通蛇價格更高,眼睛王蛇都成了保護動物了。

比較司馬南和胡錫進誰的毒性大,也不含貶義,只是客觀評價他倆的生存和進取技能而已。兩位的毒性都是進攻對手保護自己的武器。

最近,在如何對待聯想,如何看幾十年前的改革問題上,司馬南和老胡有了分歧,表現出不同的毒性,雖然還沒到「毒不同不相為謀」的地步。

司馬南毒勢洶洶,給聯想及柳傳志列出了「七宗罪」。從2021年11月7日開始,司馬南連續在微博上發布視頻,炮轟聯想集團,從國有資本被賤賣,高管中有多名外籍人士,高管分紅佔比過高,到資不抵債,研發比例過低,再到指控聯想是一個「資本永不眠」的金融帝國,湊齊了「七宗罪」。

對這「七宗罪」,已有很多網友一一批駁了,這裡就不重複了。但有意思的是,跟司馬南貌似一個戰壕裡的戰友老胡,這次卻不支持司馬南,甚至發表了針對司馬的解毒言論:
「中國經濟曾經是完全的國有製和集體所有製,如今民營企業佔了大半江山,發揮著不可取代的作用。儘管大量民營企業都不是從國企改造出來的,但它們中的不少也曾有過掛靠鄉鎮的「紅帽子」,那當中的情形極其複雜。而且當時的改制方向受到了各地政府的認可和推動。我很擔心,如果反過來追究,甚至形成一個運動,將會對中國民營企業家的積極性造成打擊,增加他們的不安全感。」

老胡畢竟是有級別的人,比南銅鑼巷8號的胡同串子站的高看的遠,他知道對民營企業殺雞取卵的時機還不成熟,目前還需要他們勤奮下蛋,不宜過早驚擾。只許母雞勤下蛋,不許公雞亂打鳴,民企還是可以熱情引導的嘛。體制內的老胡跟一心想打砸搶的胡同混子是有區別滴,還有老成謀國的戲份。

老胡主要在國際關係、兩岸關係及內循環上用狠牙,下毒口,他叼的都是大盤。若有一天真有外星人乘坐飛碟蒞臨地球,他肯定能叼住飛碟,提出建立銀河系命運共同體的倡議。

如果把他倆比喻成毒蛇的話(不含貶義,只是事實分析),司馬南是銀環蛇、金環蛇,屬神經毒素,被他咬傷後,會出現急劇的全身癥狀,病人興奮不安,痛苦呻吟,全身肌肉顫抖,吞嚥困難,呼吸困難。老胡是血液毒素,如腹蛇、五步蛇、響尾蛇,主要影響血液循環系統,引起溶血、出血、凝血及心臟衰竭等癥狀。

柳傳志被咬後,又是讓女祕書邀請司馬南對話,又是許諾對「紅色著作出版和紅色旅游進行資助」,又是動員員工「行動起來,誓死打贏聯想榮譽保衛戰!」這些方寸打亂的言行,就是典型的神經毒素的中毒癥狀。財富江湖的大佬,也經受不起銀環蛇的毒牙呀!

老胡是血液循環毒素,要把美帝逼回到農業社會,試圖讓中外貿易循環發生溶血、凝血癥狀,導致腎臟心臟衰竭。但血液循環毒素發作時間長,致死率低,容易施救。五步蛇也是講步驟滴。

這次老胡幹擾司馬南對聯想下毒牙,顯得比司馬南的毒性輕一些,從「兩毒相權取其輕」角度看,老胡似乎比司馬南更可取。但術業有專攻,兩人的毒素有區別,誰比誰更毒,得具體對象具體分析,很難一下就排定座次。

金庸筆下有個「五毒教」,蛇、蜈蚣、蠍子、蜘蛛和蟾蜍這五種毒物是鎮教之寶。五毒教時常讓這五種毒蟲相互廝殺吞噬,最後獲勝者集毒素之大成,可以用來製造「蠱毒」。

這對今天也很有啟發,能否按五毒教的取毒步驟提煉蠱毒呢?比如讓司馬南、老胡、陳平、維為、紀連海相互廝殺吞噬,最終勝者為毒王,獨自完成蠱惑大業。

最後說個花絮哈,有人按司馬南留下的住址去探訪,才發現「南銅鑼巷8號」竟然是公共廁所。網民很茫然,百思不得其解,有人調侃說這坐實了司馬是廁所的蠕動小動物。我估摸著,司馬南是用公廁象徵公有製,再臊再臭也是他詩意的棲息地。在「姓公姓私」這個大是大非的問題上,他衝破一切氣味的困擾也要「姓公」。

司馬南之公心,公廁皆知。

 

來源 一丘萬壑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