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國藩總結的亂世徵兆:黑白不分,小人當道

川普

幾年來,房價一直格外受到關注,因為這個蓄水池收納了海量的資金,一旦傾瀉出來將成為洪水猛獸,把物價拱上天。近日我們看到了房價鬆動的跡象。

機構統計顯示,3月份全國新增掛牌房源量環比上漲192.2%。一線城市中,廣州新增掛牌量上升最高,環比上升224.3%;上海和深圳環比上升分別為196.5%和135.5%。

說白了就是在排隊賣房。

與此對應的是物價上漲:截止3月底,北方地區大豆收購價格為4880元/噸,跟2月份相比上漲了940-980元/噸;國際糧價已經漲到7年來最高水平。

統計局最新發布消息,3月份,食品菸酒類價格同比上漲13.6%,影響CPI上漲約4.10個百分點。食品中,豬肉價格上漲116.4%,影響CPI上漲約2.79個百分點。

不少城市把工資強行兌換成消費券發給大家,鼓勵大家消費。這不是一個好主意——不少人缺的是錢,不一定需要被指定必須購買的商品。

隔離感染者要收費,那他必然要想辦法躲避這種開銷。擴散的後果則由全體公眾承擔。防疫豈能當成生意做?

有專家建議全民發錢,我想那不過是加大所有印鈔機的負荷,給印鈔工人添麻煩而已。全民發錢等於沒發,有選擇地發錢不是人為製造新的不平等嗎?誰能確認最需要錢的能領到手?

這些都不能解決根本問題。真正的辦法是讓石油、電訊、菸草、銀行……這些日進斗金的巨頭讓利於民,是大幅度降稅,是扶持企業投入生產,找回失去的訂單,是保住曾經有過的產業鏈。

這些都需要一個良好的環境,加深國際合作和交流。

可惜我們正四處樹敵,像好鬥的公雞。

過去幾年中,三星等一大批韓企被我們成功地罵到越南等國,現在日本首相表示將拿出22億美元幫助日企撤離大國;歐美不但頻頻停止合作,還虎視眈眈地準備問責……

經濟上的問題必須由人文情懷去化解。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道是什麼?

彼得是耶穌最喜歡的門徒之一。他勇敢、剛強,自認為與耶穌親密無間。

《新約》上說,耶穌在罹難前的晚上,對門徒說:「今夜,你們為我的緣故都要跌倒。」彼得馬上說:「眾人雖然為你的緣故跌倒,我卻永不跌倒。」

耶穌馬上告訴他:「我實在告訴你,今夜雞叫之前,你有三次不認我。」耶穌沒有責怪彼得反而安慰他,讓他警醒。

當天夜裡耶穌被抓,當人們懷疑、指認彼得也是耶穌一夥時,彼得果然有三次起誓發咒地說:「我不認得他。」

這件事告訴我們,要承認人性的軟弱。

曾幾何時,能不能與所謂有「污點」的親人「劃清界限」,成為忠與不忠的判斷標準。那時候,多少家庭破裂,妻離子散,世風益下,人心不古——兒子為了飯桌上幾句話,可以去舉報母親,把最親的人送上死亡的刑場。要知道,自漢朝時,法律上就已經規定親人之間互相包庇不算犯法。

「劃清界限」讓人性墮落,最後成為最卑劣的基因遺傳在一些人的腦海里,烙印在心坎上。

聖經上說彼得三次不認主,算不得罪惡,因為彼得不過遵從了人性。現實中的罪惡是,有的人當著世界媒體的面,多次不敢承認自己的祖國。

鳳凰衛視駐華盛頓記者向見多識廣的川普提問時,被再三逼問:

川普問:「你為誰工作?中國?」 

王回答:「不,香港 。」

川普再問:「為誰?中國?」 

王回答:「香港鳳凰電視。」

川普追問:「It’s own by China?」

無獨有偶,上海東方衛視的張經義更是泰然自若地當眾撒謊:

川普問:你是哪裡來的?」 

張回答:台灣來的。

有辱國格呀。

前幾年有一段網絡發言引起討論:有位國內青年人,去歐洲旅遊時穿得西裝革履,故意隨地亂扔果皮等垃圾,受到當地人指責時,他用大拇指對著自己驕傲地說:「I am Japanese.」 他在論壇上認為,自己利用中日相貌差不多的優勢,成功地黑了一把日本人,講完後大大地自誇了一番。

讓我目瞪口呆的是,底下留言支持他的粉紅非常多,認為他幹得精采。

近日英國首相約翰遜被送進征症病房,大V新浪財經發布這條消息時,底下有40多萬人點贊,慶祝這一事件;同一帳號公布約翰遜已經離開重症病房時,點贊數僅有400多人。

人們已經失去了思考能力。俄國人在驅逐華僑歸國,國內宣布關閉口岸,黑龍江三天增加輸入病例80多例,他們是天上掉下來的嗎?

前有粥店慶祝美日疫情,後有粉紅點贊英國首相重症,這些歌頌別人苦難的反人類行為能夠大行其道,不害怕這災難如實加在自己身上嗎?

身邊有許多這樣的人,他們祖輩沒去過歐美,自己一輩子也沒去過歐美,也不認識一個歐美人,卻都跟歐美有著世世代代、你死我活、不共戴天的仇恨……

凡此種種,決定了疫後——甚至現在已經開始——幸災樂禍的人必將受到全世界的群毆。活該不?奉勸這些粉紅停止與世界為敵的言論吧。

《曾文正公嘉言鈔》記載曾國藩這樣一段話:「百大抵世之所以彌亂者,第一在黑白混淆,第二在君子愈讓小人愈妄。

自古大亂之世,必先變度亂是非,然後政治顛倒,災害從之問。賞罰之任,視乎權位,有得行,有不得行。至於維持是非之公,則吾輩皆有不可答辭之任。」

後來在《曾文正公全集》中也有類似記載,大致意思是:「一個社會在大亂之前,必有三種徵兆:一是無論何事,均黑白不分。二是善良的人,越來越謙虛客氣;無用之人,越來越猖狂胡為。三是問題嚴重到一定程度後,凡事皆被合理化,一切均被默認,不痛不癢,莫名其妙地虛應一番。」

不愧能成為重臣,看問題就是獨到、老辣,一針見血。

來源:大魚說小事兒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