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攻方方的人,僅僅因為「壞」嗎?

方方

文:魏劍美

老友謝浮名寫了一篇博文《圍毆方方的,至少有三種人》。文章當然寫得相當好,證據便是:很快即被刪了。

但關於這篇文章的觀點,我卻和他產生了一點分歧,我的看法是:圍攻方方的其實只有一種人,那就是蠢人。

老謝不同意,他認為其中一種恰恰是因為「聰明」,他們見風使舵、左右逢源、長袖善舞、投機鑽營、無往不勝。也就是說,他們的行為能帶來直接利益,而且還沒有任何風險,怎麼叫「蠢」呢?

所謂「精緻的利己主義者」即是:無明確立場,無恆定觀點,利益最大化,有奶便是娘。只要給好處,他們今天可以罵黑,明天又可以罵白,後天還可以不分青紅皂白一頓混罵。

當然,有一個人他們永遠也不會罵,那就是主子。主子手裡提著打狗棍一天,他們就一天不會罵。豈止不會罵,簡直仰之彌高。除非打狗棍掉了,嘿嘿,那就不好意思了。

只要給個主題和方向,他們可以找出一萬種理由。不管別人信不信,反正他自己先信為敬。

這裡不得不來做個辨析題:如何區分壞人和蠢人?

所謂壞人,就是損人利己的人。譬如小偷、強盜、騙子。

而蠢人就是損人不利己的人,或者自以為利己,而終究並不利己的人。譬如有片防風林,其他人都老老實實守護著,只有你一個人天天去砍了賣錢買酒吃肉洗桑拿。終於有一天,狂沙襲來,你所有的得計也就一次性買單了。

當然,真正「聰明的壞人」也是有的,他們一邊在自己家鄉瘋狂砍伐,一邊將家眷送往了林密堤固的所在。這樣,他們亂砍濫伐起來更加興高采烈、肆無忌憚。

但是,就圍攻方方這群人來說,絕大多數恐怕並沒有可以轉移家眷的便利。不出意外的話,他們就是和方方同處一個屋檐下,同處一片池塘中的。——不像那個被請去五汗發掘「偉大素材」的六六六,有的是「新加坡」背景。(我唯一好奇的是:既然新加坡在這次戰役中表現非常不堪,那到底是什麼力量阻止這個農業品牌回歸偉大祖國呢?)

方方的日記,在一個正常的環境下,根本不會引發這麼多人的關注。之所以無數人像追劇一樣追著看(我認識的人中就有好些非要等著看完最新的「方方日記」才會睡覺),其實就是因為身處疫情中心地帶的她,能為柴米百姓提供主流渠道之外的一些資訊、一個視角、一些觀點。

從某種程度上講,方方已經成為「講真話」「有良知」的品牌形象,成為升斗小民的代言人。

我們常說「用腳投票」。假如真的認可「群眾才是智慧之源」的話,那麼,為什麼要害怕群眾被區區一個作家「帶偏了」呢?

方方頂著壓力言說常識,何錯之有?退一萬步說,即便她說的不一定都對,只要沒有違法違紀,又有何不可?

捍衛常識,捍衛人說話的權利,拓展正常的表達,不僅僅是為當下的我們,更是為我們子孫的未來。那些人別有用心地圍攻這樣的「時代聲音」「良心代表」,不正是世界上最蠢最蠢的二貨嗎?

曾經有無數親朋好友規勸我,不要在自媒體平台說那些可能惹麻煩的話,理由很簡單:第一,說了也改變不了什麼;第二,識時務者為俊傑,一個人要學會趨利避害。

我的觀點是,堅持言說常識,不是為了改變世界,而是為了不讓自己被世界改變。至於「識時務者」,所能避開的只是一時一地的危機,當社會整體的危機來臨時,沒有誰可以避開。

有人會說「為了孩子,所以我們必須忍氣吞聲」。但為什麼不進一步想想:正是為了孩子,所以我們不能再忍氣吞聲,不能接受被黑暗吞噬,不能讓怯懦與卑賤內化為人格的一部分!

在我看來這個世界上最沒有底線的就是「五毛」。為了錢做任何事情都沒有做「五毛」那樣罪孽深重,道理很簡單:你自己做強盜做土匪做妓女做盜墓賊,只要不讓孩子知道,大致都不太會傷害到自己的子孫。

唯有做五毛,灑下的仇恨,製造的謊言,傳播的毒害,都瀰漫於整個社會當中,從整體上降低民族的智商、損壞社會的和諧、鼓勵人與人的對抗。

賣「三聚氰胺」奶粉的人、製造「毒疫苗」的人、推銷各項劣質飲料的人,雖然心如蛇蠍,但他們絕不會讓自己的子孫使用。

那些不講良知、不辨真理的吠犬,看上去只是圍攻一個個具體的人,實際上卻敗壞了整個社會、整個時代的空氣。這種整體性的損害蔓延開來,誰也無法倖免。

那些動不動上綱上線的人,雞蛋裡挑骨頭舉報的人,不懂「槍口抬高一厘米」熱衷刪帖封號的人,時刻準備出賣師友同事的人,你們在行惡的時候,不妨摸一摸自己的良心:它會痛嗎?

還有,你們能為自己的子孫後代積點德嗎?

終究,他們也是呼吸這個時代空氣的人啊!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