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聰舔狗 科斯定律 五常衞兵學

王思聰孫一寧

文:童大煥  

世界的真相,往往和多數人的直觀感覺正好相反。

網紅主播孫一寧拒絕前「國民老公」王思聰的求愛資訊,人們乍一看體現的是孫一寧的硬氣,敢硬扛這麼剛一個富二代。但仔細看,孫一寧是放低了身段來應對此事的,摘錄部分對話如下:

「我要是你女朋友我跟你去一趟酒吧我能當場吐血。

「最重要的是你有沒有想過跟你在一起是沒有辦法完全做自己的。吃醋,占有欲,爭吵,這是愛情裡必備的東西,在你那裡是不允許存在的,壓抑自己換取來的平靜不會很痛苦嗎?

「對不起,我真心的誠信的感謝你對我的喜歡,但是我真的沒辦法跟你在一起。做朋友吧。

「我猜你是不婚主義。」

……

兩個人越談越生氣,彼此都有一些過激的氣話,孫一寧這裡是這樣的畫風:

「傻逼。

「你趕緊滾吧。

「你讓我死你怎麼不去死

「萬惡的資本主義。」

看得出,孫一寧很清醒很理性,知道自己不可能和王思聰步入婚姻殿堂,頂多和王的其它前女友一樣,過一段有名沒份的短暫愛情,但青春總是短暫的,青春過後怎麼辦?她要為自己多想想。

而當她情急之下說出「萬惡的資本主義」詛咒王思聰時,孫一寧已經把自己降到了最低限度的「無產者」位置。硬氣+自我地位的卑微化,使她迅速獲得了海嘯般的同情和支持力量:

孫一寧火了,從6月15日她和王思聰的聊天記錄傳遍全網開始。有數據顯示,她6月16日在抖音開播兩個多小時,全程無連麥、無才藝展示甚至無表情,卻漲粉67.8萬,收入近700萬音浪(折合人民幣70萬)。據知情人分析,按分成規則,其個人到手約35萬元。要知道,孫一寧此前三個月的直播收入,加起來也不過這個數字。孫一寧抖音賬號「iiiis」6月16日新增粉絲185.1萬,其中直播漲粉67.8萬。目前,其抖音賬號擁有405萬粉絲,且還在快速漲粉。

不管有意還是無意,很顯然,以孫一寧的帶貨網紅身份,獲得這樣的粉絲數,比做王思聰沒有婚姻可能的短暫愛情對象踏實、長遠得多。

事件之後,王思聰又有了新外號:「蔥油餅」——王思聰,油膩,有病。

從「國民老公」、「娛樂圈紀檢委」、「校長」到「蔥油餅」,王思聰的人設,正在社會历史環境的變遷下悄然變色。

但孫一寧聰明,王思聰也不素,他把身段放得更低,低到塵埃裡,他更新了這樣一條動態,而且已經上過熱搜了:

「我他媽不是舔狗 草」

六神磊磊評論說:

「這對男主角是一場小小的幸運。除了’舔狗’之外,一切的可能的發酵方向都是不安全的,比如’威脅女生’,比如’性騷擾’,比如’資本家欺負人’ ,都極不安全,並且風險程度逐個遞增。再進一步說,倘若這個事發生在數年前,大概問題也不大。若是那時候,不管吃瓜群眾從哪個角度吃,也不大能對王思聰有甚麼實質損害。蝴蝶扇動翅膀,可能引發一場風暴,誠然如此,但是關鍵要看這只蝴蝶在甚麼環境、甚麼時期扇動翅膀。」

環境變了,國民老公的人設也變了。

雙方互相拉低身段,給了我們一個分析社會的絕佳視角。

在任何時候,人生的境遇都是這樣的:當你的身段不斷放低的時候,你將獲得更多的社會資源與理解同情。

這個原理,就像水往低處流,地勢越低窪,能夠積蓄的水就越多。

不管有意無意,孫一寧一說出「萬惡的資本家」,瞬間就收獲了無數熱辣的目光,盡管一轉眼,相對於那些熱辣的目光來說,她的帶貨主播身份,無異於另一個「資本家」。

而盡管王思聰是國內數得出來的富二代,但他直接回避了「資本家」這個社會敏感瓷,不失尊嚴地做了一回「普通女孩」孫一寧的「舔狗」——盡管以否認的形式,但卻是否定之否定。

經濟學原理揭示了背後的神奇祕密與邏輯,這個原理就是科斯定理。

量子學派白格爾《 舔狗的真相:科斯定理》這樣寫科斯定律:

20世紀60年代,經濟學家科斯(Coase)描述產權在不同所有者手中轉移、歸屬問題。定理是這樣表述的:假如交易成本為零,初始產權配置不影嚮最終配置結果;市場交易會自發找到最適合某項產權的主人。

伽利略其實在300多年前就用物理學解釋過:假設世界沒有摩擦的情況下,無論運動物體在哪個勢能曲線上運動,都不影嚮它最終回到原來的勢能水平面。

科斯定理的基本意思是:

一開始,某項資源的初始產權是誰並不重要,或者說是次要的。因為資源總是喜歡尋找最擅於使用它的人,就像錢會主動去找那些最大化價值它的人一樣。人才也是如此,他會按照自己的能力的最高點不斷地從一個企業移動到另一個企業,直到最適合的企業。交易會永遠持續下去,這是一個不斷優化的帕累托改進過程。

誰能把資源發揮出最好效果,誰就能掌握資源,成為資源的主人。一旦不能發揮出這項資源的全部效果,就算他千方百計地阻擋所有權的更替,也只是延緩交割時間,並不能阻擋最終歸屬。

婚姻不同於戀愛,它是長期的夥伴關系。再好的戀人,渡過了婚姻初期的激情之後,都要轉變成親密。如果不能從激情順利轉變成親密,婚姻破裂就是遲早的事情,因為沒有任何一對夫妻能夠在柴米油鹽醬醋茶的慢性折磨下,一直保持激情。

而親密的維持,不是主觀願望那麼簡單。它需要雙方性格、教養、能力、知識、財產、家族的互相配合,才能讓彼此感到最大的幸福。婚姻時,兩人性格早已基本成形,運氣好的話,才能像齒輪一樣互相耦合。

門當戶對就是盡量平等配置初始產權,是產權交易的必要條件,利於婚姻長期穩定。

《舔狗的真相:科斯定理》只是浮皮潦草地帶了一句王孫二位不門當戶對,但和國民老公門不當戶不對的很多,為甚麼多數女孩以受寵為榮?有兩個關鍵問題需要解釋:

為甚麼王思聰女友無數,以前只見人「思聰」,到了孫一寧這裡卻變成了「撕蔥」?

為甚麼王思聰會採取不婚主義?

解釋清楚這兩個問題,才能更清楚科斯定理在婚姻家庭中的作用。

首先,為甚麼王思聰會採取不婚主義?

很簡單,由於獨生子女政策,到了王思聰這個財富級別,高處不勝寒,能夠門當戶對的女孩子可能已經像四川大熊貓一樣稀缺,王思聰可能需要無數次「產權更替」,才能找到匹配其財富及家庭的女主人。期間必得經历過N次的結離婚,才能真正實現雙方「產權價值」最大化和婚姻穩定化。

但是,現行婚姻制度對女性普遍採取了保護主義政策,婚後財產一半歸女性。但王思聰這樣的富豪之家,婚後財產有很多來自婚前財產的經營、投資增值,並非夫妻二人共同勞動所得。如果每次離婚女主人都要分走一半,不僅企業受到威脅,而且財富分割耗去的時間精力,也是巨大的身心和財富成本。

因此,某種程度上,不婚主義是王思聰最聰明理性的選擇,而不能歸結於王思聰多情或不負責任。

而大多數願與王思聰談情說愛的女性,知道這一點也不拒絕王,知道自己用幾個月或幾年的青春,換取雙方自願的愛情激情,外加一筆她認為物有所值的「青春損失費」,在王思聰這裡則是以贈予的方式呈現。

為甚麼王思聰女友無數,以前只見人「思聰」,到了孫一寧這裡卻變成了「撕蔥」?

因為孫一寧不僅有美貌,也有智慧,她不願意只交換自己幾年的青春。不管有意無意,她的撕蔥吸粉,已使她的智慧和收獲嶄露頭角。

由是觀之,不論是資源的配置,還是愛情與婚姻的締結與離散,達到理想或較理想的結果,都會遵循科斯定理,不斷地重新配置。

但越是富豪之家,婚姻重組的代價、成本就越高昂。不像雙方都一無所有,一拍兩散,彼此相忘於江湖。

但是,科斯定理有一個前提,就是要實現資源配置效率最大化,必須盡可能讓市場有更多的自由,盡可能讓交易成本無限趨近於零。

而影嚮交易成本的因素非常多,產權不明,管制過多,法治不彰,等等,都是阻力。

而最大的瞬間阻力,往往來自觀念 ,來自海嘯般失控的時代風潮。

這就是科斯定律的反面——五常衞兵學!

一九六八年,張五常在芝加哥大學寫了一篇搞笑的短文,不打算發表的,題為《費沙(費雪)與H衞兵》。內容是說小小的H衞兵深明費雪的一般性的資本概念,比老馬高明,他們的行動是要徹底地廢除費雪筆下的資本家。這篇短文在芝大經濟系內傳閱時,該校大名鼎鼎的《政治經濟學報》的老編讀到,拍案叫絕,堅持要把該文發表。

老馬說資本就是投入再生產的貨幣資金。而歐文·費雪(20世紀初一個美國經濟學家)說,不對,資本的概念要廣泛得多,任何可以在未來產生現金收入的事物都是資本。根據這個觀點,地下的礦藏、樹上的蘋果、嗷嗷待哺的嬰兒,都是資本。

H衞兵的一個目標就是要消滅資本家。但是在執行過程中,很難分清楚一個人之所以成為資本家,到底是因為他擁有大量的貨幣資金,還是因為他擁有特殊才能或其他資源。

H衞兵幾乎是不假思考地採用了費雪的觀點,將資本解釋為”包羅萬象的東西”。 “從優秀的桌球運動員到受過教育的醫生”,只要有人的生活水平比他們高,那麼這個人就是資本家,就必須打倒。

但是紅衞兵的活動並沒有持續多久。級差地租是會下降的。因為當一個紅衞兵發現有人位於他之上時,不需多久,他也會發現有人位於他之下。

「如果徹底地解釋並嚴格地執行,那麼消滅階級差別就意味著只有唯一的一個人存活下來。」這可是一個相當殘酷相當可怕的結論!

毫無疑問,由於長期意識形態下的某種無意識,孫一寧在「撕蔥」過程中也許脫口而出「萬惡的資本家」,它無疑會使孫獲得短暫的資源配置優勢,但用不了多久,人們就會發現,孫一寧自己也成了「資本家」的一員。

這不是在優化資源配置,而是在朝著相反的、惡化甚至毀滅資源配置的路上狂奔。

而王思聰的「我他媽不是舔狗 草」,則有化險為夷,回到費雪定理的功效。

好險哪,一身冷汗。

所以,當一個時代,在唱高調,在宣揚敵我、階級矛盾的時候,大事不妙了,是在遠離費雪定理、靠近張五常的「H衞兵學說」了。這時候一定要把情緒和秩序拉回來,拉回到事實、法律本身上來。

高調再高,終非好事;低調再低,始為福音。

這個費雪定理及它的反面——張五常H衞兵學說,及其派生的「放低身段即是福」,可以運用到社會和個人生活中的一切層面和領域。

在個人可控的領域,不論是讀書學習,還是經營投資,都是真理:

在學習思考領域,必得虛懷若穀,才能海納百川學貫中西;

在經營投資領域,必得在燈火闌珊處尋找價值窪地,而非在眾人喧囂裡追風逐浪,才能獲得最高的價值回報。

 

来源   經緯西東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