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奶茶原料短缺,先瘋的卻是美國人

珍珠奶茶

文:穎寶

不說不知道,一說嚇一跳,原來美國人不只愛咖啡,還視珍珠奶茶為「保命水」了?

蘇伊士運河堵住的那段時間,全世界都在玩挖掘機的梗,只有美國人心情複雜。

4月18日,據《舊金山紀事報》報道,一艘滿載木薯粉的船隻被堵在河道上,無法按期到達美國。

木薯粉是珍珠奶茶中「珍珠」的製作原料,而美國99%的木薯粉依靠進口。原料運不過來,意味著珍珠奶茶將在美國成「稀缺品」。

夥計們!我們快喝不上珍珠奶茶了!/《今日美國》

北加州最大的珍珠供應商之一「海沃德利昇(Hayward’s Leadway)」稱,4月下旬珍珠奶茶供應就會開始緊張;有業內人士預測,夏天結束前,美國都將處於「珍珠奶茶沒有珍珠」的困境中。

消息一出,美國人都瘋了:「奶茶裡沒有珍珠,就等於生活裡沒有快樂」「我現在下樓囤珍珠奶茶,還來得及嗎?」

「珍珠奶茶是這場疫情中唯一支撐我堅持下去的東西,現在你告訴我它快要沒了?」

谷歌上,美國地區關於「珍珠奶茶短缺」的搜索量,同比增長39倍。

更有媒體用「危機」一詞形容此事:「美國即將爆發一場涉及所有奶茶愛好者的『珍珠危機』。」

不說不知道,一說嚇一跳,原來美國人不只愛咖啡,還視珍珠奶茶為「保命水」了?

不過,誰又能拒絕珍珠奶茶呢?/unsplash

老美對珍珠奶茶的愛,

認真且瘋狂

珍珠奶茶在美國名叫「Bubble Tea(泡泡茶)」,年輕人喜歡叫它「Boba」,音譯自「波霸」。

美國人痴迷珍珠奶茶,並不是新鮮事。只不過近兩年,他們的「癮症」發作得越來越頻繁。

美國COCO奶茶店門口排的隊,永遠比購買限量版球鞋的隊伍還長。一杯珍珠奶茶,就能讓美國人心甘情願地在太陽底下站兩三個小時。

不用懷疑,這條就是買珍珠奶茶的隊伍。

即使到了冬天,他們的心中的那一把火,也不會熄滅。

旅美華人博主Xiaofang Ma曾撰文,描述數百名年輕人在寒風瑟瑟、零下四五度的週末清晨買珍珠奶茶的情景。

起初,她以為這些人是奶茶店花錢請來的「託兒」。但幾天後,在某個工作日的下午,她再經過此店,卻發現店門前依然站著幾十個人,「有一個小姑娘,直接提走了7杯」。她感嘆道,原來排長隊買珍珠奶茶的新聞,都是真的啊!

除了行動上支持珍珠奶茶,老美也不忘在輿論上為其造勢。

他們喝珍珠奶茶前,都得先拍照、發到社交平台,然後感慨「Boba = 天堂」。

喝珍珠奶茶,快樂無邊!/ INS

他們的「炫富」方式,就是上傳一張塞滿珍珠奶茶的冰箱照片。

畢竟,有錢人家才買得起這麼多杯。/ INS

為了紀念珍珠奶茶這種奇妙的飲品,他們甚至一拍腦袋,就決定將每年的4月30日定為「國家珍珠奶茶日」(National Bubble Tea Day)。

「在這個好日子裡,請大家盡情地喝珍珠奶茶吧!」

在年輕人群體內如此受寵,珍珠奶茶在經濟領域的成績,自然不會差。

美國聯合市場研究機構(Allied Market Research)調查顯示,2017年全球珍珠奶茶銷售額高達人民幣134.5億元,並正在以每年7.4%的速度增長。預計到2023年,全球銷售額將高達人民幣205.7億。其中,北美市場占了57%的銷售份額,意味著購買珍珠奶茶的不止華人,還有更多其他族裔人群。

美國最大的點評網站Yelp發布的數據顯示,在2020年疫情期間,珍珠奶茶是加州、夏威夷、密歇根州等地區最多人點的外賣單品。

自2012年以來,在Yelp上,珍珠奶茶相關食品和餐廳的瀏覽量逐年上升。/ Yelp數據

老美這麼熱愛珍珠奶茶,故事要從上世紀80年代講起。

珍珠奶茶的風,

30多年前就在吹了

1987年前後,英式奶茶傳入中國台灣。一天,茶飲店「春水堂」的職員腦洞大開,將粉圓、水果、糖漿與糖溜地瓜扔進奶茶中,並取名「珍珠(波霸)奶茶」。味道新奇,加之有電視台宣傳,珍珠奶茶一躍成為台灣最受歡迎的飲品。

也有說法稱,珍珠奶茶起源於台灣的另一家茶飲店「翰林茶館」。至於誰對誰錯,已無從考證。

珍珠奶茶的誕生,恰巧趕上台灣移民潮——1965年美國國會通過《移民與國籍法》,解除對亞洲、非洲、中東等地區人士的移民限制。由此掀起的移民熱潮,直至上世紀90年代才慢慢平息。華人移民者們,大多選擇在加州落腳。直到2018年,加州依然是美國華人最集中的州。

珍珠奶茶也跟隨台灣移民進入美國,以洛杉磯為中心向外擴散。

「春水堂」在招牌上標註了「世界珍珠奶茶發源地」字樣——他家1983年發明了泡沫紅茶、1987年發明了珍珠奶茶。/圖蟲創意

上世紀90年代初,美國的珍珠奶茶店,大多是開在唐人街的夫妻店,門面狹小破舊,只有為解鄉愁的華人會光顧。偶有稍具規模的餐廳或麵包房會烹煮珍珠奶茶,但也僅僅將它視作菜單以外的單品,當店員想起來時,才會介紹給客人。

刊登於《紐約客》的文章《我的珍珠奶茶上癮史》提到,「那時候的珍珠奶茶,杯蓋薄得讓人討厭,握杯子的手稍微用力,奶茶就會漏出來」,以至於一邊走一邊飲用,成為一項艱難的任務。

店面衛生環境一般,加之不方便外帶,導致珍珠奶茶在早期傳播受阻。

但這些問題,都隨著「自動封口機」的出現得到解決。裝滿珍珠奶茶的塑料杯,在自動封口機內「走」一趟後,杯口就變得密不透風。於店家而言,製作效率得到提高;於客人而言,飲品不易漏出且更乾淨衛生(起碼不用擔心灰塵飄進奶茶了)。

最早期的封口機,相信90後、80後都見過——將奶茶杯推入機器,拉動手柄,杯口就被封上了一層塑料膜。/網絡

珍珠奶茶就此踏入「規模化生產時代」。

上世紀90年代末,美國第一家正兒八經的珍珠奶茶店在洛杉磯開業。往後20年,COCO、3年2班、沸點、茶太、Boba Time、Tea Station等奶茶連鎖店如雨後春筍般冒出。

同時,藉助網絡傳播的力量,店家相繼將珍珠奶茶與小眾文化結合,吸引網友前來打卡,把珍珠奶茶打造成網紅飲品,以此迅速搶占紐約、費城、舊金山等地區的市場。

2017年前後,來自台灣的奶茶品牌「貢茶」,已經將門店開到距離帝國大廈——紐約地標之一幾步之遙的韓國街上。2019年,紐約的黃金街道「聖馬克街」(St. Marks Place)上,竟出現一條街上開了6家珍珠奶茶店的景象。

在土生土長的美國人看來,珍珠奶茶是彰顯個性的潮流物,與球鞋、玩偶、首飾一樣,是拍照的背景板;在美籍華人看來,則是家鄉的象徵物之一。至於味道,似乎不那麼重要了。

逛街、玩耍、喝珍珠奶茶,也是另一種時尚。/unsplash

隨著珍珠奶茶在美國的影響範圍逐漸擴大,並向餐飲以外的領域滲透,它的身上也不可避免地出現各類衍生標籤。

火爆的珍珠奶茶,

甚至在美國衍生出現象級話題

2017年夏天,《紐約時報》刊登了一篇研究珍珠奶茶在美國走紅現象的文章——《你的茶裡有小珠子嗎?它們本來就在那》。

作者在標題及內文,都用了「Blobs」代指「珍珠」,這個單詞在英文口語中,還可解釋為「污點」。他對珍珠奶茶的描述,字裡行間全是傲慢與歧視的情緒——

「一種來自遠東的古怪混合物。」「才剛剛進入美國主流市場的亞洲舶來品。」

在美國,「遠東」一詞帶有殖民色彩,是亞裔群體的雷區,且珍珠奶茶的通俗翻譯為Bubble Tea或Boba。作為面向全球發行的報刊,《紐約時報》不可能不知道這些。

此文的態度,瞬間激怒亞裔群體。在輿論的指責聲浪下,作者將標題修改為《珍珠奶茶盛行,店家數量持續增長》,並全文消除「Blobs」字眼和其它歧視性語句。

最初版本的文章截圖。/《紐約時報》

此事得以平息,但另一場更大規模、圍繞身分認同話題的思辨由此掀起。

《我的珍珠奶茶上癮史》中提到,在Facebook群組「微妙的亞洲特徵(Subtle Asian Traits)」內,關於珍珠奶茶的表情包越來越多,網友甚至將「為亞洲嬰兒洗禮」名畫出現的聖水,換成珍珠奶茶。「微妙的亞洲特徵」擁有超100萬名亞裔組員,組內發布的內容,一定程度上可以窺探該群體的心理變化。

聯想到亞裔人群對「Blobs」一詞的抗拒態度,美國一些人把亞裔和珍珠奶茶劃了等號。《洛杉磯週報》更在2017年,強調了這一觀念,「奶茶店是亞裔人群神聖的聚會地」。

另有媒體指出,許多移民二代從未回過祖國老家,更別提什麼鄉愁,但他們會為了找到心理歸屬感、身分認同感,而刻意去喝珍珠奶茶。

這些言論再次引發亞裔群體的不滿,他們認為自己被物質化、片面化了。有亞裔作家為此撰文駁斥:「用某一種商品來定義某一個群體,本身就是不可救藥的行為。」

「你是在暗示,我們去珍珠奶茶店聚會,是因為無法融入亞裔以外的群體咯?這種話真的很傷人!」/ Rio

可惜的是,吵著吵著,輿論開始走偏了——有華人僅僅在網上表達對珍珠奶茶的喜愛之情,就被指責「自貼標籤、很LOW」。

這場關於「亞裔的文化象徵到底是什麼」的思辨,最終在「為了反駁而反駁」的岔道上,不了了之。

其實這樣也好,要是珍珠奶茶的定義被框死了,就會讓許多真正的愛好者望而卻步。其衍生文化,也無法像今天那樣全面開花——

無論珍珠奶茶是否能代表亞裔,都不可否認,它在美國已經火到能帶動話題、能撩動情緒,甚至成為輿論焦點。

怪不得這次的「珍珠危機」,會讓美國網友如此崩潰。

希望珍珠奶茶能儘快回歸老美的懷抱吧。

參考資料

[1] 珍珠奶茶是如何成為美國亞裔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Rio

[2] 美國年輕人也喜歡喝珍珠奶茶嗎?|周瑤潔

[3] 我的美國奶茶史|Xiaofang Ma

[4] 不要輕易評論珍珠奶茶,小心惹惱亞裔美國年輕人|紐約客

[5] 除了限量AJ,只有CoCo奶茶能讓歐美年輕人排隊|公路商店

[6] 《紐約時報》寫了篇關於珍珠奶茶的文章,為何遭到美國網友炮轟?|中國飲品快報

來源:新周刊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