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視頻有魔性,魔鬼的魔

魔性

文:西坡

前幾天跟朋友聊起長短視頻之爭。朋友講,把短視頻APP和今日頭條都卸載了,因為從這些軟體裡感受到讓人向下的力量,「把人性的弱點研究的太透徹了。」

魔性

這不是我身邊第一位毅然卸載短視頻的朋友,而且大家往往把今日頭條和短視頻並列。一個原因可能是今日頭條嵌入了大量的短視頻,另一個原因是今日頭條跟抖音具有相同的成癮機制,一刷就停不下來,刷完卻無限空虛。

其實我本人也反複卸載過短視頻和今日頭條。現在是安裝狀態。作為內容創業者,我覺得不應該自己對平臺有偏見,我目前也在頭條上更新內容,之前還嘗試跟朋友一起搞過短視頻,各個平臺都開了號。

但是作為創作者和使用者的雙重身份,我還是無法排除內心對短視頻算法推薦機制的抵觸和抗拒。我本能地覺得,這玩意有魔性,魔鬼的魔。

每次打開抖音之前,我都會默默勸告自己不要沉迷不要沉迷不要沉迷。

每次看到身邊的人刷短視頻,我都忍不住多管閑事,生怕對方被算法俘獲。事後又會反省,是不是太自以為是了。我有甚麼權利去阻止別人通過短視頻獲取快樂呢?

不過,我是絕對反對孩子過早接觸短視頻的,不管有沒有所謂的青少年糢式。作為一個有長年深度閱讀習慣的成年人,我尚且難以抵禦短視頻的成癮機制,心智尚不成熟的孩子,不應該接受這樣的考驗。

問題在於,成年人刷短視頻該不該管?換個角度說,算法可不可以肆意狩獵國民心智?

抖音和今日頭條背後的男人——張一鳴,早年間義正辭嚴地表達過「技術中立」論。

2016年底,張一鳴接受《財經》雜志的採訪時表示,技術是中立的,不幹涉可能是最好的分發資訊的原則,今日頭條拒絕價值觀先行。

「今日頭條是一個資訊分發渠道,不進行內容的生產加工,只做內容分發,算法自動挖掘用戶的興趣,將用戶感興趣的資訊推薦到用戶眼前。」

後來今日頭條連續被約談,「內涵段子」被關停,張一鳴終於低頭認錯:

產品走錯了路,出現了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不符的內容,沒有貫徹好輿論導向,接受處罰,所有責任在我。

但是從實際操作來看,位元組跳動的整改似乎主要體現在增加審核人員,杜絕「錯誤導向」。而在我看來,頭條系產品的「始作俑者」之罪不在於有害資訊控制不力,而恰在於「算法自動挖掘用戶的興趣」。

自從今日頭條做大之後,新浪、搜狐、網易這些傳統的新聞客戶端紛紛今日頭條化,人類編輯陸續被裁撤,算法上陣,磨刀霍霍從用戶的人性bug裡挖掘流量寶藏。

說今日頭條以一己之力毀滅了都市報時代的優質內容生產鏈條,並非過譽。取而代之的是甚麼呢?似乎只有日益碎片化的資訊,娛樂與知識,假新聞與真消息攪和在一個大醬缸裡,越來越分不清楚。

「西坡三角地」成立以來,我每天都要給群友找一篇能提供資訊增量、思維增量的文章,深深感受到內容生態的敗壞。以前從來沒想到,每天找到一篇好文章竟然這麼難。

當然這不是某家公司某個平臺的鍋,但是算法推薦機制的流行是壓倒駱駝的一根重要稻草。

最近讀兩位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合著的《釣愚:操縱與欺騙的經濟學》,讀到一個世紀前老虎機的故事,堅定了我想要控訴短視頻的念頭。

作者們講,19世紀末出現了許多大放異彩的發明,汽車、電話、自行車、電燈等等,還有一項很少引起註意:老虎機。

老虎機剛出現時只是一款自動售貨機,但是很快就有人發現可以把它改造成賭博機器,於是迅速風靡起來。 19世紀90年代沒結束,美國出現了一個新的社會問題——公眾沉迷老虎機。當時的媒體報道:

「幾乎所有的沙龍都有幾臺老虎機。在這些老虎機前,一天到晚都圍著一幫賭徒……這種玩老虎機的習慣顯然已經成為一種難以割舍的嗜好。年輕人在這種機器前一玩就是好幾個小時,不把錢輸光不罷休。」

眼看老虎機毀掉了太多人的生活,監管部門介入了,其他博彩類娛樂也受到了監管。之後,老虎機開始從公眾視野中淡出,僅僅在賭場之類的特定地方才能出現。

這裡需要澄清一下關於美國的認知誤區。美國從來不是對經濟完全自由放任的地方,這個清教徒建立的國家,公眾一向表現出強烈的道德感。 20世紀20年代的禁酒令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事實表明,人性經不起太多的考驗。一個產品如果給了人性過多的考驗,卻不懂得自我節制、自我約束,那麼它就是在做惡。游戲、網貸、短視頻,都是如此。

我想這個道理適合老虎機,也適合短視頻。

短視頻本身不是魔鬼,它是移動互聯網演進的必然產物,降低了表達的門檻,提供了新的娛樂方式。但是一個清醒的社會,應該意識到,短視頻對公眾心智有巨大的侵蝕與扭曲之力。

國民總時間和國民總心智,不應該成為算法肆意馳騁的獵場。

我不是簡單呼籲「管一管」,而是鄭重提出建議,應立法要求短視頻平臺上線防沉迷機制,不光是針對青少​​年,而是面向全體用戶。

短視頻平臺在利益驅動之下,像黑洞一樣不斷吞噬國民總時間,其創造的社會價值與消耗的國民時間並不相稱。

我知道,一說監管就有市場原教旨主義者跳腳。這裡引用《釣愚》譯者序裡的一句話來回應:「在一個具有良好監管的市場上,沒有人可以利用他人的心理弱點獲利。」

現在頭部短視頻平臺已經意識到「有流量沒價值」的短板,開始有意去「娛樂化」,爭打「知識化」標簽。但是短視頻這個載體天然是反知識、反思考的。

學習從本質上就是枯燥、艱苦、乏味的,短視頻平臺試圖讓用戶邊玩邊學、輕松有收獲,這只能被視為一場陽謀。

曾有一位做中學老師的讀者朋友憂心忡忡地留言:現在的學生,問他們有甚麼志向,十個有八個說想做網紅主播。我不知道這有多大的代表性。但夢想的窄化與矮化,顯然不是一個社會的吉兆。

來源  人間三角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