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7 月 6 日

被頂替/謀殺的人生:忒修斯之船

文: 魯不遜 

被替換後我還是原來的我嗎?

一、被謀殺的人生

這不是思想實驗,這是正在發生的現實案例

山東一個高考冒名頂替事件,陳春秀在「 落榜」16年後發現有人盜用自己身份,拿著自己的通知書上了大學。 (另有苟晶事件,同樣讓人憤懣不平)

對於整個世界而言,如果不考慮混沌定理,這只是時空漣漪上的微小漲落。

但對於陳春秀而言,這是連鎖的蝴蝶效應,這個個體命運出現了巨大轉折

高考濃縮了小學6年,初中3年,高中3年,總共12年的時光,如果再加上考上大學的4年(大專3年),以及之後工作的4年影響,那是整整近20年最黃金的歲月。

如果高考被替換,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人生被替換

表相之下的實質,真相異常殘酷:身份的本質是什麼?
當命運的載體不再是你,那到底哪個才是真正的「 陳春秀」?

這是一個「 忒修斯之船」式的問題。

二、什麼是「 忒修斯之船」

忒修斯之船(The Ship of Theseus),是最為古老的思想實驗之一。

它最早出自公元1世紀普魯塔克的記載,是一種有關身份更替的悖論。

整個悖論表達如下。

已知條件:

海上有一條航行的船A,組成這條船的零部件有N個。船在航程中不間斷替換部件,直到船體上的N個零件全都被替換。

原始問題1:
維修後的船是否還是原來的那艘忒修斯之船?

延伸問題2:
用忒修斯之船上取的老部件重新建造船B,那麼船A和船B誰才是忒修斯之船?

蘇格拉底認為是同一艘船,但柏拉圖則嗤之以鼻。
近代哲學家霍布斯和洛克在這個問題上也吵得不可開交。

這個問題涉及到個體與整體的問題,也是一種同一性的討論。
這個悖論有許多變種:

1、今天的我還是昨天的我嗎?

2、祖父的舊斧頭是不是原來的舊斧頭。

3、分叉的比特幣哪一個是中本聰的比特幣?

4、失憶的雙胞胎到底誰是哥哥?

5、你經過的那條河還是原來的那條河嗎?

6、公章被搶的公司還是原來的公司嗎?

7、被替換掉所有成員的樂隊還是原來的「 Beyond」嗎?

三、「 忒修斯之船」的西哲視角

回到古老的忒修斯之船上,回答最開始的問題。

船A和船B誰才是忒修斯之船?

最樸素的判斷:如果一個物體僅僅等於其組成部件之和,那麼船B應該是原來的船。
重新組裝船B的工匠理直氣壯地回答:這才是真正的忒修斯之船


西方的哲學家亞里士多德否定了這個答案,他認為人和物質是由「 四因」組成。

① 質料因,可理解為物質的材料。
② 形式因,事物身上所體現出來的模式或結構。
③ 動力因,誰完成了它。
④ 目的因,事物到底是用來幹什麼的。

以忒修斯之船為例,船的各部分材料是質料因,設計藍圖是形式因,船A的工匠和技術是它的動力因,乘客前往某地則是目的因。
這個見識淺薄的工匠只考慮了第一因素,這是很不完整的。

四、「 忒修斯之船」的東哲解答

再看一下東方哲學家的類似解答。

老子在《道德經·第十一章》談到:

三十輻共一轂,當其無,有車之用。

埏埴以為器,當其無,有器之用。

鑿戶牖以為室,當其無,有室之用。

故有之以為利,無之以為用。

這句話的意思是:

三十根輻條匯集到一根轂中的孔洞當中,有了車轂中空的地方,才有車的作用。揉和陶土做成器皿,有了器具中空的地方,才有器皿的作用。
開鑿門窗建造房屋,有了四壁中空部分,才有房屋的作用。
所以,「 有」給人便利,「 無」也發揮了它的作用。

不能僅僅看到實物,更要看到虛無,這些看不到的,才是事物本質
如果一個陶罐被打碎,它所有材料都在,那它還是原來的陶罐嗎?

同理,陳春秀這個人沒有變,但這件事情對她是有影響的。
形式因、目的因被替換到另一個實體身上,誰是原來的那個她呢?

五、最複雜的是「 忒修斯之人」

人和船不一樣,人比船還要復雜得多。
船要考慮的是船的本質屬性,船與人的關係。
人要考慮的是人的社會屬性,也就是人與人的關係。

這世界最複雜的,莫過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了。

16年後的今天,到底哪個是原來的那個高考女孩?
我們可以從「 三維四因」來定義一個人的「 身份本質」。


「 三維四因」可以看成是七個關鍵特徵要素,當然實際上比這個要多。
頂替者和被頂替者哪一個獲得更多特徵,她就應該是最原始的人
我們看一下以下圖表:

從這個圖表可以看出,頂替者和被頂替者到底誰是陳春秀,現在是3.5:3.5,並不能完全確定。
最後要看每一個因子項所佔比重,結論並不容易下。

除了以上因素,定義人還要加入一個「 相對論」概念,人與人之間是不同的。

對於豪門子弟來說,頂替或者被頂替對他的人生影響並不大,他們仍然在做自己。
但對於一些寒門學子來說,高考是她人生中最大機會,甚至是唯一機會,要么脫胎換骨,要么接受宿命。對於這些人來說,如果被頂替,她們失去的是那個規劃了12年的自己。

竟然還有些人說,你現在翻舊賬讓人失去工作,害人不利己。
還有些人說,就算你上了大學,你畢業之後還是搬磚。
這種人沒是非,無善惡,缺共情,乏同理。

你替換掉的可是她的整個人生,這是任何社會不可饒恕之惡

六、數學上無解的「 社會人」?

從以上的邏輯和推論中可以看出:

確定一條船的身份本質並不容易,

確定一個人的身份本質更複雜。

這就是為什麼「 忒修斯之船」一直爭論不休的原因,因為每一個錨定的「 對象」,它的身份本質不一樣,所以每一次討論就會糾纏不清。

那關於「 忒修斯之船」,可不可以用數學來進行抽象表述,從而看清本質?
這是一個集合論的問題:

我們將忒修斯之船視為集合A,船上的部件就是它的元素x。則稱x屬於A,記為x∈A,
x={x|a,b,c…}。
而其中的a又是一個集合,它的元素可以看作a={a|1,2,3,4}。

替換這個動作可以看作是從a中取出了1’,2’,那麼會出現兩個集合B和C。

先看集合B,如果B中的元素稱x’屬於B,記為x’∈B,x’={x’|a’,b’,c’…},而其中的a’可以看作a ‘={a’|1′,2’,m,n}。
再看集合C,如果C中的元素稱x”屬於C,記為x”∈C,x”={x”|a”,b”,c”…},而其中的a”可以看作a”={a”|3′,4′,k,h}。

如果我們認同萊布尼茨所說的:世界上沒有兩片完全相同的樹葉
從數學上來看,B≠A,C≠A。
也就是說,當我們更換部件時,「 忒修斯之船」已經不存在了

如果一定要追求相似性的話,那隻能比較B和C這兩個數學集合下的子集。

這個結論符合很多哲學家的理論,如果加上時間的連續性,那麼就不會再存在最開始的「 忒修斯之船」。

但如果我們認可世界存在基本粒子,原子間是等價交換的。那麼從數學上來看,B有可能是A,C也有可能是A。

不過,人是具有社會性的量子態的腦意識不可複制,那麼「 忒修斯之人」在數學上無解。也就是說,陳春秀從被頂替的那一天起,她就不再是原來的自己。

七、不是在作弊,而是在殺人

時間不可逆,遲到的正義不是正義。

十年寒窗,教育的不公是最大的不公。

不要覺得這與你無關,只是概率大小而已。

更別陰陽怪氣,下一個受傷的可能就是你自己。

此事絕非偶發,從1997年到2019年,這樣的事例數不可數。

不要說手握重權者,就是一個普通老師,或者稍有背景的中下層,都能夠替換底層孩子的人生。

這看不見的黑幕,著實骯髒和恐怖,到底如何在操作?

事件發生後,僅山東一省就查出2018-2019年有242人冒名頂替,數據讓人觸目驚心。

冰凍三尺,絕非一日之寒。

這不是譴責就完事的問題,高考即將來臨,一定要馬上著手改變。

1、彌補過失,已經爆發出來的案件要滿足合法者要求,沒有先例也要創造先例;

2、仔細排查,這樣的事件,在一個正常社會必須是「 零容忍」;

3、程序補缺,整個操作流程有哪些漏洞,必須立即透明公開處理;

4、嚴刑峻法,任何在教育上製造不公者,必須嚴懲。

別說現代社會,就算在科舉時代,任何考試方面的舞弊,一定是彌天大罪

這事不能像很多事件​​那樣,七秒喧囂之後,又去追尋新熱點。

每個局中人都要知道,這頂替的可不是「 忒修斯之船」上的某個零件,而是一段真實的生命。

教育事關這個國家的未來,每一個共謀者都必須付出代價

這不是在作弊,這是在殺人。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