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莊封城 數千外地中專生被困

河北疫情

(大紀元記者顧曉華、張北採訪報導)河北石家莊的疫情愈演愈烈,封城措施嚴厲。當地「中升教育」培訓機構的幾千名學生更是心急如焚。他們聽信機構的「安全承諾」前來參加專升本培訓,但只上了一天的課,學校就被封,近3,000名外地學生至今被困。

1月14日,有「中升教育」的學生在微博發帖文控訴,說該培訓機構去年12月底通知,定於1月4日在石家莊科技信息職業學院靈壽校區開辦線下課程。機構聯繫人「再三保證」疫情不會復發,並表示「現在是一個完整的體系,如果去了(出現)任何問題,機構法人會承擔法律責任」;如果不去,不退還學費。

學校最終迎來了約5,000名學生。但是開課第一天(4日),石家莊新增11例病例,第二天新增19例,當地緊急封城,河北全省進入戰時狀態。

「中升」遲發停課通知 致外地學生被困

被困女生張穎(化名)告訴大紀元,參加補習的都是專科生。他們大多數從河北各地來,也有外省的,集中在石家莊上課。補習時間原定20天,有的人交了5,000元學費,也有人交了1萬元。

1月5日下午五點多,「中升教育」因疫情通知放假。離家近的學生被家長開車接走了,離家遠的由於交通不方便,打算第二天再走。

「 然後就走不了了。」張穎說,「他們是通知得太晚了,石家莊有很多培訓機構,不只中升,人家通知得很早,人家老早都把學生安排大巴車送到火車站。我們機構特別磨蹭,到了晚上才通知。」「他很早其實就接到通知了,他就是不告訴我們,也不通知我們。」

在微博爆料的學生也抱怨說,「(上午)我們班主任信誓旦旦說,『沒關係,大家坐在這好好學習,我們會承擔。』到了快晚上,天都擦黑了,他來通知我們可以回家了。然後立刻就把上課的老師送走了,我想說我們學生怎麼說也是個消費者吧,這不是耍我們玩兒嗎!」

最終,所有學生走了2,000左右,剩下2,700多人。張穎覺得學校「沒有作為」,因為他們既不安排大巴車送走學生,也不聯繫當地政府「開一個特別通道」。

她說,「我們都是低風險區來的孩子,然後我們來的時候都交了核酸檢測才讓進學校,我們在這也做了兩次,全部都是陰性。」

石家莊科技信息職業學院靈壽校區只剩下中升教育機構培訓班的學生。(受訪者提供)
石家莊科技信息職業學院靈壽校區只剩下中升教育機構培訓班的學生。(受訪者提供)

學生求助無人理 出去會「被警察抓」

張穎透露,停課後,學校幾乎處於沒人管的狀態。所謂的「負責人」也是學生,「學生跟領導溝通什麼的找負責人,現在就是沒有領導和老師,沒有管事的。」

「我們打市長熱線,石家莊打不進去,然後打邢台的,邢台的沒有給出什麼,然後說自己克服克服,等學校解封了,都是一些官話,等疫情結束了你們再回來。」她說,「我們機構的人說,你們要想出去或者翻牆的話,警察局抓走。」

張穎說,現在快遞也不送了,他們即使想讓家長送些東西都沒有渠道。

在微博上爆料的學生也寫道,「我就在這待了十多天了,由於那天說要走,衣服也寄走了,每天都在盼望確診的人能夠少一點,可是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啊!」

此外,張穎表示目前的住宿費用是一天20塊錢,機構說會退還,但一直沒有行動。校內食堂因疫情只留了兩個買飯窗口,價格也較之前有所上漲。她說,「漲了兩三塊錢,米飯就是一暈一素,十塊,之前是八塊。水果也是挺貴,有時候供應不上。」

知道學校被封後,張穎和其他學生從學校的超市搶購了很多泡麵存著。他們有時候就吃泡麵。

「大家都很慌,每個學生都想回家。」她說,「家長想辦法,他們也出不來,也不管用,打總部電話打不通,沒有地方找負責人,就是找不到。」

石家莊科技信息職業學院靈壽校區食堂,因疫情只開兩個窗口,學生打飯時人挨人。(受訪者提供)
石家莊科技信息職業學院靈壽校區食堂,因疫情只開兩個窗口,學生打飯時人挨人。(受訪者提供)

不知何時解封 學生憂備考受影響

再過兩個月左右,這些學生就要參加專升本考試了,但是解封時間不確定讓他們焦慮,也影響他們的複習計劃。

張穎說,「一直封的話,確實挺耽誤我們的。」「現在最重要的是備考的時間,我們都希望趕緊復習,因為考試的時間就剩幾十天了,然後就是還挺著急的。」

「最起碼讓我回家隔離我也能在家學習,資料網課都有,回家上網課,」她補充說,「我們只帶了這十幾天要做的作業、題呀什麼的,現在都是做完了,我們帶的生活物資,衣服呀什麼的,也只是帶了這十天的東西,因為我們覺得過幾天就要回去了。」

空曠的石家莊科技信息職業學院靈壽校區。(受訪者提供)
空曠的石家莊科技信息職業學院靈壽校區。(受訪者提供)
因疫情石家莊科技信息職業學院靈壽校區的商鋪全部關門。(受訪者提供)
因疫情石家莊科技信息職業學院靈壽校區的商鋪全部關門。(受訪者提供)

來源:大紀元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