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蹤,入獄,猝死……資本亂局下的十大懸案

吳小暉

作者 宋雙傑

一花一世界,萬物可金融。

金融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資本大佬,雖然他們長袖善舞,視天下蒼生為螻蟻,卻始終擺脫不了”強者多不得好死”的魔咒。

有人自知在劫難逃,選擇主動投案;有人還沒來得及入獄,就死在異國他鄉;也有人盛年而退,或希望擺脫牢獄之災。

吳小暉 

天下風雲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

王圖霸業談笑中,不勝人間一場醉。

吳小暉的發跡,離不開三個女人的支持,尤其是第三任妻子,如果沒有她,就不會有今天的安邦帝國。

2004年,吳小暉迎娶了第三任妻子。

同年,安邦集團成立,註冊資本也不過5億元,經過十年狂飆突進,安邦的註冊資本高達619億元,為業界之最。

成也女人,敗也女人。

2017年6月,吳小暉還沒來及跟”中國最危險的女人”——胡舒立對簿公堂,就被有關部門帶走。

吳小暉和胡舒立的交鋒由來已久,自2013年,財新洋洋灑灑地為之寫下了數十篇文章,其中四篇更是引得江湖風雨,即《黑馬安邦》、《安邦大冒險》、《誰主民生銀行》和《穿透安邦資本魔術》。

陳小魯去世前,吳小暉被依法提起公訴,安邦也被接管,並開啟了一場世紀資產大甩賣。

2018年3月,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審理吳小暉犯集資詐騙罪、職務侵占罪一案。

吳小暉當庭落淚,表示深刻反省、認罪悔罪,感謝司法機關的幫助、教育和挽救,請求從輕處罰。

與此同時,銀保監會批覆同意保險保障基金向安邦增資608.04億元。增資後,安邦註冊資本保持不變。

換言之,安邦真實資本僅有10.96億元,吳小暉竟然撬動2萬億的商業帝國,槓桿之高,放眼全球市場實屬罕見,而他的股比例高達98.22%,胡潤和福布斯等都欠吳小暉一個世界首富頭銜。

5月10日,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宣判,吳小暉犯集資詐騙罪、職務侵占罪數罪併罰,判處其有期徒刑十八年,剝奪政治權利四年,並處沒收財產人民幣105億元,追繳違法所得及其孳息752.4851億元。

吳小暉表示不服,並提起無罪上訴。

8月16日,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二審宣判,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如今,安邦保險改組成大家保險,從此叱咤一時的保險帝國成為了歷史,成為化解重大金融風險的典型。

不過,圍繞著安邦和吳小暉身上諸多謎團並未解開,”從主席到門衛”無一不識,保監會何以成為安邦後花園?

安邦萬億帝國,控於他一人之手,如果再讓他多蹦躂幾年,四大行會不會也姓吳,江山豈不變色?

吳小暉因為經濟犯罪而鋃鐺入獄,政治沒有問題嗎?安邦暫收歸國有,何時重歸民營?還有吳小暉詐騙之資,取之於民,還之於民?

肖建華  

三月香巢已壘成,梁間燕子太無情!

明年花發雖可啄,卻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傾。

如果說安邦系是土豪的代名詞,那麼,明天系就是土豪PLUS。它是全牌照金控集團,位居中國民營金融28大系族之首,管理的資產規糢達到3萬億。

安邦雖猛,也只能排第三。

小燕子收購萬家文化的鬧劇,讓肖某華這樣的超級大佬浮出水面,給吃瓜群眾帶來了巨大衝擊:

中國資本市場原來是一個江湖,早已被這些龐大而又隱祕的帝國所支配,而明天系則是其中的佼佼者,我們竟然一無所知。

2006年,全國電力系統最大職工持股企業魯能集團資產高達700多億,最終卻以37億賤賣,操刀者正是明天系。

2007年,明天系控股的太平洋上市,既不是IPO,也不是借殼,更沒有經過證監會核準,卻通過特殊通道快速上市。由於太平洋證券欺詐上市,引發證監會”大地震”。

2014年,阿裡巴巴收購香港聯交所主板上市的文化中國,也就是現在的阿裡影業,趙薇的”股神”成名戰,便是跟著馬雲炒此股,而文化中國也是明天系旗下。

2017年除夕夜,正是萬家燈火,團圓之時,肖某華在香港神祕失蹤,明天系成了化解重大金融風險的首要目標。

資本江湖之中草莽英雄,終於迎來了清算之日。

小燕子牽扯其中,曾一度被認為要涼涼了,馬老師也不顧情面,緊急撇清,表示自己跟趙薇不熟,見面不超過十次。

網友感嘆,馬老師的數學是真的不行。

不過,後來人們發現,小燕子只是虛驚一場,不痛不癢的懲罰,換一個戰場,人家照樣混得風生水起,自媒體不滿其空手套白狼,紛紛收穫一連串的404。

肖某華沒想到自己會因為小燕子而倒楣,更想不到小燕子背後能量驚人,這都能平安落地!

只可惜,她太過無情,根本沒有救自己的意思,想當初拿15億陪她玩,現在竟然落得如此下場!

肖某人失蹤已近三年,留下了十萬個未知數,明天系究竟替誰打點生意,它在2015年股災究竟充當了什麼角色,還有肖某人何時公開審判等…

懸之又懸!

葉簡明  

辛苦到頭還辛苦,奔波一世枉奔波。

積金萬兩空白首,爭名奪利盡虛浮。

 

石油行業,國企壟斷代名詞,左手超額利潤,右手高額補貼,中間虧得一逼,石油三巨頭更是千夫所指。

誰又能想到一家曾經默默無名的民企,竟然打破了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南北分治、三足鼎立的壟斷格局,成為中國”第四桶油”,它就是葉簡明旗下的華信系。

“中”字頭的民營企業在國內屈指可數,中國華信能源集團有限公司便是為數不多的一家,而且黨委紀委一應俱全。

根據公開報道,1977年,華信掌門人出身於福建一個普通家庭,並無顯赫的家庭背景,為此華信曾發表聲明澄清,他既不是葉選寧之子,也不是葉劍英之孫。後來,該聲明被刪除。

初中時,已是鼎鼎大名的”萬元戶”,25歲,創立中國華信,開啟商業帝國之路。

29歲,收購廈門華航,進軍石油業,人民日報曾撰文為之澄清,廈門華航屬於國資,未涉遠華案,華信的成功得益於緊跟政府戰略,為國謀油。

34歲,華信洋浦儲備基地在海南舉行開工儀式,包括一名上將在內的多名將軍專程來瓊出席,海南省四套班子領導盡數參加。

37歲,成為歷史上《財富》世界500強中國公司最年輕的掌門人,協助布拉格之行,隨侍左右,風光無二。

40歲,山河大棋局的神祕加持,華信收購全球最大石油上市公司——俄羅斯石油公司,全球矚目。

當華信”無限風光在險峰”之際,也正是三面懸崖容易一失足成千古恨之時,時刻胡雪岩自省的葉簡明一語成讖,最風光的時候,他被有關部門帶走調查。

一個20多歲的年輕人,無權無勢,在高度壟斷的石油行業,十年時間,華信崛起於隴畝之中,成為中國「第四桶油」,仿佛就是一個從天而降的商業神話,外界對葉簡明的神祕和崛起百思不得其解。

甘肅原省委書記王三運和國家開發銀行原黨委書記、董事長鬍懷邦,濫權妄為,大搞權錢交易,與不法商人沆瀣一氣,葉簡明只是金錢開道?

各國政要紛紛將其視為座上賓,尤其一帶一路國家,葉簡明曾被捷克總統澤曼聘任為”對華經濟、外交與投資事務顧問”,看中的只是他中國能源大佬這一身分嗎?

王健  

富貴百年難保守 ,輪迴六道易循環。

勸君早辦修行路,一失人身萬劫難。

從1000萬元起家,到總資產逾萬億元、年收入逾6000億元,海航僅用了24年,2015年,海航首次登上《財富》世界500強榜單,位列第464位;次年,位次前躍111位,升至第353位,堪稱商業奇蹟。

2016年,是中國資本海外併購最生猛的一年,而當年最大的”金主”,既不是財大氣粗的安邦系,也不是前首富王健林的萬達系,而是一家地方性的航空公司——海航系,在2016年前十大海外併購交易中,它一家就占了3席。

2017年兩會期間,人民日報曾刊發了一篇名為《看”海航”如何遠航》的文章,海航成了”實業報國”的標桿性企業。

2017年6月,風險摸底之後,海航系流動性危機隨之而來,負債一度高達7179億元,最”窮”時,海航連飛機燃油費都沒錢付,即便如此,海航仍喊出了2018年的小目標——世界10強,資產30萬億。

2018年7月,王健在法國意外去世,究竟是政治謀殺,還是意外死亡,國內外社交媒體演繹出了各種各樣的版本。

王健生前最後接受《中國經濟週刊》專訪,根據後來披露的未公開發表的內容顯示,他曾深切不地安反問,”有人害你搶你,你給不給?這種不安是”來自險惡的商業競爭,還是其他方面,尚不得而知”。

王健死後不久,他持有海航集團股權被火速處理。

海航集團CEO譚向東就此表示,遵照他生前願望,將其所持海航集團股權全部捐贈給海南省慈航公益基金會。

海航系無疑是幸運的,既在政府支持下發展壯大,又在政府支持下免於破產。

不過,有關它的迷局猶在,王健的死是迷,海航的股權是迷,資本和政治種種傳言,更是讓人摸不清頭腦。

姚振華  

得勝勝中饒一著,因乖乖裡放些癡。

聰明少把聰明使,來日陰晴未可知。

萬通地產董事長馮侖曾經在與崔永元對話時,提出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民營企業家泡女明星都沒有好下場“。

萬科創始人王石偏不信邪,毅然地跟田樸珺走在了一起,沒想到寶能系實控人姚振華成了他的”現世報”。

“寶萬之爭”不僅讓姚老闆名聲大振,成了鼎鼎大名的”野蠻人”,也讓他賺得盆滿缽滿,沒有因為造車而夢想窒息。

不過,姚老闆的吃相確實太難看,血洗南玻管理層,民怨沸騰;謀求入主萬科,逼走王石,輿論譁然。

潮汕幫給力,寶能法務強大,姚老闆未蹈君萬之爭覆轍,可他偏偏不知收斂,舉牌格力,妄圖打”中國製造”的主意。

這不僅惹了”董小姐”和她的閨蜜劉姝,後者被稱股市最危險女人和資本神話的終結者,更重要的是,姚老闆惹怒了管理層。

隨後,中國證監會發起對寶能系的調查,在確認其存在虛假增資、違規使用保險資金、和銀行上下其手進行高槓桿配資等問題之後,寶能系實際控制人姚振華被給予撤銷任職資格,並禁入保險業10年的處罰。

當時,證監會主席劉士餘的”害人精論”震耳發聵,人們一度認為姚老闆要涼了,等待他的就是開啟的牢獄大門。

後來的劇情令人大跌眼鏡,主動投案的是劉士餘,而姚老闆一直忙著脫虛向實造車夢,先收購觀致汽車,又收購長安PSA,有條不紊。

2019年底,寶能系發動了針對南寧百貨的股權爭奪戰,11日收穫10個漲停板。股民們奔走相告,姚老闆又回來了。

這一次,沒有人認為他是”野蠻人”,也沒有人在意上海銀行向寶能系違規放貸265億是真是假,畢竟在韭菜心中,姚老闆就是財神爺,誰要擋著他們賺錢才是壞蛋。

想當年,劉士餘磨刀霍霍,明眼人都知道他想拿誰開刀,結果,劉士餘開刀問斬不成,先是黯然轉崗,後又主動投案,姚老闆的能量真這麼驚人?

安邦系和華夏人壽系,哪一個不是背景驚人,結果非死即傷,寶能系卻安然無恙,確實匪夷所思!

潮汕幫中的扛把子如李嘉誠、馬化騰、劉鑾雄等,是不是也支持了姚老闆呢?

如果2020年,姚老闆再度舉牌頻頻,易會滿會不會順應民心,高呼”A股歡迎你”呢?

拭目以待!

馮鑫  

得失萬事總由天,機關用盡枉徒然。

人心不足蛇吞像,事到頭來螂捕蟬。

2014年10月20日,國務院印發”46號文”,即《關於加快發展體育產業促進體育消費的若幹意見》,明確提出要到2025年打造出5萬億規糢的體育市場的目標。

一個5萬億元的體育市場激發了資本的想像力,誰都想分一杯羹,馮鑫自然也不例外。

2015年,暴風影音登陸創業板,40天收穫36個漲停板,市值一度突破400億元,馮鑫身價高達百億,迎來了人生高光時刻。

馮鑫自覺手握核武器,步子完全可以邁得更大一點兒,先不管會不會扯到蛋,先把聯邦生態的故事吹出去再說:

收購MPS,進軍體育內容產業,以”全球賽事轉播第一名”的噱頭來講故事,優先劣後,賺了利息,馮鑫坐擁高市值,各方多贏,皆大歡喜,除了股民買單。

2016年,馮鑫出資2億,光大、招行、華瑞銀行、愛建信託等知名金融機構出資50億,暴風集團如願以償地拿到了MPS。併購MPS的案例,還榮獲了當年英國TMT Finance最佳傳媒併購大獎。

迷局也隨之而來,巨資收購一家海外高價格輕資產的公司,明顯就是資產轉移的手段,如今為何倒成了資本冒進的故事?

如果創始人MPS高額套現離場,轉眼就重操舊業,這恐怕不是沒簽競業協議能解釋得通的吧?

原有的各大賽事轉播權到期之時,正值MPS破產清算之日,這未免太巧合了吧,如果光大和招行是吃素的,事情恐怕不了了之,52億真金白銀只能打水漂了?

馮鑫涉行賄非國家工作人員被拘,暴風集團全面走向衰落。如果吃不了幾年牢飯,馮鑫出來又可以拿著這神不知鬼不覺轉移到國外52億人民幣,豈不可怕?

更可怕的是,比這更有過之而無不及的還沒被發現。

張振新  

西子湖邊泛渺茫,一堤寒綠看垂楊。

誰知業債難逃避,開眼堂堂入鑊湯。

2019年5月底,先鋒系旗下的P2P平臺網信普惠註冊資本增加至5億,實繳2億,並已完成北京地區行政核查。

次月,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登記披露平臺開放網信普惠項目資訊查詢功能,合規化進程中又邁出的堅實一步…

無論是專家,還是投資者,紛紛認為網信普惠備案可期,直到先鋒系危機全面爆發,人們才恍然大悟,爆雷前大量短期理財產品的突然出現,原來是他們最後的瘋狂。

而這之後,最痛苦的莫過於投資者,他們一次又一次地懷著希望,卻一次又一次地被澆滅。

投資者苦等數月,兌付方案還未看到,卻等到張振新死訊;

投資者多次尋求立案,不是進京後被集中遣返,就是被堵在赴京的始發站;

然而,有人卻憑著自身優勢地位平安下車,這哪裡是「避雷」,分明就是腐敗,讓十幾萬普通投資者情何以堪?

即便到了這步田地,還有人為張振新洗地,說他是”時代先鋒”——為了信譽,堅持剛兌,結果先鋒系越陷越深,而他的健康也逐漸被消磨掉了。

一個真敢說,一個真敢信。

根據此前”網信官微”公布的借款企業經營異常名單顯示,逾期公司不僅有經營異常的,甚至還有早已註銷的。

金融的本質就是對風險的定價,先鋒系旗下數以千計的理財師難道不知道嗎?浸淫金融圈多年的張振新難道不知道嗎?

幣圈布局折戟也好,牽扯賴小民案也罷,如果先鋒系旗下的網貸平臺純粹是資訊中介,何至於留下千億亂局,還有當初的三查又是如何過關呢?

e租寶涉案500億,唐軍涉案400億,戴志康涉案200億…涉案金額都低於先鋒系,敢問,哪一個沒有立案調查,為何先鋒系就可以特殊?

700億驚天大案遲遲不立案,究竟是死人有這麼大能量,還是死人背後有這麼大能量?

全國人民需要一個真相。

戴志康  

去年妄取東鄰物,今日還歸北捨家。

分外錢財湯潑雪,騙來田地水堆沙。

眼看著馬上要過年了,證大系實控人戴志康卻只能在上海監獄中吃年夜飯了,回憶巔峰時刻,他身價百億,和中國的前首富陳天橋家族並列榜單,這發生在進入金融圈之後。

後來,他想昨日重現,結果他最愛的P2P卻傷他最深。戴志康曾表示,金融體系裡所有發展方向,我最看好P2P。未來金融行業發展的趨勢就是金融脫媒,去中介化。互聯網金融的本質就是如此。

不過,他沒想到,玩了一輩子金融,最後竟然把自己玩到監獄去了,但問題是承諾”良性退出”的戴志康在投案自首時承認,自己在公司經營的過程中設立資金池並且挪用了資金,並已無法兌付。

戴志康自然泛泛之輩,與其在監獄之中指點A股,不如給投資者一個切實的交代。

證大集團旗下資產眾多,為何會無法兌付以致要去投案自首?

200億元,究竟有多少成了逃廢債,需要警方出面催收?

又有多少資金被戴志康挪用,即便他住十年牢就能彌補嗎?

  徐翔  

 

水紋珍簟思悠悠,千裡佳期一夕休。

從此無心愛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樓。

2019年七夕,私募大佬徐翔妻子應瑩在在同名微信公眾號發布了《關於離婚案的一點說明》的文章,瞬間刷爆朋友圈,”蒼天在上,我要離婚”。

徐翔,江湖人稱”私募一哥”,寧波漲停敢死隊舵主,他在資本市場創造一個又一個奇蹟。從2010年到2015年,澤熙投資旗下的澤熙1號基金產生了3270%的回報。

在此期間,徐翔控制著至少280億元人民幣,在中國私募基金經理中名列第一。

2015年11月1日,徐翔涉嫌操縱證券市場、內幕交易被捕。

入獄之後,徐翔家族200多億資產,包括澤熙系在內均遭查封、扣押、凍結,應瑩的生活發生巨變,以前豪車隨意買,現在日子靠接濟。

如果資產甄別速度給力的話,或許應瑩就不會想著離婚了,2017年1月23日,判決書已經顯示”所有贓款已全部被追繳”,但有關合法資產甄別工作一直進行中。

保護企業家資產的口號越喊越響亮,保護企業家的資產的條令越來越多,可是徐翔家族的合法資產已經被保管了四年。

離婚,夫妻財產切割,或將加快甄別。據統計,應瑩離婚後或許將涉及6家上市公司合計52億元市值的財產分割。

與其守株待兔,不如主動出擊,因此不少人認為這是技術性離婚,應瑩”曲線救夫”,當然也有人說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

做大佬的女人難,跟大佬離婚更是難上加難。

2019年3月20日,應瑩向上海黃浦區人民法院提出離婚訴訟;8月底,在青島城陽監獄開庭;11月6日,法院因故取消宣判,宣判日期另行通知,本案原應於2019年11月13日審結。

朗朗乾坤,堂堂上海,應瑩離婚,為何這麼難,這也是2019年最大的懸案之一。

  馬雲 

挽弓當挽強,用箭當用長。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2020年開年之初,特朗普就給全世界上了一課,”定點清除”了伊朗第二號實權人物蘇萊曼尼。

如果解決不了問題,就把製造問題的人解決了,這就是川普。

不為人知的是,有不少中國企業家也早已成為美國”定點清除”的對象,只可惜,馬雲等極少數人才意識到這一點。

劉強東性侵門爆發不到一週,馬雲就緊鑼密鼓地準備阿裡巴巴的百年傳承計劃,川普”定點清除”馬雲,這並不是危言聳聽,而是隨時都有可能發生的危機。

2018年12月1日,孟晚舟在加拿大溫哥華蒙難,美國的矛頭主要對準的是任正非。按照原計劃,任正非將和孟晚舟同在加拿大轉機,後因故延期,遂在他地轉機,僥倖躲過一劫。

川普緊咬著華為不放,原因便在於華為5G技術在全球的領先地位,而阿裡巴巴是中國最大科技巨頭之一,大數據、雲計算、區塊鏈和人工智能等方面實力全球矚目,川普又豈能不知。

馬雲深以為慮,如果沒有他,阿裡會怎樣?

一個公司擁有靈魂人物,是大幸,更是其大不幸,正所謂人存政舉,人亡政息,無數獨角獸公司不就是因為其靈魂人物離去而一蹶不振。

發展要靠人才,傳承要靠制度,國家如此,企業也是如此。

2018年9月7日,馬雲退休消息傳出,隨之而來的還有為期一年的傳承計劃。

2019年9月10日,馬雲正式退休,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換一個江湖,後會有期。

阿裡永遠不屬於馬雲,但馬雲永遠屬於阿裡。

馬雲退休這一年,騰訊馬化騰、百度李彥宏、順豐王衛、聯想柳傳志等多位民企掌門人紛紛歸隱,跟商量好了一樣,著實讓人費解。

  結語  

人生在世數蜉蝣,轉眼烏頭換白頭。百歲光陰能有幾,一張假鈔沒來由。

當年孔聖今何在,昔日蕭曹盡已休。遇飲酒時須飲酒,青山偏會笑人愁。

浮沉背後,不是滄桑,就是骯髒。

對於廣大吃瓜群眾來說,紅牆內外,政商大佬,無所謂懸案不懸案,無非是一個又一個瓜,留作茶餘飯後的談資罷了。

至於真相如何,內幕如何,即便個中人,恐怕也很難說清楚,更何況是局外之人,又豈能道破趙家玄機。

來源:投研雙傑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