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圳倒下的婦女炒房團

文: 章子姨 

5月23日這天,網名「 蟹姐姐」、48歲的蘇州陽澄湖大閘蟹店主魏靜女士發了一條微博。她在窮儘自己財力試圖買下一套深圳房子的豪賭中,資金枯竭,轉而控訴自己的人生導師。看完她的經歷,很多人震驚了。

去年9月15日,魏靜加入了房產大V「 深房理」的會員群,她先後繳納了2980元的會員費和9800元的搖籃會員費。這樣的會員群,「 深房理」有6個以上。

深房理的真名叫李雪峰,微博顯示畢業於西安交通大學。 2013年的時候,他曾回首往事,說自己老家是一塵不染的鄉村,窮得叮噹響餓得發暈才來深圳。

這位有志青年從2014年開始大量轉發樓市知識。多年苦修,他終成正果,微博曾連續24週蟬聯房產領域的V+價值榜第一名。

在他的直播群裡,李雪峰會教這些會員們怎麼炒房。他說深圳房價要暴漲,還拿出過一張半遮半掩的查詢單,說自己手裡不算合伙的房產有8套。

在這裡,李雪峰扮演了一個完美的擔保人角色,他曾特別硬氣地告訴這些大多數都是單身婦女的會員們:

放心,你們身後有我。

按李的說法,深房理是為人民服務的造富搖籃。他的很多話讓人血脈噴張,讓不少對生活迷茫的單身女性看到了希望。比如他說把所有能搞到的錢用來做首付款,比如說:

不管有錢沒錢,以貸養貸就能實現財務自由。

搖籃計劃號稱能夠實現買房一條龍服務,可以幫助會員三成自有資金獲得七成銀行經營抵押貸款買下房子。這個操作有一點很重要,深房理強調:

墊資、貸款必須選擇會員來做。

事實證明,他們確實是這樣做的,深房理的人幫魏靜在深圳繳納了社保,讓她花費五萬元和擁有深圳戶籍的會員假結婚拿到了房票。

今年4月份,魏靜如願買到前海時代一套一房一廳49平米小戶型,總價728萬。

魏靜沒有想到,這是災難的開始。

在買房的過程中,她的首付款突然從三成218萬變成了四成292萬,貸款額度從530萬變成了430萬。

深房理會員尹志榮的小額貸款公司墊資436萬,將房子過戶到了魏靜手中,但厄運緊接而來。子姨梳理了魏靜女士需要付出金錢代價的環節,極其複雜:

1、第一家小額貸款將墊資利息從每天萬分之八提升到了千分之一,砍頭息25天;

2、以轉貸為名,再付第二家小額貸款公司5天砍頭息,墊資利息千一;

3、確定放款後,第一家小額貸款公司要求再付10天砍頭息,千一利息;

4、第二家公司要求一個月砍頭息。

這個過程下來,魏靜在付完首付款後,還需為小額貸款公司墊付資金支付的金額大概是:

22萬元。

這個時候,魏靜已經借遍了周圍所有的親戚,透支了信用卡。壓倒她的最後一根稻草,是因為6萬元的轉貸差額。深房理讓會員借了這筆錢給她,但魏靜在財務上已經山窮水盡。

5月8日,羅湖法院查封了魏靜的房產;5月13日,她的銀行賬戶被法律凍結。

這中間最重要的一個變化,是深圳出台了一個新的政策,紅本房子必須滿6個月才能抵押貸款。本來如果順利將小額貸款公司轉化成銀行抵押貸款,她的資金成本不是年化36%,而是4.5%。

今天,子姨去看了下和魏靜同小區同戶型的房子,售價是780萬。這樣參考的話,房子漲了52萬。但小區中介說,這個價格只是掛牌價,魏靜的房子,預估價格在750萬左右。

這樣的漲幅,吸引了很多人沖向了深圳。魏靜說,她的自有資金其實只有70多萬。她用了10倍槓桿,買下了一套價值728萬的房子。

按照她的持有成本,有人幫她算了一下,要想不虧損,這套房子三年後的成交價必須是:

900萬。

魏靜不是一個人在深圳炒房。她的背後,是一個龐大的群體。

在微博上,深房理經常和一些母嬰營銷、女性情感類大V相互引流。其中一位知名母嬰育兒大V,是一個營銷高手,她在網絡世界塑造了一個獨立自主、財務自由的單親媽媽角色。

不經意間,她會露出自己的房產證,並告訴姐妹們這是她得到了深房理的指點。

很多找不到人生方向的單身離異女性在這裡得到了昇華,關注了深房理,繼而砸鍋賣鐵,沖向了深圳。

魏靜女士的微博已經好幾天沒有更新了。她沒有繼續控訴,事情看上去應該有一些反轉。

魏靜的的江蘇同鄉陳女士說,她本來已經通過深房理團隊繳納了9個月社保,準備離婚去深圳。最近這段時間,她終於想通了,打消了這個念頭。

照大V們割韭菜的方式來看,離婚冷靜期也許真的能拯救他們。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