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娃娃總比玩真人強啊!

文: 漫天霾 

前幾天,深圳 「 愛愛樂 」 矽膠娃娃體驗店被查封。不用多介紹,這個體驗店是為滿足單身人士的生理需求而開設。店主李老闆把體驗店開在了深圳富士康附近,這裡有單身男性12萬左右,外來務工者非常多,男女比例大約是5:1。常年在外,生理需求無法滿足,買一個矽膠娃娃價格太高,拿回去在集體宿舍也太過尷尬,於是體驗店應運而生。

李老闆將體驗店開在大工廠附近,是精心選擇的結果。體驗店收費98-268不等,顧客大多選擇188的。為了不觸碰法律雷區,他小心翼翼,將娃娃身上的聲音開關撤去,這樣就不觸犯刑法上的相關罪名;他不接待女性顧客,怕引起誤會;趕走未成年人,所有進店客人需要先出示身份證。他說他自己就是外省人,對工人兄弟的處境感同身受,因此 「 並不是為了賺多少錢,而是滿足外來工人兄弟們的生理需求,玩娃娃總比玩真人強啊 」 。

為李老闆的企業家精神點贊!

但即使他如此小心翼翼,不傷害任何人,他的體驗店卻一直被反复打壓和騷擾,最終還是逃不掉被查封的命運。當他問及查封的依據和理由時,得到回應是 「 上面要求的 」 ;當媒體記者追問同樣的問題時,答復是: 「 不清楚,不方便透露。 」

拜託,我國是法治國家,這可是寫進憲法裡的。法治的基本要義,對於政府,是法無授權不可為;對於公民,是法無禁止即可為。一種行為,成文法條若沒有明確的禁止性規定,就不能認為它是違法的。一種行為看似遊走於法律邊緣,法律規定不明晰,那麼必須做出對公民——而不是行政機關——有利的解釋。

也就是說,在大陸法系成文法國家,如果你要將法律規定不明確的某種行為界定為違法,那麼必須通過修改原有法律,將其納入違法行為的範疇的形式來進行。但是,這個新制定的法律不能追究它沒有製定之前的行為,這就叫 「 法不溯及既往 」 原則。你不能說,法律條文上沒有明確的規定,就想方設法去靠一個比較接近的罪名,那就違背了這個原則,就不是法治而是人治。到那時,所有人都無法對自己的行為形成正確的預期,違法與否全看大老爺喜歡不喜歡,那就將每個人都置於危險的境地中。

行政行為必須公開透明,遵循正當程序原則,它不是密室遊戲。如果你認為某人違法了,必須告知當事人作出處罰決定的事實、理由及依據,以及依法享有的權利;他可以陳述、申辯、申請聽證,行政機關必須聽取並依法舉辦聽證會。那麼,做出查封這種如此重大的處罰決定,一句 「 上面要求的 」 ,玩的是哪出?你還不如直接說誰權大誰說了算,那至少顯得誠實。

我原本以為,這樣的事情肯定是眾口一詞一致反對,誰曾想這屆專家和群眾的水平這麼差。他們有的在糾結這到底應該是個什麼罪名,有的說雖不違法但可能違背倫理道德和公序良俗,有的說不違背道德但是有衛生和傳染病隱患因此需要納入監管……這就是你跟他談法律,他跟你扯道德;你跟他談道德,他跟你扯生理衛生。看著他們那眉頭緊鎖、故作高深,煞有介事、道貌岸然的樣子,真是讓人生命不息噁心不止。

那就一塊說道說道,看看能不能扒掉他們的皮。

紅遍天的羅翔教授在一次課程中說: 「 這種行為不構成組織賣淫罪,但可能涉及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 」 。這個罪名本身就挺滑稽的。什麼是淫穢物品,什麼能激起人的性慾,是純粹的個人判斷,有的人聽到音樂,看到腳踝、絲襪、胡蘿蔔和香蕉能勾起慾望,是不是都要禁絕?一句話,這是個人自由和財產權的範疇,自我選擇自負其責,只要不侵犯他人財產權,國家沒有乾預的理由。

羅教授作為法學教授,不可能不知道英美荒謬的 「 希克林原則 」 注1曾經導致人們只要說出 「 胸脯 」 、 「 大腿 」 等字眼,就會被視為猥褻;狂熱的清教徒為保護美國人民免受 「 精神污染 」 ,鼓譟通過《康斯托克法案》注2,一時間,美國上下一片肅殺之氣,禁酒令、禁止紅燈區、禁止淫穢物品和賭博的法令紛紛出台,連普及 「 避孕知識 」 和人體生理的文章,都構成聯邦重罪,巴爾扎克、福樓拜、伏爾泰的作品也通通被歸為 「 下流 」 。這一切只是因為,它們不符合某個有道德潔癖的掌權者的個人偏好注3

更為滑稽和荒誕的是,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一幫老頭閒得沒事幹,在最高法院設了一個 「 審片室 」 ,對海量的作品進行一一審查。就連他們的同僚布萊克大法官都看不下去了: 「 你們都七十好幾的人了,怎麼會判斷得出一部作品能不能喚起人們的性慾? 」

他們整日在一些細枝末葉上糾纏不休,卻從來不想一想,這些事聯邦政府本來就不應該管!

即使不談自由和財產權原則,就談成文法條,刑法上哪一條明文規定矽膠娃娃是淫穢物品了?並沒有。如果李老闆的店要被查封,那午夜霓虹燈下的成人用品店,以及電商平台上成人玩具店,是不是都要查封並且抓起來?

所以,它本來就不違法,法律上也沒有明確的規定,那麼為什麼就不能擲地有聲地說:那是個人自由,國家不能干預?法律是為維護人的自由而存在的,不是為權力量身定做的打擊工具。法律人能不能別只當一個法律复讀機,能不能研究一下自由與財產權的底層邏輯?

再說倫理道德和公序良俗。道德以什麼為根基呢?財產權。這世界上沒有脫離了財產權的道德。不侵犯他人財產權,和平自願交換,增進雙方福利,就是最基本的道德。

李老闆合法經營,公平自願交換,沒有任何強制,侵犯了誰的財產權?工人兄弟自願付費,滿足自己的生理需求,沒偷沒搶,還減少了罪案發生,又違背了什麼道德?在一個私密的空間,一個人與一個矽膠製品雲雨纏綿,又悖逆了什麼善良風俗?這些行為沒有侵犯任何人財產權,根本無涉道德、無關風化、無可指責,某些道德衛士怎麼就看不慣了?難道你看不慣的就可以定義為不道德?

事情其實恰恰相反,對別人的自由橫加干預,違反正當程序原則侵犯公民財產,才是最大的不道德。

至於說不衛生、容易誘發傳染病,必須納入監管云云,拜託,衛生不衛生,會不會染病,工人兄弟自會權衡和判斷。風險自擔,得病我自己看,輪不上你指手畫腳。況且,李老闆和工人兄弟比其他任何人都更關注衛生和健康問題。不要以 「 我是為你好 」 將自己的價值觀強加到他人頭上。怎樣對我自己好,只有我自己知道。不要以為人家就不知道利弊只有你聰明,不要把自己當神仙以為可以替別人做決定,把你的 「 善意 」 收起來,不干涉他人自由,才是最大的善意!
更不要自己看不慣的事情就想讓國家出面 「 管一管 」 。那是通往奴役之路,自由和福祉就是這樣一步步喪失的。曾經有一段時期,國家連吃飯都管,大家就都吃得飽吃得好了?所以,依我看,不是工人兄弟不講衛生,是你的腦子不衛生,你腦子裡的病一旦傳染開,可比傳染病危害百倍,不知道要害死多少人。

深圳是我國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改革開放的關鍵是人的思想解放,將自由選擇的權利還給人民。解放思想,是說給誰聽的呢?群眾是敢想敢闖敢干的,聯產承包責任制、個體戶、傻子瓜子、時間就是金錢,都是群眾想出來、幹出來的。所以,要進一步解放思想的,是官員,而不是群眾。

注1:1868年,英國法官在 「 女王訴希克林 」 一案中,判決一名散發包含性描寫的反天主教書籍的被告有罪。法官認為,判定一部作品是否淫穢,有三條基本原則:第一,讀者閱讀後會產生不純潔的思想;第二,作品容易對未成年人、意志薄弱者、下層人民等易受引誘者造成不良影響;第三,只要部分內容有淫穢描寫,整部作品都可以認定為淫穢。上述原則,又被稱為 「 希克林原則 」 。 「 希克林原則 」 開創了一個惡劣的先例,對 「 淫穢物品 」 進行擴大化解釋,使得聯邦政府權力急劇擴張。

注2:《康斯托克法案》由美國國會於1873年通過,以清教徒安東尼·康斯托克的名字命名。他們旨在發起一場 「 道德淨化運動 」 。一些避孕和生理方面的小冊子都構成聯邦重罪。更為諷刺的是,聯邦政府委託康斯托克監督法律實施,還有權從罰款中提成。於是全美有47人被捕,28人被定罪,刑期最高達30年。

注3:關於美國的相關司法判例,詳情請參閱 「 《尤利西斯》案 」 「 《芬妮·希爾》案 」 「 羅斯訴美國案 」 等,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在一系列案例中拋棄了 「 希克林原則 」 ,並對淫穢物品進行了重新界定。

來源   觀念的後浪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