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年,她從喜劇演員「墮落」成為最強反派

克里斯汀·韋格
 
喜劇是一條十分難走的路,做成功的喜劇則更是難於上青天。尚且,凡是在這個行業裡的人都不會否認,在當下的環境中,做一名喜劇人是前所未有的難。在網路段子流傳得比社會新聞更快的時代,很多喜劇人逐漸走入了創作的窘境:

他們中的不少人脫離了生活,作品靈感的來源逐漸從生活日常變成了網路廢料;

而在更宏觀的視角中,有一些喜劇人已經知難而退,想通過混熟臉的方式完成向影視正劇演員的平行遷移;

無奈隔行如隔山,很多人最終都落了個不上不下,進退兩難的結果。

幸好,以上這兩種情況克裡斯汀·韋格都不占。

自從在美國國民綜藝《周六夜現場》中練就了七十二變之後。

她和表演之間的緣分就變得越來越深。

她將自己的生活註入到她的每一個角色,在舞臺和影視之間切換得游刃有餘。

這不,韋格迎來了她人生中的第一部主流超級英雄電影[神奇女俠1984],還搞定了其中的大量動作戲。

如今已47歲的她,決定輕裝上路。

01

獨身闖江湖

後來在《周六夜現場》憑借誇張的表演脫穎而出的韋格,其實擁有一段羞澀且輾轉的童年。

九歲那年父母的離異,以及之後幾年反複在紐約和外地之間的搬家,促成了韋格比較拘束的性格。

比起二十年後在無數電視機前的忘我姿態,少女時期的韋格不敢在眾人面前講話。

高中有一年學校辦演講比賽,她想盡辦法找借口不去學校。

比起與其他人來往,韋格更喜歡一個人獨處,喜歡在自己的一片小天地玩耍。

小時候的她抱著父親的空吉他盒在大街小巷四處游蕩,臉上面無表情。

心裡卻希望過路的其他人以為她會彈吉他。

這麼一走往往就是一整天,走累了她就拿出事先在空琴盒裡準備好的維生素軟糖,吃兩顆再繼續走。

這種有點詭異的幽默感,幾乎伴隨了韋格整個童年的獨處時期——

當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當中時,她身上始終蘊藏著的天然特質才開始冒頭。

直到在亞利桑那大學畢業,韋格都沒有想過自己未來會投身於表演藝術。

為了在大學湊夠學分,韋格報了學校的一門藝術課,和其他藝術生一起學習舞臺表演。

課程順利結束後,表演老師特地來找韋格,強烈鼓勵她以後繼續從事這一事業。

加之韋格對自己在這門課上的表現也比較滿意,表演就默默地在她心裡紮下了根。

盡管此時她自己還沒有意識到。

畢業後的韋格準備按部就班地去一家整形醫院做美編。

每天的工作就是負責為醫院的客戶制作他們整形之後的效果圖。

然而在準備去入職的前一天,韋格突然決定再好好審視一下自己的未來路線。

最終,她決心逃離這種平淡安穩的生活,去一個陌生的地方嘗試新的事業。

一向很少為自己做決定的她這樣做,只因這樣能激發她的創作欲。

當很多年後韋格再回憶起這段往事時,她依然承認這是一次非常冒險的行動。

但與此同時,這也是她人生中第一次明確了自身方向的時刻。

「其實做任何事情都是有風險的,有時候你就是得賭一把。」

02

斯人若彩虹

韋格選擇了演員最有可能得到機會的城市:洛杉磯。

任何懷揣演員夢想的人,從這裡出發都比世上任何其他城市更容易成功。

雖說如此,但就像無數行業同仁一樣,韋格拿的也不是有夢就能一飛沖天的迪士尼式人生劇本。

在洛杉磯的前三年,韋格幾乎甚麼都做過:

在服裝店曡衣服,在菜市場賣水果,在商場叫賣熱狗……

給好萊塢送盒飯,給花店剪枝修葉、替尋常人家帶娃……

好在天不負有心人,在長久以來積累的人緣助推下,韋格被介紹進了洛杉磯的「底層」劇院做基礎演員。

這是一家專門表演喜劇的劇院,從這裡走出過威爾·法瑞爾等喜劇名人。

還有韋格後來的密友,在當時已經小有名氣的瑪雅·魯道夫。

也是在這裡,韋格開始正式走上了自己的表演生涯。

在演出一系列角色之後,《周六夜現場》前來觀摩的制作人選中了她,邀請她參加節目的面試。

兩年後,韋格成為《周六夜現場》當時表演小品次數最多的演員。

五年後,在《周六夜現場》的前輩艾米·波勒退出後,韋格成為該節目舞臺上最具資歷的女演員。

《周六夜現場》舞臺上的韋格忘我地表演著。

她對喜劇時機的拿捏準確,情緒放得開,敢於犧牲自我形象,將這個舞臺上的無數大小角色演繹得惟妙惟肖。

直到2011年退出,韋格在七年的小品表演中為美國無數電視觀眾留下了一系列精彩的形象:

熱情過度的塔吉特商店收銀員、

藏不住祕密的蘇女士、

神煩槓精佩內洛普……

就連大洋彼岸的中國觀眾也被她的表演打動,他們給韋格贈送了一個親切的外號:高潮姐。

這個外號得益於韋格在《周六夜現場》舞臺上誇張而討喜的表演風格。

還有她雖然只出演過一次但就給人留下了極深印象的一個角色——

被性高潮癥困擾的塔瑪拉·帕克斯女士。

然而,盡管通過《周六夜現場》這個凸顯喜劇天分的舞臺收獲了巨大關註。

但韋格不由得開始思考自己未來的發展去向。

成為這個舞臺上最有資歷的女演員確實很好。

不過沒有人會在這裡奉獻自己的一生。

韋格明白,她必須走向更廣闊的天地。

因此,在滾石樂隊主唱米克·賈格爾的名曲《斯人若彩虹》中,韋格結束了她在《周六夜現場》舞臺上的最後一次作為常駐卡司的表演。

也為她如彩虹般多彩而絢麗的一段演藝生涯畫上了句號。

03

影視圈破冰

就在韋格從《周六夜現場》畢業的前一個月,她的電影代表作[伴娘]上映。

這部她首次擔任編劇和制片人的電影,在一定程度上改寫了好萊塢的游戲規則.

其影嚮一如後來的[逃出絕命鎮]與[神奇女俠]。

[伴娘]的全女性主要卡司和屈指可數的男性配角,以及它最終打造出的一個精彩而又富有生活哲理的故事。

在「MeToo」運動開始的六年前就讓好萊塢看到了女性主導電影的徵服力。

本片以剛過3000萬美元的成本在全球收獲了2.88億美元的票房。

其吸金能力與故事風格的相似性,讓評論界紛紛稱之為女版[宿醉]。

[伴娘]的劇本由韋格與同樣擅長寫女性故事的安妮·瑪莫羅合作編寫。

韋格也就此迎來了在電影生涯中第一個能讓觀眾記住的角色。

一面被空虛的戀愛玩弄,一面嫉妒新朋友搶走閨蜜的主角安妮,讓觀眾第一次透過這個角色看到了韋格本人。

而不是那個來自《周六夜現場》的瘋狂女演員。

盡管此前韋格曾在[冰河世紀3]、[卑鄙的我]和[馴龍高手]等知名動畫電影中擔任配音。

也出演甚至主演了[冒險樂園]、[百戰天蟲]和[外星人保羅]等等不少其他的電影。

但韋格始終很難找到屬於自己的標志性角色。

其原因就在這裡:

因為很多電影制片人其實都只需要她在電影中出演一個類似《周六夜現場》小品角色的人物。

[伴娘]的出現則徹底打破了這一局面。

[伴娘]收到的好評也促進了一系列女性主導電影的產生。

例如後來的[相助]、[辣手警花]、[奮鬥的喬伊],甚至[饑餓游戲]系列。

韋格本人也因為這部電影在圈內收獲了不少粉絲。

比如水果姐凱蒂·佩裡曾經發推喊話要收藏韋格的一綹頭髮放在枕頭下助眠。

以及曾與韋格合作過[輪滑女孩]的艾利奧特·佩吉把韋格的姓氏紋在了左手小臂上等等。

04

新生正當時

在[伴娘]之後,韋格陸續接到了一些更具多樣性的正劇角色。

她在本·斯蒂勒自導自演的生活哲理喜劇[白日夢想家]中出演的女主角謝麗爾。

讓很多人第一次意識到卸下了搞笑擔子的韋格原來可以這麼美。

2014年,韋格再次擔任制片的[歡迎來到我的世界]上映。

她在這部基本是她個人獨角戲的影片中,用演喜劇沉澱多年的演技生動地詮釋了一位邊緣型人格障礙患者。

之後韋格又參演了[伴娘]導演保羅·費格的女性卡司版[超能敢死隊]。

以及達倫·阿倫諾夫斯基的驚悚劇情片[母親!],獲得了更寬廣的戲路和更高的關註度。

這時候,[神奇女俠1984]的導演派蒂·傑金斯向她發來了飾演片中頭號女性反派角色「豹女」的邀約。

傑金斯對韋格在影片中的定位非常明確。

豹女芭芭拉·密涅瓦原本是神奇女俠戴安娜的密友。

但最終出於嫉妒和自卑站在了戴安娜的對立面。

而要說出演這種內心存在著力量與掙紮,外表手足無措甚至還能提供一點喜劇效果的女性角色。

幾乎沒有人會比韋格更合適。

韋格在片中的表現也讓傑金斯非常滿意,她被後者贊為吉恩·哈克曼一樣的演員。

第一次出演超級英雄電影的韋格也十分興奮,唯一折磨她的就是此前從未嘗試過的動作戲拍攝。

她在訪談中自嘲道:

「我已經四十多歲了,我也並不是經常拍這種類型電影的演員。」

據說在[神奇女俠1984]殺青的幾個月後她身上還在酸痛。

吊威亞留下的傷痕迫使她每天都要接受冰敷——

更別提她之後不久就和男友阿維·羅斯曼迎來了他們的孩子。

盡管極其註重個人隱私的韋格很少讓外界人士接觸她的私生活。

但在為期兩年的試管嬰兒嘗試屢次失敗後,飽經打擊的她開始不再獨來獨往。

她逐漸敞開心扉與他人溝通,接受他人的幫助。

現在韋格已順利產下一對雙胞胎,開始了做母親的全新生活。

她對生活以及自己所處的行業,都已經有了更為平和包容,且完全不同於之前的見解。

也許那個抱著空吉他盒四處游蕩的女孩終於走出了自己的世界。

來源:看電影雜志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