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為了紅,殺死了中國留學生

作者:魚叔

一到年關,每個離家求學的孩子都神采飛揚。

殷切地等待返鄉。

但有一群人,常常無緣春節的熱鬧和團圓的溫馨。

他們就是留學生。

背井離鄉,已經足夠心酸。

而他鄉,還存在著各種各樣的危險,讓一些孩子被迫與親人徹底分離。

五年前,留學生江歌在日本被害,她的母親至今還在維權奔波。

四年前,留學生章瑩穎在美國被殺,案件後續依舊沒能塵埃落定。

距離的遙遠,法律的差別,都讓這些案件變得棘手無比。

九年前震驚全球的加拿大留學生碎屍案,也是其中之一。

在這個幾乎要被世人遺忘的案件裡,中國留學生林俊被獵奇地虐殺。

甚至,網上還肆無忌憚地流傳著凶手姦污、肢解他的視頻。

事件之惡劣,過程之殘忍,讓世界一片譁然

在Netflix最新釋出的紀錄片裡,這個大案背後更多令人細思恐極的始末,得以一一還原。

《貓不可殺不可辱:網絡殺手大搜捕》

Don’t F**k with Cats: Hunting an Internet Killer

2012年5月25日,一段驚悚的視頻在網上瘋傳。

漫長而煎熬的十多分鐘裡,一個白人男子將一把冰錐反覆刺入一個亞洲男子的身體。

繼而這名男子將死者的頭顱割下,放血。

奸屍後吃掉部分肉體,並對死者的屍體進行肢解。

被肢解的身體一部分被丟棄在垃圾場,另一部分被打包寄往學校和黨派職能部門。

經證實,這段視頻完全真實,死者就是失蹤多日的留學生林俊。

有了視頻的佐證,警方很快鎖定了嫌疑人,盧卡·馬尼奧塔

他曾做過色情片演員,當過男妓。

有虐殺貓狗的愛好,迷戀現實和電影裡的變態連環殺手。

看上去就像是影視作品裡最典型那種的殺人犯。

面對警方的抓捕,沒有躲藏,毫不畏懼,順從坦然地面對自己想要的結局

被通緝、報道、逮捕,全球出名

案件本身有著太多聳人聽聞、耐人尋味的部分,早已被各大媒體爭相報道演繹。

多倫多媒體曾經製作過一部叫做《性、名利及謀殺》的紀錄片,試圖去探究盧卡的犯罪根源。

然而由於當時案件尚未判決,法院以「禁止公開涉案信息以免影響司法公正」為由,禁止了其播出計劃。

這部短片極盡獵奇地藝術化凶手,解禁之後也鮮有關注,評價甚低。

但網飛選擇了另闢蹊徑,去揭示那些被人忽視的細節。

不消費死者的不幸,也不誇張凶手的狂妄。

這樣的獨到和客觀,讓這部罪案紀錄拿下了豆瓣8.9IMDb 8.4的高分。

 

片中講述和探討的,是整個事件中至關重要的一塊拼

互聯網。

原來早在2010年,盧卡就已經在互聯網上暴露出犯罪的跡象

他上傳了一段虐貓的視頻。

狹小侷促的房間,一張鋪著狼頭床單的床。

一個穿著帽衫的青年,把兩隻小奶貓裝進了真空壓縮袋裡,然後用吸塵器慢慢將袋子裡的空氣抽乾。

兩隻小貓就此失去了生命。

這個視頻激怒了不少愛護小動物的網友,引發了鋪天蓋地的謾罵和詛咒。

甚至有一群人自發組成了一個人肉小組,共享信息。

以求破解視頻,抓住這個殘害動物的凶手。

了解犯罪心理的人都知道:

不少惡性殺人犯在開始殺人之前,都有過虐殺動物的行為

殺戮帶來的快感一旦發酵,就會導致更加危險的後果。

《心靈獵人》中描述的第一個連環殺人犯Ed,曾經就活埋、肢解過貓咪,並由此開始沉溺於虐殺的樂趣。

人肉小組擔憂這次視頻中的虐殺也會升級,曾向執法機構求助。

但可惜,無論是在虐殺動物還是網絡暴力視頻方面,當時的法律都是一片空白。

他們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揪出這個危險人物。

通過分析插座的型號、吸塵器的品牌和狼頭床單的網上購買記錄等影片細節,鎖定了虐貓者可能生活的地區。

並且順著視頻上傳的帳號,一步步了解他的各種嗜好和品性。

然而,查得越深,真相越讓他們感到恐懼

部分暴露出來的蛛絲馬跡,似乎是對方故意設下的陷阱,就等著別人來挖掘分析。

盧卡在享受著這場追逐戰,就像他在網上故意點贊的那部《貓鼠遊戲》。

他有好些馬甲,偷偷潛伏在人肉小組裡。

時不時主動泄露一些關於自己的圖片和信息,挑釁人肉自己的網民。

或是再發布一段虐殺小貓的視頻,刺激組員們焦灼不安的情緒。

虐殺手法也愈發殘忍。

不是讓小貓在浴缸裡被活活淹死,就是任其被一條巨蟒生吞。

組員們順著更多的視頻內容摸清了他的真實身分,隨之而來的卻是一堆虛構信息轟炸:

盧卡在網上散布了大量關於自己的虛假緋聞和合成照片,假裝是個紙醉金迷、聲名顯赫的大明星。

一個謊言被揭穿,就製造另一堆謊言讓網民們繼續瘋狂解密。

看著這麼多人費盡心思尋找自己,前所未有的存在感和曝光度讓他非常滿足。

儘管小組一次又一次地報警,但警方至始至終都無能無力。

這樣的無力感讓不少人選擇了放棄,退出了群組。

事件的熱度也漸漸褪去。

但是,每當輿論一消停,盧卡就再次出現在網上,發布一條新的虐殺視頻

好像是在故意引誘:

來啊!大家都來關注我、討論我、追蹤我啊!

然後,就是那條殺人預告。

在預告裡,他狂妄地告知大家,自己會在下一個視頻殺個人讓大家刺激刺激。

愈發出格的他,甚至開始主動出擊,反偵察到小組組長的工作場地。

拍攝了一段視頻,明確地向他們的人身安全挑釁。

小組的成員們陷入了恐慌,於是再次報警。

現在他們手裡,有盧卡多次虐殺動物的視頻,有他捏造的大量偏激信息,有他沉迷虐殺犯罪的證據。

但所有這些,都沒有引起警方的重視

對他們來說,這只是些互聯網上虛假的信息,一切都不可信。

包括案發當日上傳的那則可怕的視頻。

組員們將它發給了唯一認識的一位警探,告知了這起案件的嚴重性。

但一天過去了,渺無音訊。

等到裝有殘肢的包裹寄到了政黨辦公部門,警方才正式立案調查。

調查進行了多日之後,人肉小組這兩年搜索挖掘的所有信息,才首次受到了執法部門的重視。

看到這裡,應該有不少人會和魚叔一樣,很想將林俊的不幸,歸咎於警方的不作為。

明明在這兩年間,有無數次機會將一切罪惡扼殺在搖籃裡。

就像看到微博上那些虐殺動物、霸凌弱者的殘忍視頻圖片後。

大家總是期待著警方能夠儘快做出回應,給予嚴格的懲處打擊。

如果只是這樣,那Netflix這部紀錄片只不過是又一個煽動公憤、鼓吹私刑的偏激作品。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

從頭到尾,人肉小組的成員就像是盧卡一手操縱的傀儡

所有的調查、曝光和分析,正巧遂了他的意。

他做出所有駭人聽聞的行為,甚至不是為了取樂;

真正追求的,正是組員們給他帶來的那份眾星捧月般的名氣

所以組員們沒法為自己的追凶經歷自豪。

他們甚至開始懷疑、自責,是不是小組的步步緊逼助長了盧卡犯罪的氣焰?

這個帶有明顯表演型人格的自戀狂,如果缺少觀眾,是否就難以繼續自己的血腥演出了?

在徹底的邪惡面前,所有的善良和憤慨都被利用。

被怒火牽著鼻子走的他們,曾經也犯過大錯:

誤以為一個假冒的網絡噴子是真的虐貓者,便一擁而上瘋狂聲討。

卻沒想到,對方只是個藉由網絡罵戰排遣情緒的嚴重抑鬱症患者

在收到「去死吧」的詛咒之後,真的選擇了自殺。

一個悲傷的普通人,成了這場網絡大戰的犧牲品

在大量網民還期待著靠人肉、辱罵懲罰罪人的當下,這個事件卻揭示著:

人肉搜索、網絡罵戰,根本無法解決真正的問題。

會做出殘忍行徑的人,根本沒有常人那樣的道德觀和羞恥感

有時候浪潮般的指責和謾罵,反而會激發他們繼續作惡的快感。

好比一些性犯罪事件中,受害者的哭喊和反抗反倒讓罪犯們更加享受、得意。

罪惡就像是一顆藏身於人群之間的定時炸彈。

最好的處理方法,絕不是由一般大眾去激化它們爆炸。

當然,對於危險的隱患也不能坐視不理。

我們真正需要的,是理智得當的「拆彈專家」:

針對相關惡行的法律法規進行約束,專業科學的執法部門進行監控管理;

重視隱患的存在,摸清犯罪的意圖,謹慎地扼制住惡行的爆發。

在紀錄片最後,人肉小組的組長提出了一個深刻的問題:

當我們舊事重提,是不是在再一次餵養盧卡變態的自戀?

正如當初的人肉行動,其實是在滿足他的虛榮和慾望。

我們都是共犯嗎?

拍攝紀錄片的團隊,包括此刻寫下這一切的魚叔,是否都是在為這樣的罪惡做無益的二次傳播?

這是一個難以解答的悖論。

我們需要這樣的內容來了解、警惕現實的黑暗,但又不得不承認:

關於罪惡的傳播,的確是下一場犯罪得以滋生的養料。

正如在後續的調查中,世人才察覺,盧卡的所有犯罪都是在演戲和模仿。

他對自己人格特徵的塑造,很明顯參考了電影《美國精神病人》

他殺害林俊的場景和凶器、拍攝視頻的剪輯和分鏡,甚至是被捕後面對審問的動作和說辭,完全照搬了自己最喜歡的電影《本能》

這些作品的創作和流傳應該為這些生命的消逝負責嗎?

魚叔很難給出一個確切的答案。

不過也許正是出於這樣的原因,Netflix才沒有對殺人案本身大費筆墨。

二次曝光就是二次消費,也會帶來無法避免的二次傷害。

解讀過多,你我都不過是下一個深陷其中、可笑又殘忍的幫凶。

就像那些叫囂著要像盧卡折磨小貓一樣折磨他的人,倘若真的實現,難道不是和虐殺林俊的盧卡一樣殘忍變態。

最初也許是被善意驅動,最終卻是在施加那些被自己指責的暴力。

所謂的懲惡揚善,不過也是在宣洩自己殘忍又惡毒的情緒

甚至有一些網民在得知整個事件後,至今還在對受害的林俊進行惡意的揣測。

消費他被害過程的殘忍和獵奇,污名化他的同性戀身分和留學生背景。

這樣諷刺又黑暗的現實,比罪案本身更加令人喘不過氣。

自以為的洞悉一切,可能只是管中窺豹;

自以為的正義之拳,可能只是無用暴行。

生活在被流行文化和網絡文化浸淫的當下,每一個人都是受害者,每一個人也都是幫凶。

我們還能做什麼?

別再妄下論斷,切記謹言慎行

永遠心存善意

文章轉自「獨立魚」微信公眾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