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凡爾賽封城日記:我在郊區的歡樂團購生活

上海外灘
文:南洋富商

1、長期囤貨的準備

上海疫情期間,得知我還住在上海,很多老朋友問候我,第一句話就是:「還有吃的嗎」?

非常感謝全世界民眾對上海的關註。如今的上海,確實大多數人陷入食物困境。我的上海朋友中,有些只剩下泡麵,有些只剩下火腿腸和土豆,還有人剩下發芽的土豆。發芽或外皮變青的有毒土豆到底能不能吃,如何處理這些有毒土豆讓人還能湊合著吃,這竟然成為上海人討論的熱門話題。

我還在小區裡親眼看到帶著孩子採野菜的女人,孩子抱怨母親為啥大部分都是蒲公英,別的都很少。蒲公英我吃過,味道苦,纖維多,營養極少,根本不能和白菜、包菜、青菜、茼蒿這些美味蔬菜比。
在我們小區,大家還不至於淪落到靠野菜充饑,那位母親或許只是在教育孩子生存的技能。

每當朋友問我是否還有食物,我都說自己食物充足,吃得非常「奢華」,有時候還在好友圈凡爾賽一下。

我能免於食物危機,並不是運氣好,而是因為我是個有生存危機感的人,總覺得這世界會忽然變壞,讓人猝不及防。

這一個月,生活發生了巨大變化。上海不再是可以隨意走動的城市。不能去看IMAX電影,不能去聽現場音樂會,不能去吃江邊烤魚、太二酸菜魚、新疆烤肉、日式料理,這些都是令人遺憾的。

上海是世界上咖啡廳最多的城市,如今不能去咖啡廳了,我只能事先庫存一箱箱的瓶裝咖啡,以及一箱箱的杯裝咖啡。它們的保質期在90天到一年之間。我還有一桶速溶咖啡,但是味道實在不好,只作為極端情況下的湊合。

可樂作為肥宅快樂水,也得日常需要的,所以我也囤積了一些。

我有幾箱13戰災應急罐頭,紅燒牛肉,紅燒豬肉。我還有幾箱民品罐頭,豆豉鯪魚、帶魚、黃花魚。

我陽臺上有一箱13壓縮餅幹。車上有二箱900壓縮餅幹。灶臺邊上有一大箱空軍淺盤食品。我還有13自熱食品,單兵即食食品。

罐頭和壓縮餅幹都可以長期保存,尤其13罐頭,即便過了保質期十年也可以照吃不誤。所以我日常並不需要吃這些食物,存著它們只是為了可以極端情況下關在家裡三個月到半年時間而不會餓死。廚房的各種櫃子裡還有米粉、泡麵、粉絲、真空包裝的五常大米。
我還有三十多瓶烈性酒,還有十幾瓶楊梅酒和各種啤酒。偶爾可以喝一瓶。

但是,這些並不是我日常吃的。這些都是囤積等更糟糕的時候用的。我日常吃的,依然是口感最好的生鮮食品。

2、團長都是珍貴資源

要想日子過得好,永遠不要等政府、社區、居委會。它們能力有限。一旦公告說「貨源充足、理性購買、不要囤貨」,就要馬上搶購。

有些上海朋友抱怨收不到政府發的大禮包,22天只收到三次蔬菜,甚至包括發芽的土豆、腐爛的白菜、開裂的番茄。

這個月我們小區只收到一次。據說下午可以收到第二次。

社區和居委會就那麼幾個人,每天要應對朝令夕改的各種任務,要接待那麼多「馳援」​的醫生和志願者來做核酸檢測,要管不計其數的雞毛蒜皮事,你不能指望他們三頭六臂。社區和居委會的人也不是神通廣大、資源豐厚、關系網厲害,畢竟他們只是掙很低工資的普通人。所以,雖然我迄今只收到一次蔬菜包,我絕不會抱怨。要創造幸福的生活,全靠我們自己。

我們小區有很多團購組織。有小區的大團購群,諸多團長們在裡面分享小群二維碼,然後再進入各種專業的小團購群,比如養殖場雞肉鴿子肉團購群,超市水果團購群,農場草莓團購群,海鮮團購群,熟食團購群,燒麥和餃子皮團購群,面包燒烤團購群。

小團購群裡有各種各樣的團長,可以聯繫到不同的賣家。我們小區這方面的能人特多。由於團長們個個出類拔萃,我們小區的生活很豐盛。

我愛吃水果,每天團購一次草莓。冰箱裡隨時有冰鎮的西瓜。桌子底下還有很多耙耙柑。

冰箱裡還有四只棚養走地雞。又團購了2只成年鴿子。但是由於冰箱太小,鴿子沒有及時收進冰箱,放在桌子上準備燉湯時被貓偷走吃掉了,也只能給它當貓糧了。

貓糧和貓罐頭的存貨只能繼續維持十幾天。為了避免貓貓挨餓,我又團購十斤雞腿,準備用雞腿代替貓糧。

前天吃團購的燒麥。昨天和今天都吃團購的肉粽。

在小區裡,每個有資源的人都是大家的寶貴財富,有些人認識養殖場,有些人是超市和餐廳老板,有些人有運輸渠道,有些人能搞到通行證。大家齊心合力,就可以把生活過得好一點。
這幾天我所見最惡心的一件事,是有人竟然鼓勵去告密團長「發國難財」​。這種事千萬不能幹。舉報不僅傷天害理,還害你自己的命,以後的團購大家都會把你踢出去,你全家等著餓死也沒人同情,因為活該。

在長春,也有這些惡心事。販賣麻辣燙竟然可以拘留關押,這樣的「王法」​,我們表示衊視。

正是我們小區大家團結,才能得到更好的食物。雖然最近我沒吃到麻辣燙,但是我能吃到比麻辣燙更好的食物,比如鐵板魷魚,臭鱖魚,各種燒烤。至於我購買的渠道,只能很抱歉說一聲「無可奉告」​,因為怕別人去告密斷了我們的貨源。
最近網上諸多傳言,說團長們發國難財掙大錢,但是在我們小區,物價和幾個月前一樣,並不存在發大財這種可能性。
產業鏈被防疫政策撕碎,但是每個人都是一個節點,大家把節點連起來,依然可以打造另一張網。記住一點:政府的能力是有限的,居委會和社區都是些沒有啥資源的低收入普通人,而你的小區裡可能藏龍臥虎,甚麼人都有。

只要政府睜只眼閉只眼,人民都不會餓死。上海人有錢,上海遍地都是人才,上海人若是餓肚子,錯的一定不是普通上海人民。

3、住在一個適合生存的小區

我有幸住在一個適合生存的小區。它不在上海市中心,而是在郊區的一片農田中間。小區周邊都是河,小區裡面也有幾條河、幾個大水塘,所以絕不會擔心缺水。

我選擇居住地,近水永遠是第一選項。這也算自古以來人類選擇居住地的基本原則。

上海一個氧氣廠員工陽性,就把氧氣車間關掉,很多吸氧老人就面臨困境。若是自來水廠集體陽性,自來水廠也關掉,你若是不靠近河邊居住,生活就會很麻煩。

我們小區外面都是菜園。即便有一天,各種團購都被禁止,彈盡糧絕,我們還可以翻牆出去到農田裡拔菜吃。羅翔老師說過,人若是餓到生命危險,即便是大熊貓、老虎、金絲猴都可以直接殺了吃,這叫緊急避險,翻牆偷竊農田裡的白菜和萵筍,是屬於「緊急避險」範圍的。

小區遠離上海市區,所以住這裡的主流人群不是普通公務員、事業單位員工,而是「不需要上班打卡的人」​,或「靈活就業人口」。小區裡有很多浙C、浙K、浙J的豪車,無論別墅區還是層區,都有很多浙江商人。高層區樓下還有很多鐵架子的電動車,似乎是外賣員的專車。住在小區裡的,有超市老板、藥店老板、餐廳老板、菜販子、電商、直播賣貨的網紅,這些人都有很強的「搞貨」​能力。

上海的重災區是市中心,華東師範、複旦、同濟大學的宿舍區,都有很多老教授處於挨餓狀態,或許是他們長期適應了按部就班、靠政府安排的生活,不像我們這種「野生人口」比較多的小區有災難自救的生存力。

在市區,路卡多,通行證一證難求,那是真正的的「xx求租品」​,這導致運輸費飛漲,大量馳援物資爛在路上也運不進去。所以上海市中心即便能夠團購,成本也遠比郊區貴。

在郊區,要想把住在農民房的每個農民都困在家裡是不大可能的。限制農民下地也不大可能。只要我們小區周邊這幾個邨子還在,我就不擔心食物,即便小區高牆加上高壓電網,農民們也可以把食物扔過高牆賣給我們。小區三邊是河,食物也可以隔河扔進來。

相比之下,住在上海CBD豪宅的那些人,無論住湯臣一品,還是禦翠園,此時此刻的飲食生活,遠不如我們鄉下小區舒服。

跟市區那些處於食物困境的上海人相比,我們這些住在鄉下的人真是難得的幸福。市中心的人失去太多的自由,最終連吃飯都成問題,雖然他們他們很有錢,他們住的豪宅可以換一千萬斤糧食蔬菜。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