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平:上海防疫亂象頻曝 習江鬥過大招?

上海

國家衛生健康委疾控局副局長雷正龍4月1日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上表示,3月1日~31日,全國累計報告本土感染者103,965例,波及29個省份,呈現點多、面廣、頻發的特點。

上海的疫情仍在持續爆棚。上海市衛健委4月1日通報:3月31日0~24時,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確診病例358例和無症狀感染者4144例。全國31日新增本土確診1787例、無症狀5442例。大半疫情在上海,全國重災區的胸牌一時根本摘不下來。

上海防疫戰略變線

上海從28日起一改精準防控措施,實施浦東浦西分批核酸篩查,浦東、浦南及毗鄰區域本應3月31日結束封鎖,但31日晚,上海又公布了該區後續「階梯式管控方案」,將浦東、浦南按照封控區、管控區、防範區進行分級階梯式網格化防控。

換句話說,浦東浦西從4月1日,不分鴛鴦鍋了,全封鎖,但上海當局美其名曰「全局靜態管理」。

2400萬人的城市全面停擺無疑會將上海的日常運轉徹底搞砸,搶菜搶物資、物價飆升、醫療無保障、民眾心理崩潰、自殺等和對經濟造成的衝擊,種種亂象定會將上海這個防疫模範生的底褲徹底扒下。

防疫亂象頻曝

另一方面,中共當局對上海防疫亂象一定會加緊封鎖。據《華爾街日報》日前引述知情人消息透露,浦東上海東海老年護理醫院,3月份疫情爆發以來,曾至少有100多位老人新冠核酸陽性,之後護理員被當局隔離,有6位替補護理員目睹了養老院拉出幾具屍體。

上海東海老年護理醫院一位衛生勤務人員對《華爾街日報》說,週一(28日)晚上,醫院門口停了半打靈車,他嚇壞了。該衛生勤務人員的任務是對一名男性遺體包紮。一位患者的兒子,也向華爾街透露,他的父親在過去一週內去世了。這位患者兒子的朋友也告訴記者,其他去過醫院的人也看到了至少十幾位病人的屍體。

由於當局的信息封鎖,上海東海老年護理醫院死亡病例是否歸屬於新冠導致,外界無法判斷。但有四個相關數據,我們可比對、關聯參考。

第一個數據,據上海衛健委3月17日通告,3月16日,上海有150例無症狀感染者,其中一位信息如下:「無症狀感染者49,女,59歲,居住於浦東新區三三公路5020弄」,而上海東海老年護理醫院的地址是上海市浦東新區三三公路5020弄8號。該無症狀患者要麼就是東海醫院的,要麼就是東海醫院附近的。

第二個數據,根據上海市老齡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上海市統計局2020年5月發布最新數據,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上海戶籍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518.12萬人,占戶籍總人口35.2%。

第三個數據,人民網3月22日有過如下報道:

「奧密克戎傳播的R0值是7到8,它的亞型毒株BA.2達到8的水平,將對高齡人群帶來很高的感染風險。」3月20日,在「新冠防疫新進展高峰論壇·2022第一季」在線論壇上,國家傳染病醫學中心主任、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表示,必須對高齡等脆弱人群做好充分的疫苗保護,才可以具備逐步重新開放的條件,對奧密克戎逐步建立免疫屏障,這一點至關重要。

第四個數據:目前全國60歲及60歲以上的老人超過了2.64億,據中國政府網消息,截至3月24日,全國60歲以上老年人新冠病毒疫苗接種完成全程接種2億1215.3萬人,完成加強免疫接種1億3823.7萬人。也就是說全國還有5200多萬老年人沒有完成接種,還有1.26億人沒有完成加強針接種。那麼上海老年人接種情況如何?筆者沒查到數據,但因上海老年化嚴重,情況可能不容樂觀。

綜合上述四類數據推理,《華爾街日報》日前關於上海東海老年護理醫院的集體染疫和死亡事件,大概率是真實的。

上海防疫亂象遠不止這些,除了染疫死亡之外,還有跳樓自殺、餓死的。網絡上有視頻顯示,上海目前出現了外地口音的特警進駐小區門口參與防疫。另有消息說,上海各級部門開會說,強行讓事業單位和機關單位黨員當志願者代替快遞小哥送菜,學校強行改造成方艙醫院,退休醫生返崗,進行上海大決戰的消息。

清零政策成反習餐桌必備名餚

進入2022年以來,香港、深圳、上海,中共的三大金融戰略高地,被奧祕克戎輪番攻擊。而上海的疫情亂象又格外引人注目,因為上海除了是大陸的金融、外貿重鎮之外,上海還是中國的政治高地。除了陳良宇之外,幾乎歷屆的上海一把手都是政治局常委的不二人選。

如今,中共二十大入常呼聲最高的,被外界看作是習近平親信上海市委書記李強,其仕途正在被上海的疫情投射陰影。但上海的防疫亂局真的是張文宏的「與病毒共存」防疫傾向性措施帶來的嗎?筆者認為,上海的防疫亂象並不那麼簡單,背後涉及二十大前夕的習江權鬥。

從2020年武漢肺炎爆發至今,習近平的清零政策飽受國內外詬病,對中國的經濟造成的創傷非常嚴重,也成了以江派為首的反習陣營近兩年來攻擊習近平的重磅炮彈。無論是洋洋四萬字的討習檄文、還是議報上六千字的反習雄文、仿朱鎔基的九點建言,聲討習的清零政策已經是反習大餐中的一道亮麗的菜餚。

當局清零防疫走入死胡同,曾釋放鬆動信號

對於清零政策本身的弊端和造成的負面政治影響,再加上江派背景的浙江杭州金域集團等黑手以全員核酸名義大發疫情財等等種種混亂,習近平本人應有所感知,並對絕對的清零政策似乎也有所動搖。從清零到動態清零就是一個微妙的表現。

從其他方面,也可找到一些旁證,比如,前一段時間,哈佛華人學者黃萬盛的一段批評清零政策的「大逆不道」的私密錄音在大陸微信流傳一週,之後在海外爆發,而至今沒有傳出黃萬盛本人遭到當局抓捕。

2月17日,中疾控中心首席流行病學專家吳尊友在中國人民大學金融院的一個論壇上說,研究人員肯定能夠在近期推出新的防疫戰略,改進的措施將不同與目前的動態清零政策,保證中國與國際社會交往和正常的經濟發展。中國在2月中旬批准了對輝瑞公司新冠口服藥片的緊急使用,也被外界認為是放鬆清零政策的一個信號,同時外界流傳,中國在兩會後防疫政策可能會迎來一個漸進變動的過程。

3月17日中共政治局常委專門召開防疫工作會議,會議儘管維持了「動態清零」政策,稱「堅持就是勝利」,但習近平在會上首次提到了以最小的代價贏得最大的效果這一說法。當局似乎是在釋放一種雙向信號:不能否定動態清零,但允許地方政府採取一些靈活做法,爭取防疫和經濟的雙贏。

即便是到目前為止,上海的疫情感染呈指數級上升,外界仍然看到了一個詭異的現象,一方面上海的政策在向封城和左線回歸,另一方面,中央層面未曾看到對上海防疫的公開譴責、施壓和輿論攻訐,更沒有拿下上海基層官員的烏紗帽。李克強和孫春蘭都不曾到上海視察疫情防控工作。政治局常委在3月31日會議上重點討論的是東航321空難,而不是上海疫情。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呢?從科學防疫角度和經濟發展層面,李克強應是贊同張文宏的精準防控政策的,這一點上,李強和習當局、李克強應形成一種試驗性默認模式了。這就是我們看到的3月28日前,吳凡一再表態,上海不能封城也不會封城的原因。另一方面,張文宏在經歷了去年被文革式批鬥、網曝後,李強在此波疫情初始,仍能夠重用他,說明李強對張文宏的的防疫理念是支持的。

江派殘餘勢力混水攪局,李強仕途蒙陰影

那麼上海的防疫政策為何在一夜之間差強人意地突然左轉了呢?這和上海幫的江派殘餘勢力攪局有很大關聯。上海是江澤民的老巢,江的馬仔現任常委韓正在上海從2002年一直經營到2017年十九大,而李強在上海才掌舵5年,上海各區、街道、社區,各大企事業單位等中層幹部和基層負責人和實權人物應該是韓正的馬仔占多數。

中共的官場都有一個潛規則,「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韓正在進京前勢必會提升一批人,作為自己陣營的蝦兵蝦將。據說,近日由上海市政府祕書長升任上海市副書記、常委的諸葛宇傑曾和韓正有過交集。

此次上海防疫的亂象並非完全源於張文宏的精準防控路線,前年武漢、去年西安的防控施策中,中共的草菅人命、掩蓋謊報、蠻幹暴戾等運動式政治式防疫,中共都能改寫敘事,將輓歌唱成讚歌,而相對寬鬆的精準防疫策略,估計再亂也亂不過2020年的武漢吧。應勇能將武漢擺平,同為習親信的李強就不能將上海擺平嗎?

問題可能是出現在了韓正攪局上。去年中共試點開徵上海房地產稅時,《華爾街日報》爆料韓正和習近平對著幹,反對徵收房地產稅。因為上海是江派權貴棲息地之一。網曝,上海房地產稅試點政策落地前的幾天,曾出現某公司一天拋售90多套房產的詭異現象,而且全部是現金支付。

而此次上海的防疫亂象,多出現在基層的執行層面,管理混亂、資源錯配、蠻橫無理,官員、社區、醫療之間相互推諉,謊報瞞報、欺上瞞下,民生維艱的同時物價飆升,官員撈黑財的肯定少不了。

這些本身就是中共黨文化漠視生命、不顧民生疾苦所帶來特色通病,無論是什麼防疫政策,只要中共還在,這些給民眾造成的苦難就避免不了。但江派為了打擊習陣營,給這些亂象續捆柴、添把火,應該是易如反掌,中共的另一潛規則是法不責眾,最後這個鍋只能是李強來背,目的是給習近平難堪,打狗還得看主人。

2003年薩斯流行,江胡鬥也如火如荼,最後兩派各損一員大將,胡錦濤人馬北京市市長孟學農剛上任不久就下台,江派衛生部長張文康落馬。

3月30日,上海市向所有市民發表通告,表示要堅決執行中央的「動態清零」政策,這不是在在向習近平表忠,而是被迫改變政治策略,李強須向習近平公開訂立攻守同盟,不能被江派攪渾水給離間了。

香港明報日前發表評論認為,李強入常的大局應不會受到上海防控疫情失策的影響。目前看來,江曾要顛覆習陣營,已經幾乎是不可能了。日前,傅政華被雙開,釋放出習近平打江或更上層樓的強烈信號。

反習不反共與打江保黨,都將走入歷史死局

從李克強今年兩會的告別發言,到外媒曝朱鎔基反習,再到種種反習大文,二十大前反習的浪潮一波接一波,但這種反習者結伴造勢的目的卻只是想推倒習,而不是想解體中共,似乎離世界去共潮流和民眾倒共呼聲貌合神離,在習近平黨政軍大權在握的今天,不可能有大的作為。

反之,習近平仍然抱著保黨情愫,試與共毒同存亡,甚至謀劃以共救國路線,不但會處處受到江派制肘,而且同樣不會有任何歷史結果,到頭來也必是一場噩夢。中共百年作惡太多,上天和歷史都將會給其一個說法,中共的解體已近在咫尺。

歷史和現實呈獻給當局者的正解只有一個:順應天意民心解體中共,否則將自設死局。

大紀元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