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東吃一次流水席,你才知道山東人有多硬核 

有人說,最好吃的魯菜都是在農村宴席上吃到的。
在美食荒漠的華北,山東或許是唯一的綠洲。 畢竟這裡佔據著八大菜系里唯一的一席。

來源:抖音@我的農村夢

村席有三寶,量大、菜硬、味道好。 還沒進村,隔著二裡地就能聞見飯香的味道。

第一次吃農村婚宴的城裡人會被驚到,縱使見識過世間的山珍海味,但也從來沒見過這陣仗。

來源:棗莊聲音

小鍋小灶,完全沒辦法施展拳腳,必須有一口能燉整豬的大鐵鍋,鐵鍬客串鍋鏟,十幾斤的食材上下翻飛,在村席炒菜絕對是個力氣活。

鍋夠大才行

大鍋自然需要用大盆和大鏟來搭配。 城裡人可能無法想像,這裡裝菜的器皿比自己平時用來洗臉的盆都大,炒菜的鏟子重到可以做鍛煉手臂的健身器具。

來源:抖音@逛吃菏澤-大錘

由於菜太多,需要拼幾張桌子充當案板,葷菜素菜、熱湯冷碟分門別類地擺好,整整齊齊鋪滿整個案板,把數量多、種類全彰顯得淋漓盡致。

來源:西瓜視頻@魯南農村大席

宴請賓客的桌子上,大盤、海碗同樣是標配,盤子一個疊一個,堆出一個凸出來的小山型才能彰顯主家的周到。

精緻? 不存在的。 吃的就是夾雜著塵土氣息的味道,圖的就是聚在一起的熱鬧。

來源:西瓜視頻@瓜農探味

農村的宴席之所以叫流水席,是因為一撥人用餐完畢后,席桌上立馬換上新的飯菜供下一撥人繼續用餐。 人不會斷,菜也不能斷,需求量巨大,效率也極高。 因此,對廚師是一個不小的考驗。

流水席是一場持久戰。

第一天晚上開始吃,算是開胃小菜;第二天吃一天便飯,用6-8個菜來給接下來的大餐預熱;第三天便是正席,20+個菜。 由淺入深,循序漸進,充分感受鄉村豪邁的熱情和赤裸的心意。

整雞,整魚,甜品,涼菜,缺一不可。 雙雞雙魚雙丸子雙肘子,四個碟子,四個冷菜,是山東村宴的標配,甚至上菜順序都有講究。 先上哪道硬菜,哪幾道輔菜跟著這門硬菜,是一門流傳於鄉間的古老學問。

沿海城市更是豪橫,海參鮑魚大蝦佔滿桌子,保你吃不了兜著走。

一個朋友一個月去了兩次婚禮,一個是在村席,一個是在酒店裡。 他感歎酒店唯一勝出的就是環境好點,可是終究沒有那個氣氛。 對比村宴的快速開席和滿桌硬菜的豪氣,拖遝的酒店司儀只能影響人乾飯的效率。

在美味面前,人可以忽略環境的不足,單純享受味蕾的狂歡。

如果硬要說不足的話,素菜少了一些,很容易被膩著。 一位山東朋友吐槽過,從小吃到大,這麼多年,一直沒吃到過後面青菜的味道。

來源:抖音@我的農村夢

物質匱乏的年代,一年到頭也吃不上幾頓好菜,參加酒席是鄰里鄉親最高興的事。 對於主家來說,請客是為數不多的特殊日子,往往不會吝嗇,自然拿出最好的東西款待賓客。 這時候,肉的多少決定了酒席的檔次和主家的實力。

事關口味和口碑的事情上,好面子的山東人從來不敢怠慢。 所以農村的宴席上葷為主,素為輔。

來源:西瓜視頻@沂蒙小姚

在席上,能看到豬牛羊雞鴨鵝肉的各種做法。 燉肘子,炸魚,燒雞,排骨悉數登場,還沒有等到青菜可能就飽了。

除了菜硬外,山東的農村宴席還讓人豔羨的地方是物美價廉。 自己搭棚子,起爐灶,架案板,找幾個熟悉的人當廚師,鄰里鄉親端盤遞碗打下手,也就花個食材費。

20個菜4個湯500元,慕了

在倡導節約糧食的今天,看似鋪張的村席反倒最能物盡其用。 沒吃完的雞鴨魚肉打包回家,大黃和阿花晚上又可以加餐了。

山東朋友說,小時候吃過一次宴席后彷彿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即使現在嘗遍了各大餐廳,也忘不了席間的八寶飯,那是長大后再也難以體會的快樂。

山珍海味吃慣的人們,在村席上可以看到中國人在食物面前久違的熱情與生命力。 即使勒布朗·詹姆斯來到山東流水席,想搶到幾個菜也不容易。

在村席上想大快朵頤,多次參加山東酒席的局長有一個不傳之秘:坐小孩那桌。

來源:「世界知識局」(ID:sjzhishiju)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