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記2009年的三個烈女

夏小強:記2009年的三個烈女

2010年匆匆的到來,新的一年中將要發生的事件會逐漸抹去人們對2009年的記憶,我們只能用筆記錄下發生在2009年的悲壯、慘痛與感動,其中就包括2009年的三個烈女:鄧玉嬌、唐福珍、胡某永。

21歲的鄧玉嬌是湖北省恩施州巴東縣野三關鎮木龍埡村人,在巴東縣野三關鎮「雄風」賓館任KTV服務員。5月10日晚,巴東縣野三關鎮政府的鄧貴大等三名官員在該鎮雄風賓館夢幻城消費時,暴力強迫鄧玉嬌提供性服務,鄧玉嬌處於自衛奮起反抗手刃鄧貴大、刺傷黃德智。

女企業家唐福珍,成都市金牛區天回鄉金華村人。2009年11月13日,唐福珍為了抗拒暴力拆遷保護自家三層樓房,在樓頂天台自焚,經醫院搶救無效,於11月29日死亡。

12月25日凌晨,在泉州市區北門,20歲的陪酒女胡某永賣笑不賣身,為了免遭客人強暴,被迫從6樓跳下,結果腰斷肺裂,傷勢嚴重,面臨癱瘓的危險。

在現今中國社會,如果沒有烈女的出現是一件悲哀的事情,婦女們在邪惡權勢和暴徒的欺辱淫威下忍辱偷生;如今烈女出現了,更是一件悲哀的事情,弱者的人權,生命的尊嚴和貞操的清白,竟然讓這些普通平凡的弱女子付出慘烈乃至生命的代價來交換。

三個弱女子都是在被逼迫下被迫成為烈女的,逼迫者是政府的強權、政府的淫官人民的公僕和社會的流氓;而她們的遭遇都同樣的慘烈之至。

鄧玉嬌手刃淫官被外界和網民們成為「驚天地泣鬼神的壯舉」,獲得了國內外輿論的一片聲源、支持和讚揚,但是她隨後被官方關進精神病院後,所遭受的一系列迫害和精神肉體的雙重折磨是人們難以想像也難以承受的。

唐福珍的遭遇更為慘烈!為了抵抗強制拆遷,唐福珍把汽油淋滿全身,她抱著一線希望,衝著伸向她的房屋的機械和人一遍遍地喊:「你們退下,我們可以坐下來商量,否則我就要自焚了!」無人理會。強拆繼續進行,一時間,執法人員持械衝入,唐家人仰馬翻……最終,在唐福珍豎起的五星紅旗下,她決然地點燃了自己,在唐福珍已經燃燒之際,強遷竟然還按計劃有條不紊地執行;唐福珍在彌留之際,她的親人還不准探視……

胡某永自幼父母雙亡,2007年,17歲的胡某永與哥哥胡某林隨湖北老鄉來泉州打工。為了多賺點錢供弟弟讀書,胡某林到省外一公司工作,胡某永則在一家酒店做起了酒水促銷業務。12月中旬,胡某永經人介紹,前往市區泉秀街金爵酒店,專門陪客人喝酒、唱歌。

12月25日凌晨,胡某永陪幾個客人喝完酒後,其中一名30歲左右的男子將胡某永強制帶到附近一民房6樓。男子欲圖謀不軌,胡某永一邊哀求、一邊掙扎,死活不從。男子從廚房裡拿出一把約20~30厘米長的菜刀,威脅道:「老實一點,不然砍死你。」用刀背砍打胡某永的後背,強行扒掉她的衣裙。胡某永藉機上洗手間「方便」,抱著被男子扒掉的衣裙進了洗手間,將門反鎖,然後打開窗大喊「救命」。男子猛力踢踹著門,叫罵:「再不開門就砍死你!」無路可逃的胡某永無奈從樓上跳下。

在這個物慾橫流的社會,在這個金錢至上的社會,在這個笑貧不笑娼的社會,強權和施暴者之所以敢於肆無忌憚的作惡,就是因為他們相信強權和金錢可以擺平一切,正義已經無存。也有不少人在對烈女同情之餘,並不認同烈女的行為:何必拿雞蛋碰石頭,多少女人在金錢誘惑下主動向男人投懷送抱,在生命受到威脅時,暫時忍受污辱又有何妨?

這是一個迷失了信仰、傳統和道德後社會的人得出的必然結論,但是三位烈女用她們淚水、鮮血和生命否定了這個結論。如果有更多的人給予她們理解,聲援與支持,她們的處境就可以不必這樣艱難,可能更多和她們同樣處於絕望中的人們就能從黑暗中看到一線光明與希望。

在為三位烈女扼腕歎息之餘,我從三位烈女的行為背後看到了一些久違的東西,三位女性在生死存亡之際的選擇都堅守了她們內心深處的道德和倫理底線,這些道德倫理的底線是中華民族承傳了幾千年的寶貴財富,這也是令施暴的強權極為恐懼而不遺餘力去毀壞的東西:「捨生取義」、「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2009年三位烈女留給人們的不只是悲壯、慘痛和感動,還有思索和希望。這思索就是:生命的尊嚴和信仰的堅守,比金錢甚至生命更為重要,這是人之所以為人的基礎;這希望就是:無論社會如何殘酷黑暗,邪惡勢力如何猖獗,強權都無法消滅埋藏在人們心中的傳統倫理道德的種子,這些正是我們國家和民族未來的希望。

新的一年來臨,我們向這三位烈女表示敬意,也向那些同樣在黑暗中堅守道德良知默默艱難前行的人們表示敬意。

2010年1月3日

相關文章:

夏小強:三個「布衣之怒」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