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三個「布衣之怒」

夏小強:三個「布衣之怒」

……秦王怫然怒,謂唐雎曰:「公亦嚐聞天子之怒乎?」唐雎對曰:「臣未嚐聞也。」秦王曰:「天子之怒,伏屍百萬,流血千里。」唐雎曰:「大王嚐聞布衣之怒乎?」秦王曰:「布衣之怒,亦免冠徒跣,以頭搶地爾。」唐雎曰:「此庸夫之怒也,非士之怒也。夫專諸之刺王僚也,彗星襲月;聶政之刺韓傀也,白虹貫日;要離之刺慶忌也,倉鷹擊於殿上。若士必怒,伏屍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縞素,今日是也。」——《戰國策》

美國科羅拉多州人,現年50歲,普通建築工人,近日在阿富汗邊境附近被巴基斯坦警方抓住。他隨身帶有一把40英吋長的劍、一把手槍,一副夜視鏡。警方援引福克納的話說,他在此地尋找拉登,希望為9‧11事件受害者復仇。據其家人稱,尋找已持續9年,「他沒有精神病,也不是社會的叛逆者」。

巴黎溫州籍華人鍾少武

2010年6月1日晚,巴黎美麗城大酒樓,旅法華僑華人舉行了一場婚宴。至深夜,大批賓客離席正陸續散去的時候,20來名歹徒圍堵在酒樓門口,對出來的賓客當眾進行輪番搶劫,很多人嚇得躲在樓內不敢出門。此時,溫州籍華人賓客鍾少武華人拔槍相助,他先是對天鳴槍警告後,後開槍擊中了一名搶劫者,警察最後把他逮捕。

遼寧16歲少年趙明陽

遼寧撫順李石鎮大南鄉小瓦村村民因舉報村幹部違法征地,遭到村幹部僱用黑社會人員圍追堵截,16歲少年趙明陽奮起抵抗,將截訪者李小龍捅死。當地近千名村民聯名為他求情,要求法院輕判。

夏小強:三個「布衣之怒」

這三個不同國家的「布衣之怒」都是源於不平之事,都是在做著本應該由政府或是職能部門完成的工作。

美國人加里‧福克納在9‧11事件過後,開始前往巴基斯坦尋找本‧拉登,因為他覺得美國軍方做得「不夠」,他留起大鬍子並穿起了當地的衣服,以入鄉隨俗並獲取當地的情報。他幾乎在完成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在他心中定有一種非常的信念,在支撐著他不懈的懲兇緝惡的行動。

以巴黎溫州籍華人鍾少武槍擊歹徒事件為導火索所引發,6月20日下午,上萬華人走上巴黎第20區的美麗城街區(Belleville),舉行了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旅法華人社團有關社會問題的遊行,其主題是「反暴力,要安全」。遊行主要有兩個訴求:呼籲法國、巴黎市政府及各界重視特別是該街區的社會治安問題;對因6月1日槍擊劫匪而入獄面臨判刑的溫州人鍾少武表示同情。

值得欣慰的是,在法國巴黎,萬名中國人可以堂堂正正的走上街頭,行使在中國而不能行使的遊行示威自由表達訴求的權利。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遼寧16歲熱血少年趙陽明奮而手刃惡徒,是在村民行使上訪權利而遭到代表政府的截訪人員抄家毆打下發生的。而在趙陽明被判罪前,近千名村民聯名為其求情,以求輕判,但也只能聯名上書而已,遊行卻是萬萬不行的。

面對不公,面對壓迫,總有一些平凡的普通人挺身而出,付出自由甚至生命的代價,人們心中對正義的渴求永遠不會停止。

不同社會下的「布衣之怒」的結局大不相同。巴黎華人鍾少武槍擊案可以在法律的框架下進行,並且得到了社會各界和多方人士的關注及聲援。遼寧少年趙明陽遠沒有那麼幸運,在一個高壓嚴酷、正義無存的社會,他可能將會付出生命的代價。但是趙陽明的「布衣之怒」,「伏屍二人,流血五步」,也給那些所謂「截訪者」敲響了警鐘,充當政府壓迫民眾的打手,把民眾逼到絕境的時候,等待他們的將是一個又一個的氣勢如虹的「布衣之怒」。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