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問美國大選,答案和教科書大不同

文: 令狐不敗

對於今年的美國大選,中國人非常關注,我們應該多了解一些美國大選熱鬧背後的本質。列舉幾個常識。這些,或許和平時大家的認知大有不同,或截然相反。

 

問題一,美國大選是一人一票嗎?

答案:否

我們的教科書,經常說不能照搬美國的民主制度,不能搞一人一票。其實,美國選總統還真不是一人一票。

一人一票簡單,就是按照人頭數,得票多的就贏,但美國不是這樣,它是「 贏者通吃」 的製度,一個州一個州的比拼。比如說,加州是民主黨的,即便在該州共和黨只少一票,對不起,它也一無所獲。

這麼算下來,還真不是簡單的加減法。按照《獨裁者手冊》(特別好看的一本書,推薦)一書的說法,最經濟的方式,是獲得五分之一人的支持,就可以當上總統。如果按照美國人人口3億計算,有6000人投川普的票,它就有可能贏得大選。利用規則,以最少的支持人數可以當上總統的,是林肯。

問題二,美國人是直接選總統嗎?

答案:否

當美國選民前往投票站投票選舉總統時,很多人認為自己是在直接選舉總統。但美國採用的是十八世紀憲法定下的選舉團制度(The Electoral College),因此,嚴格地講,並非直選。

選舉團是一組「 選舉人」 的總稱,他們的人數由法律規定,經各州的政治活動人士和政黨成員提名。

在大選日,選民實際是把票投給承諾支持某位總統候選人的「 選舉人」。哪位候選人贏得的選民票數最多,支持這位候選人的「 選舉人」 就將作為這個州的代表,出席於12月分別在各州州府舉行的選舉總統和副總統的投票──所以實際上,在一個州贏得選民票數最多的候選人囊括這個州的全部選舉人票。總統候選人必須在全國獲得至少270張選舉人票方可當選。

在勢均力敵或有多黨參加的競選中,可能任何一位候選人都得不到270張選舉人票。在這種情況下,將由眾議院選出下一屆總統。

問題三,得票多就一定能當上總統嗎?

答案:否。

1824年,戰鬥英雄安德魯·傑克遜競選總統,他的對手是亞當斯、克勞福德和亨利·克萊。結果,傑克遜在選票、選舉人票均佔優勢的情況下被排擠出局。選舉人票傑克遜得了99票,亞當斯84張,;克勞福德41張;克萊只有37票。

然而,由於4人均未獲多數票,選舉移交到眾議院。根據憲法第12條修正案,眾議院直接從得票最多的3個人中挑選總統。克萊第一個退了下來,轉而支持亞當斯。聽到這一消息後十分氣憤,相信克萊和亞當斯作了一筆「 骯髒的交易」 ,但他的抱怨於事無補,只能接受敗北的命運。

2016年,從純得票數來說,希拉里也比川普高。

問題四,民調值得相信嗎?

答案:否。

不同機構、不同時機推出的民調,結果大相徑庭。不排除為了影響輿論而操縱或設置民調的可能性。

很多美國人喜愛民調,其他一些人則憎恨它。因為民調是一個容易引發爭議的行業。民調遠遠不止是衡量候選人的輿論脈搏,而是企圖左右選民,對順應民意的官員造成不可抗拒的作用力,最終影響選舉中的選民投票率。現在的問題是民調過多,由此出了個詞兒:民調成災(poll-ution)。

2016年的民調,一邊倒地認為希拉里會當選,這坑了很多人,也讓做民調的公司信譽受損。

問題五,美國是兩黨制嗎?

答案:否。

美國是共和黨和民主黨輪流坐莊,俗稱驢像大戰。它也存在諸多小黨派。但小黨派很難獲得席位,這和美國的「 贏者通吃」 的選舉團制度息息相關,也和兩黨的操作有關。

美國小黨派還真不少,其中包括:綠黨、憲法黨、獨立黨、改革黨、社會黨、自然法規黨等。

但是,都沒啥全國性的影響力,反倒是1992年佩羅作為獨立候選人參選,得票不少,拉走了好大一批布什的票,間接助攻了克林頓。

問題六,美國選舉投票一直都乾乾淨淨嗎?

答案:否。

選舉投票當然有很多漏洞和爭議,最近的一次巨大爭議是2000年布什在佛羅里達「 險勝」 戈爾。

投票箱有玄機

其實,在選票上搗鬼,一直就有。我曾經參觀了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開辦的名為「 民主機器」 的展覽。簡單的一個票箱,也可以做文章。我看到的所展出的箱子,下半截有個活動的版,可以拉開,漏下部分選票,而外面做的卻天衣無縫,像變戲法一樣。

今年大選,重點在於郵寄選票,川普認為這樣會作弊。結果,兩黨爭奪的重點,放在了郵政總局。這個一直邊緣的國企,沒想到這樣有了自己的高光時刻。

問題七,美國大選是金錢決定一切嗎?

答案:否。

毫無疑問,大選要燒錢,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但錢也不是萬能的。富豪和富豪之間、黨派和黨派之間、候選人之間,是存在競爭關係的。

任何當選者,都不是富豪的提線木偶。富豪對候選人的支持,首先是理念方面的大體一致,這樣候選人上台後大政方針不至於和自己的利益相背離;其次,通常而言,大企業會在兩黨候選人之間兩面下注,都給點錢,這樣確保無論誰上台都不會另自己陷入尷尬境地,保持和政府的溝通。

對於金錢政治,美國各界也是深惡痛絕,設立了許多法律給予限制,民間也有諸多第三方機構,對總統選舉中的每一筆捐款進行記錄,這些民間機構的數據都是公開的,媒體也會經常關注。政府、媒體、民間一起努力,讓金錢政治在一定的規範內運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