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想在台灣安個家

臺北

我2005年攜妻子幼女離開中國大陸的時候37歲,在泰國短暫停留近一年之後,移民至歐洲挪威定居至今,前幾年又在美國紐約工作生活三年。

我想說的是,我雖然出生並生活在中國大陸多年,不知為何,內心深處並未把那裡當成故鄉。如果說中國還有什麼讓我牽掛的,那就是多年來苦苦盼望我回國相聚的年邁父母和兄長一家。

2013年10月,在離開中國8年之後,我終於在台灣和父母兄長一家相見。如今,一別又是7年。

我對於台灣的認識,始於從小學開始就收聽台灣的廣播「 敵台」,當第一次聽到的鄧麗君的歌之後,她在我心中,再無人可替代。

夏小強:台灣的恐懼、無奈和希望

之後歲月中,讀瓊瑤、三毛的書,看電影《搭錯車》、秦漢、林青霞等人的愛情文藝片,記得初中三年級時的一個晚上,和兩個兒時玩伴好友在火車站的錄像廳看了兩個台灣片,記得其中一個電影是《翠湖寒》。令人唏噓的是,當時一同觀影的一個好友,已經在我離開中國前兩年因為吸毒過量而離世。

2007年,我已經移民挪威。我偶然在網上結識了一位台灣新竹的女子,這是我認識的第一個台灣人和台灣朋友。雖然後來和她只在2013年和2018年我去台灣的時候見過兩次面,如今,她已經算是我的妹妹,她算是我在台灣的家人吧。

每一個地方,每一個城市,都有不同的味道。記憶是有味道的,味道和記憶緊密相連。當我2013年10月10日平生第一次站在台北的土地上時,我聞到了熟悉的味道,記憶的味道,故鄉的味道。

這種味道的感受,不僅僅是嗅覺聞到的空氣的味道,還有心中神會的記憶的味道。

台灣的街道,台灣的建築,台灣的山水,台灣的人,都是那麼熟悉和親切。

淚眼朦朧中,恍如隔世。

可惜我文字和語言的貧乏蒼白,無法表達和全面描述這些奇妙的感受。

從2013年到現在為止,我其實也只去過五次台灣,在這五次中,結識了至少幾十位台灣的朋友。其實,我內心深處知道,我和這些朋友,並非初次見面,而是久別後的重逢。

台灣,有我和父母短暫相聚的美好記憶,飄蕩著我人世間無處安放的鄉愁

今年新冠疫情爆發之後,我回歸台灣的計劃一再推遲,台灣的朋友們,也在等待著的我的歸家。

我希望能早日踏上這段歸途,這次回到台灣,就在台灣安個家吧。

(此文為「夏小強的世界」獨家稿件,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